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幻想三国志》有感

zizaisanren 收藏 4 171
导读:读《幻想三国志》有感

近日穷极无聊,发现本作的主人公与某同名,遂有兴趣拜读,一读之下感慨颇多,不吐不快,基本上是拍砖吧!作者谅解。

首先,自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已历数百年,儒家的根基已然不可动摇,凡是企图与儒教抗衡的人基本上没有好下场,更何况儒教已经成为国教,凡是知识分子再如何叛逆也绝对要以儒教的价值观与世界观去衡量社会与自身行为,这是毋容置疑的。自孔夫子创立儒教以来,儒家的核心理论本身就是不完整的,到了汉武帝为了巩固统治更是把儒家理论断章取义,再经过数百年的改造,儒家理论已经完全成为封建统治者的统治工具而已,事实上,儒家理论从来没有看得起过普通百姓,认为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当有学生问农于孔子时,孔子直接鄙视他的为人,认定他不成气候,如此看来,儒家理论从一开始就把人民大众看作羊群而已,所以后世官员基本上是本着“替天子牧民一方”的思想上任为官的,在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下要想让一个官员真正的把人民大众看作与自己平等的“公民”窃以为不可能,至少当时不可能,因为没有社会基础。没有社会基础的事情注定要失败。主人公一纸命令就改变了数百年沉积下来的儒家理法观念,只用一句主人公个人魅力来解释似乎不妥。况且,儒家注重的是“礼”而非“理”,孔子提出“复周礼”的口号事实上成为统治者建立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提供了最好的口号,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到了宋朝,新儒家们总结儒家理论是只用了一句话“存天理、灭人欲”,这个天理自然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严格等级观念,所以农民与地主、与地主阶级官僚矛盾根本是无法调和的,要地主阶级接受农民与他们平等这可能吗??至少在那个时代不可能。“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所以农民是很少有机会上学读书的,因此知识分子绝大多数应该出身于地主阶级,不否认存在个别为农民利益服务的地主阶级知识分子,但数量太少根本无法形成一股彻底摧毁封建等级观念的力量,所以比如荀彧、荀攸、高顺等人,似乎只是与主人公一席话便把阶级立场迅速转变这基本不可能,深受封建等级观念熏陶的他们听主人公口出叛逆之言而不直接把主人公抓去见官本身已经难能可贵,居然还要他们追随主人公造反窃以为不现实。天子再暗弱无能甚至混蛋,朝局再不稳至少没有到一触即发的时候,知识分子那个时候想的只是如何翦除十常侍来稳定朝局,直接想改朝换代的人肯定不能被其他知识分子认同,曹操,世之枭雄,三国时期最有远见最有能力的人一开始尚且只是希望可以“替天子镇守一方”,其志不过一郡“太守”而已,只是在黄巾起义之后,汉朝的根基才被根本上动摇,那个时候知识分子才开始动改朝换代的念头,在黄巾起义之前主人公去招揽人才基本上等同于白日作梦。至于让一郡太守杨修放弃天子威仪穿上军装实在是有点异想天开,某认为如果杨修去见主人公见到奇装异服只能容忍,如果让他脱下代表朝廷发给他的太守威仪,而去穿上奇装异服实在不可想像,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的阻力大到什么程度史书自有记载,战国时期儒家的统治地位没有奠定尚且如此困难,结果到了主人公这里根本没有阻力就实行了“异服”,难道真是老天在帮他!社会基础决定了主人公在黄巾起义之前是不可能有所作为的。

第二,根据汉朝体制,全国禁止民间拥有超过一把菜刀的铁,也就是说,民间是不可能有那么多铁让主人公去搜集造兵器的,有钱没货,并不是好像有了钱就有了一切。矿山的开采权牢牢地掌握在中央的手里,并不是一郡太守或者一州州牧就可以搞定的,因此铁的来源实在很匮乏。从军事上讲,全国除了两京各有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常备兵十几万外,关外诸州大郡常备兵不过一万,小郡只有一千人左右,这要追溯到光武帝刘秀,他统一天下之时人口锐减,便解散了数十万兵卒务农,只保留了两京的军队,其他州郡常备兵其实很少,其用意就是以关中为根基,天下有事则以关中精锐出关讨逆,因此,除了西安、洛阳,其他州郡实际上没有战斗力,这才让黄巾起义横行天下,但是唯独没能攻下洛阳。主人公那里则不同,一个小小的冀州州牧居然可以动辄数千人、数万人的往外派兵,似乎这些兵都是中央特许他拥有以资主人公起事的。还有一个就是兵器,因为民间无铁,所以兵器的铸造完全在中央政府手里,州郡不得私自锻造兵器,然后大量的兵器实际上囤积于两京,全国最大的军火库在洛阳,黄巾军装备太差,攻下洛阳就可以鸟枪换炮,这也是张角为什么要攻下洛阳的一个重要原因。然而冀州州牧在黄巾起义之前就可以动辄数千套兵器的资助主人公,前后数次之多,累计数万套兵器,这可是连洛阳军火库都达不到的规模,难道冀州又被中央特许拥有足以抗衡中央的武备库吗?

