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十一节 斥责

妖刀 收藏 0 23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十一节 斥责


第十一节 斥责

第三部猎艳时代

第十一节斥责

我和艾兰一起晚餐的时候,开的是那辆宝马。等到吃完饭之后,却远远地看见挡风玻璃上夹着一张字条,在飘呀飘的。

我一愣,坏了,不知道哪里又不合交通规范了,肯定又少不了二百元的罚款。

艾兰去把字条取了下来,看了看,嘻嘻哈哈地直看着我笑。

“有什么好笑的?你不违章?再说了,交警要想罚你款,也不需要你违章呀!他有一千条理由!”我坐在车上,发动了车。

艾兰兀自扶着车门笑得开心。

等到她把字条举在我面前让我看的时候,我也让那字条逗得笑了。

竟然是一封求爱信,很大胆的求爱信。信里说我肯定是个优秀的男人,因为我开着一辆宝马,说明我事业成功,是她喜欢的类型。她也很喜欢我的车的颜色,这说明我和她有共同语言!她说她很漂亮,是N大学大四的学生,很漂亮的,是校花型的……然后是一个联系电话,说她自己叫“小猫”,请我务必要和她联系!

艾兰笑着说:“你还真有魅力呀!车一停,求爱信都贴到车窗上了。”

“大概她喜欢的是这辆宝马吧!”我觉得这事情有点好笑,不过,觉得那贴信的倒不一定是女孩,说不准是个恶作剧,或者,是一个绑匪的圈套也不一定!若是真有这样的一个丫头,那她也太傻了吧!

“傻?说不定她就成功了呢!”艾兰笑着说,“要是我不在你身边,说不准你已经和她联系上了!”

说着,她掏出了手机,真的开始拨那个留在纸上的电话。

等到接通后,电话的小喇叭里,竟然传来了清脆的女声。

“哦,我是何总的秘书,我们何总的车上,贴了个字条,是你留下的吗?”艾兰竟然装成了我的女秘书。

竟然真是,而且,那丫头竟然承认了,而且,说要见我!

晕!

艾兰向我挤了挤眼,然后,竟然真的约她马上见面。

那女孩竟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地点就在N大学旁边的肯德基。

等收了线,艾兰兴奋地说:“走!我们去见见这丫头吧!”

我奇怪地问:“怎么,你是不是觉得和我两人在一起不够,要玩3P?”

“美的你……你想玩吗?”艾兰反将了我一军。

“这个,谈不上想与不想。大概男人,嗯……都会偶尔想一想,但付诸实践,就完全没有必要了吧!这和手里拿着两只杯子同时喝水有差别吗?”我也反问她。

“快左转弯!”前面是个路口,艾兰快活地叫着。

要是转弯,那车子,就会向N大学去了。

我没有理他,车子径直往她家去了。

我可不想惹这些是非!要是女孩很差,那我根本就不会看上眼,要是女孩很好,那我也不能害她呀!我对她的提议不屑一顾。

“要是这女孩很好,你会喜欢!要是这女孩不好,那么,和她玩玩又怕什么?”艾兰把我的话变通了一下,“前面一个街口,转弯,行吗?”她再和我商量了一次。

“你有病呀!今天怎么这么兴奋?莫非你是双性恋?”我奇怪地问她,“你在考验我吗?”

“考验你什么呀!???我从来又没有要你给我什么……”艾兰生气地把头转向窗外。

我脸有一点挂不住,是的,她还真的从来没有提过什么要求:“……”

一路上很是沉默。等到车开到她家的门口的时候,她都没有说一句话。

她坐在车上,气呼呼地看着我,没有下车,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不习惯……”我解释说。

“不是!!!”她大声说,“你从来都不在意我!我就象一只哈巴狗一样!跟你在一起的每时每刻,都是你在作主!!!我摇尾巴!我喜欢的东西,你都不喜欢!你喜欢的东西都讨厌又没有趣我却偏偏还装作很喜欢的样子……你什么时候考虑过我的感受?就是出去吃顿饭,然后就象小偷一样地跑回来,哪里也不去,然后就上床,然后就作爱,一次一次……”

“……”我的头开始发晕,头脑发涨:“我在乎你的,不然,我绝对不会来找你的……”说的很虚弱。

“我什么时候提过什么要求?你不想带我抛头露面,我什么时候求过你?我没有见过你一个朋友,可我的朋友你都知道——你说是不是?”艾兰声音有点颤抖,“我也不要你带我去见你的朋友,但我也烦老是带你去见我的朋友!……

