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狙击手 18.捕俘 6.

y492545690 收藏 8 59
导读:老山狙击手 18.捕俘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9/


到了连队驻地,那个排长很热情地向他们连长指导员介绍了大家。听说是从前线下来的侦察兵,他们连长指导员都很敬佩,刚好他们连队改善伙食,连长大喊一声:“炊事班,鸡汤端出来!”

听说有鸡汤喝,大家那个开心,都不客气了。

很快,大家蹲在地上,浑身脏兮兮不说,更面黄肌瘦,像一群叫花子,或者不如说更像是一群饿鬼;都不说话,每人呼噜呼噜先喝了一大碗鸡汤。那个香喷喷啊,大家都只觉得是人世间最美味道的东西了。想不到他们在这里的生活开得那么好,大家直羡慕。

喝完汤后,向前进对这个连队的几个主官说了,除了炮观员打死的人外,刚才那一场战斗,被他们消灭的敌人都记在这个连队身上。那个连队的几个主事的很奇怪,当问明了是因为侦察兵要保密,不能被敌人特工盯上时,那个连长笑眯眯,说道:“这样不大好吧,当然如果你们坚持,我也不反对。但是你们能不能帮我们写一则材料什么的······”向前进就说:“这个绝对没问题。你们在报道的时候别写我们就行了,这样是不是更容易些?”

“那是当然。宣传是最重要的,我的兵很少能这样对特工大打出手,而且这样完胜,还捉了一个少尉,更是踢到宝了。炊事班!多炒几个菜给他们前线下来的,人家辛苦不容易,一定要让大家吃饱吃好。动作要快!还有,只要我还没通知你们说不用煮他们的饭,就一直管招待,哪怕他们住到下辈子都行!听到没有?”连长大喝一声。

炊事班的班长跳起来,向这里的最高长官立正敬礼后应答道:“是!”叫手下人过来收拾地上碗,再去预备饭菜。

连长叫给烟来。很快命令又被彻底执行,每人拿到了一包红塔山。

“事务长,直接给团长那个老狗要他们这些人的粮草。”连长又发号令。

“是!”事务长那个动作快,立马转身去连部打电话。

连长对自己的命令总是能立即不折不扣地被执行感到异常高兴。权力这个东西就是好,在军人这里,有权力就能贯彻意志。

吃了饭,大家又借来肥皂和洗衣粉,到河流下游一点的地方去洗澡洗衣服。太阳光很厉害,衣服洗过后,拧干晒一阵就可以穿在身上。

现在其他人在驻防连的帐篷里休息,向前进和武安邦过来找炮观员。大约是下午两点多钟的样子,河边的野战医院里很安静。向前进脚上的伤还没有得到医生的看护,刚才湿了水,不晓得有没有问题。此时武安邦带着他,他一瘸一瘸地跟在后面,两人穿行在芭蕉林中。

武安邦一直好吃好喝,身体棒,心情好,人就很轻松,走在前面时哼着歌儿。向前进就笑他道:“武哥,你像蚊子叫一样,哼哼着什么呢?是不是多少年牵肠挂肚的问题一朝得到解决,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啊?”

武安邦止住了哼声,说:“那倒不是,大家战友相见了,我心里高兴难道不行?”

向前进呵呵着道:“那是的,怎么不行。只是这里美人,信得过我的话,你承认了吧。是不是真有点那么个意思?部队不允许的,你也知道,千万别太张扬,要不然你日子不好过。”

武安邦说:“我知道,部队的东西,我比你熟悉。我会有分寸的。”

向前进问道:“这么说,是真的了。那个护士长人倒是蛮漂亮,为人也还可以,大家都有好感。只是以后你们怎么能在一起哦?你过不了多久就要退伍回地方,而她呢,我看部队应该会留下她,一直当军医退休。”

武安邦说:“我没想那么多。大家都有好感,那就是了。再说,想的多了,谁知道以后的事?我们还会不停地出征,枪弹无眼。他妈的,只要恋爱过就好了,死也不遗憾了。”

向前进说:“你们之间没那个什么什么的吧,死也不遗憾,听起来是这个事儿。”

武安邦伸手拔开挡在他前面的一片芭蕉叶,人在那丛芭蕉旁站住了,说道:“怎么会呢?但是我跟你说,我跟她拉过手了。昨天晚上我们在河边约会,你可别跟其他人说。班长,你有没有跟人拉过手?女人的手好好拉,感觉——舒服!”说到这个,他仍有点兴奋和激动。

“你有没有跟女人拉过手?你的女朋友,你没拉过她?”他又问。

向前进摇头。

武安邦很奇怪,有点不相信,又问:“到底拉过没有?你一定比我经验丰富,下一步该怎么办啊?”

