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二十一章 独当一面(三)


当天吃过晚饭后,毕自强从家里出来,跨上两轮摩托车,匆忙地赶到市电大去听课。

毕自强电大班的同学,大多数人都是自费来读书的,其中有一些人的学费是本单位赞助的。这些同学大多是市内各单位需要文凭而又好学的有志青年。其中有些人是执法部门的干部或职工,学法律专业与自身的工作还沾边,像刘云峰这样的学生,本身的职业就是公安干警。而大部分人所从事的工作则与法律毫不相干,像毕自强就是这样的。在班上几十个同学中,不仅职业五花八门,年龄差别也很大。有的人已近中年,工作时间都快二十年了;而有的人还是十七、八岁的小青年,刚踏入社会工作一、两年。另外,担任市电大法律业余班专业课的杨正河老师,本来就是一名有相当经验的司法局干部,只是在业余时间里来学校当兼职老师。这就是当年在“知识就是力量”的口号鼓励下,在追求文凭热高潮中所表现出来的一种社会现象。

下课之后,毕自强在教室门口与杨老师攀谈起来。杨正河只比毕自强大一、两岁,脸上戴着一副近视眼镜,显得文质彬彬。俗话说:医生要老,教师要小。毕自强在这位青年教师面前感到无拘无束,并不失时机地向他请教着关于经济合同法这方面的问题。师生俩人越谈越投机,竟闲聊了许久。见夜深了,两人才在校门口分手。

毕自强在回家的路上,在夜市的摊点上独坐了一会儿。他心情烦乱,自灌了一瓶啤酒。刚才,杨正河在与他扯到一些生活上的话题时,无意间透露了自己今年“五一”节就要结婚的消息。而让毕自强感到十分意外的是,杨正河的未婚妻正是他当年相恋的情人,在市检察院工作的秦玉琴。

毕自强回到家,已近深夜。他开了房门,室内漆黑一片,静寂无声。曾清婷今晚在厂里上零点班,要到明早上才下班。他拉亮客厅的日光灯,把随身携带的课本扔在茶几上,脱掉外套换了一双鞋,泡了一杯绿茶。他站在那儿伸展活动着四肢,嘴里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却不知怎么了,他忽然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跌坐在单人沙发上。

客厅里,毕自强的视线正好触及到墙壁上挂着的一个方形木质镶边的玻璃镜框,里面是曾清婷获得的两张红色纸质奖状。忽然,他从沙发上站起身,嘴里叼着一根香烟,走上前凝望着墙壁上的奖状,看了一会儿,甚至还伸出手来隔着玻璃片抚摸了一下曾清婷的名字。

曾清婷一九八三年被招进棉纺厂当工人,由于工作积极肯干、凭劳任怨,连续三年都被厂里评为先进劳动生产模范标兵,还获得了一九八六年度的市劳动模范和“三八”红旗手的荣誉称号,并光荣地出席了市里的劳模表彰大会,领回了这两张有份量的奖状。回来之后,曾清婷非常珍惜地将它们平整地装进了镜框,悬挂在客厅里最显眼处。

今晚偶而听到秦玉琴就要嫁人的消息,还是使毕自强的内心感到隐隐作痛。那年刚出狱后,他与曾清婷相识后就同居了,可他脑海里还是时常出现秦玉琴的音容笑貌。这两年,曾清婷也曾不止一次地提到想要跟他结婚的事,还为此和他大吵大闹过几回,但他始终没有明确答应或承诺过什么。有时候让曾清婷逼烦了,他便干脆以“沉默是金”面对于她,任凭她作出留下或离去的选择。每当这时,曾清婷总是悲伤地流着泪水离他而去。但往往只过几天,她又百般无奈地从厂里搬回来住了。他们两人之间的情感关系,始终处在一种进退维谷的两难境地之中。

说句心里话,毕自强对曾清婷还是有好感的。不论是在男女情感方面,还是在日常生活方面,他对她一直以来都是心存感激之情的。应当说,爱情毕竟还是他俩相识和在一起生活的基础,但他又不情愿与她正式结婚。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或许他在内心深处对结婚成家还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或许认为自己还很年轻,有着日后一定要出人头地的想法吧。总之,他觉得跟曾清婷目前阶段谈结婚的事,是一种很不合时宜的做法。实际上,他在思想上也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完全没有担负起家庭生活责任的信心。相对于曾清婷给予他的爱情来说,他无疑是一个非常自私的男人。

毕自强捡起搁在客厅茶几上的课本,走进书房。他习惯地坐在灯下桌前,想温习一下当日功课,可是只翻看了两、三页书,却感到索然无味,提不起学习的劲头。此刻,他的头脑里不断地浮现出那些已逝去的时光和往事:少年习武、高中苦读、工厂学徒、监狱生活……那一幕幕的情景犹如过电影般地掠过脑海。溜冰场上手拉着手的初恋情怀,昔日里秦玉琴那清纯的笑靥;酒席上与曾清婷的相识,他俩那晚激情的赤裸相拥……此时此刻,人生的各种亲身体验以及生活中的苦辣酸甜都在一起搅拌着,犹如巨浪拍岸,冲击着他的心灵,激荡着他的灵魂,让他说不出生活本来应该是一种怎样的滋味。他如此木然地独坐在这静谧的深夜里,不知不觉中,摆放在桌上的烟灰缸已塞满了烟头……

清晨,床边欢叫的闹钟惊醒了梦中的毕自强。他翻过身来,努力地睁开双眼。阳光透过窗帘布那些窄窄的间隙直射进来,似乎正在悄悄地对他说新的一天开始了。他猛然间从床上跳起来,迅速地穿好衣服,站在衣柜镜子前,端详了一下自己脸上露出的微笑。昨夜的寂寞孤独全然消失,今日的精神抖擞重又再现。

从今天开始,毕自强要去走马上任,负责聘请装修队进场工作,开始动手装修一个新的大型商场。随后,他将成为这个商场未来的主管经理。这对他以后的人生道路意味着什么,他还没有时间静下心来思考过。而此刻,他却清醒地意识到,这个新商场未来经营成功或失败的命运,无疑掌握在他的手中。为此,他需要全力以赴,使自己成为一个能够驾驭和操纵商机的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