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日(第一部)--辉煌全景二战中国版 ——* 魅影之城 *—— 第八十七章

日蚀 收藏 13 81
导读:猎日(第一部)--辉煌全景二战中国版 ——* 魅影之城 *—— 第八十七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5/


布伦特.盖伯格随德国赴华代表团一起重返中国。代表团在香港分手,冯.赛克特将军与主要随员按原计划继续北上,准备到南京面见蒋介石。军事谍报局第六处处长弗莱歇尔.冯.埃伯斯坦因中校带着布伦特.盖伯格以及精干的特别任务小组在香港下船。

所谓“特别任务”,就是摸清楚那支有些玄乎的侨民武装的根底。尽管军事谍报局的工作重心远不在远东,但是既然引起了国防军部的兴趣和疑问,还是搞清楚为好。

就算远东太平洋延岸不是德国谍报工作重点,必要的布点和情报站还是有的。只是人员和职责要求比较低。驻香港情报站的负责人奥托.克里斯托夫是一个满面潮红、杂乱黄灰头发、祖籍罗滕堡而加入法国籍的糟老头,公开身份是香港英皇女子学院化学科的副教授。比较起为德国收集情报来说,他对跟女学生调情更感兴趣和每三个月定期领到谍报局那点可怜的经费汇款。谍报局看中他是因为他在香港已经定居近二十年的隐秘身份和一张风雨不透的嘴,至于他那点受过简单培训的情报技术?——只要不露馅就可以了。

老克里斯托夫对他在香港的生活非常满意,他显得悠闲而富足,每年暑假他会乘邮轮到上海、青岛或大阪“搜集情报”——有时还会有女眷同行,躲避香港烦人的湿热。如果在欧洲,他不过是个潦倒的穷教书匠(如果他能找到教职的话),但是在亚洲,尤其是这亚热带的殖民地,他的肤色已经帮他轻松地挤入上流社会。

德国军事谍报局对他的要求不高(当然经费也不高),他有充分的理由“事务性”地进行情报工作。与英国中下级军官聚会喝下午茶和剪报是最常用的“收集情报”的方式。

近段时间老克十分不爽,本土局有要员经过香港,要用到他的情报网。暑假的大阪肯定去不成了,好不容易勾到的一个干瘦的女学生也要泡汤了。

埃伯斯坦因中校不是很喜欢东方人,因为职业的关系他接触过不少东方人,当然也包括东亚的中国人和日本人(主要是外交官)。他认为比较起西方人来,东方人的性格不太成熟,更富于感性。日本人的性格象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斗胜的公鸡一样骄傲自负、盛气凌人,似乎总是要努力弥补矮小身材的不足,让人忍俊不住;中国人都是复杂和矛盾的混合体,他们平时谦和有礼、文温尔雅、甚至会热情地邀请第一次见面的人到家里去做客。埃伯斯坦因碰到的每个中国人都喜欢滔滔不绝地述说他们民族辉煌的过去,这时他们两眼放光、激动难抑、语气中充满感染力;一旦问及近况,他们又总是用受伤而颓然的神色回避,脆弱的让人同情。随便一个细微的不易察觉的不礼貌动作和语气都会让他们敏感的上升到侮辱国格人格的高度,愤怒地全身抖的象风中的树叶,好象随时准备以死相拼来捍卫尊严一样。

埃伯斯坦因对东方接触比较窄,基本上都是官僚和知识阶层,他对亚洲史没有兴趣,欧洲的事情已经让人忙不过来了,他没时间去弄清楚这些古怪性格的成因。

总之,与中国人相处比日本人相处要累一些,跟日本人相处只要习惯他们的狂妄和无礼就可以了。如果不是盖伯格那讨厌的报告,他也不必来到这四不象的英殖民地。

——

香港的港口就象意大利的塔兰托一样破烂和凌乱,只有两栋欧式建筑充门面——海关,大闸铁栅栏外面全是穿着肥大黑布衣裤的本地土著叫卖着简单的商品和土产,单音节发音的叫卖听起来粗野而原始。低矮破旧的建筑一眼望不到边,到处是夸张而画工低劣的广告画,穿着西服和洋装的华人男女用蹩脚的英文高人一等地与英国下等警官交谈。一切都是那么光怪陆离,好象应证着宗主国对殖民地的疯狂侵蚀和吝于施与。

乘着德商联合会的轿车来到街上,埃伯斯坦才发现这个城市的活力。街上挤满了穿着各式服装的华人,游行呐喊,抛洒传单,截住车辆往里塞号外和宣传单,空气中充斥着旋律简单而激昂的歌声,简直是人的海洋。戴着大包头的印度巡警努力地维持着秩序,用警棍劈头盖脸地猛抽着人群。

“奥托,这是怎么回事,狂欢节吗?”埃伯斯坦饶有兴致地把手撑在车窗上抚摩光滑的大下巴。

“哦?哦!”克里斯托夫取下嘴里叼的烟嘴,咧开黄黑的牙笑道:

“中国人正庆祝呢,他们的一支部队在北方包围了一大股——据说是两、三万日本军队。哈哈,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大胜利。”

“是吗?”埃伯斯坦更有兴趣了,据他所知,中国军队以装备低劣、战斗力差出名,特别在与日军的作战中屡战屡败,这才邀请德国专家前来。如果可以制造这么辉煌的战绩,那么……

