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七章 囹圄 囹圄(五)

royf22 收藏 43 353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七章 囹圄 囹圄(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张仁杰嘴角带着微笑,悠闲地扫视了一眼屋里的其他四人。

今天已经是自己回虎头山后党委第三次开会了。想起上午在团部看见的周卫国脸上绝望的表情,张仁杰的心情就出奇的好。

见其他人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张仁杰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说道:“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么还是我来说吧!我宣布,会议正式开始!今天会议的主题是:对前独立团团长周卫国的问题进行讨论!”

他特意加重了“前”字。

没有人说话。

张仁杰皱了皱眉,继续说道:“我先来说说由战士、群众举报,我亲自整理出来的有关周卫国的几个比较重大的问题,逐项提请会议讨论。首先申明,这不是我个人的观点,而是广大人民群众的看法!还有,我希望在讨论时大家能够充分发扬民主,积极发言。”

鲁震明瞥了张仁杰一眼,心里充满了鄙视。

张仁杰继续说道:“首先,我们来看看周卫国是怎么混入革命队伍的。1938年7月,徐州地下党向我革命根据地输送爱国进步学生,于是,周卫国就隐瞒身份,混在学生队伍里,利用我们一些同志的疏忽进入了我们虎头山根据地。之后,又混进了我们的革命队伍!同志们,他这真是居心叵测啊!”

赵杰抬起了头,说:“张政委,我不同意你的说法!”

张仁杰微笑着说:“赵参谋长,请畅所欲言!今天叫大家来,本身就是为了充分发扬民主嘛!”

赵杰说:“当年学生北上,是由李勇政委带队护送的,当时,李勇政委还是班长,而我,是他班里的战士。所以当时的情况我比较清楚。周卫国同志当时的确没有把他曾是国民党军官的真实身份告诉我们,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有什么企图,因为到根据地后,他马上就向组织上说明了实情。他考虑到当时国军刚刚打了大败仗,丢了南京,如果说自己是国民党军官会遭到学生的歧视,所以才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这一点,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而且,要不是因为他的机智勇敢,我们北上途中遭遇鬼子时,肯定会受到极大的损失,甚至有可能全部牺牲!这一点,张书记、陈县长当时都在场,他们可以证明!”

陈怡说:“是的,当时是由周卫国同志主动提出掩护我们撤退的,后来鬼子放火烧高梁地也是他找到办法救了大家。”

张楚也说道:“是的。周卫国同志的机智勇敢,在那时就体现得淋漓尽致!”

张仁杰说:“你们这都是被他蒙蔽了!”

赵杰说:“蒙蔽?我们亲眼看见他杀鬼子!光那一次战斗周卫国同志就至少消灭了十几个鬼子!还包括一个鬼子军官!这还不算他埋下的手榴弹炸死的鬼子!如果只是为了蒙蔽我们,他根本就不需要这么做!”

张仁杰虽然心中不满,但这事两个现在涞阳县的领导当时都在场,恐怕不会有对周卫国不利的证据,所以张仁杰眼珠一转,立刻说道:“那好,这第一点我们就先暂时不议,现在说第二点:在前期对日作战中,周卫国擅自发动对鬼子骑风口据点的进攻,暴露了我根据地队伍的实力,引来了鬼子的重点围剿导致我根据地队伍遭受重大损失!之后又遭到国民党顽固派的封锁和围堵!”

张仁杰话音刚落,赵杰就说道:“骑风口的鬼子据点就像楔子一样楔入我根据地,对我们威胁很大,鬼子的每一次‘扫荡’,都可以把那里作为前进基地!就连阳村保卫战,我们打的鬼子也是从骑风口据点出来的!所以对骑风口据点,我们是不得不打!而且在打骑风口的那次战斗中,由于周卫国同志指挥得当,我们的损失非常小,也取得了很大战果!再说了,只要我们抗日,鬼子就迟早会注意到我们,难道我们因为怕鬼子注意到我们就不打鬼子?不抗日了?何况,我们的作战事先因为怕贻误战机所以没有来得及请示,但事后我们还是向上级如实汇报了,上级对我们主动抓住有利战机打击日寇的做法也是持明确的肯定态度的!至于国民党顽固派,他仇视我们共产党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任何借口都可以成为搞摩擦的理由!和周团长又有什么关系?”

话说到这份上,张仁杰也就不好再揪住这点不放了,只好说道:“既然上级已有定论,那么我们就继续讨论第三点吧。有战士反映,周卫国居功自傲,工作作风粗暴,经常打骂战士。同志们哪,打骂战士,这不是明显的旧军阀习气吗?在我们的革命队伍中,怎么能容忍这种旧军阀习气存在呢?”

