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魂 第一卷 第十三章

human1191987 收藏 1 0
导读:华夏魂 第一卷 第十三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8/


“XX省省委书记XXX于昨日在家中病逝,X书记自从半个月前不幸染病后,一直都不肯休息,依然工作在第一线......这是本台记者张然发回来的报道。”就在马家驹正要离开冯钰家的时候,电视新闻报道了这则消息,马家驹疑惑地皱了下眉头,离开了冯钰的家。

就在这幢居民楼底,马家驹看见了魔魇正趴在小区花园,看着他下楼。马家驹走了过去,叫上魔魇,离开了小区。


“刚才我看见你的表妹李冰上去了,怎么样?看你皱着眉头,估计又被洗劫一空了吧?”魔魇跟在马家驹的身后,幸灾乐祸地给他发出了一个信息,现在周围的人很多,魔魇可不想因为自己说话而被别人当着怪物看待。


马家驹从口袋里拿出了乾坤袋在魔魇的面前晃了晃。


“怪了,这次她居然没搜刮你,真的是太奇怪了,那你怎么还皱着眉头啊?这样应该高兴啊,怎么还皱着眉头?你该不会是因为不习惯不被她敲诈吧?”


马家驹依然没有回答,低着头缓缓地走着路,魔魇知道他是在想事情,因此也没有多问了,跟在他的后面。


“我们的目标出现了!”终于,马家驹抬起头,望着天上的点点繁星,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下可麻烦了。”魔魇也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也默默地思考起来了。


“爸,妈,不知道这些在没在你们的意料之中呢?还有村子里的长老们,小子我现在可有大麻烦了。”马家驹在心里面想了一下,轻轻地叹了口气,伸手叫了一辆出租车。


很快,司机就把他们带到了学校门口,给了车费后,转身就朝学校走去。


“马家驹,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我都急坏了!”学校里走出一个女孩,马家驹定睛一看,原来是王雯,“你知道我找了你好久了吗?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惹了这么大的祸,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王雯埋怨到。


“什么事?不会是你爸爸的病又犯了吧?”


“呸呸呸,你才犯病了呢!”王雯一把抓住马家驹,急忙把他拉到一个没人的角落。


“喂喂,我说王大小姐啊,这个样子影响可不是很好哦!”马家驹被她拉的很是没面子。


“现在哪里顾的了这么多了,”王雯看了看四周,确定了没人,“你闯了大祸,你知道吗?”


“闯祸?哪跟哪的事啊!我一大 大的良民,怎么会闯祸啊!”马家驹很是不解。


“你今天不是把孙钱给打了吗。”


“是啊,他们那种人,难道你不觉的他们很欠揍吗?”


“是该挨揍,可是你有没有想下后果啊?”看着马家驹一副没什么事的表情,可把王雯给急坏了,“我不是给你说了他的背景了的吗?”


“后果,这个到没想过,我一直做事都不想后果的,好像你给我说好像那个人的爷爷是什么什么前局长来的?”


“是省公安局的前局长,还有他爸爸是市公安局局长,我 一看你去了,就觉得要出事,然后立刻给爸爸打电话,叫他来帮忙,本来是来拦住孙钱的,却没想到他们一伙几十个人却被你和那几个你带来的人打成了那个样子,爸爸估计孙钱不会善罢甘休,就准备去找孙钱的爸爸,给他说下情况,谁知道,孙钱的动作也太快了,就一会的功夫,市公安局就来人了,爸爸就准备用自己的身份把这件事大事化下,小事化了的,但就在调节的时候,又来了几个人,他们一亮身份,爸爸就觉得这件事闹大了,你知道来的都是什么人吗?”


“什么人啊!”马家驹被王雯的话搅混了头脑,正在慢慢的理顺这一切。


“他们都是国安局的啊!我都不知道孙钱他家是怎么有这一层关系的!”王雯着急的说,“估计你也没熟人在这里,现在也只能让你到我家里去避下了,等他们的气消了,再说吧。”


“你刚才说他们是哪里的?”马家驹显然还没理清。


“我说是国安局的。”


“他们现在在哪里?”马家驹问到。


“他们和公安局的人都在公寓管理处,现在你就不要回寝室了,喂!你到哪里去?”王雯刚说完,马家驹扭头就走了。


“去找他们。”


“可是你这不是自投罗网吗!”王雯很着急。


“相信我,没事的。”


王雯听他这样说,气的在原地狠狠地跺了跺脚,生气归生气,也只好跟了上去。


还没走到公寓管理处,马家驹就听见从里面传出了乱嚷嚷的说话声,门口笔直地站着几个特种军装的人,马家驹走了过去。


一看见马家驹来了,门口的那几个人立刻就迎了上来。


“你好!马家驹同学,我是国安局特别行动科的科长罗伟,现在有点事,能不能占用你一点点的时间。”其中一个带头的人,对着马家驹行了个礼后说道。让跟在后面的王雯吃了一惊。


