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II 猎杀潜航 猎杀潜航 第四章 航向:方格107!

红色海盗 收藏 5 17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26/



李扬站在海图前,淡淡的光线从乳白色的合成树脂台面下透出,将海图衬的分外清晰。

李扬手中拿着刚刚收到的敌情通报,上面是敌“蓝岭”舰被我空军截击,可能会截取最短的航线赶回关岛进行维修的情报,还有敌舰现在的位置和可能的速度。以及敌舰可能到达关岛的时间,下面还注明情报来自空军攻击战机的报告和电子情报系统拦截到的敌舰密码电报。并说明敌人现在已经得到日本白根级驱逐舰阿武隈级护卫舰各一艘的护航。

“可能的速度?这也太笼统了罢?”李扬嘟囔着;他在海图上标出敌舰现在的位置和自己所在位置。再量出敌舰到关岛的距离,用距离除根据情报知道的敌舰到达时间,很简单的就计算出敌人的大概速度。

但是他还是摇了摇头:这样只是理论上的,但敌人战舰的损伤程度到底多大?是否有恢复的可能?有无空中掩护?这些全不知道。

要知道,虽然现在潜艇的速度、潜深、静音性和武器发展的非常快,但是它变化只不过是由单一的鱼雷攻击发展到水下发射的反舰导弹攻击;鱼雷也由老式的蒸汽鱼雷和电动鱼雷发展到有线制导鱼雷、自动声跟踪鱼雷、尾流自导鱼雷以及超高速的空泡火箭鱼雷。攻击距离也从以前的3000米延长到现在的万米以上。可战术比起二战时期却没有什么大的发展,水下攻击和“狼群战术”依旧是潜艇主要的战斗方式。

但是,相对与二战时潜艇面对的对手来说,潜艇现在面对的危险却大大增加了。

各种能够对付潜艇的驱逐舰、护卫舰、猎潜艇、飞机都是潜艇直接面对的威胁;还有潜艇,就像武器界的名言:对付坦克的最佳武器就是坦克。那对付潜艇的最佳武器就是潜艇了。

同样的深潜水下,同样的无声无息,在水下唯一有效的感官和探测器就是声纳,但是没有那艘潜艇回开启主动声纳去探测别的潜艇,那样的话就像在黑夜中举着燃烧的火把一样没等看到别人,别人就发现你了。所以潜艇VS潜艇,就像两个捉迷藏的儿童一样小心的相互寻觅。

更别说还有遥远的太空中的卫星,磁探测器和精度极高的水温探测器连潜深达600米以下的核潜艇都发的现。

而李扬现在肯定的知道,护卫“蓝岭”的不光是那两艘日本战舰,来自日本本土的远程反潜机现在一定也在飞来的途中。甚至日本的潜艇都会来凑热闹。

而现在他所知道的情报却大多靠计算和估计,这中间运气的成分太大了。

仔细的观看着海图,李扬计算着自己的速度,估计着敌人可能的航线还有自己将和敌人相遇的地点,但是在浩瀚的大海上,敌人的航线实在是难以确定:可以回关岛的航线有数条,符合情报上到达时间的也有好几条,万一截击航线错误,战机就失不再来。而且还有可能倒霉的遇上敌人的反潜飞机或者在航线上巡逻的敌反潜舰队。

“反潜战机?反潜舰队?”李扬脑子里忽然闪了下,一个想法浮出。

“向基地发报,要求密切注意敌反潜机和反潜舰队动向,如有在“蓝岭”可能航线的行动就极其有可能是“蓝岭”的航线。”

一个无线电浮标被放了出去,短促的压缩电文如同一声不起眼的无线电杂波一样发了出去。然后浮标自动的沉了下去。为了保密,潜艇发出的电文都非常简短,再经过速度压缩,发射的时间极其短促。非常难以拦截。(电报压缩:一种加密方式,可以将大量的电文发射时间压缩到极短。通俗的讲,就像是把一盘慢速记录的磁带再用高速放出那样的效果。其实最早的压缩电文就是这样的做到的。)

中国,大陆。

一座隐蔽在山中的雷达站,密集的植被和险峻的地形,还有分布式的天线系统使得它在遭到敌机的数度空袭还在工作。因为每次敌机袭击的都是远离基地本部的远程控制天线。

重新架设模块化的天线可比重新建立雷达站方便和便宜。

他们刚刚参与指挥了对敌人舰队的空袭,没等他们喘口气,新的命令就下来了:观察和监听XX海区的一切空中和海上活动,重点是敌反潜飞机和反潜舰队的活动。寻找敌“蓝岭”的的踪迹。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不寻常的事情:从日本本土出发的一架“捕猎者”式反潜机没有像以前那样一直的活动在本国舰队的防空网的保护之下,而是直接的向着东海海区飞行,然后在一个不大的区域中盘旋前进,好象是在进行反潜探测,但是它的探测区域却在缓慢的移动着。不久又有一架同型号的飞机到达,开始了双机巡逻。这样的情况实在有点蹊跷,因为没有消息说我有潜艇在那里行动。但是观测员马上明白:它们是在为“蓝岭”护航。

