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七十三章 晴天霹雳

潭轩 收藏 4 75
导读: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七十三章 晴天霹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其实这种事都是个表面文章,大家心照不宣。说出的借口不过是给那些上告下查人的一种理由。下午到了团部,先没急着见团长而是先去了侦察连。到了连长和指导员的办公室门口规规矩矩的喊报告,听到进来的声音才进去。两个人都低头忙着自己的工作,也难怪在连里这么守规矩的恐怕连老兵都少。在我的炮兵连像狼崽子这样的小兵都是一边随随便便的喊报告,一边推门就进。

“报告,连长和指导员。潭轩前来汇报这次野外急行军的情况。”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猛地抬起了头。“潭连长啊!?你看,你怎么进来还喊报告啊,你这不是骂我们吗?”

我笑了笑:“连长怎么这么说啊?从职位上说我只不过是个副连,您们可都是正连;从资历上说两位都是老同志了,都是我的前辈,对您们尊敬是理所应当的;从工作上说,这次训练在我们哪进行,作为那里的军事主官理应由我向您们汇报;从人情上说,我还要感谢二位对我们连工作的支持,特别是知道我们那儿人手紧还特意把郑排借调到我们那。”

“呵,潭连长能一口气能说这么多理由,不简单啊!”连长明显是在和我打趣。“快别弄这些了,过来坐吧。”

“是啊,快过来坐吧。”指导员说着热情的给我搬了把椅子。

我谦让了一下,坐下后,便把这次野外行军的情况向他们二位作了非常详细的说明。

“哦,这个成绩王平昨天晚上来就已经说明了。我的问题是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差距,我们在短时间内是否还有机会追上。”连长的话说得很实在,我也就不能隐瞒什么了。

我直截了当的问:“这次您派出的是哪个排?”

“和你们的一样都是临时成立的特训队的成员。”

“哦,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进行选拔,不过如果有一个月时间的话,我觉得达到小20人可以合格,没什么问题。”

连长点头,可能觉得我的话比较实在。不过指导员明显存在侥幸心理:“你也知道陆军每天推进60公里就已经是优秀了,你制定的这个计划是否有些苛刻了?”

我没有像以往那样笑着回答,而是非常严肃的说:“我不知道我们军区的标准是什么,不过特种部队的训练要比这严酷的多。”

这下连连长都对此话题都感兴趣了,身子微微向前探了探。

我解释道:“从我拿到资料看,首先他们不像我们这样,他们是有负重的。具体多少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从所带的都是专业攀登工具来看20斤是绝对有的,单单一盘安全绳就不轻。由此可见他们训练的地形比我们还要复杂,这会消耗他们更多的时间,也会使实际路程增加。其次由于我们的条件限制,我们不可能叫他们翻越激流、裂谷等复杂地形。这里的地形和现在的气候不允许。而且他们这方面的技术也不够娴熟,万一出事后果不堪设想。最后就是安全原因,按照计划上说这次行军应该是单人进行的,我们都知道这样的单人长途行军不仅是对体能、意志的考验,更是独自面对饥饿、疲劳、焦虑、恐惧、孤独等一系列心理和生理的考验。可我们为了安全把两个人分在了一组,虽然我们事前要求不许他们相互沟通,要拉开一定距离,即使他们照着执行,但无疑也会降低对心理方面的考验强度。所以我得出了,制定的这个计划不是更困难了反而应该说是更简单了的结论。”

看得出,我的这番话多多少少令他们有些失望,于是我安慰道:“两位首长不用担心,我说的是特种兵的标准,他们还需要经历选训队的磨练,那里的标准应该有所降低。再说了这次侦察兵是作陪护的,行进节奏自己控制不了。况且我们也应该做好自己的兵被淘汰的思想准备。”

想了想,绝对我说的对就不再说什么了。过了一会儿指导员反应过来了:“小潭,你管我们叫首长,成心损我们呢?”

“哎呦,这我可不敢。我是担心咱们怎么跟团首长汇报这件事儿,说秃噜嘴了。”

“你还会说错话?算了吧,水贼过河甭使狗刨。你一定是有了主意才跟我们来商量的。有什么主意你就直说好了。”

他这么一说反倒叫我不好意思了,于是我就毫不隐瞒的跟二位汇报了一下。

“这么说行吗?”指导员好像没什么底。

“我看可以,这种事儿啊,大家都是心照不宣,团座不过是要个说法罢了。我们把小郑借调过去没什么好理由,不也批了吗?不过既然主意是潭连长出的,还是由潭连长去说一下的好,我们就做个证人吧。”

