彪骑校尉 第二章 勋尉 第七节 长生之焰

panzergu 收藏 4 36
导读:彪骑校尉 第二章 勋尉 第七节 长生之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


傍晚时分、汴州城外、鞑靼营地——篝火熊熊地燃烧着,上面架着烤全羊,(喜吃羊肉者:哎呀——馋啊;厌吃羊肉者:晕死——羊臊味——)一队鞑靼巫师围着篝火跳着怪异的舞蹈——一会就退了下去。众人将烤好的烤全羊放到了祭台上。在狂热的部众的簇拥下,几个首领模样的人正虔诚地对着祭台祷告着——

“无所不能的长生天——请您保佑您忠实的子民此次能够如愿入主中原,圆我鞑靼数百载之梦想!列位先汗在上,保佑我帖木儿汗能建立这不世伟业!您忠诚的子民帖木儿祈福——”

“脱脱木祈福——”

“勃尔术祈福——”

兄弟三人向着代表鞑靼人尊崇的天神‘长生天’三叩其首——

……

而这些早已被我安插在鞑靼营地的机密情报营探子用详细的笔录呈到了汴州我的侯爷府大案之上!彪骑校尉之所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除了将领统兵有方、部卒训练有素之外,最主要的就是依靠高隐蔽、高效率的机密情报收集网。这也是我不论再如何困难都不遗余力地维持一支足够精锐的机密情报营的原因所在!

……

汴州——大铁血朝与北方大漠连接的咽喉要冲,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任何想觊觎中原的蛮族都必须跨过汴州防线后才能在中原大地肆意驰骋!因此汴州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战火从来就没有在汴州熄灭过分毫,汴州也成了中原历朝历代防御的重点地区!目前的汴州驻扎着‘流云居士’麾下‘双头营’25000人、我麾下‘彪骑营’50000人,总共达75000人,应该算是一支雄厚的力量了——

为了防止监军‘网络卫士’指手画脚找麻烦,我一到汴州就下令将‘网络卫士’一行沐浴更衣(其实是变相搜身)后重点‘保护’起来!一队500人的陌刀手寸步不离,亦步亦趋。就连上厕所也盯死了他!(哦——可怜的卫士!没办法——朝廷不信任大将——大将们也只能自救了!)

……

监军‘网络卫士’营中——

“监军大人!我们就这么被软禁着了?”随从忿忿地问卫士大人——

“软禁?软禁已经够意思的了!这说明Panzergu没有反心——否则,我们几个都得人头落地,以身殉国了!”卫士大人叹了口气——

“这口气——就这么忍下了?”

“忍下?笑话!忍下了我‘网络卫士’以后还怎么混下去?”

“大人说的是——不如——我们在汴州把Panzergu做了!取而代之——”

“混帐!”‘网络卫士’说着抬手给了那随从结结实实的一个大嘴巴子!“暗杀朝廷边关重将实乃死罪!况且他还是天池和汴州二地的侯爷!鞑子大兵压境——汝居然为私利而顾朝廷社稷安危于不顾!殊为可恶,其心可诛!”

“大人息怒——小的该死!”

“此事不许再说!否则不消Panzergu抓你,我先把你送到Panzergu帐下让他处置你!”

“小的谨记——小的谨记——”

……

看着机密情报营送来的‘网络卫士’和他的随从对话的详细记录(观众:哎哟哟——真可怕!在你这里根本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当秘密的!)——“哈哈哈——看来我们的监军大人还是识时务的俊杰!懂得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的道理!”

……

“大人,鞑靼营内细作情报送到!”

根据敌情报告——此次鞑靼来犯之敌总共120000人,都是骑兵——距离城外二百里扎营!鞑靼汗帖木儿及其两个兄弟:脱脱木和勃尔术。都使得一手好弯刀,有万夫不挡之勇!撇开敌我,他们都能算是勇士——

次日,我收到了帖木儿下的战书,要我三日后在城外以一对一决一死战!战书曰:

“素闻‘彪骑校尉’陌刀法甚为精妙,愿在战场上一睹校尉风采,我帖木儿汗亦愿与校尉大人切磋刀法——伏望校尉大人回复——”

大笔一挥,批上一句:“悉听尊便”后交来使带回!“传令!速射枪营待命!三日后战场上倘若本侯爷决斗失败,鞑靼骑兵前突,就立刻开火扫平他们!”

“侯爷——那您的安危——”

“为了国家安泰——个人安危是可以牺牲的!别说了——下去布置!”