“哈,应该是前天的事情,昨天一些左翼报纸登了出来,今天就轰动了。”

克里斯托夫丝毫不以自己的消息来源为耻,他已经习惯了。

埃伯斯坦望着窗外欢唱的人流,沉默不语。

——

按照原定计划,埃伯斯坦因中校并没有作会见侨民自治政府代表的打算,他是高级间谍,不是外交家,况且这个目标显得太仓促了。

计划甚至不准备贸然进入侨区境内,当时在中国的欧洲人不多,虽然他是以商人的身份来华,但是急于进入侨区是相当不明智的。他准备利用他和随行人员的专业水平分析搜索各种信息,在外围对侨区及侨军的背景作个大致准确的评估——当然能打进去是最好的。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多年的专业素养和细密的思维挽救了他及全体组员的生命。他们一下船就被特区安全局本土司华南组的特工盯上了。他们的行踪被密切监控,一旦被发现他们对侨区的特别兴趣,他们很有可能不被特区安全局总部知道就集体死于“意外”—— 安全局的驻外特工们有在来不及通报的情况下对非历史重要人物先斩后奏的权利。

克里斯托夫手头现有的资料少的可怜,而埃伯斯坦因中校需求的信息量简直让他瞠目。中校不仅要军事方面的,连经济、政治、重要人员流动等各方面的信息都要。克里斯托夫手一边暗自奇怪他们七个人怎么看的过来,一面千方百计调动所有的关系协助他们搜集信息。

埃伯斯坦因中校工作的紧张而不盲目,侨区地处广东东南,如果真象盖伯格所说,他们有先进的武器,那么所需要的大量经费、能源和技术人员从香港出入的可能性很大。

埃伯斯坦因从中国官方的资料没有找到可以支撑论点的可信证据,那些大多是些闪烁其辞的官文。侨乡自从去年一战后好象刻意掩饰似的,除了一些普通的官方来往,毫无动静,伪装的让人怀疑。侨乡的经济发展明显好于中国其他地区,工商业活跃,官方解释是因为侨民资金带动了发展,这个解释勉强过的去。侨乡的政策并不过分激进,大力发展西方式的义务教育和全民爱国教育,从这一点看,不象是有外国势力扶持(当然不排除先以爱国教育拉拢人心,等待合适机会的可能)。

“从地里冒出来”是句玩笑话,只要这支部队存在,从海上来是肯定的,在信息落后和人烟不稠密的广东偏远沿海登陆显然是经过研究的明智选择。

从海上来,就有几种可能:

一:菲律宾,美国背景;

二:台湾,日本背景;

三:香港,英国背景;

四:越南,法国背景;

五:由苏联从某个基地运来,这种可能很小,因为组织这么大的船队航行这么远的距离的人真是疯了,他们完全可以从满洲和蒙古出动;

六:确如他们自己对外宣传的——是东南亚侨民自发组织武装,没有国际背景。

侨民回国打仗在亚洲可能少有,在欧洲却不是新鲜事。侨民组织武装并非完全不可能,但必须有强大的组织能力、资金支持、稳定的装备供应渠道以及后备人力补充。而且非常容易因为以上资源的不足急于在海外寻求靠山。他们通常更象一支短期行为的雇佣军,出其不意逞一时只勇是可能的,很难想象可以长期应付装备和人力源源不断的政府军。

果然,一些从海关偷拍回来的资料显示香港某些英资背景的商行自去年5月份以来进出口贸易和转口贸易呈现不正常增长,增长量几乎与前一年多百分之百,增长一闪即逝,后面的记录又恢复正常。如果不加留意和联想,这只会令人羡慕,但这可疑的蛛丝马迹让经验丰富的埃伯斯坦因遐想联翩。

细看之下,虽然进出口的始发地和目的地各不相同,简直涵盖了四大洲。但如果把这些增长量换算成数字,集中在一起,天哪!简直超过中国1932年全年的国库收入的三分之一。香港几家比较大的商行都在这一年飞速成长,利益惊人。这里面绝对有蹊跷,这只是偶然现象?还是谜团的冰山一角?

秘密调查的第三天,效率极高的埃伯斯坦因已经相信自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点。

但信息的采集从此陷入僵局,谍报精英们想获得更多证据的努力令人绝望,一切痕迹似乎正在被一只无形而可怕的大手抹去。当天中午,他的一个助手汉斯在从采集证据返回德商联合会的路上被汽车撞死——这是一次警告,对手来了!埃伯斯坦因冷笑着,反而因为这次“意外”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临战的兴奋让他本能地激动莫名。

埃伯斯坦因一面迅速销毁重要文件,将另一组备用人员从越南海防秘密急调到香港,向柏林总部用加密机汇报自己的计划,一面决定冒险以香港德商联合会总干事的身份拜访其中获利最大的茂鸿商行老板霍炳球,用行动向对手宣战。一定要彻底搞清楚这个谜团。

出人意料的是,他请人按商业程序向霍炳球递出的拜帖在第二天上午就得到回应,回应的让他措手不及——侨区对外经贸局局长崔赞禹以个人名义向他发出邀请,请他下午到霍炳球的半山别墅共进晚餐。

铁拳碰上棉里藏针,埃伯斯坦因有一种被人玩弄于股掌的无奈与恼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