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想说忘你不容易

第一次触摸足球,是上小学时,上体育课时与同班的同学一群人追逐着一个皮球,乱成了一团。

对足球的狂热,始于1986年,如火如荼的世界杯在美洲的墨西哥举行,头一次有幸亲眼目睹了一代巨星——马拉多纳的精彩表演。那年我十五岁。

至此,与足球结下了不解之缘。

上高中时,就读于市内一家在全省都排名重点的中学。该校不仅教学成绩一流,而且各种氛围良好,体育传统与精神也很浓厚,足球项目当然也首列其中。学生们学习主动,体育运动同样十分活跃,真正做到了革命、工作两不误。

学校成立有专门的足球队,俺通过自身努力,终于成了校队的一名正选,司职后卫,体格健壮,拚劲十足。虽然脚下技术粗糙,但抢夺凶狠,在场上队友戏称我为“屠夫”。我们在课余训练,每逢周末由校方组织与当地工厂企业的业余足球队打比赛。大学时期仍然如此,也经常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比赛,其中还与留学中国的非洲黑人小子交过几次手,对方身体的灵巧与柔韧性我至今还难以忘怀,历历在目。

学生时代结束了,也宣告结束了我驰骋球场的一切机会,但也给我留下了终身不能抹去的痕迹。一次是打比赛的时候不慎扭伤了脚脖,现在右脚有时用力不当就会隐隐作痛;最刻骨铭心的一次就是与同学跳起争球,手扬得很高,结果被球场旁电线杆子的钢拉丝绳挂住了手,当时我一看竟露出手指头里面白森森的骨头,吓得我毛骨耸然。事后手上缝了好几针,光医药费就花去了21元,这可对一个学生来讲是一项不菲的开支啊。

现在,每当我看到手上的伤疤时,就会回想起学生时代的快乐时光,心中也平添了几分回忆与自豪。

踢球当然离不开看球,甚至看球往往是第一位的,特别是在参加工作后,因为你大多没有条件和场合去踢球了。

86年世界杯时,电视播放比赛节目往往是在早晨。俺那时守着一台黑白电视机,一直盯到快八点了,才不甘心的赶快去上学。通过那届世界杯,认识了小马、普拉蒂尼、苏格拉底等星光闪烁的人物,结识了意大利、巴西等世界级强队,并马上爱上了他们,一发不可收拾。

90年世界杯时,刚参加完高考,而且家里换了一台18寸的彩电,可以放开手脚如醉如痴了。但事情过了头,父亲就不太高兴了。并且生了气,警告我不能一天到晚就守在电视前,要帮助家里做点正经事。于是我只好晚上偷着看,把音量放到最低,把光彩调到最暗。一次正看到兴头上,突然听到楼梯有脚步声,不好,一定是父亲发现了什么,半夜上楼来巡视了。我马上关掉了电视,躲藏到黑暗之处。父亲开门四处查看了一圈,觉得一切正常,正要转身离开,猛然发现背后有人,心里一惊,一下子就僵在了那里。我怕吓坏父亲,就马上脱口而出:“爸,是我!”。往下就不用我多说了,被骂个狗血喷头肯定是避免不了的。

头一次看中国队的比赛,是88年汉城奥运会外围赛,中国队与日本队的比赛。那时候,小日本与我们还不是我们对手,实力比我们低,有“日不怕韩而惧中,中对韩束手无策”之说。但头一回合的比赛我们主场输了,是0比1。第二回合客场的较量我们赢了个2比0,最终首次入围奥运会。第一场次我没看,正在校上晚自习。同寝室的一位同学看了。回来后大家都已经上床休息了,他还气呼呼的在一旁骂娘。另一位同学说了他一句不要影响别人休息,结果最后两人之间发生了战争。可能是受到他的感染,第二场次我逃学在家看了比赛。

