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四十节 "送客"

柳梢青青1 收藏 0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小灿在正月十六的上午,一来到刘奶奶家就说要住在这里不走的时候,全家人都深深的陷入了困惑的境界……。

顺子,小桃儿,和刘尚都用冰冷的目光一次又一次的“扫射”着这位清高自傲,孤芳自赏的“带刺玫瑰”,他们希望能用“冷战”的“兵术”使小灿那种盛气凌人,目鄙星月的傲慢架子放下来,以为荣华不炫玉佩,以披金纱不耀富贵的平女心态,以言辞谦逊,自戒自律,和蔼可亲的态度与质朴真实的高尚情操与品位来赢得全家人的好感,方能在刘奶奶家有一席之地可立,也不至于遭到姐姐和弟弟们敬而远之,冷眼“驱神”的懊恼……

可是,说话象撞钟,走路脚生风的地主权势的傲气和吝啬的醋酸味儿在滩小灿这个少女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小灿要姑姑给她也做绣花鞋穿的时候,被自己的姨妈训斥以后,她翻着眼睛看看一圈儿,没有一个人给她好脸色看,都是在用蔑视的眼光刺着她,催促着让她这个不受欢迎的“客人”赶快离开……

小灿站在堂屋的正中间噘着“八字”嘴,翻动了几下白眼珠子,两只细长的手掌反背在腰的两边,仰着头,探着身子大声吵嚷着说:“哼,你们都烦我,谁也不愿意搭理我,我哪一点不配在你们家住呀,我们家吃,喝的,哪一点比不上你们家?你们看我穿的风衣,都好几百块钱买的,你们都穿过吗?你们为啥都不给我玩,还要赶我走呢?姨妈,那这个不爱说话的哑巴妮儿又不是你们家的亲戚,为啥你们都那么喜欢她,让他在这里吃住不走?我是你的亲外甥女,更应该住在这里,姨妈,我就是不走,非把秋妮给气死不可!说着就跑了出去.....

姑姑以为是小灿真的生气回家去呢,就赶快追着喊:“嗨,小灿姐姐,你别生气呀?快回来,一会儿就吃饭呢....!”

“哈哈哈,我不走,一会就回来……!”

“秋妮。不要留她,这个风丫头和她的地主婆奶奶是一莫一样,风风癫癫的不照路,她要是在咱们家长期住下去,我非得个头疼病不可,顺的爹,明天吃罢早饭,得赶紧送她回去……”

“娘,快别说了,她回来了。”小桃儿看见小灿回来,就赶紧躲到里屋去了。

“嘿嘿,顺子,小桃姐姐,刘尚,我买的豆角糖包点心,你们想吃吗?”

“哼,谁稀罕你那点臭点心,我们又不是没有吃过!”刘尚不耐烦地说着,

“哈哈,我还没有想着给不给你们吃呢,都看着我流口水吧!”小灿是有意识地在炫耀着自己家的富有,自己坐在屋里的凳子上,左腿跷在右腿上,摇头晃脑地吃起来了……。

“小灿,奶奶我也不是唠叨着说你,你们家租租辈辈就是这样没有人情味儿的规矩?怎么一点事理都不懂,一点礼貌也没有呢?你在你们滩家门里面怎么样过分,撒野都可以,你不准在俺们刘家也是横行霸道的,没老没少的不成体统!

奶奶我也不是说你们家大人的不是呢!你和你妈妈每次来我们家的时候,都是两只肩膀头抬个嘴,走的时候我还要让你们再带些好吃的东西,这我都高兴,乐意,俗话说,人家吃了传名,自己吃了填坑,可你一个女孩子家是来这里做客,不能随随便便地出去想买 啥就买啥吃,你这样做不是办你奶奶脸上无光吗?

咱们家啥没有?你想吃啥东西给奶奶说一声不行吗?你呀,和你们家的爷爷,奶奶,还有你爹一样的霸道!醋酸,就凭你是一个女孩子家如此没有教养,没有规矩和家法,我就得让你回家去……”!刘奶奶看到小灿的言行,举止,没有一点少女的秀咪味道,气得满头冒着汗珠子。不停地长叹着气……

晚上,刘奶奶把她的儿子和媳妇叫到跟前商量着送小灿回家的事情……。

“铁拄,娘问你,你说让小灿回去不?”