第三,权且不说主人公有钱就有一切的情况脱离实际,只是哪个钱庄有如此雄厚的财力把主人公的黄金全部兑换成铜钱???恐怕如此巨大的资金流向早引起中央政府的注意了。可是中央好像根本不知道有主人公这么一个“旷世奇才”一样,直到主人公掌控数州之地时才派个太监来,这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

第四,马钧、蒲洪、王平等人似乎出来的太早,黄巾起义是公元184年,那个时候这些人要么根本是个婴儿,要么未出茅庐学艺未成,怎么跟着主人公混?

第五,关于公民制,还是那一句,没有社会基础。儒家强调“孝”,也就是说,儿子应该听老子的话,老子应该听爷爷的话,一个家族谁辈份最高就听谁的话,否则就是逆子。(杨修一个大孝子居然动辄就骗老爸,主人公的魅力也太大了吧??)主人公一纸命令说实行“公民制”,然后就“万民景仰”在那个时代可能吗?如果真是这样,家族中的老人们会怎么样?他们会坚决抵制,主人公如果用武力解决,得罪的是整个地主阶级和地主阶级知识分子,当年王莽篡汉,实行的政策其实对普通农民有利,但是得罪了地主阶级,于是乎天下讨之,王莽手中有兵但是无将,也就说地主阶级知识分子根本反对王莽,普通农民又被“使由之”惯了,根本没什么人才贡献给王莽,结果王莽数年而败!主人公在做得基本上比王莽还激进,但是地主阶级知识分子居然陶醉于主人公的“个人魅力”而不离不弃,倒是对自己原先属于的阶级又离又弃,实在说不通。

第六,关于娱乐业的设立,比如色情业,有待斟酌!在这个问题上主人公基本上是支持色情业,但又禁止自己手下的人光顾,结果手下人真的不光顾,完全保持着“纯洁的革命精神”,难能可贵!

第七,电话的出现实在早些了吧?有了电,有了铜丝,有了火药,我在想“坦克该出了吧”!!!!

以上只是某家的一些建议,小说既然是架空历史,当然作者也费了很大的周折才写出来以飨读者,首先感谢作者对先人的怀念,如果能更严谨些也能体现对先人的怀念。主人公既然身处封建社会,改革虽然势在必行,但是应该顺潮流而动,这绝不是一纸命令就能完成的,西方实现民主议会制用了数百年的时间,我们要实现议会民主制绝不是数年间就能完成的,起码要一百年以上,而且旧势力必定要反扑,所以主人公要想实现政治理想就先要奠定一个基础,那就是群臣议会制,只实现这一点在那个历史时期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这可能要花上数十年的时间才能让群臣接受“国家是大家共同拥有的”概念,但是又要严格防止群臣中有人想把它变成“一家的”,要防止这种事情就必须以大多数朝臣都接受“大家拥有”这个概念为前提,所以是很不容易的。要完成这个理想实在是很不容易,唯一的办法就是培养拥有新理念的下一代人,让他们从小就把“大家制”认为理所当然,然后和平的、安全的把政权移交到他们的手上,同时又要防止自己这一代的老臣子不甘心江山被一帮新人掌管而叛乱。如此主人公需要做得同时也只能做到的就是培养新人,奠定全民教育的基础,然后培养适应议会民主制的社会基础,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动摇封建统治的基础。

可是话又说回来,没有经济基础要民众接受教育也是空谈,然后教科书到底以什么为主体,肯定不能是儒家思想,儒家思想当中值得借鉴的是它宣扬的道德标准,但是也要让学生完全明白“礼”与“理”的区别,“礼”代表了等级观念与社会行为准则,“理”代表真理、真相、事实,要让学生们明白当“理”与“礼”冲突时要勇于排除“礼”的干扰,但这又是困难的,比如父母的意愿与真理相悖时能服从真理的中国人实在是很少,也就是说,主人公要做的事情说穿了就是培养“叛逆的一代人”,如果这件事情没有做好那么说什么议会民主制就缺少社会基础,肯定会像王莽一样“数年而败”!

主人公的行为方式太过于特立独行,肯定不容于世俗,不容于世俗就一定会有很大阻力,因此人民会学着去适应社会,只有先适应了社会才谈得上改造社会,不过这也是危险的,适应社会后还会不会想改造社会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如魏武帝曹操,他的自传式文章中就说得很清楚,一开始他只是想当个太守,后来势力大了就想当州牧,再后来就打算一统天下,这说明英明远见如魏武帝者其理想尚且存在一个随时势而改变的过程,主人公的思想意志有多坚固我不知道,但是我很怀疑他会不会像魏武帝一样最后抵受不住皇权的诱惑而把篡位的所有准备工作都做好等着自己的儿子来做呢?

当然,某的意思就是,如果主人公能有一个先适应社会,而后改造社会,最终也能把自己的理想贯彻如一,再有些旧势力的反扑,同时值得大书特书的应该是人民大众的思想变化,当然这种变化肯定是循序渐进式的,也正是因为循序渐进才会有矛盾、有冲突,这样小说才好看!

以上只是不成熟的几点建议,希望作者可以共同讨论。以上,为作者的辛劳敬礼!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