赵杰立刻说道:“张政委,我在周团长手下当兵也快五年了!你说周团长居功自傲,我怎么从来就没发现过?还有,你说有人反映周团长工作作风粗暴,经常打骂战士,这话是谁说的?他敢当面对质吗?平时训练当中对战士严格要求当然是有的,如果这也是问题,那么我也存在这个问题!恐怕每一个对战士负责的军事主官都存在这个问题!张政委,我们独立团的战斗力你也是看到的,部队的战斗力从哪里来?不是你说有就能有的,靠得是刻苦训练!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周团长一直就是这样教育我们战士的,难道他这样做也错了吗?”

说到这里赵杰心里就有火,人家周团长是堂堂东吴大学的大学生,黄埔军校的高才生,又留过洋,可是平常工作总是谦虚有礼,从不拿自己的资历炫耀!不像眼前这位张政委,也不知道在苏联的军校里待了多久就以为自己是颗葱,就敢指挥部队打仗了!偏偏还总是打败仗!至于周卫国的训练,那就更是赵杰一直佩服不已的!独立团几个主力连队的战斗力,有哪一支会比涞阳城里的鬼子差?更不用说特战队了!这些不都是周团长严格训练出来的吗?

鲁震明也接着赵杰的话说道:“俺完全同意赵杰同志的意见。俺们县大队以前也是跟着周团长训练的,通过训练,战斗力得到极大提高!虽然俺们不是主力部队,但俺们现在已经有信心可以和鬼子正面作战了!再说了,平常在训练的时候,如果有战士不刻苦,俺也会骂他们,甚至打他们!这不是害他们,是在救他们!”

张仁杰不由郁闷之极,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怎么个个都在为周卫国开脱?

张仁杰只好无奈地说:“那这一点我们也暂时不讨论,我接着说第四点:周卫国破坏我军的俘虏政策,残暴杀害日军俘虏。这一点应该没有疑问吧?”

赵杰说:“在我们虎头山根据地根本就不可能有残暴杀害日军俘虏这种事情发生!”

张仁杰瞪大了眼瞧着赵杰,看他要怎么说。

赵杰继续说道:“因为我们从来就不接受日本鬼子的投降!在他们还没放下枪之前我们就会把他们彻底消灭!既然没有俘虏,怎么会发生‘残暴杀害’鬼子‘俘虏’这种事情?”

张仁杰傻了,这话怎么跟周卫国说的一摸一样?看来虎头山根据地的问题还不是一般的大!但是,赵杰说的也有道理,鬼子都是没有放下武器就被消灭了,这样他们就算想投降也来不及,他总不能硬说那些拿着武器的鬼子就是俘虏吧?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赵杰却没有停下的意思,而是继续说道:“不过,有些鬼子伤员被我们救了,最后自愿加入‘觉醒联盟’的事倒是有的!说起来,我们虎头山根据地的‘在华日人觉醒联盟山东支部虎头山分支部’成立时间已经算是非常早了,要知道……”

张仁杰不耐烦地打断了赵杰的话,说:“好了,有关‘觉醒联盟’的事,我们以后再讨论!现在是讨论周卫国的问题!”

赵杰呵呵一笑,说:“对不住了张政委,这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您继续!”

其余几人对赵杰的话都是会心一笑,在他们的心目中,张仁杰所主持召开的这次党委会无异于一场闹剧!

张仁杰理了理自己的思路,说:“第五点,周卫国在独立团前政委李勇同志牺牲事件中的责任。”

陈怡立刻说道:“李政委的牺牲是因为鬼子的狡猾,和周团长有什么关系?”

张仁杰说:“5月5日白天,驻守阳村的部队,共计有团直属队、团部警卫排、一营三连、教导连、骑兵排,守卫力量本来很雄厚。可为什么周卫国突然之间要将教导连和骑兵排派往太丰方向,自己还带走了团直属队和三连?最终导致阳村的团部竟然只有一个警卫排的守卫力量?这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赵杰立刻说道:“团直属队和三连本就是专门组建的机动部队,竹下俊的小部队进山,团长首先带着这支部队去追剿难道也有问题吗?至于教导连和骑兵排,骑兵排在后来的联络工作中起了很大作用。太丰作为鬼子‘扫荡’的主攻方向,教导连在反‘扫荡’作战中的战果也摆在那里!还有,团长当初带走直属队和三连时,并不是没有考虑到阳村的保卫工作,他走时,还建议李政委从县大队调一个连过来加强阳村的防御!”

张仁杰说:“那么事实呢?事实是县大队并没有得到调一个连赴阳村加强防御的命令!如今政委也牺牲了,可说死无对证!我们姑且不论周卫国调走阳村守卫兵力的险恶用心,也不谈鬼子为什么会知道我们的团部在阳村且阳村的守卫力量薄弱,我就问大家,当鬼子偷袭阳村的时候,他周卫国在哪里?作为独立团的团长,却不在团部,这难道不是擅离职守吗?”

鲁震明立刻站了起来,瓮声瓮气地说道:“张政委,你说周团长擅离职守,那么俺倒要问问你,当阳村遭到鬼子偷袭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张仁杰说:“我当时正和县委县政府一起转移!”

