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交警该向铁路部门学什么?

CPLA老班长 收藏 0 95
导读:北京交警该向铁路部门学什么?

新华网北京2月1日电 新华每日电讯2日刊登丁永勋撰写的“每日一评”《北京交警该向铁路部门学什么?》,全文如下:


铁道部发言人2月1日说,今年春运,连原来下浮的车票也不准恢复原价,真正将不涨价落实到位(新华社2月1日报道)。做春运报道多年了,今年是心情最舒畅的一年。尽管票仍很神秘地难买,但我们看到要将不涨价进行到底的决心,感受到顺应民意的苦心。咱们知足。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个别执法部门的个别做法,虽长期遭诟病,却不为所动,基本未见有实质性改观。其中,北京交警“以罚代管”就是明显的例子。不少媒体报道,2006年前10个月,北京市遵守交通法规的车辆比例仅占0.4%,2005年,北京市交通违法罚款总额达到14亿元,平均每个驾驶员每年要交纳467元的违法罚款。“守法率”如此之低,全怪驾车者素质低?换言之,罚款率如此之高,是否该检讨一下交通执法的方式和指导思想。


平心而论,坐火车花钱,天经地义。可上路交这么多钱,我们心有不甘。让人心气难平的还有北京交管部门对待舆论的态度。除了偶然听到要让限速标志明显些之类的话,听到更多的是“这严罚那严罚”的新措施。


处罚违章,也是依法行事。但问题是创造了足够的“守法”条件了吗?北京有多少辆车,城里又有多少停车位,差的数字大概数以几十万计。那些违章标志,都设得合理、设得足够明显了吗?也许北京司机都见怪不怪了。直到有一位南京人小汪偶入京城,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发现宣武区有个路口,司机接二连三地被“捉”。数了一下,一小时内竟有51位司机违章。原因是禁行标志太不明显了。他投书北京交警,没反应。他找上门去,人家说没错。最后他用纸做了个大“禁行标志”挂在身上,站到路口上了。据报道,还有警察上来说他扰乱治安,是违法。当然,最后在媒体“大合唱”下,这个路口有了新标志。


有人问小汪在南京也这么干吗?他说在南京活了11年,都没遇上这样的事。最后小汪一叹,说这也许不对,但如果能通过正常渠道反映民意,他不会这么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