向前进看着他,吓了一大跳,赶忙打断他道:“下一步?别!算了,就此打住!千万别下一步,会害死人的。”

武安邦也吓了一大跳:“你那么大声干什么?小声点行不?你是班长,谈恋爱这方面经验丰富的哦,我意思是说怎么保持哦,我真怕她以后不喜欢我了。”

向前进嘻嘻笑道:“武哥,你不会吧,是不是个男人啊?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有缘则聚,无缘分手,那有什么?别看得太重。我们是战士,不是平常人。生死都经历过了,还看不开一个情字?唉,看来英雄难过美人关,古话没假。但是我就看得很开,分手就分手。”

武安邦松了松肩上枪带,看着他说:“我好不容易才有个人喜欢我,不瞒你说,我是初恋,看得当然重了,哪里像你,走到哪里都有人喜欢,你当然不觉得什么。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分手?你跟你女朋友分手了?不会吧?那个你同学马莉莉,跟你分手了?我可还背得她写给你的信,对你那是一往情深,当时令我们大家都羡慕。怎么也跟你分手了?什么时候的事儿啊?我们怎么都没听说。”

“马莉莉······”向前进喃喃叨念道。一下子在脑海中,她还回想不出来马莉莉的容颜。

“你怎么啦?班长?”武安邦问。

向前进瘦瘦的脸上有了一种迷惘,马莉莉好像是个很遥远的记忆,这一下子要他突然想起她来,对他来说变得很困难。有一霎那间,他的头脑里闪现过那个女记者的样貌,但他马上摇头否定了,不是她。

武安邦只以为伤着了向前进的心,看着他,不敢再说话了。好久,武安邦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安慰他。

“班长,你······你没什么事吧?班长?”

“什么?什么事?”

“没什么,我们坐一坐吧。”

“好啊,坐一坐。”

向前进将枪从肩头拿下来,在芭蕉丛旁退了两步。武安邦折了两片芭蕉宽大的叶片,两人各自垫了在屁股下,坐在地上,都将枪来怀抱着。

阳光很好。

此时是下午两点时分,芭蕉林里静悄悄。两人坐地的是一个斜坡,可以看到下面的河水和木桥。来时的路也看得很清楚,现在又有了一队巡逻的友军,沿着大路过去了。这一次,他们当中有人背着喷火器。

两人默默地看着他们在阳光下走过山脚,直到看不见人影。

“也许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不用我们解放军这样走来走去了。只要战斗一直打下去,越南人坚持不住的,会喊投降。主要呢是他妈的苏联人和华约那些个国家在后面搞鬼,北极熊不是好东西。这越南人也真他妈的蠢,敢跟我们较劲儿,以为傍着苏联,就可以纵横天下,到处打仗。他们得罪了很多周边的国家,柬埔寨,缅甸,泰国什么的,居然想要称霸东南亚······跟我们交手,今天他们可感觉到厉害了,广播里天天说我们侵略他们领土,还跑到到联合国去告状。呵呵,真是他妈的无赖国家。”向前进看着南方,前线此时没有什么动静,宁静得很。

“我们79年的时候赢面不大,国家百废待兴,打仗也生疏了,居然用56半对付Ak-47,一个班就两把冲锋枪。现在可好了,不再那么蠢。干起来,越南人只有后退的份。不过他们的特工,那是的确厉害,他们还晓得这样用兵,也算可以了。”武安邦说。

“真的不希望国家这样把金钱财物消耗在战争上,改革了,人民生活应该进一步好起来。我觉得这里地方还很穷,老乡们过的日子都很苦。要是没有外敌,我们有一个宽松和平的环境来搞建设,那可多好。不过,我们想要的东西,虽然不过分,但是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他妈的越南人当初是怎么想的?人心不足蛇吞象,当年他妈的居然说要打到昆明、南宁······还好,他没那个本事。除非我们军队不是共产党领导,只要是共产党领导,战斗力是不会像国民党那样衰的。老实说我喜欢打仗,从小就喜欢,我应该是比较幸运的,终于能够心想事成。”向前进向下伸直右腿,随意地拉动着枪栓。

“对于打仗我不是特别的喜欢,我只是在尽一个军人的责任,响应国家的号召。只要国家有命令,再苦再累,我们既然来当兵了,责任重大,就要肩负起保家卫国的责任。”

“对啊!军人就是听命于国家的,响应国家号召的。抵御外辱,不靠我们军人靠什么哦?虽然打仗是很苦的事,随时都有可能流血牺牲,但是只要能把向我国家开枪开炮的敌人赶走,废掉他们的邪门武功,能换来和平,个人的东西,像你说的,那又算得了什么啊?我们是战士,就是肩负这种使命的人。也许以后的人们很难理解我们,但是只要国家还有外辱,我想他们也一样会在国家的使命召唤下拿起武器,不计个人生死得失奔赴前线的。”

“我觉得我们这是在自吹了,把自己说得伟大了一点。其实我只想做个平凡的人,想像平凡人那样生活,无忧无虑,该多好。我还可以随意地谈恋爱,不像在部队。”

“呵呵,我蛮同情你的这个想法,你拉她手的时候,是不是也害怕着被人看到,告你一状,你吃不了兜着走啊?”

