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狂想曲 警察手记 三

真的是落后 收藏 2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2/


清晨8时40分,墨西哥西南部小镇,玛雅文明遗迹内。

20分钟前,在当地一个老农民的带领下,我们渗透进了这个被恐怖分子控制的遗迹。据老农民讲,这遗迹的名字叫Aztec什么什么的。抱歉我的英语学的不好,更甭提那老家伙严重的本地口音了,更要命的是,他讲的还是拉丁语。虽然墨西哥情报部门给派了个人充当翻译,可是,可是谁知道那家伙的德语居然是个半吊子。唉!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人才啊!我终于可以理解,为什么收拾几个拉登先生的同道还要大老远把我们从欧洲空投到南美了,因为,他们没人啊!墨西哥,我为你默哀。

蹲在隐蔽的角落里,我们都在感慨着大自然的奇妙。遗迹外是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可这里面却是电闪雷鸣,只差下雨了。墙上、地上、台阶上到处都长着青苔,如果再来点丧尸什么的,那整个就是一生化危机的现实版了。大自然,真是太神奇了。

以下是一群衰人的对话,我偷偷地抄在了小本本上,现在给大家透露一二。

队长:“弟兄们,刚才说的都记住了吗?这里的地形很复杂,尤其那两个最有可能被埋炸弹的地方,我们一定要注意。”

镰刀:“我喜欢这地方,你们听,那空气中充满了死灵的咆哮。”(其实,我不好意思说,刚才是我不小心放了个屁)

狮鹫:“OH!上帝,我怎么闻到了二氧化硫的味道,难道他们扔了毒气弹?岩石,把你的防毒面具给我吧,你体积大,这点毒气对你算不了什么。”

岩石:“大你个头,这墨西哥的混蛋提供的什么破装备,防弹衣的号这么小,勒得我都喘不过气了。”

黑塔:“省省吧,你看我手上这挺M249,还说是枪库里最好的货色了。KAO!我想我亲爱的HK21啊!”

Monkey:“这些都不算什么,关键是咱这身衣服,太恶心了,背上居然还印着反光的白色SWAT,他以为我们是在做表演秀吗?这不摆明了让我们当枪靶子吗?”

狐狸:“上帝保佑那个大肚子的墨西哥将军,坐车撞车,过桥桥断,跟美女接吻憋死……”

暴风:“呜呜呜,我不想戴这防毒面具啊,太难看了,跟猪嘴巴一样。头儿,能不能给我换一个啊……”

…………

队长:“安静,安静,你们这群混蛋。检查装备,准备行动。本次行动代号‘墨西哥草裙舞’。明白没有?

众人:“Yes Sir!”

天,我又忘了件很重要的事,Sorry,Sorry,非常的Sorry我的兄弟姐妹们。立刻补上,立刻补上。

我们在8时20分的时候感到了那个监测点,其实就是玉米地里的一见茅草屋。一干人正松口气,躺在玉米地里喝仙人掌汁的时候,一个腆着大肚皮的老头子“哼哧,哼哧”地赶了过来。原来这家伙是墨西哥军方负责此次行动的将军,具体什么名字我忘了,因为太难记了,反正我们都叫他大肚子将军。

那老家伙先是满脸堆笑地向我们致以了亲切的问候,然后又扭扭捏捏地说为了顾及墨西哥的形象希望我们能把行头都换成墨西哥特警的制式装备。我们当然是不答应了,谁都知道武器,特别是称手的家伙对于一个军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可这胖子根本就不理会我们的心情,反而从秘书手中拿过卫星电话就打了起来。叽里咕噜说了半天,那老家伙又把电话递给了队长。队长拿过来听完之后,脸都绿了。原来是翘胡子司令要我们无偿服从人家的安排。KAO!为了顾及什么面子就拿咱兄弟的小命开玩笑,实在是太过分了。可是,军令如山啊,所以,我们不得不委屈地将家伙都换成了所谓墨西哥SWAT的制式装备。奶奶个熊熊的,拿到手里才发现,所谓的制式装备,基本上是全套的made in USA.老美的家伙就那么好么?那你们干嘛不找人家过来,反而大老远跑欧洲去祸害我们?顶你个肺。呜呜……我的G36啊,就这样被变成了M4这把破枪了,谁不知道这玩意儿故障率高,适应性差啊!换个M16给我,多少也能让我平衡点啊!我KAOest!就这样,因为所谓的政治问题,面子问题,我们GSG9之CQB—7小队全变成了墨西哥的SWAT.扛着几乎是全副美式装备的我们,在伟大的,郁闷的要杀人的队长带领下,开始了我们的反恐行动——“墨西哥草裙舞”。