“得令!侯爷——”

“兄弟——你何必多此一举!他们是骑兵——我们不消出战,一顿红衣大炮再加一顿速射枪不全解决了?”‘流云居士’对我的做法颇为不解——

“我敬帖木儿、脱脱木和勃尔术其三人勇武!也雅闻帖木儿武艺高强,有‘草原雄鹰’之誉!说实话——天池的战斗让彪骑营遭受了成军以来最严重的伤亡——鞑靼不比金卑!地大人多、兵强马壮——用对付金卑的办法对付鞑靼显然行不通!如果能以比武之法罢刀兵之灾——也算是我彪骑校尉对得起这黎民百姓、天下苍生!”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呀——”

“是啊——金卑灭族让我获得不世功勋的同时也让我在北方蛮族里博得‘屠夫’的恶名!这种仇恨会在他们各自的族群中一代接一代的传下去!单纯的灭族是不能解决整个北部边疆的蛮族问题的——先前只为战将,消灭敌人是第一要务;而如今我是侯爷——作为汴州和天池一线百姓的父母官,我必须保护我治下的黎民,不能让他们总是生活在对手仇恨的威胁之下——因此,一个融洽的北部边疆也许更加符合大铁血朝的利益!此一时、彼一时嘛——”

“嘿嘿——想不到你一介武夫还能有如此境界——不容易啊——”

“得了吧你——这就是我能当上侯爷而你只能当汴州守将的原因!哈哈哈——作为统帅,脑子里不能老想着打仗——”

……

三日之后,汴州城下——我满身戎装、银盔银甲,纵马前出,身后是50000彪骑营老兵。他们每个人都在我的亲卫营里历练过——和其他将领不同的是:每当新兵入营,第一个服役地就是我的彪骑亲卫营。由我亲自带队训练——直到下一批新兵入营,他们才“毕业”被派到一线各营中——因此,每个彪骑营的兵丁都可以称得上真正意义的“我的战士”!这也是彪骑营不论规模如何扩大但是战斗力始终强悍的原因之一!

抬眼望去,对面120000鞑靼骑兵黑压压的如同乌云一般一字横列开来——军阵颇为整齐!帖木儿确实无愧于“草原雄鹰”美誉——

身穿貂皮大袍的鞑靼大汗帖木儿从阵中纵马上前,脱脱木和勃尔术一左一右的紧随其后,三把刀柄上镶嵌着宝石的鞑靼弯刀就是他兄弟仨的武器——其刀锋锋利在伴随着它们的主人戎马过程中不知道舔噬了多少人的鲜血!勇士血刀,逼人的杀气从他们三个人的周围弥漫着——

我提起我那把重新打造过的、全长达三米的陌刀,催动坐下汗血宝马迎上前去!“来者可是帖木儿大汗——”

帖木儿上前抱拳回礼,“在下帖木儿,见过汴州侯爷——”

“大汗可是有些时日没光临汴州了——今天怎么有空啊?”我故意问道——

“如今我鞑靼人口部众日渐增多——草原已经不堪重负!特来向侯爷借汴州当部众安身之所——”

“如果本侯爷不答应呢?”

“我们鞑靼人靠嘴巴得不到的东西,就会靠锋利的弯刀来得到——”

“哈哈哈——弯刀——哎——我真的替大汗可惜——”

“大胆——不得对大汗无理!”

“混帐!什么时候允许你插嘴了?”帖木儿回头怒斥勃尔术道,接着再次转向我,“为本汗可惜?此话怎讲?”

“大汗是个聪明人——罗刹人在天池的下场——我想大汗不会没有耳闻吧?”

帖木儿一愣,旋即道:“侯爷在天池的威名本汗自然有所耳闻——但我鞑靼勇士岂是那些无用的哥萨克能企及的?”

“看来大汗对你手下的勇士信心十足——不过在本侯爷看来——若真打起来,大汗手下的勇士的结局不会比在天池的哥萨克铁骑好多少!”

“侯爷言过其实了吧?鞑靼弯刀在罗刹人手中当然无法发挥其真正威力!如今,鞑靼勇士手中的鞑靼弯刀未必就不能和侯爷的陌刀一角高下!”

“大汗还是没有明白本侯爷的意思——”我笑着说道:“来人!把家伙竖起来——为大汗来一出精彩的大戏!”

“得令!侯爷——”

命令下达后,一长排的木桩在离我左侧数十米的地方被立了起来!然后,十几门多管速射枪被推了出来!推到我右侧离木桩的有效射程处停了下来!枪手压弹准备完毕后操纵武器瞄准——一切准备就绪后我纵马退出射击范围!然后优雅地挥了一下手示意可以射击了!

十几门加特林多管速射枪在瞬间里泼洒出一片急风暴雨般的弹幕,木桩树立处顿时被子弹激起的烟尘所笼罩着——短促的射击停止后,烟尘渐渐散去——原本整齐树立的木桩要么百孔千疮;要么被拦腰打断;要么干脆直接被打成碎片!速射武器的威力是如此的恐怖以至于鞑靼军阵中死一般的寂静——

“如何?难道大汗认为你手下的这些勇士们的身子板比这些桦木还硬吗?”我面带微笑(其实是幸灾乐祸)地对呆若木鸡的帖木儿等道——

……

帖木儿完全没有从眼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他似乎根本没有听到我刚才在说什么——只是口中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长生天的火焰——这是长生天愤怒的火焰啊——”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