“就是他,就是这个小子打了我,爸爸,快把他抓起来。”孙钱一看见马家驹后,便指着他对身边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人说到,听到这里,马家驹厌恶地皱了皱眉头,罗伟对着身后的人作了个手势,其余的几个人立刻拦住了就要过来的孙钱他们。


“伯父,辛苦你了,现在我没事了。”马家驹站在王雯身边的中年人道谢。


“没,没什么的,上次的事都还没感谢你呢。”


“这里讲话不大方便,这边请。”罗伟走了过来。


马家驹跟着罗伟来到了停在学校里的一辆汽车里,剩下的人每人站了一个位子,将车子紧紧地围在中间。


“说吧,什么事。”马家驹看门见山地说。


“主席想见你。”罗伟也很直接。


“什么时候?”


“越快越好,如果你没事,现在就可以出发。”


“哦?这么快,从这里到北京可是要一段时间啊!”


“不用了,主席在南京。”


“好,那现在就出发吧,对了,你去给校长打个招呼,我还想在学校里呆着,毕竟还有些事没做完。”


“好的!”罗伟打开了车门,对着外面的人交代了一下,便又进来做在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


“给我最近死的XX省省委书记XXX的全部资料,”马家驹对着罗伟说到,“对了,我不要表面的资料,不能公布的资料。”


听到马家驹的要求,罗伟明显地诧异了一下,不过良好的心理品质,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打开放在车上的手提电脑,一会就把马家驹想要的资料全部显示出来了,递给了他。


接过罗伟的资料,看完后,马家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下情况或许要好一点。”自言自语道,让卧在旁边的魔魇摸不着头脑。


合上电脑,马家驹打开了车窗,校园里的夜景格外的热闹,很多的同学从车边走过,不时地从车后面传来说笑声。


“什么时候我才能跟他们一样无忧无虑啊!”马家驹心里默默地想到,车窗缓缓地升了起来,就在快要合拢的时候,一个老人慢慢地从车边经过,他的目光和马家驹的目光在车窗合拢前想遇。


“停车!”马家驹立刻喊到,车还没停住就打开车门从了下去,“叫你们的人不要过来。”


马家驹快步地追上了那个老人,和他并排地走在路上,魔魇也跟在后面,它也瞧出了这个老人的端倪,而罗伟和他手下的人就站在停车的地方,焦急地看着马家驹和老人。


老人看了马家驹一眼,微笑着走到路边的一把椅子上坐下,马家驹也跟着坐下。


“XX省省委书记XXX的死跟你有关系吧?”马家驹首先发话了,同时从口袋中摸出一张符纸,手一松,符纸立刻消失在空中,一个不容易看见光圈包围了两人,并向外扩大了一些才消失。


看着马家驹的动作,老人微笑着摇了摇头,“你们马家的人啊!就是性子急,才刚见面就打开了结界,难道还怕我跑了啊?”


“不,我知道自己或许是拦不住你,难道你不觉得我们之间的对话外人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吧?”


“也对哦!哎!这个人啊,只要活久一点,这个脑袋就转不过来弯了。”


“XX省省委书记XXX的死到底跟你有没关系。”马家驹再次问到。


“你说呢?”老人反问,“小伙子,出来的时候,家里的人应该都跟你说过我的事情吧?”


“说过,我就是为这件事来的。”


“哦!”老人有点惊讶,“做什么?”


“封印你!”马家驹直接了当。


“就凭你?”老人有点怒了。


“我知道就我是肯定对付不了你的。”


“那你还来送死?”忽然间,老人身上发出强大的气势,完完全全地指想马家驹。


“因为我了解你,”马家驹被老人的气势压的痛苦万分,但还是咬着牙,继续说到,“你是不会对我动手的。”


“哦?”老人很吃惊,“此话怎讲?”


老人一分心,压在马家驹身上的就小了很多,他站直了身子,“你杀的人都是该杀之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我正应天下苍生怨念而生,尽管当初杀人无数,可都是罪不可赦的贪官污吏之徒,却被世人认为是穷凶恶极,后被你的祖先遇见,本来就凭他们的那点伎俩,我正还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可是他们却说了跟你一样的话,”正越说越激动,身体周围行成了一个旋风,正站在中央,随着他情绪的波动,旋风越来越大,渐渐地把马家驹和魔魇也波及了进去,马家驹苦苦地支撑着,而魔魇则干脆地被吹了起来,“我动摇了,想到自己再怎么惩恶扬善,我的双手也是沾满了血腥,为了洗清自己身上的罪恶,我心甘情愿地让他们封印了我,因为其中有个人说过,等我再次清醒的时候,这个世界将会变干净,然而,等我醒来的时候,却发现世界变了,但是还是有太多我不能忍受的事情!既然你们没守诺言,那就让我来净化这个世界!”说到最后,马家驹也承受不了那铺天盖地的力量,被风吹到了结界的边缘,紧紧地贴在结界上面。


