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树权 第一部 潜龙篇 第三章 叛国者

十三幺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346/


“历史是人民创造的”这是真理,但在这条真理的后面却有太多可以商榷的地方,历史是由一个个事件串联而成的,任何一个历史事件都是由人民或人民的一部分来完成的,但,任何一个历史事件的开端却都是由个人开始的,例如,毛主席一个人是不可能创造历史的,但他却是许多历史事件的发起者,没有他,就没有这些历史事件。从这个角度来看,说历史是伟人创造的倒也说得过去,故而有许多的人认为这也是一条真理,但是,我们还是忽略了在历史上某些特定的小人物,对于历史的走向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例如,在秋收起义后曾经俘获了毛主度的那两名还乡团成员,如果没有他们的网开一面,许多历史事件也同样不会发生。所以也可以说历史是由伟人与某些特定的小人物共同创造的。

在因某俩个人的一次谈话而产生的历史分枝中,或许是偶然,或许是必然,发生了一个小事件,一起车祸,在中华大地上,车祸虽然是一种不幸的事情,但也却是一个小事件,这样的小事件,每天都以数十乃至于数百件的速度在不断的发生着,在这个小事件的后面又紧接着发生了一连串的与之有关联的以权谋私、欺压良善、草菅人命的事件,虽然这些事件的内容足可以激起大多数人的愤怒,但同样的事件每天也都在大量的产生着,在激起大多数人愤怒之前,这些事情还是小事件,而这些小事件的最直接后果,就是导至了一位留美学者的叛逃,在当时来看,这也是一个小事件,这位留美学者是一名历史学方面的访问学者,其本人与任何够得上秘密的信息都没有任何关系,他所知道的,都可以在出版的书籍中找到。他在国内的工作也并不是什么重要的工作,只是一所二流大学的历史系教师而已,还不是教授。所以这样人员的叛逃在当时来看,对国家是造不成任何危害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可能还是有益的,因为他的叛逃,直接导至了本单位一个空缺职位的产生,为国家日益紧张的就业压力做出了一点点贡献。在当时,这位学者的叛逃并没有被国内有关部门定性为叛国,因为其本人不可能给国家造成任何危害,事后其人也并没有在任何反华的媒体上出现过,所以当时对其行为的认定只是定性为了“出走”。这位访问学者名叫秦琪

“秦琪,男,二十九岁,未婚。母亲于一九九一年病故,父亲于一九九七年因车祸亡故。国内某大学历史系讲师,一九九六年以访问学者的身份赴美留学。一九九七年三月,因其父车祸,暂回国内处理其父后事,一九九七年四月,再次返美,五月三日从其留学地点出走,三天后,中国驻美大使馆收到其来信,信中只有一句话,“不愿再做中国人。”;一月后,其工作单位收到一封同样的来信,经笔迹鉴定,确定为其本人手写。因其出走后,并未见其有危害国家的行为,经研究决定,将其行为定性为“出走”。”------这是中国某省某市国家安全局一份档案中的一段话。

秦琪的访问学者生活非常的平淡,秦琪做访问学者的主要目的也是挣些钱,然后回家,娶妻生子。秦琪是一个平淡的人,学历史的他早已看透了世故。他对自己现在的生活也很满意,教教学生,看看书,做做学问,很适合他的性格。虽然自己是一个比较木呐的人,但是在单位也有一两个可以无话不谈的好友。知足了。本来打算是在美国打上几年的工,挣上点钱就回国过自己早已设计好的日子,却不料祸从天降,当秦琪匆忙的赶回到家中的时候,等待他的只是父亲的骨灰、一纸交通事故裁定书和五万元人民币。秦琪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而且死者矣已,肇事者又表现出了足够的忏悔之意,秦琪原本打算是不再追究这件事了,虽然觉得周围的同事们都有一点点的古怪,而且这件事的处理也有些不合程序,但秦琪并没有多想,他对法律了解得也不是太多。在办完父亲的后事以后,在回美国的前一天晚上,秦琪为数不多的一个好友悄悄的把秦琪约了出来,向他说明了真象,这个好友参与过秦父车祸的办理过程。原来,秦父的车祸并不是一件普通的车祸,而肇事者也非他看到的那个人,而是当地市委书记的的大儿子,酒后开车所致,而那个所谓的肇事者,只不过是一个顶罪的人,而且,据人们传言,这件事很可能也不仅仅是一个交通事故,因为当时有人看到,秦父被撞后,车子是停了下来,不过,随后车子又启动了起来再次从秦父身上压了过去。

