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2/


今天是周末,本打算今天去陪偶心爱的小天使逛街的,哪知道,人算不如天算,计划没有变化快。凌晨4点,我便被队长从被窝里拎出来,直接扔进了装备库。等一群爷们儿着装完毕,这明显进化还未完成的野蛮男人又将我们一个个踹进了“黑鹰”的肚子里。

“黑鹰”晃悠晃悠升上了半空,冷风一吹,我的瞌睡立刻便没了。环顾一下机舱,队友们一个个都瞪着两只牛眼。当然,“河马”那头懒猪是必须除外的,那混蛋可是我们GSG9里出了名的睡神,而且那呼噜都打出了国威与军威。据说,上次这混蛋去非洲一个小屁国家维和的时候,这家伙的呼噜硬把好几十个来自各个国家的维和队员整成了神经衰弱。故可见,“河马”兄的睡功是如何了得。

哦,扯远了,言归正传。除了那头睡得半死的“河马”,我们剩下的弟兄都在灯光昏暗的机舱里大眼瞪小眼。本来应该做任务简报的队长大人,此刻却右手握拳支头,摆出了一副“思想者”的造型,实在是让我有拉开舱门呕吐的欲望。至于其他的九为仁兄,唉!也实在不是什么好鸟。作为整个GSG9里最牛XX的CQB小队,我们十二位弟兄都非常的个性。这也是除了作战能力外,我们小队最让GSG9的脑袋们头疼的事情。用翘胡子司令那句非常精辟、非常入骨、非常一针见血的话来说就是:“CQB—7,那是一群混蛋。”

对,我们就是一群混蛋,而且还要加三级。

十五分钟后,“黑鹰”降落到了一个军用机场。一出机舱门,我便看见了那架“大力神”。一群地勤人员正围着这只大铁鸟上蹿下跳。看来,我们又得出远门了。

正在想我们这次又会被这只大铁母鸡扔在哪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时,Monkey从后面拽了拽我的衣服。

“嘿!Bone,你看那边,3点钟方向。”

顺着Monkey的手指望去,三个相当有个性的哥们儿扛着一根又黑又粗的管状物“呼儿嗨哟”地进入了我的视线。走在最前面的是个迈步艰难的瘦高个,最后面的是个大步行进的大胖子,而正中间,正中间竟然挂着个脚尖点地的小矮子。而且,这小矮子的号子还喊得最为响亮。“One、Two!Ooe、Two!”

“Monkey,你要我看的就是他们?”我指着那三位仁兄问身后的Monkey。

“OH!上帝,女神,他们是从哪儿钻出来的?哈哈哈!真他妈绝配,绝配啊!”Monkey一边鬼叫,一边还死命地拍我的肩膀。让我很担心他会不会背过气去。

好一会儿,这只死猴子才喘着粗气憋住了笑。不过,明显那阵狂笑的后遗症还是发作了。因为,这小子在跟我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肌肉还在一阵阵地抽筋。

“Bone,我是说3点钟方向,3点钟方向,你看向了3点一刻,哈哈哈,太好笑了,太好笑了。哈哈哈……”

“操,很不好意思的告诉你,我是顺着你手指方向看去的。”我冷冷地回了这只笑到快断气的猴子一句。然后,不再理会这猴子,我重新向3点方向望了过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很失望。不就是两个满脸高傲的的军装MM正在对我们的队长大人指手画脚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突然感到很悲哀,因为我居然不知道Monkey是个如此爱大惊小怪的家伙。而且,好死不死,他居然还是我的队友。唉!我真的好悲哀,天上的月亮都可以作证。你看,她都因为我心中个悲哀而悲伤地躲进云层了。月亮女神,你真是善解人意啊!I LOVE YOU!