“没问题,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说到此大家都心灵相通般的相视一笑。

每次站到团长办公室前,我都会像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先规规矩矩的整理一下常服,然后才喊报告。自己也觉得好笑,不是去见同一个人吗?为什么在帐篷前我就变得这么没有礼数了?是环境不同了,环境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啊。当年慈禧逃出北京城的时候不也落魄的不像样吗?想到此我面带着微笑走了进去,不等团长发问我就主动邀功,带着笑兴冲冲的说:“报告团长一个好消息:我们连有23人参加了昨天80公里的拉练,在一昼夜的时间里有17人按时完成了这个项目,合格率超过了70%,比与我们对抗的侦察连50%的合格率整整高出了20个百分点。”我是故意把项目说成是拉练,这个主我作为代连长还是做得了的。至于侦察连的加入,我就把他们解释成两个连的友谊竞赛。

他居然没有反应,仅仅看了我一眼就继续翻看手里面的材料。我不懂团长他到底是怎么了,于是小声补充道:“团长,这次拉练意义不同,24小时80公里越野而且还是地图上的距离。他们都是两人一组要求拉开200米以上距离的。这个项目合格的话进入特种部队的选训队,体能方面就基本没什么问题了。……”

他摆了一下手,示意我什么都别说了。好半天的功夫我们俩就在这个安静的团长办公室静静的呆着。他坐在桌子后面,我站在桌子前面。他底着头不再翻动手里的材料了,我直直的看着他,不知道在我心中虎虎生威的团长今天是怎么了。窗外的太阳已经开始西下了,这房子是正房所以不会西晒。这一点对于夏天可能是件值得欣赏的优点,可是现在毕竟是冬天了。我就那么干站着,不敢出声问他。就是这么站得直直的看着他,渐渐的不知道是因为没有直射的阳光,还是因为今天团部的暖气给的不足,我从心底传来了一股凉意。从形态上说很细微,好像用针画过皮肤留下的血痕。从能量说它又非常强大,我的一腔热血居然都被它的力量所感染。从速度上说他好像和我的血融为了一体,它跟着我从心脏里流出的血液走遍了我的全身、四肢最后就连我的脑子也变凉了。就在此时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因为我看到了团长的脸,那是一张歉意的脸;他的眼睛,那是一双失望的眼睛。我突然意识到这次来团部可能是我最大的错误,因为他一定做出了非常不好的决定,或者带来了非常不利的消息。我深呼一口气,好像要无牵无挂的接受他给我的不幸,可我的眼睛不会说谎,它一定流露出了一种不情愿,甚至是一种恐惧,因为我在团长的眼里看到了不忍。

该来的早晚要来,团长终于开口了。很平静的说:“军区前些日子来征求师里的意见,特种部队的组建人员上应该怎么定好。师长是我的老上级,我也求过他帮我打听一下这方面的事。他告诉我,听上面的意思好像还是倾向于军区侦察大队的老班底,仅仅从师一级侦察部队选一小部分人上去。”这对于我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他后面说的话简直就像是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天籁之音。我也只能模模糊糊记下其中的一部分:什么能更快的形成战斗力,有利于部队的稳定,地方部队的首长也不希望把自己的兵尖子送上去等等。

我呢?就这么似懂非懂的听着,好像还很专注的样子。我现在明白为什么林峰只来过一次电话说,黄大作为技术人员要来我们军区以后就再没有消息了。后来我再打过去的时候,那里的人始终说他不在,问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也是含含糊糊的说不清楚。他为什么就不能提前告诉我一下这给消息呢?想到此我突然笑了。他为什么一定要告诉我呢?难道我还能改变的了这种已经达成共识的决议吗?再说了,这种坏消息即使要说也不应由他来说啊!好消息就无所谓了,可坏消息,这不明摆着是越俎代庖吗?这时候,我又一次地想到了命运对我的惩罚这个主题。从俄狄浦斯王到大祭祀拉奥孔有谁能逃脱命运的控制?我是谁啊?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代理连长!我怎么能提前预支那些根本不由我控制的事物呢?我的嘴角又一次露出了微笑,我简直太自不量力不单要抗争自己的命运,还想带领一帮人一起抗争。我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是不是拿自己当浦罗米修斯了?

等团长说完了,我没和他说任何话就敬礼出来了,坐在回连里的车上。从团长办公室到回连这一路上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脸上露着奇怪的微笑,心里空空的,脑子想的不是怎么和侦察连的战友去说,不是怎么和自己的兄弟们去解释,不是怎么让自己进特种部队。这些我一点儿都没想,我想的最多的居然是浦罗米修斯!一个神为了改变整个人类的命运都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更何况是我——一介布衣?我简直就是疯了,还不如像王平、老连长他们一样多考虑一下个人问题。我是不是该转业回家了?听说我的帮子高中同学作老板的作老板,出国的出国,去外企的去外企都混得有模有样的。哪个每月赚得钱不是的我三倍加?可是我真他妈的不甘心啊!就这样转业回家?操他妈的就是回家享福我也要给他来个大闹天宫!

回到连里我第一件事就是找王平:“我现在马上就要休假!就是三天也行。”看到他为难的样子我补充道。

“什么?你这时候居然要休假!?”郑排一听就急了。


2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