鲁震明说:“好,那俺再问你,你当时的职务是什么?你是独立团的政治处主任!作为团政治处主任,鬼子偷袭阳村时,你竟然不在团部,而是在赵庄和县委县政府一起转移!那么俺是不是也可以说你擅离职守呢?”

张仁杰顿时语塞,总不能说自己是为了见陈怡,所以去了赵庄,在赵庄又刚好碰上县委县政府转移,所以跟着他们走了吧?

见张仁杰不说话,鲁震明淡淡地说道:“有些人,自己擅离职守,却没脸没皮地说别人!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德行!”

说完看也不看张仁杰一眼,自顾自坐下。

张仁杰大怒,站起来指着鲁震明说:“你……你……”

却你不出个所以然来。

鲁震明是虎头山本地干部,张仁杰多少对他有些忌惮。

赵杰拉着张仁杰的手说:“政委,不要激动。鲁震明同志虽然说话比较偏激,但总得来说,应该还算是比较客观的。”

这话立刻噎得张仁杰说不出话来。

余下几人都是心中暗笑,只觉解气。

张仁杰刚到虎头山根据地的时候,众人还佩服他的共产主义理论水平高,又是燕京大学的毕业生,对他很有好感,可没过多久,大家就发现他只会夸夸其谈!尤其是他根本就不懂军事还要瞎指挥!而张楚因为他对陈怡大献殷勤自然对他殊无好感,至于陈怡就更是厌恶他了。可以说,现在的张仁杰,在与会的其他四人心目中,印象简直差到极点!

张仁杰愤怒地说道:“那好,第六点:周卫国在反摩擦斗争中私自释放俘虏的国民党军官和士兵又怎么解释呢?”

赵杰说:“这个很好解释啊!这是统一战线的需要嘛!党中央的指示本来就是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抗日力量,一致对外!而且在跟国民党顽固派的斗争中,我们也坚持了‘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原则,坚决不打第一枪,也坚决对顽固派的进攻针锋相对,同时注重对顽固派内部的分化瓦解!其中,周团长在我们的反摩擦斗争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制订了完善的作战计划,确定了正确的作战方针,最后,完整地俘虏了国军一个加强营!又通过黄埔学长的身份规劝国军营长刘志辉捐弃前嫌,一致抗日!在这之后,刘志辉送给了我们一大批武器弹药和急需的药品,有力地支援了我们的抗战!我们还一起配合跟鬼子打过几次漂亮仗!去年根据地缺粮时周团长还从清源要来了三百万斤粮食!这些粮食张政委恐怕也吃过,不会就忘了吧?这一切,都说明周团长的统战工作做得好!”

张仁杰说道:“那他私自和日军指挥官竹下俊会面又怎么解释呢?”

赵杰说:“这个事情我知道,当时那个竹下俊给周团长送来亲笔信,要和周团长会面。周团长和李政委商量后认为,如果因为害怕敌人有阴谋就不去,很有可能对我军的形象产生重大影响,不利于今后工作的开展,而且,那个竹下俊以前和周团长在德国曾经是同学,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当面说清楚的,所以周团长才会去和竹下俊会面!但我们事先也定下了应急方案,所以没让竹下俊占到便宜!”

张仁杰一拍大腿说:“这就是了!你也知道周卫国和竹下俊曾是同学!周卫国在法西斯德国的军校学习过,是否受了法西斯的毒害我们先撇过不谈,难道你们就能保证上次伏击竹下俊最终逃脱不是因为周卫国顾念同学旧情?就凭这一点,我就觉得他逃脱不了汉奸的嫌疑!”

张楚忍不住说道:“张政委,我觉得你这样说太武断了!无论周卫国同志有什么缺点,你要说他是汉奸,我都绝对不会相信!我相信在座的几位党委成员都不会相信!整个虎头山谁不知道周卫国同志最恨日本鬼子?每次作战他都是冲锋在前,勇猛杀敌,对鬼子绝不手软!试问,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可能会是汉奸呢?”

张仁杰沉默半晌,终于狠下心来说道:“好!就算之前说的问题都不存在,那么我问你们,你们真的了解周卫国这个人吗?你们知道他以前的真实身份吗?”

众人讥笑的表情简直就是写在脸上——难道还要把周卫国的辉煌历史再次列举吗?

张仁杰冷笑道:“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我现在要告诉你们的是,我跟周卫国根本没有私人恩怨,如果说我对他有意见,那也只是为了革命工作!”

众人不由都对他这冠冕堂皇的话嗤之以鼻,现在任谁也不会相信他张仁杰的思想境界有这么高尚!

张仁杰几乎是吼着说道:“我现在就告诉你们真相!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相信谁!你们自以为了解周卫国是吧?好!我就把他的真面目揭露给你们看!你们知道吗?周卫国并不是他的真名,他的真名叫周文!而他的父亲,就是苏州的首富周继先!现在的江苏省苏州市维持会会长,大汉奸!这就是江苏省委给我们提供的证据,你们看!”

说着,张仁杰将文件包中的油纸包取出,“啪”的一声,用力甩在桌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