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六节 困局

妖刀 收藏 1 53


第六节 困局

第三部猎艳时代

第六节困局

我嘻嘻一笑——当我不那么自然的时候,我总是这样。

看着她的眼睛,意识却从她头顶的头发一直到她藏在鞋子里的脚趾甲,仔细地搜索了一遍。

我真怀疑她的某一处,藏着一片刀片,在我和她闹得正欢,用尽全身的力气把眼睛闭上,欲仙欲死的时候,她忽然,从她身体的某一处,抽出一片刀片,把我的某些器官给“咔嚓”了。

无情的无情公主,是我见过的最危险的女人,完全没有道理可讲,极度的冒险,极度的自我主义,完全的不可理喻,更要命的是她并不笨。她狡黠,而且,灵魂半点也不受世俗观念的约束……这才可怕,她下一步会走向哪一个方向,除了鬼和她自己,你完全不知道!

她的身上,我感觉不到一丝的金属气息。但这并不说明问题——她是个精神力量的控制高手,她能把自己伪装得象一只可怜巴巴的羔羊。

所以,我放弃了用自己的意识去感知她的一切。

转而,用我的鼻子——靠我敏锐的本能,贪婪地,却又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慢慢地嗅了嗅,但空气里,除了少女身体的那种雌性的气味之外,也只有她泪水那淡淡的咸味和她发怒时分泌的荷尔蒙的味道,再也没有其他异样。

她竟然真的赤手空拳来,来到我的家里,和我谈判,我放弃钟武,代价是她自己?

我再看了她几遍。

无情公主歪过脸去,看着墙上的某一处,不时咬一下她自己的嘴唇。一直等到我不再猛烈地刺探她的身体,才转过脸来,看着我,说:“我是有诚意的,是吧!”

“这个……”我尴尬地笑了笑,她是能感觉到我意识对她身体的窥探的。

“你当真吗,还是开个玩笑?看一看自己到底是不是很有魅力?”我再问她。

“我还有别的路可以走吗?”她反问我。

“当然了,你还小嘛……”我道。

“住口!我最讨厌别人说我小的。”无情公主象是要发作一样。但她的身子在凳子上扭了几下,终于又安静下来,最后小声说:“对不起……这些天,钟武也老是说我还小……从她第一次开始这样说,我就知道大事不妙了……你放过她吧,你不会在乎她的,是吧,你有许多漂亮女人在你身边的!”

我一惊。“你跟踪我?跟踪了我多久?除了这几天之外?”

无情公主脸一红,说:“这有什么稀奇的……从你一进奇门不久,我们就有人注意你了……除了你进部队那一段时间,我们没有办法之外。”

也许对她来说没有什么稀奇的,但对我来说就太震惊了。原来,我的生活里,一直有一个蚊子在窥探着我,原来,我一直以为安静祥和的生活,竟然有刺客在自己的身边……

“跟踪我做甚?”我气恼地说。

“你别生气呀!跟踪你的又不只是我们的族人,也有其他人跟踪你呀!比如说,在你楼下不远处有一个小卖部,那里面坐着的那个中年女人,就是你们奇门的那个武超群的眼线,难道你不明白?负责你这个区绿化保养的三个工人,可都是译帮的,也就是钟武的人!国安局的人,也常常若无其事的从你的楼下走过,但你可能不知道,从你房间倒出去的垃圾,都会被人收走,分析一下你到底在房间里做什么,据说分析结果是:你是个色情狂,你在家的时候,你家里的污

秽的纸巾特别多……”无情公主面无表情地说。

“够了够了!!!”我的头皮都发麻,简直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恶狠狠地喘了几口气后,我问她:“要说你们帮会,偶尔看看我在做什么,也能理解。国安局他们瞎渗合什么呀?为什么也盯上我的?”

心里却想:自己这四五个月以来,为了显示自己“上路子”,由别人操刀主办的,从麻雀市的车辆费用里、招待费用里,搞出了二万多块钱。虽然自己转手把它捐给了希望工程,但那只是本良心账,并没有法律效力……靠,等会赶紧再去存二万到廉政账户上去。靠,亏大了,这几个月工资才拿了不到一万,竟然便赔了二万块……还有,我在麻雀市的一屋子礼品,怎么说也能值一二万块钱吧,还有别人看望我受伤时塞的红包,也有三四万块,让我锁在了麻雀市的宿舍里还没有清点呢,这也要缴存到廉政账户上……还有这样那样的……麻烦大了!

“这有什么稀罕?你是从精英部队出来的——这个谁都能猜到——要是你作乱,那还了得?而且,从你的楼下不远处的车库里,停了一辆合资公司的进口车之后,好象国安局更重视你了,把你当成一条大鱼了!谁知道你是不是外国的间谍呀?你要是,你赶紧跑外国去,要不,去香港找我师父,也是个好的选择。”无情公主的脸上,开始有了一丝红润。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开始高兴,这反倒让我冷静下来,开始反省自己遇事的不冷静了。

怎么能听到自己不爱听的事情,就头脑发涨发热呢?

也许,她夸大其辞了。她想吓跑我,这样,她就不用献身了——但这样能吓跑我吗?

我走到窗前,意识向外一扫,周围很安静,并没有针对自己的某种不良的让我的神经有针刺感的危险感觉。

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转脸向她,还没有来得及给她一个微笑,便被她冷冷一句话顶了回来:“别傻了,要是现在有人看着你,我才不会来呢!”无情公主说,“你注意一下,看看对面三楼上中间的房间,窗帘后面,是不是有一架高倍望远镜!!!他们现在下班了,没有人愿意加班的……”

我意识一扫,果然象她说的那样,在我的窗户对面的楼层上,三楼的窗户拉着厚厚的窗帘,但窗帘后,确实有一个望远镜架在那里。从它放置的角度,显然不是为了着美女,而是在盯着我的房间。而且,那种镜子的型号,明显是军用品……

不太可能是无情公主临时放上去的,所以,她说的我被国安局盯着的话,不由我不相信了。

无情公主,想要趁热打铁,又劝我说:“真的,你要是现在走,谁也不知道呀!你有个女朋友,叫小玲,我也是认识的,她不是去加拿大了么?你去找她呀!……”

我嘿嘿一笑,说:“小青,你别调皮了。你知道我现在不可能走的,就算现在让你说动心了,转念一想,还是不得不自己面对这样的生活,不是吗?”

无情公主刚刚有了些红晕的脸,一下子又变得惨白。

我想了想,说:“我楼上有一个不错的大浴室,要不,你先去洗一洗?然后,在我这里睡一觉,等到你醒来后,我们再心平气和的谈一谈!好么?”

无情公主看了看我,缓缓地摇了摇头,咬了咬牙说:“有什么好谈的?你得到我,放弃钟武,这样,对谁都好,行么?要是你答应,我向你发誓,这一辈子都不与你作对,你想要我帮你的时候,我竭尽全力帮你,好不好?”

我看着她,虽然她现在很憔悴,但是,她毕竟还稚嫩年轻,所以,就算三天三夜不合眼,累得不行,疲倦的不象话,但仍然散发出一个年轻女人迷人的性感。她再一次提起让我得到她,这让我的心又不争气地多跳了几下。

“你……是处女么?”我问。

无情公主的脸竟然红了,甚至,头都向下低了低,害臊一样小声地说:“没有男人碰过我……”

我心里想,她指的这个“碰”,大概指的是“那个”,因为,她让我按在火车的座位上,毛毛剃光,尚且不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