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十三节 老板

妖刀 收藏 1 73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十三节 老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艳遇编年史

第十三节 老板

第三部猎艳时代

第十三节老板

“你赖皮!”李青恼火地说。她的招数被尽数挡了回去,而且,每一招,她都不能用足,都会被我的拳头,硬生生地挡回去,她全身的力气,都使不出去,总是刚刚有一点要发泄的火苗,便被我更大的拳头,象一盆冷水一样,瞬间浇灭。最后,她拼命了一样,终于一拳砸在了我的拳头上,但结果,完全和我想象的一模一样,她倒飞了出去,虽然她早有准备,并没有受伤,但仍然非常的狼狈,捂着胸口,忍不住要骂我赖皮。

“我当然要选择最简单的方式,最有把握的方式,不是吗?我是个杀手,不是艺术家。”我平淡地说。

“再来!”李青咬了咬牙,又一次象旋风一样猛烈地进攻过来。

我不慌不忙,仍然一招一式的迎接她的进攻。

但这一次,我很容易地找到了她进攻的拳头里的诸多破绽,看了几分钟,在她的拳头气急败坏地换招的时候,我的另外一只手,忽然向前一探,象不可能的第三只手遽然出现,闪电一样的快,按在了她的胸口,已经感觉到了她胸脯的弹性。力量一发,顿时,听到她一声妖媚的呻吟,她的身体,却没有瘫软下去,而是随着我手臂的一股阴柔的力量,直接把她震飞了。

李青在空中,接连几个翻身,才定住身形。

等她落下的时候,小脸涨得通红。

“李青,不对呀!”我在她又要拼命一般地冲上来之前,问了一句。

“什么不对?”李青迟疑了一下。

“你一向是以阴柔的招式见长的,为什么,你今天会用这种猛烈进攻的方式,放弃自己的优势?是不是你的心先乱了?”我提醒她。

李青皱了皱她的眉头,然后,眉头舒展开来。我似乎明白,她已经想通了!

等到她再一次一言不发地就贴上来进攻我的时候,我发现,她的招式明显的变化了。

她的身姿显得缠绵,她的拳头,也不再急迫地想要取人性命,而是进退有序了,特别是有时候,她在进攻的拳头之间,夹杂着一丝媚惑的笑意。有时候,竟然会让我感应不到她进攻的拳头,这时候我不得不看也不看她的拳头到底在哪里,随手便是刚勇无比的一拳,直冲她的胸口而去。不防守,不注意她的任何动作,只是进攻她的要害,逼她防守——我的拳头太快,而且力大无比,她每次都不得不让她那原来“消失”的拳头再次出现,然后,两只粉拳,变成手掌,托一下我的拳头,再借我拳头的力量,向后飘飞几步,脱离与我的对峙状态。

我暗暗地为她叫好,但却并不言语——很少有女人能经得起表扬的,我叫好会影响她的发挥……

我有时候,也主动进攻几招,但主要是防守。

慢慢的,我似乎明白了一点她的拳头的意境,这确实是我以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一种力量的技巧。

阴柔,极尽阴柔。

我知道,今晚上,和她出来,是正确的选择了。

等到我和她,再次回到闹市里的时候,李青出了一身的“香汗”之后,已经不生我的气了。看来她的领悟也颇多,坐在我的身边,一路上都是喜滋滋的。

还是她提议,仍然到刚才的那家咖啡馆里去,她似乎觉得刚才那么甩头就走,不是很好。

真正奇怪的是,艾兰,和那只更让人奇怪的小猫,还没有离开。

她俩人,俨然成了朋友一样,不知道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谈了些什么。

等到我和李青坐在她们的对面,端起咖啡来的时候,那小猫的眼睛里,尽是闪烁的光彩,不知道艾兰那家伙是怎么在这个陌生的丫头面前形容我的。

“我还以为你们走了呢!”我说。

“你希望我们走了么?”艾兰反问。

“我?李医生希望你们还在。她觉得你俩都是美人,也许,她想和你们讨论一下究竟苹果减肥是不是真有效果……”我把话题扯开。

但李青,真正又坐到了这样的环境里,她的眉头表面上虽然没有皱起,但我明显地觉得在她的身上,有一种不悦的感觉,在慢慢地滋长。

“当然,李青医生很忙,她只是因为刚才不辞而别而有点歉意……没有办法,她的家教如此……喝了这杯咖啡她就要回家了!”我解释说。顿时发现李青全身的肌肉都放松了一般,果然,这个小寡妇不想在这久留。