9时整,随着队长大人一声“GO、GO、GO!”“墨西哥草裙舞”行动正式展开。按照图上推演作业时分配好的队形,我带着Monkey、岩石、暴风、狮鹫、狐狸从有三扇木门的B通道绕过去,攻击B点的匪徒,并且排除有可能埋在那儿的炸弹。故而,我们这一组便是B组。A组当然由老大队长带着,其组员有镰刀、坦克、河马、蜘蛛侠、黑塔。人员分工还是老样子,狙击手是镰刀与狮鹫,突击手分别是坦克、河马、我、Monkey、支援手:黑塔、岩石、暴风、狐狸,其中黑塔与岩石为重火力支援手,一人抱着挺M249,拉风得紧。只可惜,脸上罩着的猪嘴巴破坏了整体效果,不然的话,铁定又是一兰博的真人版。

因为地形的原因,我们六个人只能排成蛇形队缓缓地搜索前进。刚过了第二扇门,队长那边“就位”的信号已经传过来了。

回了句“收到!”我示意担任尖兵的Monkey小心,因为前面就是第三扇门了,谁知道门那边会有什么在等着我们。小心总是没错的。

“隐蔽!”Monkey突然在门边蹲下了身子,抬手示意我们停止前进。我正准备询问时,一声悠长沉闷的枪响突然从吊桥那边传了过来。

“AWP!镰刀又开始收割灵魂了。”狮鹫轻轻咕哝着,下意识地抬了抬手里的AWP.“我想念我的PSG1啊,我不想用这大家伙,反应太慢了。”

“别哪壶不开提哪壶1”岩石看来对手上的M249也很不感冒,狠狠地瞪了狮鹫一眼。

“闭嘴,你们两个混蛋!”要是在平时,我早冲上去一人一个大脚丫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跟个女人似的唧唧歪歪。“狮鹫,观察,岩石,守好你的位置。Monkey,准备烟雾弹。”我压下心想踹人的冲动,分配这几个混蛋的任务。

队长那边既然一交上火了,那匪徒们没理由会放松对B通道的警戒。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外头肯定已经能够有好几杆大枪对着门口了。默默盘算了一下,我叫Monkey把烟雾弹换成了闪光弹,同时让暴风也掏出闪光弹准备好。嘿嘿,小匪们,你们或许能闭上眼躲过第一枚闪光,但当你们睁开眼时,正好看到第二次闪光。OH!OH!想跟GSG9里牛X的Bone斗,你们还嫩着呢。唉!可惜可惜,要是不换成这破装备,我肯定会让岩石扛着60迫击炮轰他们个人仰马翻。唉!太可惜了。那个死大肚子,我恨你,恨你,就像大米恨老鼠一样恨你。

吊桥那边的枪声像炒豆子一样响个不停。“突突突”欢叫的是M4与AK47的合奏,时不时AWP也会来一个震撼的鼓点。黑塔的M249目前好象正陷入了英雄无用武之地的处境,郁闷地沉默着。奇怪,MP5怎么响了两声就没了呢?蜘蛛侠这小子干嘛去了?噢!真不幸,队长说那小子被AK的流弹打中了,正在墙角包扎呢。看来队长这次吃鳖了,本来想抄人家后路的,哪知道匪徒对吊桥盯得死紧。这大嗓门几次想从桥上跳进河里杀过去,但都被桥对面密集的金属射流狼狈地压了回来。A线战事陷入胶着,一切就看我们B线了。

留下狮鹫监视外面的动静,我把几个家伙叫过来交待。等第二枚闪光一过,Monkey、狐狸立刻低姿势突出门外建立防线,狮鹫用AWP提供掩护。然后,岩石突出,用M249进行压制射击,我和暴风随后用手雷突防。如果对方火力猛烈或有狙击手,我和暴风便立刻改用烟雾弹释放烟幕提供掩护。

“行动!”

