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十五节 结构


艳遇编年史


第十五节 结构

第三部猎艳时代

第十五节结构

在我喋喋不休的话语正式开始之前,我要妄下一个结论:

在任何一个超过十个人的组织里,如果真正为这个组织的理想而努力的人,能够达到百分之二十的比例的话,那么,这个组织是一个年轻有为奋发向上的组织。

假设一个组织有一万人,那么,可以假设最多只有二千人是围绕着这个组织设计的目标在工作的。其他八千个人,根本无视这个组织的目标,只是混口饭吃。在那八千人中间,有二千人,是调皮捣蛋分子,其余六千人,随波逐流,可能向好的二千里去,也可能走到坏的二千中间,更多的可能,仍然是随波逐流。在这三个阶层里的每一层,又可以再细分三层……

政府,党派,我的黑社会,甚至那些僧侣众多、侍奉神灵的寺院和教堂,可能都难逃这样的一个妄论。

如果只用事情去解释这样的一个妄论,太费周折,而且,一万个人,会有一万个理解,所以,我要偷懒的自己说出来不管它是不是真有道理。(用这个结构来说,我这个小说的读者里,有百分之二十是真心喜欢,百分之六十无所谓只是随便看看,而另外百分之二十很不喜欢却因为某种原因仍然在看。而我的小说的内容,也只有百分之二十算得上精彩,百分之六十平庸,而另外百分之二十几说得驴唇不对马嘴……所以……你要是还在看我的小说而且以后仍然打算接着看,那你要有心理准备,别指望看到更多比例的精彩内容!)

雀西县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有五个中队,三个巡查中队,一个内勤中队,一个案件中队。五十人。

如果按我上面说的算起来,应该有十个人是全心全意为交巡警事业而奋斗的人。

但要具体的把这十个人找出来,就比较难了。

有的人,是调皮分子,但他装作极度热爱交巡警事业,而有的人,极度热爱交巡警事业,但却故意做出一副调皮捣蛋分子的样子。

大队是一个新单位,年轻人多一些,所以,关系并不像市委办公室——没有那么复杂。

而且,当我真正用心去抓他们的“睾丸”的时候,发现小妃对我介绍的那个道理一点也不假,抓住了他们的“睾丸”,他们的脑袋和思想都跟了过来。

本来,我就有一点点传奇的色彩,而年轻人又好热闹,喜欢有一点英雄主义的人物。

我在麻雀市军分区枪法如神的传说,早已人尽皆知。上次单枪匹马,杀了四个持枪绑匪救人的事情,更是……

所以,两顿酒一喝,海阔天空的一吹,再加上我那让人不得不重视的市委书记的背景,很快,年轻人都围到了我身边来——谁不想找一个强力的靠山?

而年纪稍大一些的,都在观望,并不表态,对我,对大队长,都尊重都客气。

但这已经让那个大队长刘长远,把鼻子都要气歪了!

但他每天还得笑眯眯的,若无其事的样子。

还有一个,是内勤中队的中队长马燕。马燕三十岁不到,一个小妇人,雀西县一个前副县长的女儿。(我这一说就是某领导家的什么人,似乎有人不爱听……但事实如此,在一些好单位里,多的是领导亲属,地球人都知道!)

这个马燕,她自己长得也还有几分姿色,老公在保险公司,我见过他,人也还算潇洒。他们有一个女儿,上小学了,天真可爱。说起来,她的家庭是个幸福家庭。

但……让人遗憾的是,这个马燕,是刘长远的情人。

而且,据他们说,马燕从十九岁起,和这个刘长远在一个单位(大概是车管所)同事,很快成了情人,到现在已经有将近十年时间了,关系从来不断……也算是两情长久了。

所以,马燕看我的眼光里,不像刘长远那样的虚假,而是明显带着几分恨意。

偏偏,这个内勤中队,暂时是我“分管”的,所以,有一个对自己不买账的手下,意味着对这个“分管”中队的失控。

特别是在开会的时候,她常常会想尽办法出我的洋相。

而这时候,刘长远大队长就在一边嘿嘿的奸笑……

气氛尴尬。

一般地说,会议会很多,一方面,可能我以前解释过,开会是规避责任的一个好方式——这是集体决策呀……另外,会议桌也是领导们来彰显权力的一个舞台,大多数在“领导岗位”上的人,都喜欢这种方式。

当烟雾缭绕的时间……却正是我不爽的时候。

马燕又在说那些让我甚是反感的鸟话了。

刘长远在一边笑眯眯地听着。

“够了!!!”我一拍桌子,火大的不行!

