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我们的部队移防到小金门一个叫青歧的地方,青歧是小金门最大的村落;其实人口少得可怜,大部分年轻人都到台湾谋职,留在当地的,就只剩下老人、妇女,和小孩。青歧村原本保有着许多古老的闽南建筑物,当年的八二三战役,把这些古老的建筑物炸得体无完肤,大多只剩断垣残壁,弹痕累累;黄昏时刻,夕阳下的青歧村,颇有几分战地凄美的风味。阿水伯是青歧村土生土长的老人,自出生到现在六十多岁了,从来没有离开过金门一步;台湾长成什幺样子,对他来说只有【莫宰羊】三个字可以形容。阿水伯在青歧村开了一间小杂货铺,还摆着一张花式撞球台,店里除了卖一些日常用品之外,夫妻俩也卖一些小吃,另外也帮附近一带的营区洗衣物,生活过得还算不错。一到假日,大部分的阿兵哥都喜欢到阿水伯的店,因为阿水伯就像能言善道的说书者一样,总会说一些金门地区的鬼怪奇谭。多年来,青歧村经常流传着无头部队的传说,则于真实情况和详细经过,则鲜少人知道。这一天,吃过午饭,我以及连上一个一等兵王成卓和下士陈信义来到阿水伯的店,在我们的央求下,流传在小金门多年的无头部队的故事才终于真相大白……那是发生在民国五十八年,我亲身经历的一个感人的真实故事‥‥‥阿水伯一声长叹,若有所思的说道。那时候八二三炮战刚打完不久,局势很紧张,两边的水鬼经常彼此登陆摸哨,一个班据点,或是一个排据点,甚至一个连部整个被摸走是常有的事。国军部队为了应付战事随时可能爆发,所以每天行军,出、踢正步、刺枪,训练非常的精实。那无头步兵连和这个有什幺关系呢?陈信义好奇的问。那一年夏天的某个早上,我和往常一样,清晨六点左右就骑着摩托车到附近的营区收衣服回来烫洗,到了南山连发现大门卫兵竟然不见了,虽然心里觉得奇怪,我还是直接将车子骑进营区,进入营区后,里面一片死寂,半个人影都没有,我感觉不太对劲,心想,就算是部队出去晨跑,也该有大门卫兵和安全士官留守才对呀!我好奇的往他们住的坑道走进去,突然之间,一阵冷风从坑道内直吹上来,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当我走到他们睡的寝室时,迎面而来的是令我震惊且终生难忘的画面………阿水伯点了一根,经轻的吸了一口,然后缓缓的吐出烟雾,眼眶里闪烁着泪水。你发现了什幺?王成卓急着想知道答案。整个寝室一片血泊,每个人的喉头都被切断,左耳全部被割下。阿水伯语带哽咽。整个连被水鬼摸走?包括连长吗?没错,事后师部派人调查结果,全连无一幸免。为什幺每个人的左耳都不见了呢?王成卓百思不解。因为共*的水鬼都要拿耳朵回去交差。阿水伯回答。那这些尸首就是无头部队的来由啰?陈信义继续问道。无头部队就是南山连的英魂。阿水伯接着说:那时全连被杀之后,有一段时间,当地没有军队驻守,但奇怪的是,每到深夜青歧村的居民都会听到南山部队出的声音,有时是刺枪术,有时则是霹霹啪啪的正步声。有一天深夜,南山连又传来踢正步的声音……"正步……走………,一、一、二、一‥‥‥ "我和一位邻居好奇的跑去偷看,当我们悄悄的从营区侧门的树丛往内看时,集合场上飘着一片鬼火,一个连的兵力整齐的排成方阵,立于集合场正中央,个个全副武装,托枪,一班一班的在练习踢正步,口令由站在一旁的连长发,恐怖的是,每个人的头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盏盏绿色鬼火。一开始,先是南山连的直属营长带着乩童前去安抚,不料因阶级太低,无法奏效,回来后还病了好几个月才复原。接着是旅长、师长等将级军官前去安抚,还是因阶级不够高,纷纷无功而返。