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园劫难 第一章 第五节

狂师 收藏 0 0
导读:桃园劫难 第一章 第五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31/


士杰带领着民团来到了西北小门,守城的官兵只有一万人,大部分兵力都在西门,这里领兵的将军名叫武钢,是老将军非常器重的一员猛将。

民团迅速的做好了迎战准备,士杰上了城楼与武钢将军见过礼,武刚年过四十,也是一位杀场上的老将,为人老诚稳重,李老将军派他来守这个小门,也是看重了他这一点。

三界碑的西北门不大,城墙却很高,这座城本来就是战略要地,修建的时后,一切都按防守的要求,高筑城墙,易守难攻。

城门外,桑里国的军队列了好几个方队,按照兵员队列来看,足足有三万多人,但是他们并没有攻城,只是在那里虎视眈眈。

士杰在城楼里看了半天,发现了几点疑惑,敌军既然要来攻城,却没带大量的攻城投石车,只有几辆摆在那里,而且敌军的人员组成,大都是老的老小的小,还有不少伤兵,根本就不象要来攻城。

看了一会,士杰明白了,看来桑里国的察里在和守城人员玩心里战,他调动重兵主攻打西门,而这个小门只是派了一些二流的士兵起到牵制作用,只要西门一破,这边也就不攻自破了。

西门那边不断的传来战报,敌军几轮的猛攻,我军将士伤亡惨重,李老将军亲自在城头上指挥,战斗十分激烈,那个时侯可不象现在,信息是最不灵便的,只能靠人跑来跑去的传递。

武钢听到战报,急的直搓手,西门要是被破,那这三界碑可真要完了,士杰看了一眼城外的敌军,对武钢说道:“武将军,这里看来只是敌军布下的一个棋子,就是要浪费我军大量的人员来守此门,他们却不攻城,你看是不是调一些兵将去西门支援一下。”

武刚也看出了敌军的意图,只是有军令在身,不能随意调动,听士杰一说,更是火上浇油,本来他就看不起这个没长大的孩子,怒气冲冲的说道:“调不调兵又不是我说了算,你个孩子懂什么。”

士杰也没在意武钢的怒吼,笑了笑说道:“和敌人作战,为将者要抓住战机,不是死守命令,武将军是怕违抗了军令受死吧,其实,西门一破,整个大军都要溃败,反正这里是风平浪静,你难到就为了个人的身家性命,丢掉整个战场的失败?”士杰明白,对待这种粗人,请将不如激将。

武钢一听,啪的一拍桌子,“老子在战场上生里来死里去,早就不在乎这身皮馕,我是怕我这一走,敌军要是从这里攻破,那我真就成了桃园的罪人了。”

“将军放心,你看。”说完士杰用手一指城外,“敌军看似整齐,但都是一些老弱伤兵,你可以调八千人去支援西门,但城墙上令旗不变,这里城高地方小,加上我民团的一万多人,敌军是不可能一时半会攻破的,而且如果这里大举进攻的话,现从西门调兵,我民团也能守到你们来。”

武钢身为一名久经沙场的老将,人虽然粗,但非常明白眼前的战局,看了看城内的民团,点了点头说道:“也罢,我这就带人去支援西门,哪怕战后军法处斩,只要能保得三界碑的安危,也算直了。”

“将军为国家的安危着想,另人钦佩,我想李老将军是明白事理的人,他要是看到这边的情况,也肯定会调兵支援那边的,你放心,只要能退了敌人的攻城,这里所有的兄弟都会为您请命。”

士杰的一席话,说的武钢心里热呼呼的,对眼前这个少年不禁大有好感,“小兄弟,那这里要靠你了,如果有什么情况,立刻去西门求援,在援兵到来之前,你要以身家性命担保,决不能后退一步。”

“将军放心,只要敌军一攻城,我立刻派人去请援。”

