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日军回忆:八路军鬼魂一到夜里就向我索命

秋之枫叶 收藏 27 15374
导读:侵华日军回忆:八路军鬼魂一到夜里就向我索命

人物简介:盐谷保芳,今年86岁,原侵华日军第59师团士兵,1942年至1945年曾在山东泰安驻扎。1985年,盐谷保芳第1次赴中国谢罪,此后每年都到中国谢罪。今年10月底至11月初,他第22次到中国谢罪。



知道盐谷保芳是好几年以前的事了,这个原日本侵华老兵跟我的朋友、畅销书《我认识的鬼子兵》作者方军先生私交甚好。上月我赴日本参加一个研讨会,方军建议我去东京看看这个曾22次来华谢罪的日本老兵。


11月20日上午,我如约来到东京盐谷保芳家中。这是一个秀气别致的家庭旅馆,不太宽敞的门前种满了花花草草,房屋围绕的天井里有金鱼在流水中摆尾游动,充满了生活气息。


盐谷保芳在自己不大的客厅里接待了我。今年已经86岁的盐谷保芳除了背有点驼,看上去并不像实际年龄那么老,精神矍铄,眼睛特别有神。


盐谷保芳给我端茶的时候,我注意到他左手的食指是弯曲的。盐谷保芳说,这就是他从军故事的开始。上个世纪30年代日本发动了侵华战争,当时日本全国总动员,征兵令一到,适龄青年就得去当兵打仗。盐谷保芳不想当炮灰,他听说残疾人可以不去当兵,于是用刀在自己左手食指上狠狠砍了一刀。当时鲜血直流,痛得他哇哇大叫。“遗憾”的是,他砍错了手,因为他自残的是左手食指,当兵打枪,用的是右手食指。1940年,盐谷保芳被迫征召入伍,1942年编入隶属陆军59师团驻千叶县佐仓连队,随即唱着军歌来到中国山东开始了他侵华战争的“生涯”——那首军歌他记得很清楚,因为歌词残酷而露骨,“越过高山,尸横遍野;越过海洋,尸浮海面;为天皇而死,视死如归……”


对于在中国犯下的累累罪行,盐谷保芳从不否认:“我们抢过老百姓家的东西。当时,我们发现老百姓家有种黑色的鸡蛋,颜色、味道都很奇怪,就把它扔了。后来才知道那是美味的松花蛋。”


当然,罪行最深的是屠杀中国人——在山东鲁西作战,偷袭了在那里休整的八路军;在鲁中扫荡,报复过给八路军报信的老百姓,一次屠杀中国村民几十人;还按照当年上司教的鉴别八路和百姓的方法——“摸他们的手,使农具的,手掌上长厚茧;使枪的,手茧长在手指上”,从而找出6名八路军战士来,并把他们活埋了。


1945年日本投降前,盐谷保芳在朝鲜境内被苏军俘虏,在西伯利亚服苦役3年。


盐谷保芳说那段时间他在夜里常常做噩梦,梦见被杀的八路军战士来找他算账。他常常惊叫:八路来啦!从梦中惊醒一身冷汗……日本人是相信有灵魂的,一个人要是做了亏心事,犯了罪,不去认真反省谢罪,他一生也不会得到安宁。


就是从那时起,盐谷保芳认为自己应该向中国人民真诚忏悔和谢罪。于是从1985年,他开始了谢罪之旅,至今已坚持了22年。


1985年4月8日,盐谷保芳和95名原侵华日军老兵来到了中国山东,开始第一次谢罪之旅。他们不满足于仅仅口头道歉,还向当时的济南教委赠送了20台电子琴和3幅书画。


从此,盐谷保芳他们几乎每年都会到中国谢罪,不过同行的谢罪者却越来越少,“有时是23名,有时是16名,有时是10名。”到了1998年,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有些是年龄大了、病了,有些是经济上不允许了,更多的是死了。”


盐谷保芳说,他一生中第一次到中国是一个侵略者,这期间杀害了不下10个中国人。“那的确是一场野蛮的侵略战争,应该向中国人民道歉和谢罪!应该让更多的日本国民、特别是年轻人知道战争的真相,我们干了很多伤害中国人民的事情。对于我们在中国所干的那些坏事,只要是有良知的日本人,都会感到耻辱。日本人应该好好反省!”


盐谷保芳家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不少书法作品,书桌和书柜上也摆满了各种礼品。盐谷保芳高兴地告诉记者,这些都是他去中国谢罪时,中国朋友送给他的纪念礼物。


记者特别留意到了客厅墙壁上一幅画框中悬挂着这样一首诗:六十年前是对头,白首相聚变朋友,缘何对头成朋友,正义力量为枢纽。明史鉴今朝前看,中日携手做朋友,桃花樱花竞开放,吉祥如意代代久。


盐谷保芳说,这是一位名叫王永坚的老八路在2003年9月赠给他的一首诗。在王永坚的赠诗下边,贴着盐谷保芳回赠的书法复印件,大意是这样的:人与人赤诚相交,心与心紧紧相连。您的友情打动着我,每次诵您的诗作我都泪水涟涟……


为了谢罪,盐谷保芳22年来陆续向中国的150所学校捐赠了价值1500多万日元的体育和文艺用品。22次谢罪之行,盐谷保芳花费了大约2200万日元。记者注意到,盐谷保芳一家生活十分俭朴,旅馆的一切工作全是自家人干。记者造访时,他和老伴正在清理客房。


盐谷保芳告诉记者,自己的收入主要来自现在经营的这个家庭旅馆。一个让人不可思议的事实是,盐谷保芳40多年来从未到外面理过发,全是自己给自己理,看不到后脑勺,就让夫人帮帮忙。他说这样省钱,外面理一次发要2000日元,按一个月理发两次算,这40多年省了两百多万日元!


盐谷保芳的穿着也很节俭。他指着自己身上穿的马甲和门槛旁边放的鞋子,自豪地告诉记者:“这件衣服和这双鞋子我都穿了30多年了。”


衣服穿戴是旧的,但盐谷保芳递给记者的名片却是新的——不仅纸张簇新,名片上印着的“22”字样更引人注目,“这是我为自己每一次到中国谢罪而做的标记,每次出发去中国谢罪前,我都要把名片重新印一回”。


盐谷保芳坦言,对于自己去中国谢罪的举动,很多日本人表示理解,但并不支持。“现在情况有所改变了。先是东京一所女子学校邀请我去给学生讲那些战争往事,随后又有不少学校或团体请我去演讲。一家通讯社最近也报道了我在中国谢罪的经历。”盐谷保芳对自己赴华谢罪的意义充满自信与期待。


3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