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树权 第一部 潜龙篇 第一章 历史的可能

十三幺 收藏 0 22
导读:历史的树权 第一部 潜龙篇 第一章 历史的可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346/


记得在上中学的时候,曾经问过老师一个问题,历史有没有可能因为一个偶然因素而产生另外一个结果,结果老师的回答是历史不可以假设。后来在上学的时候又学到了另外两个名词“历史的车轮不可逆转”、“历史的必然性”这两个词背后的意思就是,历史有一定的发展规律,历史是按照其自身的规律前进的。自于是什么规律,各位可参考现在中学的历史课本。但是后来书看的多了,就又有了疑问,既然历史是按照某种规律前进的,为什么中国的封建社会持续了那么久?如果没有外因的话,可能到现在为止,我们还“幸福”的生活在一个封建帝王国家。即使有了外因,经过革命,现在成了共和国了,可是还是有不少人对以前的皇帝念念不忘,时时缅怀。证据可见央视的历史剧。央视历史剧中帝王所表现出的雄才大略与反腐败决心可是后世领导者所望尘莫及的。央视的某些采访节目中的被采访人提到过去帝王将相时都还要加一个敬称“爷”,例如“乾隆爷”之类的,但他们对于民国与共和国的领导者们的敬称最多只是“先生”,或者压根儿就没有敬称。再后来有了网络小说,才明白,自己是被老师给骗了,而且很可能老师也是被人骗了。于是感叹做人可真有意思,如果被人骗了钱,最多一年半载就明白是被骗了,以后要小心,可是如果在认知方面被骗了,那么没有个十来年,怕是明白不了,有的人可能一辈子也明白不过来。

经过了几年网络虚拟小说的熏陶,确立了一个认识,虽然历史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但是历史却是由无数个偶然组成的,例如,如果毛泽东爷爷(敬称)在秋收起义的时候被打死的话,中国的新民主义革命还能成功吗?记的中学时的老师在回答类似问题的答案是,革命可能会晚上十几年二十几年,但是革命一定会成功。但是现在来看,虽然革命最终一定会成功,但可能晚的就不是十几二十年的问题,中国的封建社会可是持续了两千多年的,比西方的多出四五倍的时间。

人总是自以为是的,人类也总是自以为是的,虽然历史给我们提供了大量的借鉴,但是同相的相似的错误在历史上总是不断重演,证据可见我们的反腐败过程,虽然贪官抓了一个又一个,但总是有大量的精英们前赴后继,为再后来的精英们提供大量的反面教材。看过历史才知道孔夫子爷爷(也是敬称)当初称赞颜回爷爷“不二过”是多么可贵的才能了。个体如此,群体也是如此,任何国家的领导者大多认为在自己的地盘上,一切尽在掌握中,但变故却在悄悄的发生,当领导者们看到变化所带来的影响时,一切为时已晚,证据可见前苏联的解体,这是一个大的例子,当然对于我们来说还有一个小例子,那就是“法轮功”,以现在的眼光来看的话,“法轮功”的根源还在于八十年代中期在我们国家发生的气功热,当然法轮功的产生也有一定的历史根源,因为历史上,有清一代,就是一个邪教盛行的时期。太平天国、义和拳更是直接影响到了历史的进程,但是当洪秀全在江西传教的时候,清政府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个变故,当然,八十年代“气功热”开始盛行的时候,国家也同样没有意识这个小的变故最终会带来什么?一场场似曾相识的戏剧在神洲大地上不断的上演,构成了我们的历史,只不过换了背景与角色,真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历史既然是由无数个偶然所构成的,那么在历史的某个时刻是不是因为某事发生或未发生从而产生出另一个平行于当前的历史呢?不妨认为有这个可能,因为有了这个可能,所以有了下面的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平行于当前的另外一个历史时空,历史的分支点发生于公元一九九七年,造成历史分支的原因是某人在某地与某个从来不认识的人见了一面后,进行了一次长谈。虽然这种事性在生活中发生的概率非常之大,例如每天行驶在中国的数百或数千列火车上,不断发生成千上万例某人与从未谋面的某人长谈的事件,但是人与人是不同底,有的谈话发生的概率远小于彩标的中奖概率。

