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八节 渐入佳境

第三部猎艳时代

第八节渐入佳境

“没有了?就这些?”无情公主的身体向下,往被窝里缩了缩,故事听得她哈欠连天,“真没劲……”

我慢慢地啜饮着葡萄酒:“还有很多,多的让人无聊!”我见她听得无趣,便也没有兴致去讲了。

是的,她不会明白,不经历一些事情,而去用她的脑袋去想像,这确实也太为难她了。

越是年轻,经过的事情越少,人也就越是单纯……,象无情公主这样的也不能算是单纯,她可以毫不犹豫的杀人,可以非常清楚地分辨出谁是她的朋友,谁是她的敌人,但是她仍然不会辨别她感情上的爱人是谁?她也不知道如何保护灵魂上的自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付出,什么时候索取。

更多时候,她会被传说里的爱情蒙住眼睛,只相信自己的感情,认为自己才是对的,她自己才是唯一能明辨是非的人,她不会得到象我这样的“过来人”的经验,也听不进任何人的劝告。

要是我现在提醒阻止她做任何尝试,她一定会认为我只不过是市侩的人,一点也不懂“人世间的真情”,甚至她会以为我一心一意要害钟武或者至少是在嫉妒她和钟武之间的“幸福”。她,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将会以为她自己的生活和别人不同,她是独一无二的,她的情人与自己的关系也是与众不同的——她身边的这芸芸众生,比如说我,怎么会有这么差的眼光???

她也许会经常听到一些伤心故事,然后伤感,然后激动,然后兴奋,然后失落……她却象无可计数的女孩一样,浑然不觉她自己正在陷入危险的境地……

等到她过了很久,终于明白了生活平淡无奇的真相时,不由得大失所望——她会后悔,会痛恨这世界以及与她自己故事相关联的人。

可是,她仍然压根不会去想,那些她早该熟知的别人的教训简直要把空白的纸片都写满了,那些各种腔调提醒的话语简直要把人的耳朵烦透了……但她总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结果,雷同的、毫无花巧、了无新意的故事情节,会荒唐可笑的在她们的身上又一次可笑的排演了一遍又一遍……

这也许不能怪她,这也许只是生物繁衍所需要的诡计。

但我,没有必要陷到这中间去,我下了决心。

我没有必要,现在就把自己的某物,不顾一切兴奋地塞到她的身体里去,然后,放开抱紧她娇躯的手,放她跑开,然后,在漫长的岁月里恨我一辈子——我知道她会这样,恨里带着她感觉不到的一丝难以说清的爱……

“你去洗澡!”她用手推了推我。

我皱了皱眉头,说不用了。只有身体不干净的人才需要洗澡,我是干净的。

“快去!”太久的等待,让她没有多少的耐心了。

“小青,真的不用呢!”我更耐心的说。

“……想打架是不?”她更不耐烦,咕噜咕噜几口,把酒瓶里最后几口酒喝完了。

我看着她,知道她是认真的。她现在的意识很混乱,她已经醉意十足了。

我去厨房,带回了一大杯水,放在桌子上。杯子里,我已经放上了一颗强效的安眠药。

“水在桌子上,我去洗澡了!”我说完了,带着浴巾,真的去洗了一把,但也只是用水简单冲冼一下。

等到我再回来的时候,桌子上杯子里的水,已经让她喝完了,她赤裸着身子,趴在床沿上,漂亮的后脊,反射着迷人的光彩。她的一只手臂,从床上垂下来,快要靠到地毯。

这只手,曾经想要我的命,但现在,却赤裸裸的在我的面前,我可以去亲吻,可以抚摸……

可能做的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去做……

但我,只是把它收拾起来,放在柔软的蚕丝被里。

然后,想了一想,不能这样,于是,又把蚕丝被子,慢慢地拉开,把小青上上下下,老实不客气地看了一遍。

然后,我慢慢地躺在她身边,轻轻地把她搂在怀里,慢慢地揉着她的胸脯,但是,却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冲动……

无情公主的身子一动,我便也很快醒来。

她翻了个身,眼睛离我只有五厘米。

她看着我,然后,我能感觉到她的手,慢慢地伸向了她自己的某处,然后,摸索了一下,然后,无声地看着我,象是在问:“你要了我吗?”

我揉了揉眼睛,无声地摇了摇头。

“是……是不是我太丑了?”无情公主问。

“你很美!不夸张地说,你是个尤物。”我告诉她。

“那……”她反而不自信了。女人就是这样,你要她,一般她会恨你,觉得你占了她便宜——特别是年稚的女人。但你不要她,她又觉得你不喜欢她漠视她……

“我忍得好辛苦……也许,我会要你,但不会是现在!不然你会委屈!只有你觉得我们是平等的,我值得你和我一起快乐的时候,我才会要你!事实上,无论对哪个男人,你都是个诱惑,对我更是。”我告诉她。

她不再说话。但我知道,我已经诱惑到她了……事情就是这样的难以理喻。

等她走的时候,我发现她仍然心事重重。她总觉得我们之间的交易没有达成。

但她要是对我有了一点感觉,那么,说明,她与钟武之间,如果以前是死结的话,那么,现在,这个结,已经松动了。

这个结果,才是最好的!

在我准备启程回家的时候,吴琼忽然来了。

我有点诧异。

吴琼,说她的实验已经做完了。

什么实验这么要紧?我问她。

吴琼告诉我,说是把人脑细胞植到小白鼠的脑袋内的实验,基本上很顺利成功。

我没有想到,竟然,她做这样的实验。

结果呢?我问她。

吴琼笑了笑说:“细胞是存活了,而且繁衍得很好。但这只小白鼠的脑袋里想的东西,我就象不知道你的脑袋里想的是什么一样,我没有办法知道。我还要再看两个月,看小白鼠有没有变得象你这样的聪明。”

“和我回家么?”我问她。

“……”她沉默了一下,“还是不要了……他们会因为我是个孤儿而同情我的……这种感觉让我不开心。而且,只有和你在一起,我才觉得轻松,你是知道的……”

我只能抱着她,慢慢地走向我们的大床,不说别的话……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和她带着孩子泡在一起。

吴琼,她并不给我的父母买东西。

但她非要给三十孩子买计算机,我只好由她,真的从街上买了三台最好的计算机。

这是她和钟武的区别。我知道吴琼如果没有见过我的父母的和妹妹,那么,她与他们,其实没有什么感情,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要她想到送点什么东西,是断然不会的!她不是小气,而是她的原则。

这也是我喜欢她的另外一个原因,我大概也是这样。

当然,我也喜欢钟武的人情练达……但终究她和自己的脾气不象。

每天,我和吴琼带着孩子玩,逛街,吃东西……晚上,我和她在床上闹得天昏地暗。

仿佛没有明天一般。

但越是和她在一起的时间长,就越觉得我和吴琼之间,还是有差距的。

她也迷惘,但她比我坚定,而且,她有一个明确的目标。

她更理想主义,而我,既理想,又现实……

比如说,我喜欢玩游戏,而她,最多只能在计算机前坐五分钟,便要离开——没有意思她说。她说玩游戏,还不如自己安静地坐着打个盹呢!

这让我再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幼稚——我和三个孩子一起,我带着三个孩子,在游戏里玩得如醉如痴——明知是空,明知是虚幻,但仍然乐淘淘的,开心的要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