我手一挥,Monkey立刻像猴子一样窜向了门边,甩手一枚闪光就从门缝扔了出去。

虽然闭着眼睛,我仍能感觉到那强烈闪光对视网膜带来的冲击。心里默数了三秒,我冲着狐狸喊道:“第二枚!”

“明白,注意闪光!”狐狸一个箭步扑到了门边,将第二枚闪光扔了出去。

又是一阵强烈的白光闪过,不需要我招呼,死猴子与狐狸已经从门缝里窜了出去。两个清脆的三发点射后,在对面传来匪徒临时的惨叫时,泼雨般的子弹也跟着扫了过来,把厚重的木门打得“噗噗”作响。

“哎呀!我操!”岩石突然怪叫一声。我抬眼一看,原来这大块头离木门太近了,AK47的7.62mm钢芯弹头完全能将木门给穿透。这傻子就是被一颗穿门而出的子弹咬中了左胳膊,肩膀上立刻红了一大片。

“砰!”狮鹫端了半天的AWP终于憋出了第一个震撼的响屁。透过门缝,我看见一团血花从几块石头后面猛地炸开,然后在后面的石墙上溅出了一大片红白相间的痕迹。

“操操操!”岩石嗷嗷叫着冲了出去,M249那畅快淋漓的欢叫立刻把这个遗迹里的战斗推向了高潮。

紧接着是我和暴风的手雷发出的震撼音符。加上M4清脆的三发点射与沉闷悠长的AWP的叹息,在那空中时不时电闪雷鸣的映照下,将一曲死亡之歌奏响在了这远古个废墟里。

“Bone,带个人下河道,‘镰刀’受伤了,我们被狙击手压在这儿了,那孙子肯定在河道里,我这里看不到他。快快快,‘黑塔’会给你提供重火力掩护。”队长在耳机里喘着粗气向我吼,一贯的大嗓门此刻竟有些沙哑。

“收到,Monkey,跟我走。”我冲着Monkey招了招手,一个翻身跳了下去。

刚跳进河道,身后便传来Monkey变了调的怪叫。扭头看去,我立刻有种拔刀相向的冲动。这只死猴子,这时候居然还有心情学人猿泰山,不他妈找K是什么?

正想骂人时,一阵弹雨“啪啪”打了过来,吓得我俩立刻像乌龟一样缩紧了脖子,矮着身子一口气跑到了墙根。

“Monkey,烟雾弹。”头也不回地吼了一声,我端着枪顺着墙根摸了过去。快到拐角的时候,黑塔的M249也愤怒地吼了起来。密集的金属射流在河道里击起了阵阵水花。

胶溶烟雾弹弥漫了吊桥下的整个河道,趁着烟雾的掩护,我和Monkey冲过了河道,蹲在了队长他们对面的吊桥下。老实说,这很冒险,因为我俩没有任何的遮蔽物,等烟雾散开的时候,就看谁的动作够快了。

烟雾渐渐稀薄,透过渐薄的烟雾,我发现了右前方不远处那瞄准具特有的反光。几乎没经过任何思考,我扣动了扳机。M4步枪在我臂弯里欢快地跳动起来,每一次的跳动便将一蓬夺命的弹雨洒向敌人。

“天啊!Bone,你又在我耳边开枪,我迟早会聋掉的。”确认目标已清楚,Monkey又开始大呼小叫了。我再次升起踹人冲动的时候,这孙子居然整个向我扑了过来,来不及躲避的我就这样被他压在了地上。正想骂人,身后却传来了一声剧烈的爆炸,近距离的炸响让我的耳朵一阵轰鸣,好一会儿才能听见周围的声音。

摇了摇昏沉的脑袋,我正要爬起来,突然感到背上还压着个人,本来还有些混乱的脑子,立刻清醒了过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