迅速的计算出敌舰的位置和可能的速度并上报基地后,观测员们立即上报。并转发给了李扬。

得知敌舰的位置后,李扬迅速在海图上标出并计算出和本舰的交会点。为了能完全的堵住敌舰的退路,他必须寻找一个对自己绝对有利海域并提前到达。

考虑到敌人现在不但有白根级驱逐舰阿武隈级护卫舰各一艘,还有空中两架反潜飞机,再加上驱逐舰和护卫舰上的直升飞机,还有正在赶来的敌反潜舰队。李扬必须提前到达埋伏海域等待敌人的到来。

再有,“蓝岭”虽然没有装备什么对舰和反潜武器,但是却有着先进的反潜声纳系统和高达24节的最大航速,本艇虽然也有着水下最大24节的高速,但是那样的话噪音会很大,会被距离很远的地方就被发现;那样的话,“蓝岭”就会提前进行战术规避并通知为它护航的飞机、舰艇进行攻击。即使没有通知护航的飞机、舰艇(那是不可能的),在后面去追赶一艘航速相同的舰艇,那也是非常不明智的:那可是一艘核动力舰艇,高速续航力不是一艘常规潜艇所可以相比的。

那么对于李扬来说,攻击的机会只有一次,而且时间紧迫:如果让它和接应的护航舰队会合的话,那几乎是没有任何攻击机会的了。

那么,李扬就要找到一个安全而有利的战斗地点,这个地点不但要安全,还要有充分的搜索敌舰的时间;在茫茫的大海上,没有谁敢说自己一到达预定地点就可以发现自己的目标。

仔细的观察着海图,一条表示水底海流的色线引起了李扬的注意,他立即根据数据开始计算,最后的结果让他非常满意:“转舵30,深度120,声纳注意外界讯号,寻找07号海流。”

一边的宋军看着他计算,听到他的指令立即明白了李扬的意思:“你想利用海流提高速度?”

“对,”李扬的手指顺着海图划过去:“07号海流有着每小时8海里的流速,方向正好是关岛附近,虽然要绕个弯多走点距离,但是它的弯度正也在蓝岭可以利用的另外两条航线的中间,即使是它改变航线,我们也有时间更改我们的航线。而且这条海流的水声跃边层我们非常熟悉,即使是我们全速前进,噪音也会被声跃变层屏蔽掉,再加上我们顺流前进,海流至少可以为我们增加每小时4~6海里的速度。那么我们完全可以赶到敌舰的前方布下水雷后在迎向敌人的方向进行搜索,攻击机会就从一次变成了两次。”

宋军思考了一会儿:“那我们怎么和上级联系?要知道在07号海流附近有着日本和美国最先进的水底声纳阵列,别说是我们全速前进,就是进行静默航行也是非常危险的,稍有不慎就会被发现。这样我们就不能上浮进行通讯联系,对敌动向也没法掌握。而且水声跃变层常常会出现变化,虽然我们对它已经非常熟悉了也不能完全的掌握它的变化。这样太冒险了。”

“是啊,我也考虑到了,我不准备和基地联系,直至到达这里。”李扬指向一个点:“根据我们的情报,这里是敌人水下声纳阵列的一个盲点。水文复杂,暗礁众多,而且水深很浅,并不适合潜艇行动,但是我们曾经对这里有过详细的勘察,找到了一条航道。我们就在这里上浮和基地联系。然后利用海流把“海参”释放出去,让它潜伏到这个地点;”他的手指指向海图上的一个点:“不管敌人从哪条航线,要到关岛一定要从这里过,这里也是敌人监控最严密的地方。只有“海参”才可以潜入。为防止“海参”对发现的敌人进行攻击,我们可以启动它的时间管理系统,让它在蓝岭到达这段时间中只对蓝岭的声响起做用,过了这个时间段无差别攻击音响数据库中的所有舰船。而我们就再根据基地的情报去拦截蓝岭!”

宋军再考虑了会儿,好象是没有什么不妥,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计划。

巨大的艇体在水下航行着,然后仿佛找到了什么似的一个转向,速度骤然加快。

海图上,表示航向和目的地的箭头指向:方格107!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