“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这些事?”秦琪问他的朋友。

“我不想你出什么事,市委书记的大儿子在这里的势力极大,我们这些教书匠没法和他们斗,弄死个把人在他们眼里,不算什么。当时你父亲出了事后,我去现场找几个目击者谈过话,才知道了这些,后来我看到交通队给出的鉴定后,发现有些不对劲,又找了那几个目击者,他们却改了说法,后来我又找了校长,校长却怪我多事。在你回来之前,还有人在半夜打电话威胁过我。但是,我也不想你一直蒙在鼓里。”

“谢谢你,”秦琪沉默了良久以后,一字一顿的说道。

秦琪从朋友那里出来以后,脑子里很乱,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只是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一直到了天亮。才回到了自己的家里。然后,秦琪退掉了预定当日的机票。接下来的几天,秦琪一直把自己关在了房子里面,当人们再次看到秦琪的时候,沉默的他更加的沉默了,后来,秦琪卖掉了自己居住了二十九年的老房子,再次返回了美国。秦琪走后,许多人都松了一口气,但是,紧接着就传来了秦琪出走的事件,秦琪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一个接一个的被国家安全部门叫去谈话。最后,秦琪所在学校的校长写了一份检查作为了整个事件的句号。

秦琪到那里去了呢?这个问题直到多年后才得到了解答。秦琪回到美国以后,不再打工,而是每天都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时而沉思,时而又在电脑上打些什么。快到五月的时候,秦琪一反常态的开始频繁的邀请学校中经常来往的中国同学们一起吃饭、聊天,大家安慰他节哀顺变时,他却总是微笑不语。五月三日的时候,秦琪离开了他在学校的居所,最后看到他的人是一位对其颇有好感的中国女留学生,本来两人很有可能成为恋人的,但自从秦琪从国内回来后,就一直在刻意的疏远这位女同学。那天,这位女同学本来是打算去探望秦琪的,一进门,就看到秦琪坐在椅子上,两眼望着窗外,一动也不动。这位女同学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两人就默默的坐着,后来秦琪说了句,“对不起,我就要出远门了,你多保重。”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你的事我都听说了,你还要看得开。”

“谢谢你,只是我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你要去那里?”

“一个很远的地方。”

沉默的气氛让这位女同学坐了不多久就离开了,离开的时候,秦琪再次向她说了句“对不起。”

从第二天起,学校里就再没有人见到过秦琪。五月六日的时候,美国中央情报局多了一位叫汤姆的中国情报分析员。汤姆工作十分的卖力,经常工作到深夜,在出过几份有分量的情报之后,中央情报局亚洲情报处的处长召见了汤姆,后来不久,中央情报局的局长也召见了汤姆。两次召见后,汤姆很明显的得到了局里重视,专门成立了一个F处,F 处的处长就由汤姆来担任。至于F处的具体工作任务,局里只有有限的几个人才知道。F处成立不久就迁出了中央情报局的总部,而在华盛顿特区的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出现了一家中国历史研究所。所长是一个中国人,却有一个美国名字,叫做杰克,这个杰克所长每天深居简出,即使是所里的人,也很少有人看到过他,平日里的工作都是由两个所长助理来安排的。而中情局的汤姆,自从F处迁出总部后,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在人们荼余饭后的谈论中渐渐的消失了。

与另外一个时空相比,这个时空中,美国政府对华态度在一九九七年后有了明显的转变,具体有三点,一是放宽了赴美的签证发放,二是对中国的人权问题不再关心,但只是政府不再提中国的人权问题,美国民间对中国的人权问题的关切程度较之以往有了更大的热情。三是加大了对中国的投资力度,同时也加强了对中国投资的管理。

在九九年年末的时候,中国国家安全局的一个情报分析员,向上而提交了一份报告,报告中指出,自九七年美国放宽对华签证发放后,我国留美人员有了较大的增加,但增加人员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中轻年科学家和政府官员的子女。而实际上赴美学习及打工人员的数量反而略有下降。同期从美回国人员中,新闻从业者比例及同情民运的人员比例有所增加。这份报告并没有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但变化总是在人们不经意间慢慢的产生的。