又废话了几句,还是我送李青走,但她再也不要我开车送她了——原来,她又新买了一套房子,就离这个咖啡馆一百多米远。

“去我新家看看吗?”她问我。

我谢谢她,但没有去。

她仍然觉得我是花心的,也许事实上我也是。只有她没有这样的看法的时候或者她觉得我花得有道理的时候,我可能才会接受她的邀请。

她走了两步,又回过来,看了看我,说:“你是不是非常的,对我功夫好奇?”

我点了点头,肯定的点头。

李青忽然把脸伸了过来,在我的耳边说了四句口诀,然后,摇晃着她窈窕的身子,扬长而去。

我把那四句口诀背了几遍,觉得很平常的,并没有李青把脸伸过来那样的神秘。

但等到我返回楼上,坐下来,虽然在听她们俩人小声说话,但我仍然有点不明白,李青告诉我那么普通的四句口诀做什么?

再念了两遍,喝了一口咖啡,那口热咖啡在咽了一半的时候,忽然,我的身子僵住了。

这差一点让我呛了一口。

无数的光线,忽然从四面涌了过来,象是遇到了一块激流中的礁石一般,在我的身边飞溅着。

丹田里最核心的真气以及包围着真气那些感觉里清澈的液体,发疯了一般的变幻着色彩,那些形形色色的光彩,我都从来没有见过……

它们向外冲击着,与外面的光线,交汇着,缠绵着,编织着……

光!

光的海洋,我觉得自己象是忽然掉了进去,一个旋转着的光洞,无穷无尽的光线……什么都不存在了,只有光,象水银一样的重,又似激烈运动着的波浪一样,冲过我……

我象没有了身体,只有一点点意识,象一粒没有办法再细小的微粒一般,飘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又嗅到了咖啡的香味,然后,看到端在自己手里的咖啡杯子,看到了身边的一切存在……

只有我的丹田里,仍然有着纷繁的光线,不可思议的在不停地相互反射着。

原来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艾兰和小猫的一串笑声还没有结束。

时间是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感受的,物质也可以被无视。

艾兰压根不知道我的身体里发生过怎样的变化。

她好不容易止住笑,手里端着咖啡问我:“何总,你不打算和小猫聊两句吗?人家可是冲着你来的,你看……”说着,她用手指挑了一下小猫尖尖的下巴,接着说,“多标致的小美人呀!谁看着都会喜欢!”

我看了看小猫。

但在很短的时间里,心里已经想明白了李青说的四句口诀其实没有什么文字上的意义,它只是一种声密,只要在心里默默地念一会儿,就会产生效果,但用过一次后,这种手段就不再有效了!李青有一个多高明的老师呀,真该去见见,也真想知道,李青还会什么精灵古怪的东西。

沉默了一下。

然后,想说点什么,却忍住了:“你们说的,我都在听呀!我听一听就行了,你们说的我都同意!”

“这可不行!”艾兰缠着我说,“你得表明一下自己的看法,让小猫心里有个底呀!你可不能让人家悬在这里不三不四的……”

小猫也说:“何总,你一定对我很好奇吧……你想知道什么,我会对你说实话的。”这丫头说话倒也是直接而且很大方。

我想了想,终于压制不了心里的好奇,问她:“那封信……那样的信,你写了多少?”

“没有呀!那封信是我的处女作呢!”小猫大大方方地说,但让我不敢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哦!非常肯定,而且没有一丝犹豫!是个回答的正确方式。让我们开门见山坦诚的说吧,你要什么?为什么你相信你就能得到?因为你相信你自己很漂亮?”我问她。

“我美吗?”小猫眨眼一下,象是在放电。但她这样的小女孩儿,做这样的小动作只让我觉得她有点调皮,而不是性感。

“还好!”我尽可能少表态。

“转眼之间,见到艾兰姐姐和刚才的李青姐姐,这样的大美人们,让我都不自信了。”小猫说着,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要是这样经不起其他美女的冲击的话……见到了吴琼,你大概会立刻冲到大街上的车流之中去。”我笑了笑,说。

“有这么夸张的人吗?难道她是专业的模特或者是演员?或者是女巫?”小猫好奇地问。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