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十节 威慑

妖刀 收藏 2 33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十节 威慑



第十节 威慑

第三部猎艳时代

第十节威慑

回到月光城,我很投入的和孩子们玩了很多天。

我可笑地对他们很期望,象是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虽然自己不知道什么叫亲生的滋味。

他们很聪明,特别是刚开始的时候,两个男孩儿不太喜欢英语,但几个老外的游戏一玩,他们顿时发现原来英语好,可以让他们得到更多的快乐,于是,学习的热情顿时高了很多。

这是一个另外的收获。

但我限制他们,只允许他们在隔着大洋的小玲阿姨,带他们玩那个网络游戏,其他的游戏,一律从计算机里移掉。而且,他们还没有学会如何安装其它软件……每一天,也只允许他们上午玩四十分钟,正午再玩四十分钟。

三个精灵孩子,并不太让人操心,但却让我有点焦心——他们的异能,除了聪明之外,从来不情原显露出来。

有一天,我带他们到公园里的时候,我看到地上有一群蚂蚁,我对他们说,只要你用心,你能指挥蚂蚁们的行走路线的!

三个小家伙一听顿时来了精神。

但是,结果是他们往蚂蚁群边一站,蚂蚁一阵骚动后,都逃之夭夭了。

三个小家伙齐声说我骗人。

我告诉是因为他们没有用心的原因。

那个铁风小家伙竟然反问我,那为什么我不能指挥得动蚂蚁?

我一愣,没有想到这家伙的思想竟然已经发展到了能诘问大人的地步。而且,这种疑心,似乎应该不在孩子的思维之中。但他们一个个黑亮亮的眼睛里,一个比一个,怀疑要多。

我真正担心的是,这种怀疑,要是说在世界上混,确实是好东西,但在修炼一个人的灵魂的时候,却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障碍!

我想了整整一天,才终于释怀——他们本来就是要做“人”的——那我去训练他们的超能力做什么?

告诉他们自己曾经熟悉的三本经书,如果他们有灵性,那么,已经足够了。

其他要做的,是把他们带到世俗的世界里去!既然他们想要我让他们不那么难——在他们去投胎前向我提过——那么,我给他们最好的世俗教育,已经足够了!

我以前的某些努力,完全没有道理——我不应该对他们期待那么高。

他们完全会有他们自己的福气!

而我,是要管好自己的事情,而不是担心他们。

比如说吴琼,比如说钟武,比如说……这些丫头们,何尝又不是呢?

我操的心,瞎操的心太多了。

我自己本来就够乱的了,还有什么理由要把她们绑到自己忧愁的风暴之中呢??

象给精灵们想要的东西,而不是把自己的理想强加给他们!

同样,给女人们想要的东西,而不是把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热望,强加给她们!

以前,我看过一个非常著名的选美比赛的录相带,一个漂亮的选手在“要老公还是要钱,要父母还是要钱,要祖国还是要钱”的问题里,除了第二个问题外,其他回答都很大方地选择“要钱”……这丫头的回答,让我笑了半天。她的说法虽然很自私,但起码坦白。那些口口声声说什么“美德”呀什么的女人,估计,说不准她的参赛资格就陪某评委上床换来的……

据说女性的性幻想大多是浪漫的爱情故事:“我想的大多数时间就是自己特别喜欢的男人,有电影里的男人,也有想象中的男人。就像浪漫的爱情影片,想象那种凄艳委婉的爱。我从小就喜欢这样的爱情故事……”

但生活中呢?

要老公还是要钱?要钱!

要父母还是要钱?……

要祖国还是要钱?要钱!!!!

这真是一个简单的漂亮女人……

和以往的华夏女人比,她还是要简单。

例证一下:“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罗敷。使君从南来,五马立踟蹰,……使君谢罗敷:“宁可共载否?……(这例子似乎说过?再用一次吧。)

罗敷的美丽,即使行者、少年、耕者、锄者们惊羡不已,也使路过的使君立马踟蹰,这似乎引向一个邂逅的浪漫故事。但罗敷并不稀罕这位使君——原因可能并不是她……听听她对于丈夫的夸耀:东方千余骑,夫婿居上头。何用识夫婿?白马从骊驹。青丝系马尾,黄金络马头,腰间鹿卢剑,可直千万余。十五府小吏,二十朝大夫,三十侍中郎,四十专城居。为人洁白皙,鬑鬑颇有须,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趋。坐中数千人,皆言夫婿殊——这就是罗敷的夫婿——那个时代众人所赞赏、所仰慕的、非常理想的成功男士!他是一个白白胖胖的、留着稀疏胡须的、走路四平八稳的、当了大官的中年男子!把他换算一下,嗯,那他是个三十岁上成为正处级干部,四十岁上成为正局级的市长,有着上千名骑马的随从。看看,这才是那时中国女性心目中的性感男性!(现在何尝不是?只不过标准又提高了。)与罗敷美眉的理想丈夫相比,那位使君觉得罗的丈夫在财产、地位、容貌、风度等各方面都胜过自己时,他该是如何是狼狈!……要是反过来呢?要是罗敷的丈夫是使君,而现在问“宁可共载否?”的是“四十专城居”的“鬑鬑颇有须”的男人,美丽的罗敷会不会心动,于是一头扎进了那“五马立踟蹰”的车子里,就象现在大学里为数不少的漂亮女生在周末一头钻进停在校门口的小车里(身手敏捷轻快,没有半点地拖泥带水),绝尘而去?

罗敷的故事说明,女人的追求是多方面的,但本质是权势和财富。

至于说那位选美的选手“要钱”的响亮答复,只是因为现在市场是发达的,在市场上,可以用钱交易到几乎所有她想要的东西,所以,她可以简单地说“要钱”!如果要有其他的复选项目,估计,她会什么都要!!!

听起来有点倒味口,但,也许,这才是真实的女人。只有百分之二十不是,百分之八十都是。

这才是生物学基础上被基因安排的一个求生存求繁衍的需要一个最佳的自下而上环境的一个雌性动物的本能!

我忧虑过的那么许多许多的事情,根本的原因是自己不够强大,比如说自己不能给女人们想要的东西。

但一切矛盾的根源是我还不够强大,百分之八十的原因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

问题不在外面,而在自己的内部,百分之八十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灵魂被自己遏制了。

“要有光!”于是有了光!要多亮有多亮!

“要有权!”于是有了权!要多猛有多猛!

“要有钱!”于是有了钱!要有多少有多少……

那么,还会担心什么?

我以前真是太没有意思,自己的钱不算少,功夫不算弱,身边的美女不算次,简直可以随时从自己现在的生活里脱身而去,跑到外国去……那么,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好害怕的?

自己还担心什么?

给自己的女人想要的东西,如果不能,就给她们另外的补偿。她们并非完全不讲理的人。

认真对持每个人,对所有人客气谦恭,但是,谁要是惹我,那他就是死定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