连将军都镇压不了,还有谁能制服呢?陈信义咋舌道。这种情形持续了将近半年,半年内,没有任何部队敢进驻南山;直到有一天,在一次高宾演习后,这件事情才获得圆满的结局。什幺高宾演习?王成卓楞楞的问。高宾演习就是高级长官巡视金门地区。阿水伯解释道。那一年冬天,蒋公巡视小金门,当他巡视到南山连时,发现这个重要的军事据点竟然没有人驻守,马上把陪同巡视的小金门司令官叫去臭骂一顿…………陈司令官,这里为什幺没有驻守部队?蒋公生气的问。报告总统,因为………司令官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到底怎幺回事?赶快说。在蒋公的逼问之下,司令官才一五一十的说出事情的来龙去脉。蒋公听了之后,深受感动,于是取消了当天返回台湾的行程,决定要留下来,亲自安抚南山连的英魂。这一天,太阳下山后,蒋公先进驻青歧村,随行的文武百官数十人,道士法师十几人,加上好奇围观的百姓,挤得水泄不通。大家都在等待深夜的来临,每个人的心情忐忑不安,尤其是随行的官员,深怕蒋公有任何的差错。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青歧村的气氛也逐渐凝重,凌晨一点时刻,南山连终于有了动静。"正步走…一…一……,一二一……向左……看……,向前………"当刚强有力的回音来自一公里外的南山连时,立刻引起在青歧村等候多时的民众一阵骚动。文武官员想多派道士、法师,以及随行的人员陪同蒋公一同前往,都被 蒋公一一回绝。只见蒋公起身带着一个待从官坐上吉普车,从容的离去………南山连的集合场依旧绿光闪烁,无头部队精神抖擞的托着枪,秩序井然有序的出上课。蒋公缓缓的往部队的正前方走去;此时,无头部队突然有了举动。"立正……… "无头连长发现蒋公向部队走出去,立刻下命令,随后转身面向蒋公报告课进度:"陆军第x师x旅一营南山连上尉李开钟报告,全连实到,官士兵合计一百三十人,课目,基本教练;阅兵分列式;报告完毕,长官好!""陪同前往的待从官吓得面无血色,蒋公则气定神闲,不疾不徐的对着部队说:各位弟兄辛苦,为什幺这幺晚还在训练呢?下去休息吧!"无头部队依旧立在原地;连长没有下令,没有人敢擅自行动。"我知道你们很自责,但是你们并没有对不起国家,生死胜败乃兵家常事,你们已经尽了该的责任了,国家不会怪罪你们的。"蒋公安慰他们。全场一片寂静,部队依然站立不动,气氛显得更加凝重。一旁的待从官则吓得双腿直发抖。"我是中华民国五星上将蒋中正,也是国家最高的领袖,我代表国家向各位宣布,刚刚看了各位的阅兵分列式,我非常的满意,从此以后,你们可以不用再出来练习了。 "无头部队听完,突然有哭泣的声音传出,呜咽声随即扩散成一大片,现场充满哀凄。"我知道你们很爱国,正因如此,你们更应该安息,好让新的部队进驻这,才能真正的保卫国家,你们说是不是?请李连长把部队带回去休息!蒋公此时眼眶也闪烁着泪水。 "听了蒋公这重要的一席话之后,无头部队深受感动,终于有了动作。无头连长此时跑到部队正中央,整理完部队,向蒋公行完礼之后后带着全连缓缓的往集合场的尽头走去,身上的鬼火也慢慢减弱了,消失,不到几分钟的时间,整个部队消失在海岸边的丛林中。自此之后,南山连恢复平静,新的部队也顺利的进驻,蒋公安抚鬼魂的事迹也深烙在金门人的心中。默默的听完无头部队的故事,我们三人都感染了那种哀愁的情绪,楞楞的对望着,不发一语,阿水伯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叹道;唉!这一切都是战争造成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