由此,我爱上咱中国队。不但看比赛,而且买足球方面的杂志、报纸,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张贴喜爱明星的肖像,柳海光、贾秀全成了我的最爱。以前的容志行、赵达裕也常常被我挂到嘴边,走到哪里说到哪里,好象与他们是同时期的人一样。并且从此从心里鄙视那些喜爱歌星、影星的追星族,觉得他们“燕雀安知鸿胡之志”,没有自己志向远大,不谈论足球就不是真男人,道不同不相为谋,懒得理他们。偶尔碰到一个喜爱足球的人,就觉得是天底下最高兴的事儿,无所不谈,如数家珍,把对方视为知己。爱屋及乌,我还喜欢上了作家刘心武,因为这人写了一篇“5。19长镜头”,以后他的文章都要看一看。最令我佩服的中国球员当数唐尧东了,好象也是与中国香港队的比赛吧,他奋不顾身的迎着守门员顶进了一球,血洒疆场后头上缠着绷带战斗。事后看评论,当时他的眼睛有可能被撞瞎。英雄,回肠荡气!退役后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这些年不知他过得好不好?

94年全国甲A联赛,一到周末下午,我老早就守在电视机前,什么事也不问,什么事也不管,天塌与咱也不相干,就专心致志的看比赛,这场看完看那场,一直看到天昏地暗,一直看到地老天荒,这世界从此与我不再相干。

好景不长,不久我们这儿开始装有线电视了,没有线看不成了。为了装上有线,我死皮赖脸的与老婆说好话,向她求情下个月的工资不上缴。要知道咱可是纯爷们啊,过去从来不向女人低头的。最后谈判的条件是,装上有线电视后,下班后我要按时赶回家,不能再与狐朋狗友在外面唱酒聊天了。这不等于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么,但为了俺的最爱,我一咬牙立马答应了。

甲A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比赛还是看世界杯外围赛。足球是偶然的,现场直播的气氛真令人窒息。中国队比分领先时坐立不安,度日如年,觉得时间过得好长,恨不得比赛马上结束。中国队落后时更是焦急万分,场上急,我心里更急,真想把时间凝固,祁盼奇迹出现。每当中国队进一球,我就直想跳起来,双手紧握拳头,小声的用力嗨喝。有二次因为转播中途突然停电,我就四处打电话,询问谁家有电,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飞奔过去。当米卢历史性的带领中国队闯进世界杯时,场上的队员拥抱、激动、流泪,场下的我也默默地陪着大家流泪,那一刻,我简直觉得我也成了他们当中的一员。

忘不了成功者,也忘不了壮志未酬的真英雄。高丰文主教练的一首诗末尾两句现在还依稀记得:处处坎坷处处难,不破楼兰终不还!

可中国队经历的失败实在太多了,给球迷高兴的日子实在太少,痛苦的伤疤却记过挥之不去,一次又一次就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与痛苦。每次面对他们的失败,我就想骂娘,心里窝火得不行,直想摔东西。新一轮开始后,就又重新点燃了希望与幻想,破灭过后又得好长时间独自承受心理上的失衡。到最后,看比赛前就要暗自告诫自己要有一颗平常心,冷静看输赢,理智对失败,可还是不行。

有一段时间,我觉得我自己快麻木了,就发誓不再看比赛。也真起了点作用,中超是彻底不看了,越踢越没劲,越踢越垃圾,场下场外乱作一团。但德国世界杯外围赛还是忍痛看了,还是输给了伊拉克队!

为什么有这么深的足球情结呢?我也说不清楚。但说起来大伙不要见笑,我有时骑车上下班路上,一边骑车还一边幻想过,就是我代表中国队参赛,狂灌韩国队6球,我也一战成了中国队的英雄!呵呵,这就是所谓的白日梦吧。

在网上看到一篇笑话,说中、日、韩三国足球队教练同去见上帝。韩国队教练问上帝何时能夺得世界杯,上帝回答要五十年,教练大哭:我是见不到了。日本队教练问何时能夺得世界杯,上帝说一百年,教练大哭:我是见不到了。最后中国队教练问何时能夺得世界杯,上帝大哭:我是见不到了。

上帝不会哭,我看后却有种想哭的感觉。

有人说,足球是和平年代的战争。有人说,对足球的狂热是爱国主义的表现。我想,也许二者兼而有之吧。

生活已把我磨厉得不成样子,看足球如同品三国,不是为了情感的渲泄,也许是为了找回年少时心底残存的梦。但我知道,它能激起我的信心、勇气和不折不饶的意志。

我爱你,中国足球。在有生之年,我会做你的忠实信徒。我也相信,遇有中国队比赛的日子,我还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