说完,两人一抱拳,武钢通知传令兵,留下两千人,其他的悄悄撤离,城墙上的令旗不变,外观看不出什么变化。

士杰看着武刚带着人匆匆的赶往西门,他站在城墙上,等待着敌军的攻城。

又过了一时三刻,城外的敌军一点动静也没有,还在那里列队来回的走动,西门那边也不断的传来惨烈的战报。

士杰心里也非常着急,如果敌军轮番强攻西门,用不了一天,那边肯定守不住,本来李老将军只有六万人,但皇家卫队多年没打过仗,在前几次的战斗中,损失了不少,现在整个三界碑正规军队,除了伤病人员,还剩下不到五万人,对比敌军的十五万军队,只能以死相守。

“狭路相逢,勇者胜。”士杰的脑子里冒出了这句名言,一下子给了他灵感。

当年的红军八路军,有不少经典的以少胜多战役,为什么我就不能来个以少胜多呢,反正要是死了,也许就又回到二十一世纪,死不了的话,也在这里名垂青史,赌一下了。

士杰给守城的一个兵卒统领安排了一下,把那个统领吓的直摇头,士杰把眼一瞪,“违令者~斩!”,那个统领眼含着热泪点了点头,目光中对士杰充满了敬佩。

“来人,传我命令,打开城门,所有民团听令,誓死击杀敌军,为了我桃园国的安危,李大柱为令旗官,一切都以旗令为号,兄弟们,杀出去。”士杰一声号令,城门大开,民团兵倅这两天都习惯了只看旗号令,也不管敌军有多少人,看到举起了红旗,只管往前冲。

一万多民团呼啦一下冲出了城门,敌军的阵营里,一名将军看到从城门里冲出了一支军队,很是吃惊,刚要上前答话,民团们根本就不按套路,一下子就冲进了敌军阵营,一个精壮的汉子抗着‘龙之队’的大旗,把敌军给弄愣了,他们根本就没想过三界碑里还有人敢出来迎战,一万多人也不按什么阵法排兵,一群人手里的刀枪长矛,冲进敌军见人就砍,逢人便刺,桑里国的军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下子阵营大乱。

这个时后,城门又关上了,吊桥也收了起来,民团们都不明白怎么回事,敌军更是蒙了。

“兄弟们,我们已经被关在城外,只有誓死杀退敌军,不然我都都得死在这里,战胜了,我们都是功臣,就算战败了,也要多杀几个够本,兄弟们,给我冲~~”士杰一席话,把这群民团逼上了绝路,既然回不了城,那就多杀几个够本,人的潜能彻底的给逼了出来,民团的人脑子里现在只有冲杀的概念,一个个的红着双眼,见到敌军就象看到杀父仇人一样,下手豪不留情。真是乱拳打死老师傅,一万多死士对三万老弱残兵,战局成了一边倒的局面,敌军开始有人后退,战斗就是这样,只要有一方后退,另一方的气势立刻大增,李大柱粗大的桑门高喊着“敌军跑了,兄弟们,给我杀啊。”说完把手里的令旗一扔,举着长矛就往前冲。

城内的守备官兵,看着这一群以前他们都看不起的民团,断下自己生的后路,用血肉之躯谱写着自己的命运,两千守城官兵,都流下了热泪,手里的兵器攒的死死的,恨不得自己也出城加入战斗,刚才那个统领,含着热泪一声令下,大家都举起了手中的兵器,在城墙上高喊着给民团助威。

敌军真的跑了,一个个的就怕跑的慢,恨不得爹妈多生两条腿,都撤往西门方向,本来士杰要下令收兵,但旗官李大柱早就杀红了眼,黄色的旗早不知扔哪去了,民团们一看没举黄旗,反正后退也是死,不如冲上去大干一场,一个军队只要忘了生死,连老天都怕,民团们一个个的都扒了上衣,光着膀子往前冲,象一群死神一样杀的敌军根本就无心恋战。

西北门离西门也就十几里路,城门内外正在进行激烈的交战,大部分精兵都在攻城或在城下准备轮换。

元帅察里正在后方指挥着大军轮番攻城的号令,站在一处高木塔上,身边有两名令旗兵,身边只有五千护卫队。

大家的目光都放在了西门的城墙上,谁也没注意别的方向,也根本没想到还能有桃园军队能从别处杀来,忽然从北面杀来一群人,也没什么队型和阵法,乱七八糟的一群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人,一个个都瞪着眼睛咬着牙,追杀着桑里国的军队,本来很好的队型,被退回来的败兵一冲,有点散乱,加上这群无章法的打法,察里的护卫队立刻就乱了,察里一看,大喊了一声:“后退者斩,通知前方攻城步兵营,调头先灭了这支队伍。”