凌晨4点45分,在两个高傲的军装MM趾高气扬地离开后,一脸猪哥样的队长用他特有的大嗓门把我们撵进了“大力神”的肚子里。

一进机舱,我就看到了地板上扔着的十二个伞包。也就是说,我们又得像鸡蛋一样被这只铁母鸡从高空中扔下去,然后摔出一朵朵白乎乎的蛋花。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难道不能换一个不这么刺激的着陆方式吗?我很郁闷,真的很郁闷。而弟兄们看来也好不到哪儿去,因为他们正一个个撅着嘴在背伞包。唉!我可怜的兄弟们。

背好伞包,整理好身上的行头,队长开始嚎叫着给我们念简报。其实,这种千篇一律的简报听不听都无所谓。指挥部那群笔杆子写的东西,实在激不起我任何的聆听欲望,尤其再配上队长的公鸭子嗓门,那实在是对耳膜的一种摧残。这种感觉让我很不爽,而每当我感到不爽的时候我就会开始思考。比如说现在,我就在思考:为什么,队长每次对们讲话都是大嗓门,而刚才那两个拽得都快上天的军装MM对他指手画脚喷口水的时候,他却能温柔得像只小猫咪呢?难道,仅仅因为她们是MM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换个MM来当队长,她会不会对我们很温柔呢?听说十一分队的女队长对她下面的兵MM们也很凶悍的,难道也是因为同性相斥的道理……

我在不停的思考,以致于我的大脑陷入了严重的混乱状态。脑子里不断地有两个词在闪烁:“同性、异性、异性、同性……”直到队长的大嗓门在我耳边炸响,我才从当机的边缘清醒过来。

“Bone,你个白痴,两眼冒光的在想什么?想你的小情人吗?”队长一边冲着我大吼,一边用他那支毛茸茸的爪子猛拍我的头盔。“任务简报都听明白了吗?混蛋,别用那种看白痴的眼神望着我,老子是你们英俊潇洒、聪明伶俐的队长,拥有高贵北欧血统的日尔曼战士。操!你们干什么?干嘛都用这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

听着耳边这位血统高贵的进化未完全的类猿人的嚎叫,我心里又是一阵莫名的悲凉。在这一刻,我突然间明白,为什么我们CQB—7,号称GSG9内最牛XX的城市特种战术分队,会以混蛋二字成名。正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看看我们英俊可爱、聪明伶俐的队长,有了他这么高贵的混蛋存在,我们能不混蛋吗?OH!my god!我可怜的兄弟们啊!

正当我感慨不已的时候,这架名叫“大力神”的大铁母鸡蹦达蹦达蹿上了夜空。然后,广播里又毫不例外地响起了副驾驶那自以为幽默的声音。

“亲爱的各位旅客,欢迎乘坐伟大的日尔曼空军‘勇气’号航班。本航班拥有最美丽迷人的空姐,也有最热情周到的服务,绝对能让你们感受到家的温暖。只可惜,她们都不会大清早起床,因为睡眠不足是每个女人美丽的天敌。因此,很遗憾,现在着里只有我们两位帅哥。不过,请不用担心,我们同样会为你们提供热情、周到的服务,会让你们享受到刺激而又永生难忘的空中之旅。现在,就是现在,我亲爱的旅客们,请让你们伟大的机长‘飞猪侠’与英俊的副驾驶‘恶魔王子’带你们去体验激情吧!”

“KAO!这丫还有完没完,每次都这么多废话!”

“镰刀“叼着根烟卷,皱着眉头抵住飞机突破音障带来的强烈刺激后,哼哼唧唧地叫唤。

“你以为人家都像你一样,半天都放不出个屁来,好不容易憋个出来吧,还能把人臭死。当狙击手当傻了吧。”说话的是“黑塔”,人如其名,这哥们儿是个不者不扣的黑鬼,而且,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乱了乱了,总之人家就是五大三粗那种类型就是了。天生就一副重火力支援手的身板啊!

机舱里一群衰人都开始哄笑,没法子,都是些没事找事儿的主。好在队长大人的狮子吼功夫到家,即将升级成喧闹的笑骂被这家伙用大嗓门给弹压了下来。

“都他妈给老子闭嘴,抓紧时间休息,三小时后准备空降。明白没有?”

“Yes Sir!”

虽然说,我们都很性格,都很混蛋,但我们是GSG9,所以我们同样也很有纪律。比如说现在,队长大人一声虎咆,十一名弟兄立刻就闭上了鸟嘴,全都摆出了一副生人勿近的酷样。过不多会儿,“河马”兄那畅快的呼噜又节奏地响了起来。

机舱里基本上很安静,除了某人那愈响愈亮的呼噜。红色的应急灯昏暗地亮着,让我们在机舱里投下了一片模糊的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