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官在日本遭日军官蓄意刁难

goodgunner 收藏 145 68380
导读:中国军官在日本遭日军官蓄意刁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军官在日本遭日军官蓄意刁难


2007-02-01 11:26:14 世界新闻报


两国军官汉字聊天 中国军人以“学”服人


“武 器不会说谎,军人也不会说谎,亲眼见识了,才能消除疑虑。”日本前防卫厅长官石破茂在谈到中日军事交流时如是说。人们形容中日关系,常用“政冷经热”一类的表述,两国军事交流的重要性被大大低估了。


中国军官留学防卫厅 欢迎会来宾“AA制”


2003年9月,中国国防大学教官孟凡明中校,作为中国第一位现役军官留学生出席了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新学期开学典礼。防卫研究所位于东京市中心,直属于日本防卫厅(现升格为“防卫省”),受防卫长官直接领导。


孟凡明被编入防卫研究所第51期学习一般课程。当期共有外位留学军官,除孟凡明外,还有3名美国军官、一位韩国军官和一位泰国军官。日本在校军官对中国学员很友好,也很好奇,纷纷围着孟凡明用英语交流。光说不过瘾,日本军官就拿出毛笔,和他用汉字“笔谈”。


日方为各国学员举行了欢迎会,军官们用过自助餐后,日本学员还组织起“团结会”,以示亲热。酒足饭饱,各国军官依照日本的习惯,“AA制”平摊了当晚的花费。


孟凡明在防卫研究所学习了一年,主修方向是“日美同盟的强化与发展趋势”。据他讲,“课程安排得非常紧,但授课方式属于填鸭式”。


资料室少佐蓄意刁难 中国军官以“学”服人


2004年,中国国防大学马骏博士在日本进行学术交流。一天,马骏提出想到防卫研究所资料馆,查看一下日俄战争的统计数字。负责资料馆的日本少佐先是说“馆舍正在维修,不方便”,随后,他又托辞“工作忙,没法陪马博士进去”。最后,少佐被“磨”得不耐烦了,干脆说:“我们是日俄战争的胜利者,有全世界最全的资料,日本人在这方面是权威,你们就不用研究了。”他还挑衅地说:“据我所知,中国没有日俄战争史研究专家,虽然战争发生在你们国家,但你们知道的真没有我们多。”


马骏没有和日本少佐正面冲突,他准确地说出了日俄战争中双方牺牲的具体人数、主要要塞及其构造,甚至讲出了在一次很小的要塞争夺战中日军指挥官的姓名。日本少佐惊呆了:“你怎么知道他的?日本国内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啊。”随后,少佐马上打开资料室,陪马骏查阅了相关资料临别,他把马骏送到防卫研究所大门口,一再表示:“马君,你真的很了不起。”


马骏事后回忆说:“日本在战争史研究方面研究得很细很实。不过你有真东西、真水平时,日本人也佩服。”


两国军人一道爬山 以水代酒庆祝登顶

2005年,一队中国军官访日。在参观部队和政策介绍会之余,为了活跃气氛,日方特地安排两国军人一起爬山。


当天,因为还有别的活动,中国军官们穿着正装带着运动服出发。山脚下,中方更衣室里人满为患,两位年轻的中国军官实在挤不进去,正在发愁,旁边一个自卫队队员很热情地招呼他们说,他办公室现在没人,可以到里面去换。


自卫队员拉上窗帘后,转身出了办公室,等两名中国军官换好衣服,他又变魔术一般拿出两瓶矿泉水,“带上吧,爬山会流很多汗的。”


山很高,日方甚至还特地派了两名医疗队员随行,生怕有意外发生。中国军官一天奔波,又拿了不少“行李”,爬到半山腰时,几位年纪大的军官已经气喘吁吁了。日本医疗队员很自然地接过他们手中的水,大家一边数着山路上弯路的个数,一边相互鼓励。


到山顶时,已然夕阳西下,解放军军官和自卫队士官们打开矿泉水,庆祝顺利爬上山顶。


日军官生病不掉队访华重新认识中国


日本军人一向以守纪律著称。2006年,防卫厅代表团访华。一名自卫队员刚到中国就水土不服,开始腹泻。他吃了点止泻药,没把病情告诉他人。第二天,中方接待人员察觉这位自卫队员脸色不对,建议他休息。但他坚持要随团行动,并说:“代表团一起行动,不能缺员。”


