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血火染高平3(坦克大战一线天下集)

剑客888 收藏 124 10649
导读:[乌龙山原创]血火染高平3(坦克大战一线天下集)


血火染高平3(坦克大战一线天下集)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当时的战况是:我军一举攻占敦张后,越军急忙调整部署,加强兵力,死守波原村。波原村西连朔江,东靠坂洋,是越军防御

体系的中间环节,也是我军达成对朔江之敌包围的必经之地。越军在波原村附近还配置了一个122榴弹炮阵地,曾对我正面攻击的坦克8连及步兵造成较大威胁。白天,9连投入战斗后,曾以火力支援步兵发起攻击,由于越军火力点 隐蔽,不利于我坦克发挥火力,步兵攻击发展十分困难。步兵1团首长决心利用夜晚再次发起攻击,占领波原,摧毁敌炮阵地。

当天,坦克9连两位军政主官,在步兵1团指挥所受领任务后,明确了以下几点作战要求:

1、步兵指挥员搭乘坦克指挥车,密切协同;

2、隐蔽接敌,步坦交替掩护攻击,指示目标用曳光弹;

3、闭灯驾驶,适时利用发动机声响迷惑越军;

4、搭乘步兵至朗批,步兵下车展开战斗队形。

连长指导员回到连里,立即把任务向各排长进行了传达,并确定了战斗序列:3排、连长指挥车、1排、2排、指导员车。同时规定,注意观察,各排长要露头指挥。

当晚19时30分,坦克9连搭乘步兵由那骄前出,向波原方向攻击前进。由于天黑,前六辆坦克通过朗批桥后,当我第七辆坦克过桥时,一侧履带悬空经三十分钟抢救无效,又无迂回道路,后面坦克无法通过。经请示,首长命令前六辆坦克继续前进。搭乘的步兵就地下车,留两名战士防止越军反坦克手接近,为我坦克指示目标,其余人员隐蔽接敌。

22点,坦克9连连长谭进德率领已过桥(剑客888)的六辆坦克,已接近了波原村越军的前沿阵地。听到机车的发动机轰鸣声,越军的机枪、火炮也惊恐地吼叫起来,各车的车长纷纷要求攻击。谭连长没有立即下达命令进行攻击,他仔细地观察着越军射击的情况。头部露在塔外,一阵阵夜风吹到脸上有一股凉丝丝的感觉,也让他的头脑更清醒。他看出越军是盲目射击,炮火稀稀落落,有冷射的迹象。这里虽然离越军只有三四百米,但越军并未发现已接近的我坦克和步兵的准确位置,只是进行一般性的火力侦察,企图诱我暴露。他略一思索,定下了战斗决心。谭连长通过电台命令道:“重庆注意,占领有利地形,车辆熄火,加强观察,搜索目标!”

六辆坦克停车熄火后,越军的炮击也停了下来,原来叮铛响成一片的战场,一下子就沉寂下来了。

谭连长看到时机成熟,立即呼叫道:“各车注意,准备射击,903出击!”903号坦克接到谭连长的指令,立即打火起步,一阵轰鸣,903象一支离弦的利箭直扑敌阵。隆隆的机车吼叫声,巨烈的炮弹爆炸声,打破了阵地上暂时的寂静。满以为没有情况的越军炮阵地上一片混乱,各种火器一齐开火,对903号进行阻拦射击。

敌人的火力点和炮位全部暴露出来,火光中闪动着越军忙乱的身影。

看到火侯已到,谭连长一声令下:“打!”所有坦克一齐开火,首群炮弹全部命中!尔后9连各车乘敌炮阵地上一片混乱,各车逐个点名消灭残余的敌炮和火力点,打得越军鬼哭狼嚎,死伤遍地。冲在前面的903号坦克,乘我攻击奏效之机,迅速冲入敌阵,一路横冲直撞。隐蔽在一棵大树下的一门榴弹炮刚发射完一发炮弹,又装填了第二发,还没来得及发射,我九连的一辆坦克已经冲到了炮位。担任车长的梁排长一声怒吼:“轧过去!”在坦克的碾压和撞击下,这门火炮被推翻到了路边。在另一边的一个炮位上的越军见势不妙,立即收炮,准备挂炮撤走。正好被903号坦克逮个正着,一声吼叫,车后尾喷着浓烟就轧了上去。火炮压折,牵引火炮的汽车也被撞进水沟,只有车屁股还朝天撅着。阵地上的残余越军象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跑,有几个越军正往山上爬着,梁排长见了掏出手枪,逐个点了名。我伴随的步兵也紧密协同(剑客888)坦克作战,不断发射曳光弹,给我坦克指示目标。在步坦的联合协同攻击下,阵地上的残余火力点也被逐渐消灭干净。