这是一次关于腐败的谈话,也可以说是关于干部队伍建设的谈话。但谈话却是从国家机关办公自动化建设开始的。

“现在的办公自动化有很多的问题,我自从来到局里后,一直是搞技术工作的。自从前年政府机关开始建设办公自动化以来,我们局也开始进行项目建设。在建设过程中我也和省厅和其它局的同志就此交换过许多的意见。现在政府办公自动化最大的问题就是资源浪费,整个系统造价近亿元,这是就我们省的安全系统而言,但是实际利用率不到百分之五,有的局利用率连百分之一都不到。人们大多只是用他来打游戏,打文件而已。如此推算,全国用在办公自动化上的钱恐怕不下千亿。但实际用到实处的只是十几亿而已,剩下的都打了水漂。做一个系统并不是为了面子上好看。推行办公自动化的最终目的是要提高工作效率,减少办公消耗,所谓的无纸办公也是这个意思,但是现在的办公消耗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网络的维护费用,而且对于各类文件来说,因其具有强制性和法律性而无法实现网上的传输与办理,对于我们系统来说还有一个保密的问题,由于这两个问题无法解决,所以现在文件办理方式还是以前的手工办理。所以提高工作效率也无从谈起。另外从人员来说,要让他们在短时间内能够熟练的操作与使用系统,对于北京的单位来说可能是较为容易的,但是对于我们地方上来说,现在有百分之六十的人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如要等到人员素质能够很快应用办公自动化系统至少要五到时十年的时间,到那时现有的系统又无法适应那时的实际需求,还得进行重复建设。”

“那你觉得这个问题如何可以解决呢?”

“依照现在各地经济的发展情况来说,政府机关办公自动化是完全是不切实际的,也是没有必要的。如果硬要推广的话,除的浪费外,收效是看不到的。”高强喝了一口茶水后又继续说道:“从大的方面来说,投资的目的是最后更大的收益,对于政府部门来说,一笔大的硬件投资就是为了今后能够长期的减少开支。现在政府部门有的是冗员过多而无法裁撤,有的是人员过少,但又无法进人。从主观上来讲,发展办公自动化就要裁撤办公人员,以减少今后的办公经费开支,但是从客观上来说,又是无法实现的。中国的问题归根结底就是人的问题,不解决好人的问题,做任何事都会事半功倍的。何况就我来看,政府机关的科技化程度落后一些十年内对国家并无大碍。”

“你刚才说中国的问题是人的问题,你说说看,对这个问题你是怎么想的呢?”

“共和国自建国以来到如今已有五十余年。五十年中各代领导人的执政行为各有特色。但是不管怎么说,中央的意志是通过各级官员来进行具体实现的,我们的行政方式与西方国家所实行的弱势政府不同,所以各级公务员在行政过程中的地位犹其重要。而他们对中央各项政策的理解与执行情况则直接影响到一省一地的民生。而当前的公务员队伍确实存在着一些问题。舆论现在说的最多的就是腐败,如何去反腐败也有人想了一些的办法,但是广大群众对此的认同感并不是很高。现在谈论最多的就是制度反腐,但是我认为通过制度来扼制腐败,只能起到一个治标的作用,并不能起到治本的作用。腐败只是一种现象,而一种现象之所以存在,是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的,我们现在的政策只是针对这种现象而并非针对其依存的社会根源。所以就成了治标不治本。现在社会中的大部分人重私利,轻名节,缺乏应有的社会责任感。当然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他们这样,最多只是说这个人自私,你并不能说他不对,但表现在公务员队伍中就成为了腐败,而随之伴生的则是浪费与没有良好的工作作风。只不过腐败最易引起注意而已,其实其伴生的那些社会问题给国家造成的损失更远远超过了腐败。而且现在的腐败已经具有了一定的的社会认同度。”

“一定的社会认同度,你是说现在的老百姓认同腐败吗?”