“够了!”马家驹怒吼到,瞬间漫天的狂风消失的无影无踪,魔魇一下从结界的顶上摔下来,爬在那里半天也起不来。


“请问,你闹够了没有?”双眼微微露出金光的马家驹平静地问着正。


对于马家驹能够破了自己的法术,正显得有点意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那好,让我说来说两句。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首先,你是妖,而这个世界是人类的世界,你不能对这个世界横加插手,这是你们的准则,我也不管你以前是什么,但到了这个时代,你就要遵守这个世界的规矩,你是不能胡来的。”


“很好,小伙子,力量很强大,你也够格给我说这些,要是别人早就不知死几次了,但我要说的是,你们谁也不能阻拦我做我想做的事!”说完,正就准备走。


“等等。”马家驹说到。


“怎么?还想留下我不成。”


“不,我想说这个世界有它自己的规则,如果你扰乱了,那无数无辜的平民绝对是你擅自作为的最大受害者,我想你也不希望这样吧?”


“这...”


“相信我。”马家驹诚恳地说到。


正并没有给马家驹一个明确的答复,走到了结界边缘,伸出右手直接刺穿了了马家驹的结界,走了出去。


“给你一个月的时间,给我一个更有说服力的理由。”


重新坐回了罗伟的车子里,魔魇还在旁边迷迷糊糊的,正拥有绝对强大的力量,自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村子里的长老们联手也许也敌不过吧!”马家驹想到,用手摸了摸正在摇着脑袋的魔魇的头。


“刚才的那位老人是这个学校里的一位退休教师,几年前得了不治之症,在三年前痊愈,痊愈的原因至今不明。”罗伟始终不明白马家驹怎么忽然莫名其妙地跑去和一个退休老人在那里“坐”了这么久,把关于老人的资料说给了马家驹听。


“三年前就已经不再是那个普通的人了,要是那个人胡闹起来,中国就有灾难了。”马家驹说完后,便闭上了眼睛,右手放在魔魇的头上,摸着它那软软的毛,而罗伟看见马家驹闭上了眼睛后,也知趣地没有问下去。


车子很快地驶出了学校,一会儿就到了一个飞机场,很快,飞机就载着马家驹他们飞向南京。


几个小时后,飞机在南京着陆,刚下飞机,魔魇就兴奋起来了,因为在这个地方,无数的鬼魂在外面游荡。


马家驹停了下来,身边的孤鬼魂越来越多,连天上都站满了。


“你们想干什么!”魔魇在马家驹的身边对着周围的鬼魂咆哮到,“还不快快离开,再不走我就吃了你们!”


周围的鬼魂一听见魔魇的威胁,立刻就散开了老远,但却怎么也不走,远远地围在周围。


“闭嘴!”马家驹的吼声让魔魇不寒而颤,魔魇转过身来一看,一颗晶莹的泪珠从马家驹的眼角掉落,身后的罗伟等人虽然看不见这漫天孤魂的状况,但在马家驹无形的影响下,似乎想起了什么,都是一脸的愤怒和悲痛。魔魇夹起尾巴,乖乖地走到马家驹的身后。


鬼魂一看见魔魇退后了,便立刻又围了上来,都争着对着马家驹说着什么,然而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只有漫天的“呜呜”声,都令魔魇感到害怕。


“找一个能代表你们的人出来。”马家驹说到。


鬼魂群一阵涌动,从里面走出来了一个穿着军装的魂,来到马家驹面前,敬了一个军礼后,他不停地说着,却也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马家驹伸出右手在魂的头上一点,一点金光顺着魂的头传遍了全身。


“马家的传人,我们等你太久了!”鬼魂开口了。


“大屠杀后,我们不能瞑目,你们说过等马家的传人来后,就是我们安息的一天,我们一直在这里守候,终于,你来了,请带着我们将复仇的怒火撒到敌人的领土!”


马家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拿出一颗红色的珠子放在孤魂们的面前,“来吧!让我带着你们去完成你们最后一个心愿。”


“谢谢!”


马家驹一张开右手,右手中的那颗红色的珠子发出了一阵强烈的光,一个旋涡在珠子的上方形成,立刻,鬼魂便都顺着旋涡进入了珠子里。


10分钟后,当最后一个鬼魂被吸入了珠子后,马家驹握住了右手,再次打开时,珠子已经没有那么鲜艳了,然而却能看见那珠子的红色在流动。


“你,你拿这颗的万魂珠做什么?”魔魇小心翼翼地问到。


“是时候让一些人偿还了!”马家驹紧紧地握住万魂珠,冷冷地说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