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九节 一比四的金字塔

妖刀 收藏 0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九节 一比四的金字塔

第三部猎艳时代

第九节一比四的金字塔

我再一次收拾行囊准备回家之前,我这一次,我没有等别人来找我,而是打个电话约了迷魂药。

本来我想去她那里的,但她却正在往我家的路上,所以,我就在家里等她。

我要和她谈一谈今后,我们在这个城市里,自己势力的发展。

我知道,也许,最初关于我和奇门的预言,已经在慢慢地变成现实。

我已经落到了圈套里了——奇门的屠夫,非常成功地把我套到了他自己一派势力的圈子里。虽然,我表面上取得了某种控制权,但事实上,他自己松了一口气。而迷魂药,她名正言顺地跟着我混了,虽然没有什么正式的说法,但她事实上取得了丁总一派和屠夫一系的控制权——我不喜欢过问这些江湖的事情,所以,她就成了最真实的控制者了。

她并不显得很兴奋,但谁都看得出来,她很满足。毕竟,这是一个帮会!如果,我不出现,或者我消失了,那么她的控制权,就不那么名正言顺了。

迷魂药是尊重我的,并不因为她自己比我大了十数岁。在我的面前,她永远显得谦恭。

“大姐,你知道译帮的组织结构吗?”我用了个新词,表达了一下自己的问题。

迷魂药点了点头。她说:“听说,译帮的骨干分子,都是老帮主的徒子徒孙。现在,换了钟武做帮主,仍然是原先的那一套系统。当然,钟武做得更好一点,因为她更实际……”她说到这里,忽然不说了,大概想到我与钟武的关系不一般,我应该比她更了解译帮。

我点了点头,看了看她然后郑重地说:“你其实,并没有说到译帮的组织结构的重点以及它发展这么快的原因!”

我停了停,见她并没有为我这样直接的说话方式而不高兴,才接着说:“我说话是直接的,这样,会少浪费一点时间,但要是不重要,我就不会说。”

迷魂药点了点头,说:“小何,你直接说!我这么大年纪了,还有什么看不透的?

你又没有恶意!我的担子不轻,也想知道译帮是怎么管的呢。”

我点头赞许了一下她的看法。

我告诉她:“译帮号称百万帮众,但事实上,真正属于译帮的,以及与译帮结盟的帮会人员,只占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说,只有二十万人,才真正算是译帮的或者是译帮的结盟者。是与不是,这个比例是一比四。在二十万正式的帮众里,也只有百分之二十的人,是核心的帮众,也就是说,二十万的正式帮众里,只有四千人是核心帮众。这个比例也是一比四。而四千核心帮众里,仍然是只有百分之二十的人,也就是说只有八百人,是太极星宗的弟子。在弟子中间,仍然是百分之二十的人,也就是只有一百六十人,是帮主的亲传弟子。当然,这一百六十个亲传弟子里,只有三十二个是真正由帮主自己指点过的。事实上,这三十二人中间的百分之二十,也就是六个人,才是帮主真正的一招一式教过的太极星宗弟子。我问过钟武,她到底相信谁?到底有几个人可以让她可以放心地把所有的事情,托付出去?钟武说,只有一个人。也就是说,她虽然是帮主,号称百万帮众,但她真正相信并会认真对待的人,只有一个!但是,百万帮众所创造的利益的百分之八十,以及与此相关的权力的百分之八十,她是可以控制得了的!而且,分得非常的清楚!你明白我说的话的意思吗?”

迷魂药有一点迟疑,似乎没有听懂我说的话。

我简单总结提炼一下:“第一,现在,在奇门里我们能控制的范围里,我想要唯一信任的并给予支配权力的人,就是你!第二,权力的结构是一比四,我们都只控制百分之二十的人,但要控制百分之八十的权力和利益!永远按这个比例,配置我们能掌握的东西。”

迷魂药没有作声,过了几分钟时间,她才点了点头。

我很满意。

既然我非要做这个暂时的奇门二个分支的领头人,那我也就大方的领受这责任,并且,认真地行使这样的权力。

“等我回来后,你把我能指挥的另外五个人的名单告诉我——当然,一般情况下,我对奇门二宗的指挥,只会传到你这一层上。其它任何事情,除非你觉得有必要向我说一下,你可以全权处理!我们的范围内我必须名义上掌握到百分之八十的权力和利益的支配权。这权力由你代管!百分之八十利益中的百分之二十,由我领受,你所领受的利益是我的四分之一,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这两宗,要是赚了一百万,我分十六万,你分四万!其他的用来奖励门里的兄弟和发展兄弟们的福利。你看行不?”

