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我老大 第九章一剪梅 七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七十)


李克外出办事,路过部队门口,决定到任柯那儿去坐坐。自从退伍后,他也来过几次部队,一般都是到任柯那儿去。那儿不仅人少,还自由。他害怕见到其他的战友,总感觉有点不好意思。重要的是,他也想去看看任柯。别看他也叫鲁兵老大,其实,在心目中,任柯才是他的老大。天不怕地不怕,为朋友两肋插刀,对待朋友一根肠子通到屁眼,这才是响铛铛的男子汉。别的不说,当初自己复习迎考,他那么喜欢睡觉的人,天天跟在后面熬夜,为自己做夜宵,增加营养。虽然自己名落孙山,但任柯的这份情却始终让他记在心里。

“任哥?任哥?!”李克距犬舍十几米处就喊叫起来,没有人答应。快到午饭时间了,怎么还没有起床吗?来到犬舍近前,才发现门锁着。李克想,说不定任柯到晁显那儿去了,正想回身,却发现甲子端了一盆狗食正向这儿走来。看到李克,甲子叫道,哟,李哥来了?

“你好甲子,你过来喂狗呀?任哥呢?”李克问。

“哦,他去基地了,中午肯定回不来,这时候差不多正与鲁哥一起喝酒呢,呵呵。”甲子放下盆,哗啦啦地掏出一串钥匙,“你进来坐坐吧,回头你和我一起到食堂吃饭。”

“唉,真不巧,那好,你忙吧,我回去了。”李克不禁有点失望,他才不愿在食堂里抛头露面呢。

“那您慢走!”甲子说。

“嗯。”李克折转身,按原来的路线返回,路过鸿运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往里面望了望,正好被小马撞见,热情地叫道:“李克,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你了,进来坐坐?”

“啊,呵呵。”李克抬腕看看表,也该吃午饭了。到地方就是不如在部队,到点准时开饭,现在忙起来,连吃饭都没有准星头了。李克走了进去,小马依旧先为李克倒了杯茶。

“李克,你怎么好久没有来了呀?你可比以前在部队的时候瘦多了。”小马说。

“是吗?”李克喝着茶,笑笑说,“我没有感觉出来呀?”

“怎么样?还好吧?”小马问。

“凑合呗,打工还不是这样,混饭吃呗!”

“你比我们强多了,每月工资不知比我们高多少呢。”小马说,“你在这儿吃饭吧?”

“好吧。”李克抓起菜单,“给我来两个菜,我随便吃点,下午还有事情。”

“嗯,好的。”小马抓起单子,送到了后厨,这会儿还有点早,客人还没有过来,小马送过单子,就坐在李克面前聊天。

“你今天怎么有空来呀?”小马问。

“我办事路过,想到任柯那儿玩玩,他竟跑到基地看鲁兵了。”

“哦,你们几个除了晁显,都好久没有来过了。”小马有点伤感地说,“你们几个人在一起可真热闹,你们都是好人。”

“反正也坏不到哪儿去,呵呵。”李克笑着说。

“菜来了,你先吃饭吧。”小马接过菜,送到李克面前,又为李克装了一大碗米饭,“够不够呀?”

“够了,这么多呀。”李克说。

“你是要多吃点儿,整天在外边跑,不注意吃饭可不行,别把身子搞坏了。”小马关切地说道。李克心头一热,天天在外边跑,还没有人这样关心过他。

“那你先吃着,我马上也要忙了。”小马说。

“看你每天忙得像什么样地,要是不行,换个工作得了。”李克不经意地说道。

小马左右看了看,低声说:“我早不想干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没有文凭,也没有特长,与我一起出来的几个姐妹,都去夜总会上班了,那儿工资高,不过,那种地方我不想去。”

“你千万别去!到了那儿再好的人也会变坏了,呵呵。”李克说道,“我留意一下,要是有合适的,我帮你看看。”

“那太谢谢了。”小马激动地说。

“谢什么呀?这不是还没有办成吗?”

“那也要谢谢你,嘻嘻。我等你的好消息,你也不要太为难,实在找不到就算,啊?”

“嗯。”李克抬头看见吧台空着,就问,“你们老板娘呢?”

“哦,老板娘这两天病了。不然我能有这么闲呀?这几天都是芦荻过来,不过,她要到下班后才能来,有时来得早,有时来得迟。”

“哦。听说她和我们部队的徐小虎谈上了?”

“徐助理经常过来找她,具体我也不清楚,芦荻从来不跟我们说这些事儿。”小马说着突然站了起来,“芦荻来了,你慢慢吃,我去忙了。”

“好,有消息我来告诉你。”李克说道。

“哟,这不是李克吗?稀客啊!呵呵。”芦荻看到李克正在吃饭,进门就与他打招呼。

李克一边继续吃饭,一边回答:“你还认识我呀?”

“哪儿话呀?什么叫还认识呀?”芦荻感觉李克话中带着刺,“你不会对我有意见吧?”

“我哪敢对你有意见呀,你现在是老板,我只是个打工仔。”

“不,你现在是比我厉害!你是我的上帝。”芦荻幽默地说道,“顾客就是上帝!嘻嘻。”

“呵呵。”芦荻的幽默缓和了谈话的气氛,李克也禁不住乐了,“好,我今天做你的上帝!”

“有什么吩咐吗?上帝?”芦荻问。

“哦,没有,没有,嘿嘿,我只是吃个便饭。”

“咦?今天你一个人来的呀?他们呢?”芦荻问。

“谁呀?”李克明知故问。

“鲁兵他们呢?”

“难道你不知道鲁兵去了基地?”

“知道。”

“知道你还问?!”

“哦,我是说鲁兵从来没有回来过吗?”芦荻问。

“我不清楚,我也是偶尔到部队来看看,没有碰到过他。”

“哦,这家伙把我们都给忘了……”

“不是吧?是人家把他给忘了吧?”李克说。

芦荻脸一红:“你说谁呀?”

“某些人。”

“胡说!”芦荻委屈地说,“是他忘了我们才对呢!”

“搞不清楚你们!”李克吃过饭,用餐巾纸擦了一下嘴,“结账!”

“不用了,我请你!”芦荻说,“下次鲁兵回来,你带过来,我请你们吃饭!”

“好吧。”李克收拾起自己的公文包,说了谢谢,走出了鸿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