“我喜欢你,所以,总是希望,我们俩人在一块儿,关起门来,这世界就是我们俩个人的世界!”我解释道。

“那门能永远关着吗?”艾兰抬头,眼泪汪汪地看着我,“除了做爱!我们有过什么亲密的事情吗?你和我分享过你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秘密吗?你有过什么要求我拒绝过你?为什么我每一个提议只要不合你的心意你就毫不犹豫地拒绝我?我就是你的奴隶,你也应该给我一点尊严,你也应该顺从我一次,你说说是不是?……”

我的手脚冰冷,第一次,让一个女孩,这样地斥责,而且,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我一直在担心的事情,我没有力量去反驳,一时之间尴尬极了。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在她的包里,吵吵闹闹。

艾兰并没有接它,任由它响着。但手机的声音,象是把她从刚才那悲伤的状态里唤醒了。

她擦了擦眼泪,摇了摇头,勉强笑了笑,说:“田田,我并不是想让你难堪。真的,我一直害怕,会忽然就失去你。我爱你的,本来不应该去计较什么……我从来都不会要你娶我,也不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但我也是个人呀,你说我难道就不会去想要有一种自己被你宠过的感觉,一种可以在你怀里撒娇和任性的自由……但你总是一本正经的……要是我们是夫妻,那也就罢了,但我们算什么呀?这样一本正经的还有意义吗?”

我看着她,满心羞愧:“我……艾兰,对不起,请先接受我真诚的道歉!在每个女人面前,我其实都是个长不大的男孩,并不是我有意冷落你或者故意伤你的心。爱情,性,是我最憧憬的,但却也最表现愚笨的事情——大概是我把它想得太严肃太高大所以才会有点缩脚顾此失彼——我是个爱情傻子。艾兰,相信我,我并不是有意的,而是,我还没有学会怎么去和你相处,没有学会,怎么去体贴呵护你,怎么去对待我们的感情。我想做的好一点,但……事实上,我知道自己做的很糟很糟,可能要比你任何一个朋友做的都要差……谢谢你,这么直接地提醒我。爱一个人是一种能力,我这种能力是少的,我会更快的学习它……也许我不能让你非常满意,但我真的会在以后,尽我所能把它做的更好。”

艾兰看着我,眼睛里的泪水,又放肆地流了出来,她一头扑到了我的怀里,大声哭了出来。

我轻轻地揉着她的头发,感觉自己的胸口,让她呵出来的热气,浸得暧和和的。

哭了一会儿,艾兰慢慢止住了泪水,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我。

她的眼睛,红的象兔子眼,但我可不敢再开这个玩笑了。她看了一会,才说:“你还算真诚。但以后,哼,不许你再那样的自私,只想着自己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不管是我,还是你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你听到了吗?”

“是!”我把右手捂在左胸口上,说:“我发誓,要多考虑别人的感受,不再自私!我要积极,不再消极!我要多付出……”

“得了吧!”艾兰在我的胸口打了一拳,破涕而笑,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哪里能说改就马上改了?……”

说着,她把我的一只手拉了过去,当成手纸擦了擦她小鼻子边流下的清水鼻涕,然后调皮地看着我,得意地笑。

我缩回手,反手把手背上的那些清澈的液体抹在了自己的西服正面,然后,再把手送到她脸边,说:“我的荣幸!欢迎再次使用!”

艾兰打了我的手一下,说:“你又想气我了不是?我有那么多的鼻涕吗?”

正说着,她包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她接听,听筒里传来的正是那个向我的宝马车求爱的女孩的声音。

“哦?你问我们何总为什么还没有到呀?”艾兰的眼睛骨溜溜乱转地看着我。

我笑了笑,耸了耸肩膀,小声说:“我是宠你的,你作主吧。”

“哦,我们马上到!何总很忙的!你再等几分钟!”说着,艾兰不容置疑地挂了电话。

她的手一指,说:“左转,兵发肯德基!”

转向灯一跳,我的车,慢慢地转弯,向N大学的方向驶了过去。

是的,女人是要宠的,就算她偶尔要做点傻事情,那也得由着她……

(哈,你们看到了吧,我的爱情技巧,也在慢慢地上路子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