放在会议桌上的茶杯一起被震得跳了起来,然后,又叮叮当当地落了下来。

马燕一惊,但刘长远却向她挤了挤眼睛,顿时,马燕又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拍桌子算什么好汉?”马燕说着,端起刚刚在桌子上落稳的茶杯,说,“怎么,你一个领导,又是做警察的,还不知道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去你妈的!!!”我手一抬,乒乓球桌大小的厚重的会议桌,象风筝一样飞了起来,越过几个坐在我对面目瞪口呆的中队长,砰的一声,撞在会议室的墙上。会议桌上的笔记本、茶杯、烟灰缸、盆花……象受惊的鸟一样,纷纷飞起,但也只飞了一二秒钟,又象一群广场上的白鸽一样,纷纷落下。

惊魂未定的马燕,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其他几个中队长,最后,眼睛落在刘长远身上。

刘长远这时候,眼睛里也流露出了畏惧,不再敢看马燕。

马燕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她替刘长远出头,但结果,关键时刻,刘长远却先软了腿。

马燕把牙咬了咬,泼妇一样地大声哭了起来:“你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英雄……”

“滚你妈的!谁说我是英雄了!我才不稀罕做什么狗屁英雄!今天,老子不受这个鸟气了!”说着,我把西服向外一掀,露出里面的挂在我腋下的两支乌乌的乌兹冲锋枪。我早就想杀了这个该死的了!

“啊!——”刘长远毕竟当过兵,身子向后一仰,先翻倒在地上,身子,趴在了板凳后面,但他很快发现,那只板凳根本就不可能抵挡住冲锋枪子弹的扫射。

他在众人的眼光下,不得不扶着倒在地上的凳子,颤声说:“何教导……不要……不要冲动……”

其他人都呆住了!他们都知道,我是杀过人的!

他们谁也不知道,我手里的枪,会什么时候怒吼,更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着他们。

马燕坐在凳子上,一动也敢动,但她身下的凳子,却在向下滴着一种淡黄色的液体——她已经屁滚尿流了。一股不愉快的气味,在这烟气缭绕的会议室里飘散开来。

“臭女人!你再嚣张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惹我的人都必须死,你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我的枪指着她,用讥讽的口气说。

“不!”马燕象是触了电一样,求生的本能,却让她有点精神错乱了。她一下子跳了起来,想去抓住我手里的枪。

我哪里会给她这样的机会?

但我,给她扑上来的时间,等到她的手,就要抓到我的时候,轻快的枪声响了起来,无数颗子弹,象雨水一样向着马燕泼了过去。

但这看似无形的弹雨,却是一条钢铁的洪流,在把马燕的身体,射的千疮百孔的同时,也带着她那污秽的身体向后飞了出去,在空中,仍然被弹雨追逐了几秒,才一头撞在了会议室的后墙上,在墙上,又被弹雨钉住数秒后,才在枪声停下时,一头栽在了地上。

后墙上留下了一块触目惊心的血印,宛若印象派的画幅一样。

而且,这幅画幅是活的,几颗大一点的血珠,还在慢慢地向下流淌……

枪声响起的时候,他们其余的人,都捂着耳朵,象没头苍蝇一样四处窜动。

枪声停下,他们似乎象是舞蹈演员听到音乐结束一样,也停下了脚步。

我抽出弹匣,半秒钟时间,两支新弹匣已经安装好了。

“啊!……”刘长远发出一声惨叫,象已经被枪击中一样。他忽然意识到我还要杀他,于是,拔腿便住门口跑。

枪声再次响起。

子弹送了刘长远一程。

他被子弹直接送出了门,再继续向前飞了出去,一头撞破了外面走廊上的窗户玻璃,再从玻璃窗飞了出去,向楼下摔落。

“惹我的人,都得死!!!”我大吼了一声!

余下的四个中队长和内勤中队人的秘书,眼巴巴地看着我,身子瑟瑟发抖,似乎希望我饶他们一命。

杀一个人是杀,杀一百人也是杀。

“不听我的话,不旗帜鲜明地支持我的人,也得死!!!”我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然后,枪声再次响起,血肉横飞。

最后,会议室里只留下了我……还有一个是内勤中队的秘书小姚,被我饶了命,因为他是20%之中的好的那一部分——后来,他成了我的心腹,得力干将,一起纵横世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