经过一个小时的激战,步、坦、炮紧密协同,打了一场漂亮的歼灭战,一举攻克波原村。此战共摧毁敌122榴弹炮4门,汽车3台,毙敌50余人,我坦克9连与步兵连无一伤亡。

我军攻占了波原,朔江重镇近在眼前,两地仅相距一公里左右。但是,这不长的一公里的距离,却非同寻常之路。这里地势险峻,两山之间就象当年诸葛亮火烧滕甲军的葫芦谷。越军在我坦克突击下,已成惊弓之鸟。为了阻挡我军挺进朔江,越军抽调了两个反坦克连加强该路段的阻击力量,在原防御设施的基础上,构成了严密的交叉火力网。

为迅速攻占朔江,打通平(孟)高(平)路,我41军合成军首长决定,组织步、炮、坦协同作战,于黄昏前通过葫芦谷,即将摆在我军面前的将是一场恶战。

夕阳西下,我坦克9连的七辆坦克,搭乘着一个加强步兵连向一线天山谷进发。

山谷里静悄悄的。我坦克进入谷中有五六百米,仍不见越军的动静。谭连长命令各车拉大距离,注意观察,搜索前进。当坦克纵队行进到约七百米时,9连尖刀905号车触雷停车,各车来不及展开,首尾车辆都挤到了一起。这时,谷内枪炮齐鸣,越军发射的枪弹炮弹狂风骤雨般倾泻而来。谭连长及各车长,在闪烁刺目的爆光和稠密的弹雨中坚持露头指挥战斗。

山谷中敌我双方的炮声连成一片,巨烈的爆炸声震耳欲聋。从电台中传来王指导员的呼喊声:“打,狠狠打,狠狠……”最后那个“打”字还没出口,只听一声巨响,王指导员乘坐的911号坦克中弹爆炸,烈焰伴浓烟冲到半空。

战友的牺牲,险恶的战场处境,令谭连长怒火中烧,他大声吼道:“拉大距离,摧毁火力点,掩护步兵冲锋!”各车火炮齐射,机枪猛扫,弹雨携着仇恨向敌火力点扑去。

梁排长指挥的903号坦克和战斗英雄、车长谭启敏的907号坦克闯关夺路,首先冲击谷口,两车象两把利剑插进越军扼守的心脏——朔江。

在激战中,突然一发炮弹击中谭连长的指挥车,外油箱燃烧起了大火。透过阵阵浓烟,谭连长发现谷里还有部分步兵战友没有冲出来,他喊道:“向刘营长学习,全力掩护步兵战友,与战车共存亡!”

居高临下的越军见我军一辆拖烟冒火的坦克又攻了回来,就集中所有火力向901号打来。几名越军抬着一门无座力炮转到我901号坦克的左侧架炮装弹,谭连长见了大喊一声:“我给你装!”声落弹发,把几个越军掀起老高,眼见不活了。在垭口处的一个暗堡里,越军的机枪“突突”不停地扫射,谭连长一发破甲弹就把他送到了天上。

901号坦克在连长的指挥下,越战越勇,但车外的烟火也越来越大,火苗和浓烟一个劲地往车里窜。潜望镜已看不见外面的景况,展望孔也毁坏了。谭连长不顾车外的浓烟烈火,一把将顶盖打开,露头指挥,“啾啾”的子弹从他耳边飞过,打在顶盖上的弹丸反弹,一下就掉到了车舱内。乘员们喊他下来,但谭连长早就把生死扔到一边,他要为自己的搭档老王报仇,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凭子弹和弹片飞过。(严禁转载)

全车乘员冒着车内高温和随时爆炸的危险,顽强战斗。驾驶员灵活地操纵坦克,一左一右地避开越军的炮火,炮长与炮手密切配合,及时准确地把敌火力点一个个打掉。901号指挥车如无敌的勇士,在越军火控区内单车激战了近半个小时,摧毁越军2门无后坐力炮,打掉5具火箭筒和10多个火力点。两军相逢勇者胜!这场反坦搏杀,直打得狙击越军心惊肉跳,眼看着拖烟冒火的901号坦克从容撤出了谷口。

坦克9连的激战情景,全部被合成军首长看在眼里,一号首长称赞谭连长是“虎胆英雄!”

在9连浴血奋战的时候,我3营8连的坦克群也在榕树山与越军展开“运动游击战”。8连在坦克3营付营长戴金道和连长杨忠贤的指挥下,仅仅用了三轮攻击,就拿下越军重兵防守的榕树山阵地,打开了朔江北大门。他们的胜利,得益于战前的详细计划和实地侦察,对敌人的火力布署了如指掌。在战斗中以虚虚实实的攻击战术,令越军找不到北。

在第一天的战斗中,8连各车打的勇敢坚决,杨连长一马当先,率先出击。他的战车在战斗中不幸陷于淤泥,他立刻跳上另一台车指挥战斗。当越军看到他车上的信号旗,发现这是一辆指挥车时,就集中炮火向他轰击。他头露车外,面不改色。当弹片击中他的头部时,额角鲜血直流,他也毫不在意。当8连尖刀车807号坦克被越军火箭弹击中,他的指挥车立即前出,用车体挡住807号车,最终我807号车被救出险境。首战两辆坦克受伤,但未完成合成军首长的战斗决心。下山后,他们研究了首战的经验教训,根据敌人的布防情况,制定了一套“运动游击战术”。