“嘿嘿,那倒是,我当时像是做贼心虚,到处看了个遍,确定周围都没有人了,才敢下手。”武安邦说着,又抬头四处看了看。

向前进哈哈大笑:“看把你紧张的。嗯,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拉住女生的手是个什么味道?”

武安邦摘下头盔,说:“你别羡慕我了,你装蒜的不是?我不相信你没有拉过你同学的手。”

向前进摇了摇头,说:“我是真没有,你都说是同学了,怎么会拉过手?没有,从没有过。你不说,我倒是要把她给忘了。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也许上大学了吧。”

武安邦奇怪道:“不会吧,她给你的信写得那么缠绵,她到哪里去了你都不晓得?你们会到互不知道彼此情况的地步?是不是夸张了一点。”他的话里有一种遗憾的意味。他看着向前进,想要看到点失落或者是难过的表情,他准备好了只要他一出现这种表情就 安慰他几句。

但是他失望了。向前进的脸上没有那种表情,他显得很平静,好像是在谈论一个跟他从来都没有任何关系的人。

武安邦真的有点弄不懂了。在他的心目中,这个新来的当他们头的兵是个诚实的人,不虚浮,不骄傲,不自满。更重要是这个人很有责任感,他根本不像是那种拿感情开玩笑的人。他凡事都很认真,值得人信赖。

在武安邦的心里面,此时已经将向前进当作了生死之交,再也不像是普通的上过战场同生共死过的那种战友情谊。这种情谊的更深的表现是在生死的关头,向前进没有舍弃他,将他自己的性命跟他捆绑在一起。如果当时不是向前进坚持不放弃他,带着他回国,那么他已经完了。他的命真的是向前进救出来的,救他的人当然还有马小宝,所以当他刚才时隔差不多一个半月再见到向前进时,他只是傻笑着敬礼,喊报告。他想报告什么呢,他没有说,那无非是报告他的命在向前进的救助下活过来了。

古人云:大恩不言谢!

他到现在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但是向前进明显感受得到,身边这个年龄比他大三四岁的老兵反过来把他当大哥尊敬,无话不谈。

“你真的没什么事?我们刚才说到你女朋友,你们好久没联系了,怎么会呢?”他真有点惋惜。

“算了,我真没事儿。”向前进摇摇手,突然又把着枪,站起来。“我们去看看那个炮观员。你不认识他,这样吧,你得先带着我去找到你那个老乡,找她给看看我的脚,顺便问问炮观员在哪里,伤情怎么样。”

“没问题,跟我来。”武安邦说着,也站起来。两人又一前一后,走下斜坡,往下面的战地医院的帐篷去。

张护士长给他看了脚,发现伤口处有些红肿,又叫来一个医生给他细看了,说没事,多吃点药,或者打几次消炎针。但是告诫他不得抽烟喝酒,尽量减少运动量。

问了炮观员的病房,向前进跟着护士长走,她说她带他们去。

河岸边的地上到处都是芭蕉,叶片宽大,惹人喜爱。里面帐篷一座座,不知有多少,不熟悉的话要找个人还真难。

找到炮观员后,护士长看了里面人的伤情,出去了。没什么事,武安邦也跟着走了。这里炮观员说,第二天所有人得要随着他回到他的部队去,向首长做汇报。向前进点头,说知道。

因炮眼先生受了较重的伤,所有的汇报将由向前进来完成。现在在野战医院的帐篷里,向前进跟炮观员在准备汇报材料。

来接的车要明天才会到达这里,相对来说,时间是充裕的。

太阳渐渐西斜,谢天谢地,帐篷里变得有点阴凉了,旁边还躺着个伤兵,此时正在昏睡中,没有醒来。护士长又来看过了,出去了一阵。向前进整理着炮观员的笔记,有些东西他加进去了自己的,使之更加充实。

刚才他从附近驻防连队里扛来了一个弹药箱,此时伸长腿坐在地上,向着外面光线,做着笔记。炮观员在输液,精神还好,刚才他吃了点流质食物,喝饱了向前进从那个连队里弄来的鸡汤。