民团们虽然没经过什么正规训练,但不少都是猎户渔民出身,身强力壮,一看到有个家伙在那里大喊大叫,知到这家伙肯定是个不小的官,都蜂拥着往察里那边杀。

也该叫察里流年不利,这要是正规军队,早就收兵了,但是碰上了一群民团,连令旗都跑掉了的民团,所有的人只知到往前厮杀,一个后退的都没有。

一个猎户出身的民团,从地上捡起一张弓孥,拉满了弦,对着正在喊叫的察里‘嗖’的一声射了一箭,平时猎户在山里射兔子射野猪什么的,练就了一身的神箭本领,不偏不正,一箭射在察里的咽喉,一个倒栽葱,察里从高塔上摔了下来。

士杰一看那帅字旗,就知到碰上大人物了,只要能把他抓住,很可能就改变了战局,还没等杀到他身边,就看到被一个民团射杀,高兴的运足了真气大声喊道:“敌军元帅以死,兄弟们冲啊~”

这一嗓子运足了真气,声音传遍了半个战场,民团的人更是高声的叫喊。

在冷兵器时代,主帅就是官兵的主心骨,一听元帅被杀,攻城的气势马上弱了下来,又看到自己的身后不知什么时侯出现了一支特别的军队,有的人就往回跑去迎战‘龙之队’,也有的人继续往前冲,去攻城,一下子桑里国的军队就乱了。

城墙上指挥的李老将军,居高临下看到一群光着膀子的人冲军敌军,正在疑惑,但看到那面‘龙之队’的大旗,李老将军大吃一惊,他们不是在西北门守着的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场上的战局发生了变化,连城墙上的李将军也听到了民团的喊叫声,敌军元帅阵亡,这对军队来说,是个无情的打击,主帅一死,政令不通,都在各自为战,城外乱成一锅粥了,桑里国的官兵看到‘龙之队’的民团,也不知是该去帮着其它军队狙杀好,还是继续攻城好,眼看着民团把护卫队给吃掉。

李老将军一看这情况,大喊一生:“我桃园将士听令,敌军元帅已死,敌军就要溃败,大开城门,武钢带队全力冲杀敌军。”老将军不愧有着多年的经验,这句话一说,士气立刻高涨,城门大开,武刚骑着马冲在最前面,手里的一把长矛左挑右刺,城内的四万将士,喊着口号就冲了出来,李老将军带领不到一万多人留守。

桑里国的军队一看前后都有军队,有的往前冲,有的往后撤,混乱的局面给了武钢很大的机会,他大喊一声:“敌军逃跑了,给我追啊!”

本来桑里国的军队还没跑,这下一听,有的人还以为后撤的人是要逃跑,一下子都无心恋战,开始了大溃败,没有了元帅压阵,各队的将军就怕自己的部队受到重创,一个个的都赶紧下令后撤,武钢和士杰两处人马汇合在一起,一路上追杀了三十余里,整个战役击杀敌军也不知多少人,有的根本就是被自己的人马踩死的,把个桑里国打的溃不成军,直到民团门实在是跑不动了,大家才停了下来。

休息了片刻,查点了一下人数,这次战斗,竟然只伤亡了不到两千人。

士杰看了一下这群混身粘满了鲜血的民团,把手里的战刀一举:“兄弟们,你们都是好样的,真没想到咱们民团的人还这样勇猛。”

一大群人坐在地上,有的躺着,累的只剩下喘气的空了,一听这话,气的恨不得上去吐他一脸口水,心说,你以为老子想这样,没见到黄旗,回去也是死,奶奶的,只能不要命的往前冲了。

“从今天起,你们将名垂青史,桃园国的人民,都会记住你们的,等待你们的将是国主的赏赐。”

大家一听这话,刚才的不快一下子就忘的干干净净,谁不想当个英雄,有人开始欢呼,声音就象被传染一样,几个人的欢呼变成了正个民团的欢呼,旷野中‘桃园龙军’的成名之战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胜利的结束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