“哎呀,娘,我今天下午就想送她走,可是你们也都没有吭声,所以我就没有多说话,娘,那小灿敢在咱们家长期住下去吗?就她那种没有教养的性格,说话象打炸雷似的,那咱们家还会有一天的安宁日子过吗?我可不喜欢这样的未来儿媳妇。

你看秋妮儿,这孩子真是懂礼节,每天看到我和短工们在地里干活回来的时候,就笑着喊着我叔叔,又是端茶,又是端饭,比咱们小桃儿还勤快,麻利呢,咱们顺子看多喜欢秋妮,一回来就拉着秋妮的手问长问短的,两个孩子亲热的无拘无束,又说又笑,嘿嘿,我这个当爹的就为这两个孩子高兴。”

“咳,谁说不是?看来呀,这秋妮孩子生来就是咱们家的儿媳妇,老天爷许配给咱们顺子的姻缘,孩子的终生婚姻大事,咱们做父母的可不能糊里马三的看两姨家的面子来定亲家,我姐姐也不好好的想一想,真要是勉强把顺子和小灿捏合到一起做没有缘分的夫妻能行吗?到头来不是害了咱们顺子一辈子的光景吗?再为我姐姐想一想,那不也是坑了小灿黄花大姑娘的好时光吗?”

“娘,顺的娘说的对!我也是这么想的,别看我整日忙地里的庄稼活,其实我早就为咱们的顺子和小灿的娃娃媒发愁好长时间了,明天吃过早饭,就送她走!”

“唉,谁去送呢?让我当一个“奸臣”去给你的姐姐摊开说明?”

“不,娘,你一定不能去,你的媳妇我都想好了,明天吃过早饭,我和铁拄一块儿去我姐姐家,面对面的坐下来,平心静气地把话说开,尽量不伤我们姐妹之间的情分,让我姐姐从内心来说能够接受这个理儿,好也让她也卸下天天是为顺子和小灿以后的生活担心的包袱,好让姐姐从新再给小灿遇合合适的亲家才是,这样入情入理不会伤咱们两家的和气,你说是不是呢?娘?”

“是呀,是呀!我的儿媳妇想的也是我最担心的事情啊,你姐做几年的寡妇都没有再嫁人,不是为了小灿和顺子的事情吗?她也不容易呀,你们两口子去到你姐姐家以后,好声好气地商量着说话,可不能一说话就是断来往,这样能解决问题吗?总而言之,把小灿给送到她妈妈的身边,并且呢,永不再提两家的亲事,以后就是正而巴经的两姨妈亲戚了,记住我说的话了没有?”

“嗯。”

“嗯,娘 ,我们两个都记住了。。。。。。”

在正月十七的早上,婶子就对小灿笑着说:“小灿,我也一直没有去你们家了,今天上午呀,我和你姨夫咱们三个就一起回你们家去看看我的姐姐你的妈妈,行吗外甥女?”

小灿眨了几下眼睛以后,就高兴地说:“哎呀,姨妈,那好啊,看好我来的时候忘了带胭脂和口红了,咱们回去看看我妈妈,然后再带上我的东西就还一起回来……”

吃过早饭以后,铁拄叔叔和婶子提了两大兜子礼品和小灿翻山越岭,走了五里路来到王沟小灿家的大门口一看,“啊!小灿,你家的大门怎么上锁了?那你妈妈和小会去那里了呢?”婶子诧异地问着小灿。

正在这时,小灿家的邻居走过来说:“小灿,你妈妈和小会出远门去了,她走的时候说,要半年才回来。”

“那我妈妈是去哪里了呢?”

“我不知道,你妈妈也没有告诉我。”

“小灿,那你还跟我回家去吧……!”小灿的姨妈板着铁青的脸色说着小灿。

走在回家的路上,婶子疑虑重重,满脸的怒气,“哼,我姐姐会去哪里呢?她飞不出天外,她是成心在躲而不见,拖延时间,用软刀子来锯我顺子的脖子,让我的儿子是死不了,也活不成,哼,休想!等她回来再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