“是的,他们只是反对那些损害他们自身利益的腐败,如果腐败不影响他们的生活,他们也就是将其做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最多骂上两句,以示自已品行高洁。现实就是这样,我们无法否认,而且中国自古以来就有这样的传统。中国历朝历代,都有反腐败的措施,其中有些即使现在来看,也是非常严厉周密的。但是历朝历代的腐败只要一但开始,就只会愈演愈烈,直至与它所依存的王朝一起轰然毁灭。为什么这样。那是因为首先是社会风气的败坏才会产生腐败。如不能从根本上扭转社会风气那么制度即使再周密。腐败现象也会此起彼伏,愈演愈烈。制度只能对现象进行规范,他规范不了社会风气,制度会对社会风气造成一定的影响,但影响是十分有限的。所以说,要想彻底的根治腐败、浪费这一糸列伴生的问题,那是一件移风易俗事情。而要完成这一任务就必需要有一批可靠的,值得信赖的,有能力的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干部。但是很明显,现在中央没有这样的一批干部。如何在现在这种基础上进行干部队伍的自身建设呢,如果中央的某项政策真正触及到了地方大员的利益的话,他们就会让这项政策流于形式。这对他们来说并不难。但是建设干部队伍必然要触动地方潜势力的利益。如果大动手脚的话,又势必人心浮动,影响现在社会的稳定。而通过小事来转变人们的观念,一点点的剥离地方势力的权力内容,逐步收束与规范地方势力的影响范围。对于中国的现状,这也算是目前最好的方法,但是这种方法的缺点是成效缓慢。要在短期内取得效果的话,首要的事是要建设一支过硬的干部队伍。说句不客气的话,现在这支队伍队伍缺乏应有的社会责任感,中下层官员中有不少都好名好利,好利的最多是成为腐败分子,而那些好名的为谋求个人发展不顾地方实际需求搞形象工程,乱上项目重复建设,对国家民生造成的损害远更甚于那些腐败分子。这里还存在着一个隐患,就是如果干部队伍的现状在十到二十年内不能得到有效的转变,那么在十到二十年后,那些好名好利的人就有可能进入中央领导层。对国家而言那将会是一场灾难。在我来看,自下而上的改革应从一点开始,由点到面。之所以不能对现在干部队伍大动手脚,是为了维护现在稳定的局面,但对于一个点来说,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那依你的意见该怎么动手脚呢?”

“可从一县开始。在全国每省选取一个较为穷困的县城,由中央派遗得力主官。从各大学招收学生作为该地干部的骨干。建设新的干部评议制度。同时加强对这些干部监督,五年之后,从德能绩三方面进行考查,通过考查的干部,再将他们放置在更高的领导位置上。这样由点到面,十年之后,中央会有一支可以以信赖的干部队伍。二十年后,国家公务员队伍必然面貌一新。”

“现在如果给你一县之地的话,你能够做到刚才你所说的那些吗?”

“如果您让我去管理一个县的话,十年之内,我一定给国家带出一批谦洁高效的干部来,但是您得给我充分的自由与权力,您可以监督我,但不能干扰我。如果你能这样信任我的话。那么十年之内我不仅能交给你一批干部,而且能交给你一种全新的行政模式。而且可能还有其它的东西。”

“什么其它的东西?”

“不好说,我刚才只是突然间有了一个模糊的想法。”

“好,今天已经很晚了,你先回家休息吧。”

谈话的内容很普通,并没有涉及国家机密,谈话后也并没有发生什么值得一提的大事。只是谈话中的某人调动了工作。历史的发展还是像我们熟知的那样,只不过,此历史已非彼历史,虽然在接下来的九八年,大洪水依然如期而至,但是这次大洪水却同时发生在两个历史时空,而非原来的一个历史时空。在这个新的历史时空中,大洪水过后,国家成立了一个新部门,中央社会研究部,这个部级别不高,人员不多,性质上属于党中央的一个智囊部门,但中央对这个智囊部门是非常重视的,证据是中央为这个部门专门划定了一个县作为基地,这个县就是定边县,陕西省榆林市定边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