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中国留美人员中策反工作的重点在秦琪出走后有了变化,以前的重点主要是党政军在职人员及留美学者,而现在的重点放在了中国官员、富商赴美定居的亲戚子女身上。只要这些人愿意,他们就会轻易的得到“绿卡”,如果这些人想到加拿大或澳大利亚定居,也可得到移民部门的大力协助。当然也不是所有中国官员的子女都会得到这样的照顾,只有厅级以上官员的子女才有这个待遇。

美国中央情报局对中国的工作在九七年之后有了大幅的突破,这个从中国国家安全局破获的案件数量中就可以看出,九八年一年案件数量就较前一年增加了五个百分点。

美国对华的投资在九七年后也有了大幅度的提高,投资内容也较移到了一些高技术产业方面,美国在中国建设独资企业的数量增加了很多。而且在这一过程当中,美国商人们对中国的装备制造业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一些地方,向美国出卖了一些亏损的装备制造企业。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将赢利企业出卖的事件,当然在具体操作的时候,这些企业是被当作亏损企业来处理的。美国的投次者们很大方,不但没有解雇所收购企业的工人。反而增加了工人们的工资。只是在企业的生产内容有了一些小小的改变,例如,以前生产机床的企业,现在只生产机床的几个部件。这些部件再由另外的企业进行组装。由于工人们没有闹事,所以在收购过程中发生的种种不合理现象只有很少一部分被暴露出来。暴露出来的这一部分,也仅仅是做为腐败事件来处理的。在这些收购过程中,地方官员们私人得到了好处,美国投资者们也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结果,工人们也得到了增加的工资,但是国家的资产在这些过程中却大量的流失,国家的税收也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因为各地都有对投资者不同的免税政策。最重要的是,美国政府在投资过程中掌握了中国装备制造业的一小部分,也间接也对中国的国防力量具有了一定的潜在的影响力,美国的投资者们刻意的在中国人不注意的地方降低了自己收购企业的技术含量。在他们所制造的机床中总有几个关键的部件是由西方世界生产的。

同时美国政府也掌握了大量的中国工人,他们可以在适当的时候使企业破产,造成大量的失业工人,以此从另外一个渠道来向中国政府施压。

美国政府在九七年后所做的一切都源于一个庞大的计划,这个计划制定于一九九八年年初,经过两年的完善与补充,两千年的时候正式开始实施。达到但这个计划的目标到底是什么,除开计划的制定者与有限的几个知情者外,谁也不知道。当这个计划中最核心的内容暴露出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为之瞠目结舌。当然人类是自信的,他们总以为自己可以控制一切,但实际上,人只能决定一个事件的开始,至于开始后这个事件向何处发展,何时可以结束,都不是参与事件的任何一方面可以决定的。

事实上当美国政府这个大计划最后结束的时候,谁也没法说清楚这个计划是否是成功的,在美国方面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达到了目的,这个计划可以与美苏的“冷战”相比,因为计划最后完成后,中国经济年增长率由百分之九降到了负的百分之二十,大量外资逃离中国。中国国内局势动荡。政治斗争激烈。随时可能分裂。另外一种说法就是,虽然给中国造成了一定的损失,但损失并不大,中国本身对外资的依赖性自两千零六年后就已不是太大。而所谓的经济增率的负百分之二十也只是将中国经济中的那些泡沫去除之后的正常现象。经济的负增长也未给中国的民生带来太大的影响。而且在却除这些泡沫之后,中国经济的基础将更加坚实。虽然在计划实施的某个阶段中国国民对政府的信任度有所下降,但,由于中国政府处理得当,在计划实施结束后,中国国民对政府的信任度反而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反而美国因为这个计划,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此后再也无力对中国进行有效的控制了。在中国国内也有两种说法,一种是美国的这个计划给中国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大幅降低了中国在国际上的竞争力,造成了国内局势动荡,损害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声誉。另外一种说法就是,虽然美国给中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但这个事件之后,中国原本许多难以理顺关系都得到了理顺,许多隐患也得到了彻底的解决。因美国的计划给中国造成的困难也并非不可以解决。用长远眼光来看,是利大于弊的。

此外还有一种观点,当然只是极少一部分人的观点,而且只是在聊天时候表达出来的观点。这些观点在历史上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这种观点并没有评价美国实施的计划是否成功,只是提到,社会研究部在这次变故中是立了大功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