迷魂药又是几分钟时间的沉默,然后,又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想,这也是她能达到的权力的顶峰了,这也是我能给她最多的承诺了。(后来,我所设计的组织,一般也是按这样的框架来的。)

等到她离开时,走到了我的门口时,她又回过头来,问我:“那,我们在分这些利益的时候,我们还要留下钱来,为奇门购置一些公有的家产吗?”

我摇了摇头,说:“门内的兄弟有了,奇门自然就有了。不然一切都是假的!要富有,就让兄弟们先有吧,现在,暂时不考虑为奇门添置什么东西。对了,现在,经营我们的势力的时候,能不用武力,就不用武力,能用钱摆平事情,就花点钱吧。我们目标不在人多,而是在于从今天开始的一年时间之间,现有的兄弟都日子过的不错!我们先不开拓,只是先巩固一下阵地。”

迷魂药愣了一下,象是想说什么,但她最终还是缓缓点了点头,然后,慢慢地走了。

我看出她很满意我的分配,有权力有利益,而且,说的很清楚。她担心的事情是什么?大概是我说让所有兄弟过上好日子?既然能过上好日子,那兄弟们还有斗志吗?……

至于说与利益相对应的责任,其实她一直在履行,但利益却一直没有象今天这样说的清楚。

我很乐意看到这样的局面——如果我今天的安排错了,那今后我再改。在这事情上糊涂,那是一点好处也没有的,越拖得久就越糟。

事情安排下去了,我心里的另外一块石头,又扑通一声,落在了地上。

本来想开着自己的新车回家的,但一想到胡富贵中校的劝告,我还是乖乖地去向艾兰的姐姐,就是艾红,借了辆很普通的现代车,开了回家。

我早已告诉过父母自己现在,在麻雀市做市委书记的秘书,而且,还是公安局的局长助理……所以,回家后,父亲非常开心地和我喝了一杯又一杯,只夸我有出息,简直让我觉得父母亲对自己有点见外了。

等他们试穿着钟武买的新衣服和我给他们买的保健品的时候,一边说我太浪费,一边高兴得合不拢嘴。

但我发现自己没有太多的话对父母说了。

我必须撒谎,这样,他们才会不对我太担心。比如说,我想给他们点钱花,但也只给了几千块——再多就解释不清了——尽管这样少他们还说要替我存着钱让我结婚时用……

而撒谎,又是我不愿意的。

所以,在家里住了几天,我象逃一样的说单位有事情,要回去了……

走的时候,我踩下油门的那一瞬间,笑容还在自己的脸上,一只手还向他们挥动,但我的车子却很快绝尘而去,眼泪,这才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什么叫成功?他们希望中的我应该是什么样的?

父母说,他们也曾经想过很多,但事实上,也很少很少,唯一的也只是希望我平安!

我相信这话是真心的,但除此之外,肯定也有其他的期望……

而我,却在一条没有方向的路上,越走越远。

但我已经,不再害怕,也不再彷徨了。

我在离开家门的那一瞬间,忽然象是想通了一样。

既然出来混,那还图什么安逸?要是害怕,要是想偷懒,那自己还不如就呆在自己的家里,天天做父母吃的饭菜,每天睡到天大亮,什么事情都不太可能意外——过几天,找个对象,谈一谈,不合意就再重新找,要是能凑合就结婚,然后,生孩子,然后,把孩子抚养大,然后,象我父母一样,期望他们平安……

自己最根本的一切愿望,发源地是自己的家。

而我已经非常的明白,那假设的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

我想要的,也许我不确定,但肯定不是那些。

既然我想得到其他东西,那么,它们不会从天上掉下来,那么,我就要努力!我就要付出!

是的,我不介意自己的付出!

我要努力,我要成功——不管它是什么!我要成功!

我要成为那百分之二十中的百分之二十中的百分之二十的百分之二十的百分之二十……

总之,我要成功……

我要爬到那金字塔的塔顶上!再试看一下这众生是什么样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