第二天,坦克8连与步兵的协同攻坚战斗打响。我步兵象征性地发起攻击,但是,当我主攻排冲击到梯田的坎梭下时,就隐蔽不动了,还不时举起帽子迷惑敌人。越军见我坦克没有动静,还以为是我们被打怕了,他们不断用机枪火力压制田坎下的我步兵。

戴付营长从山顶看得十分真切,命令杨连长率3排坦克出击,飞速冲击的我坦克,在距敌千米的地方突然停顿射击,一发发炮弹准确地钻进越军火力点,他们的枪炮哑雀无声。越军急了,连忙呼唤重炮支援。越军远程火炮还没有射击,我坦克3排早已撤了下去。

此后,我3排几番进出,就把越军的所有火力点敲掉了,我步兵顺利占领了1号高地。

越军在1号高地吃了亏,立即改变战法。他们利用两侧石山上的明暗火力点的有利条件,把我军先放到近距离,尔后采用侧打,反火力包抄等手段,对我坦克和步兵实施打击。

为了把敌人的火力全部引诱出来,戴付营长和步兵单位首长建议发起一次虚假的有声势的进攻,把敌人的火力全部引出。这天晚上没有月亮,只有稀疏的星星在深遂的夜空里闪动。8连的坦克沿着河沟隐蔽接敌,在榕树山西侧一千米处停了下来。我步兵司号员也在1号高地扮成两个梯队,配上多挺班用机枪准备佯攻。我伴随的重型火炮,也做好了射击准备。

“啪——啪——”两颗耀眼的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我炮兵对越军阵地实施火力覆盖射击,一发发炮弹在越军阵地表面炸开,一部分工事被摧毁。随着炮火延伸,我数挺机枪立刻吼叫起来。司号员也吹响了激励嘹亮的冲锋号。一场佯攻的假象十分逼真,高地上的越军慌了,以为我军的总攻开始了,他们发扬所有火力开始狂射。

隐蔽在河沟内的我坦克各车指战员,看到越军的火力点全部暴露出来,纷纷要求出击。杨连长也耐不住了,他向付营长呼唤道:“南昌,目标已看清,打吧!”“不急,你们马上发动坦克,把声音搞大一些!”戴副营长吩咐说。

这时,枪炮声、军号声、坦克的轰鸣声,汇成一片,榕树山沉浸在大战的合奏声中。在混杂的声响中,越军也亮出所有火力,对并不存在的我攻击部队进行火力阻拦。

戴付营长看到火候到了,就下达了攻击命令:“成都1号,打!”

早已划分好射击区域的杨连长立即下令:“瞄准,打!”8连隐蔽在河沟内的坦克,立刻冲了上去。他们把敌火力点套进瞄准镜内逐个打掉。在指挥所内的合成军首长和准备出击的步兵兄弟一片欢呼:“打的好啊!”

我步、坦、炮三兵种密切协同,把越军搞得不分真假,晕头转向,整个防御体系被打破.当我军发起真正面攻击时,他们早没有了抵抗的能力,我步兵顺利占领了2号高地。当我步兵向3号高地攻击时,在鹰咀岩下的两 个隐蔽火力点,开始向我攻击部队实是施阻拦射击。这两 个火力点处在山根石缝中,居高临下,控制着3号高地,从下不好观察。我步兵几次攻击均未奏效,伤亡较大。

在指挥所内的 戴副营长十分着急,敌人的火力点不尽快打掉,我步兵的伤亡还会增加。这时,炮兵侦察员报告了敌人火力点的准确位置。

戴副营长急令杨连长:“成都1号,迂回过去,靠近打!”杨连长接到命令,立刻率领坦克3排向高地冲去。

808号坦克车长首先发现了敌人火力点,杨连长下令干掉它。808号坦克车长首先测了一下距离,将瞄准镜对准了目标。只听“轰”的一声,首发命中,808仅仅用了两发炮弹,就把越军的火力点切底掀掉了。终于在三军的密切协同下,我军打开了朔江的北大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越军誉为天险的朔江险关,在我坦克、步兵和炮兵部队的协同攻击下打通了。当年日军、法军和美军都没有攻下这道天险“一线天”,但我军仅用了六昼夜就攻克了越军妄图与(剑客)我军周旋决战三个月的梦想破灭了!我坦克突击群3营的两个攻击箭头部队,坦克七、八连在天险朔江胜利会师。胜利之际,我们不会忘记,在突击作战中英勇牺牲的三营营长刘宏生、指导员王路荣、704车全休乘员。他们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了我装甲部队的英勇和辉煌,我们的共和国和全国人民将永远铭记他们的名字!为国牺牲的英烈永垂不朽!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