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竟被当成日本首都 世界依然充满误读

这段时间,网上流传着一篇“中国人误读世界”的帖子,文中列举了中国人普遍存在的几个错误认识。作为在海外呆了些日子的人,自然知道文中这些误读所误之处,故未太在意,但仔细一想,这种误读不仅广泛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也存在于世界其他地方;这种错误不仅未迈出国门的人会犯,走遍全球的人也不例外。这背后无疑包含着一个简单的命题:在这个世界,彼此间太不了解。


表面上看来,当今世界互相了解更容易了,全球化与经济一体化使国家间隔阂日少,科技进步使天涯成咫尺,知识与信息如爆炸般呈几何级数增长,互联网的发达更使这个世界毫无秘密可言,随便百度、谷歌一下就能得到想要问题的答案。但是,也许这些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印象或知识压根儿就不对呢?


圣诞假期到法国南部转了一圈。在戛纳的一个小店买东西,老板非常热情,看到我们黄皮肤、黑头发的东方面孔,主动发问,“你们是中国人吗?”心中不禁自豪,原来在这里看到亚洲面孔的第一反应已经成为中国人了,于是用力点了点头。老板更热情地打招呼:空你七哇!(日语中“你好”之意)那时真是哭笑不得。明明知道是中国人还用日语打招呼?类似这样的例子可绝非偶然。就在不久前的法语培训课上,老师问到,谁知道北京是哪个国家的首都?一个同学自信满满地答曰:日本。


这两个例子让我确信:外国人对中国人的了解可能还不如中国人对世界的了解。但接下来的一件事又让我改变了看法。一个好友兼同事发来新年贺信,其中顺便提到比利时时说“你们那儿的国际原子能机构总部”。我确信,他是把布鲁塞尔著名景点原子球误认为国际原子能机构总部了。我回信客气地做了说明,但发出信后心下也有些惶惶然,在我自己与别人沟通时难道没有出过这样的错误么?或者说,对中国人用日语说“你好”的错误只存在于不了解中国人的老外中么?当然不是,自己就曾在2004年站在白宫南草坪前问道:白宫的圆顶哪里去了?孰不知一旁的朋友笑答:圆顶是国会山的标志。


以此推之,很多日常生活中习以为常或奉为至理的,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在我们埋怨别人误读了中国的同时,我们自己也对外部世界充满了似是而非的看法。误解再叠加误解,后果可能就是互相猜忌与疑虑。


究其原因,无非有以下几种可能。一是以自我为出发点。认为自己的东西好,可能是人的本性吧。中餐天下驰名,但笔者曾陪过一个外国友人团,该团在连续几天中餐后,终于吃到面包抹黄油了,他们边吃边赞叹“真香”,还极力向笔者推荐。我嘴上敷衍,心里却想“这能有中餐好吃”。


二是以讹传讹。就像前面白宫与国会的例子吧。我大概就是受电视媒体的影响太大。美国新闻的画面往往会以那个大圆顶为背景。再加上国会山的圆顶看起来也是白的,就误认为那是白宫了。再比如,当年克林顿伪证案在国内媒体上一律被冠以“克林顿绯闻案”,除炒作因素外,多半也是不知其所以然造成的。弄得全中国人民都以为,美国最高领导人婚外情也要动用议会弹劾。


三是以偏盖全。盲人摸象的故事流传久远,但这样的事情在如今发达的现代化世界屡见不鲜。问起对中国的印象,许多人第一反应就是中餐。提起武术,必是少林;提起北京,必是长城。同样,问中国人对日本的印象,也不过是二战、樱花、武士道、动画片等等一些东西;问起对美国的印象,多是NBA、大片、可乐、布什等等。但莫说大国、强国,就是任何一个小国、甚至一个个人,都相当复杂。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绝不是世界本来面目。


四是观念不同。中国人见面问候对方饭否,只是客气,西方人可能以为你要请他吃饭。中国人赞美一样东西可能会用“不错”、“真棒”这样的词,西方人若说你的某个作品“有趣”,内心也许颇不以为然。


五是习惯不同。在机场见到接机的外国人,多是举个小牌子,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等人来找,而中国人肯定是拿着大牌子写上对方的名字。其他如找零钱,中国人做减法、西方人做加法等等,就不需赘述了。


无论是哪种原因,我相信其背后还是无意的成分更多,或者说占绝大部分,有意为之只是个别现象。因此,我们也不需对别人误读我们耿耿于怀、吹毛求疵。但是,对我们误解别人则要万分小心,以免引来不必要的误会或贻笑大方。小至个人、大至国家,大约都应该如此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