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的想起我的老班长,那些虐待成为了磨练!

秋之枫叶 收藏 0 9
导读:忽然的想起我的老班长,那些虐待成为了磨练!

忽然打开了记忆的闸门,我想写下来,也许还不如别的战友苦,但那是属于我的激情燃烧岁月的某些片段.


记得一次出操留下打扫卫生,副班长未及时通知班长,班长把我们三个瘸子叫到双杠旁边,叫我们双手抓在双杠上,照我们身上就是几皮带,其他两个都没吭声,我一把抢过皮带,那时候真想告他,现在想想自己的那时候的确很幼稚,总追求民主和公平,呵呵,还记得强化三个月,黑色星期五,每周五的时候全部人都要做一千个俯卧撑,当时我单双杠很好,感谢从小长大的军营生活的熏陶,高中的时候就能做到五练习了,所以班长叫我拿着皮带去抽做不下去的人,我没敢,不过我也没得意多久,我的鞍马动作始终展腹动作做的不好,结果,预测的时候从鞍马上掉下来了,被队长罚了三千个俯卧撑,班长执行的,叫我脚放在石头凳子上,我忘记是怎么做的,只记得那是数九寒天,地很冷,地上很多小石子都渗进皮肤里,忘记了疼和冷,只有风和恐惧,当我做完三千个俯卧撑的时候,是班长扶我回去的,忘记不了那些虐待式的训练方法, 还记得一次区队长罚我不许换腿,蹲姿三个半小时,脚差点废了无法忘记那些改造一个地方青年的桀骜和不驯,无法忘记自己自己渐渐变的顺从而勇敢,就那么把一个到处是刺的石头磨的光滑而锋利,军营这个大火炉,把我们或者变真正刀剑,或者变成废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