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领袖,伟大舵手,伟大导师,伟大的坏蛋阶级革命家新兵兵蛋子教导我们:"当我们回首往事的时候,我们能说:‘我已把我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最壮丽的事业——为铁血MM的歌颂事业而斗争。’"

――――见新兵兵蛋子语录XX卷XXXX页

第七章

海伦.叶卡捷琳娜咯咯的笑着,手中拿着透明的高脚玻璃杯,轻轻的摇着,里面红色的液体挂满了玻璃杯的杯壁,仿佛沉酿了多年的醇香的葡萄酒。然而,银色的月光撒在海伦.叶卡捷琳娜的侧脸上,使她那原本白皙的面孔显得多了几分苍白,配着静静的夜,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

“你是谁?你,你要做什么?” 挡在颜静身前的的姐姐绛雪两条弯弯的细眉微微紧琐,脸上漏出坚毅决然的神色,仿佛一只雌豹,勇敢的面对着面前的危险。

“哦?没看出来,你还很厉害么。咯咯,怎么?怕我抢走你的心上人么?” 海伦.叶卡捷琳娜,笑着摇了摇头,优雅的举起了酒杯,眼神漫过绛雪,脉脉深情的望着颜静,仰起鹅颈,浆稠深红的液体缓缓的流进了同样鲜红的嘴唇。一丝红色的液体,微微溢出了嘴角,在杯里的液体正好流完的时候,透明的杯子突然消失。只见,海伦.叶卡捷琳娜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无比,原本海蓝色的瞳孔突然极度收缩,两颗又尖又细的牙齿慢慢从嘴唇两侧伸出……

突然的变异,让绛雪感到有些惊慌,但是,当颜静紧紧握住绛雪的一只柔若无骨的手时,瞬间一种温暖的感觉耸上绛雪的心头,心中刚刚泳起的寒意顷刻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只见海伦.叶卡捷琳娜也收取了刚才妖娆般的媚笑,牙齿也紧紧的咬住嘴唇,默默的禁闭双眼,长长的睫毛激烈的抖动着。片刻,又过了片刻,海伦.叶卡捷琳娜渐渐平复了下来,睁开了双眼,脸上竟然多了些让人眩目的红晕,刚才还伸出嘴边的尖牙竟然又缩了回去。

海伦.叶卡捷琳娜看着绛雪惊异的目光,又转头看了下颜静,她发现,在颜静的眼里竟然看不到一点的惊讶。

“怎么,你不怕我么?” 海伦.叶卡捷琳娜轻轻的问向颜静。

“不知道,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没有恶意。而、而且,我似乎觉得,我们有些熟悉,一种很沉重,很模糊的熟悉。” 颜静也似乎感到有些茫然,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海伦.叶卡捷琳娜还蓝色的眼睛里渐渐番起了水舞,“800年过去了。谢谢你,谢谢你还是这么的信任我。即使,即使,你知道了我,我就是你们常说的吸血鬼……”

海伦.叶卡捷琳娜轻轻的哭泣了起来,似乎比刚刚绛雪在这里还要动情,慢慢的连绛雪也受到到了海伦.叶卡捷琳娜那浓浓的哀伤。颜绛雪走到了海伦.叶卡捷琳娜的身边,拉起了海伦.叶卡捷琳娜的手,“卡琳娜,我能这么叫你么?”

海伦.叶卡捷琳娜抬头,看了看绛雪,看到的是绛雪诚挚的脸,点了点头。然后,挣拖了颜绛雪的手。“我今天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来向你们说的。谁知道刚来就看见绛雪姐姐,在那里哭,我,我还以为是颜静欺负你了呢,谁知道后来事情竟然急转直下,让我看见了,你们,你们……”谁能想到,一向妖娆大方的海伦.叶卡捷琳娜这时竟然也有了些许的扭捏。听海伦.叶卡捷琳娜说到这里,又看见它扭捏的神态,绛雪和颜静都感到有羞意。谁能知道刚才和姐姐绛雪那番的缠绵都被另一个人给看到了呢?三人间的气氛突然玄妙尴尬了起来。

“咳,咳。”还是颜静先反映了过来,“卡琳娜,你不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吗?是什么事情啊?”

海伦.叶卡捷琳娜也反映了过来,挥掉了那深黑色的斗篷,伴随着的是在海伦.叶卡捷琳娜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长约30厘米的金灿灿的匕首刀。另人异常惊奇的是,在那金灿灿的匕首刀的外面包裹着一层薄薄的红色的外壳,使金色的匕首刀原本发出的灿灿的金光被夹杂进了些红色的血色。

当金色的匕首刀出现在海伦.叶卡捷琳娜的手上的一瞬间,颜静就感到了一种更加强烈的召唤,颜静能感觉到那匕首刀在呼唤着自己,一种非常强烈的呼唤。颜静走到海伦.叶卡捷琳娜的面前,伸手接过了匕首刀。本就散发着光芒的匕首刀突然发出了更加耀眼的金色光芒……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