接下来的几天,这名自卫队员始终坚持和大部队一起行动。每到开饭的时候,别的日本军官都能享受美味的中华料理,而他只能喝一点中方特意准备的对肠胃温和的粥。


临回国最后一天,自卫队员的病情终于好转。他不无遗憾地说:“可惜这么多好吃的都没吃到。”他很感谢中方对他的照顾,还说,来中国前,经常觉得中国军费增长过快,但参观了中国士兵的食堂,看了中国军人开垦的菜园,听了中国军方的相关介绍后,他完全理解中国为提高官兵生活而增加费用。他表示,访问改变了他对中国的印象,特别是对中国军队的印象,今后要为两国友好尽力。


自卫队员对中国很好奇


目前,中日军事交流主要有3条途径:一是中国国防大学和日本防卫研究所互派学员留学进修;二是日本防卫医科大学与中国解放军总医院的交流;三是民间基金支持的青年军官短期互访交流。


在和日本基层军官的交流中,中国军人感受最深的就是日本军人一方面对中国军队很好奇,另一方面又对中国心存戒心。这两点,在中日军方的高层互动中也可见端倪。


2006年11月,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章沁生中将访日,会晤日防卫厅长官久间章生等军方高官,并与防卫厅事务次官守屋武昌举行了第七轮中日防务安全磋商。据说,会谈气氛融洽,因为两人谈兴甚浓,会谈还延长了两个小时。然而,事后日本媒体大肆炒作的却是,日方就中国军费透明度“表达关心”。


总的来讲,中日军事交流渠道还比较窄,层级相对还较低,主要停留在体育、医学和学术等领域。究其原因,是近年来日本领导人的某些言行降低了两国政治关系的热度,进而影响到中日军事交流。


去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华,两国政治关系转暖,中日军事交流也逐渐升温。日本媒体报道说,自卫队统合幕僚长斋藤隆打算春天访华,中国国防部长曹刚川也可能于夏天率团访问日本。两国还在协商海军军舰互访的相关事宜。


专家观点


军事交流助推中日和解


2006年秋季以来,中日两国关系走向全面恢复,一个最为明显的标志就是两国间延宕已久的军事交流合作终于进入正轨。


了解近年中日关系实际状况的人都知道,中日间的军事交流可谓“举步维艰”。尽管中国方面早就希望通过军方交流对话,使两国关系真正达到“化干戈为玉帛”的境界。但日本方面为实现政治大国目标而配套的“有事法制体系”和对外军事部署,以及少数政治家在历史认识问题上的倒行逆施,一直严重阻碍两国军事交流的顺畅进行。


笔者历来认为,中日关系的彻底改善,除了政府间的良好互动外,离不开民间交流和军事交流的“两翼”。一方面,中日之间的最终和解,一定是草根层面和民间意义上的和解;另一方面,只有作为维护国家安全的军事系统能够开展直接的对话交流,一衣带水的中国和日本才能把东海变为名副其实的“和平之海”。


毋庸讳言,军人的职责在于保护本国利益,这种职业特殊性决定了各国军队之间要么是友军,要么是敌军,面临二者必居其一的艰难选择。因此,各国军事交流的难度也大大高于经济、文化等一般意义上的接触交往。不过,只要当事国真正朝着全面改善关系的方向努力,把思路从“以邻为壑”转换到“铸剑为犁”,军事关系也可以成为推动国家关系的良好渠道。


例如,国家元首国事访问时,东道主通常要鸣礼炮以示友好和礼遇。殊不知,鸣放礼炮本起源于放弃军事敌意的举动——在老式火炮弹药装填耗时费力的十八、十九世纪,军舰驶入他国港口时,需要放空主战火炮,表示自己乃是和平的使者。


值得庆幸的是,经过中日双方共同努力,人们期盼已久的两国军事往来已经启动。2006年末,章沁生中将率团访问日本,而今年两国军事领域的对话交流更成是引人关注。


然而,逐步回暖的中日关系中也夹杂着几分料峭春寒——新年伊始,日本防卫厅已升级为防卫省,自卫队的正规军化也只是时间问题。最近,安倍首相访问欧洲,仍在要求各国维持对华军售禁令。


日本方面的上述举动,从反面印证了军事交流的艰难和复杂。但是,中日两国改善政治关系已经为军事领域的交流合作提供了深远而广阔的背景。正所谓: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中日两国间的军事交流——无论是军方的高端对话,还是两国军舰的友好互访,已经是一种时代的必然。为了维护中日关系良好发展的大局,日本的某些政治家也应该转换固有的思维方式,在推动两国军事交流上做出应有的努力。徐长军 卢晓 高洪


2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