向前进在忙着的时候,炮观员不知怎的,心里有话藏不住,想要跟好朋友生死战友分享分享,就说道:“呵呵,向班长,告诉你,我心里高兴啊。我女朋友要来看我了!但是你说,我这个样子怎么能见人,他们把我头发也剃了,我现在瘦得像个小和尚。我不知道该怎么支招,怕她见了我这德性,印象大打折扣。他妈的,我终于也像个真正的军人了,是她喜欢的那种类型。这一次我的赢面机会应该很大。你说,我跟那个扛摄像机的对头,他会喜欢哪一个?”他躺在地铺上,转头看着帐篷门口在那里整理笔记的向前进。他想要知道点向前进的看法。向前进正在就一些日期进行对比,看看大家的记载有何不同,他发现了一些出入的地方,还好问题不是很大。但是他很疑惑,怎么同样是两个人记载的同一件事会有所不同呢。他回过头来,向着炮观员问道:“好像没这个可能啊,怎么同一件事会是不同的日期呢?你是不是记载错了。”

“你说什么?什么事,你拿过来我看看。”炮眼先生伸出左手。

向前进说:“啊,是我看错了,下面的字迹被水浸湿,日期不明显,看不大清楚。我得要用马列主义的显微望远镜来看看,否则出了错,党要追究起来,我可吃不了得兜着走,不是耍的。你的记录很详尽啊,果真不愧为吃专业饭的人,跟我们比起来就可看出不一般了。嗯,这个这个某年某月某日某时越军营级增援调动,火力配置如何如何,往某某高地方向前进。我炮兵在接到呼叫打击后,进行了这么长时间的远程高密度覆盖射击,敌人伤亡怎么样怎么样,异常惨重······有这样的事吗?我翻开我的记录看看,对不对得上号。某年某月某日,找到了,嗯,是的,不错,有这回事。我的记录是望远镜里看到有一个敌人的尸体被炮火撕裂,一只手在气浪中被抛起,落下来,还在空中又被爆炸的气浪抛起,一共起落了四次,不知你的记录是不是这样,你看到没有?啊哈哈,你的记录是五次,你看到了很多,我则是专门盯着那只手看。当时浓烟滚滚,数百个平方都是烟和火······”

“报告!”外面突然有人挡住了光线,向前进抬起头来,看到一个瘦瘦高高的年轻医生,脖子上挂着听诊器,两手上还有鲜血,正弯腰走进来。

向前进将本子放下,手掌并指举到右耳边,还了礼,看着他,问道:“什么事?”

瘦高个医生已经进来了,正在伸腿迈过他的弹药箱,一边问:“刚才这里有人叫医生,我来看看。病人怎么样?”

“我们这里没有人叫。你可能搞错了,到外面去看看。”炮观员说。

这时候外面不远处有传来惨叫声,听起来很痛苦。那医生连忙道歉,说:“真的是搞错了。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个叫向前进的,我们院长找,谁?是这位同志?那你赶快去,我们院长找你找得急迫,原来你到这里来看书了。那么认真,是不是什么要开考了?”

炮观员呵呵笑起来,回答他道:“没有,我们在看一些机密文件,关系到越南人的生死存亡,说不定这一次彻底毁了他们,大家都可以打马回朝,到自己的老地方去了,不用再在这里冒着生命危险。”

那医生跟向前进都笑了起来,医生笑着道:“他妈的,你们前线下来的兵要么特别能侃,要么受了伤的,情绪极其低沉,心绪相当不稳定,动不动就打我们的护士,拿她们出气,有一次居然差点打到老子。你这位就不错,是能侃的那种,改天跟越南人谈判时,别落下了你,你可一定得要参加。这位向同志,你怎么还不去,我们院长真的找你,不知道有什么事。”

“可是我现在没空,我得要准备材料,一会儿车子来接我们,我们要上报给首长的东西,可是关键,不能马虎。我看得要等会儿再去找他。”向前进抬着头,看着他说道。其实车要明天才来。

那个医生就出去了,临到帐篷门口边又回过头来说道:“向同志,话我已经带到了,你等会要是跟我们院长大人见了面,千万记得说是你自己忙,我已经通知到你了的哦!”

向前进点点头,说道:“晓得。你去吧。”

这时那个昏睡的伤病员醒来了,挣扎着说着胡话,样子好像是想说他要喝水。

向前进转过身,看着他,这小子头上缠着绷带,身上的胸口部位也受了伤,不晓得是从哪个阵地送下来的。“你要喝水?我给你叫医生。”向前进转过头,喊道:“医生,医生!奇怪,医生走那么快!”他站起来。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