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二部 雀占鹫巢 第六章

一木人 收藏 4 155
导读: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二部 雀占鹫巢 第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老公,再有三天,是石头他妈69岁大寿。人都说过单不过双,‘五一节’咱们没去看他们,可这寿礼不能不去,也不能不办,你看呢?”赵宁提醒着李岩。

李岩一听头都大了,他连石头家大门朝哪儿开,都不知道。家中是个什么样,也不清楚,你让他怎么办。但李岩知道69算70,这寿宴必须得办。“宁儿这得咋弄呀,搞不好会不会露了呀?”

赵宁要的就是李岩这样事事得依靠她,这样她就不愁你不听话。“没事的老公,宁儿自有安排,到时候你听我的就成。”说接着又向李岩说了很多喝酒的经验,比如,每次喝酒就要杯白开水,或者是要纸巾,一边喝一边擦嘴,喝一口吐六分,用纸包住,或者喝完就吐到水杯里,有人单独邀请对喝,一定要顶住,最好是把全桌的人都拖上,如果有人不喝,就可以扯,反正就是能拖就拖,能赖就赖,实在不行就猜拳,猜拳好啊,碰到级别比自己低的,输了他也得帮你代喝。碰到级别高的,不能猜拳,除非你能勉强控制输赢!

李岩是千恩万谢,心想多亏将赵宁摆平了,不然就前功尽弃了。于是赵宁这顿饭在李岩的殷勤伺候下,愉快的吃完了。然后赵宁又帮助李岩修改好文稿,才准备休息。

“宁儿,你先把这个喝下去,然后睡一觉,我就回来了,行不?”李岩将小盒拿到赵宁跟前,并打开了一个递给赵宁。

“老公,我自己能照顾自己,你去忙吧,看我这不把它喝了吗?”赵宁说完举着空瓶给李岩看,李岩上前吻了一下赵宁,带上材料就出门了。留下赵宁在床上想着事情,并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当李岩再次来到小三楼时,保安告诉李岩王华北出去开会了,让李岩去找她的秘书,于是李岩将材料交到王华北的秘书办公室后,他没有去项目司,因为他不知道石头在那屋办公,坐那张桌子,所以就快步外走,准备回家……

“臭李岩,站住,”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小三楼墙角处传来。

李岩站住脚,回头一看,是谭燕。“燕窝,你怎么在这儿呀?”

“你回来也不说看看人家,人家等你两天了,”谭燕幽幽地怨道。

李岩心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就让它来吧。于是看了一眼表:“六点钟我必须到家,你知道我媳妇病了,燕窝,说吧,你想上哪儿?”

“你到门口等我,我去提车,”谭燕说着就向主楼后停车场跑去。

在大门口,李岩借口搭车,上了谭燕的车。这是辆QQ,谭燕熟练地驾驶着,往李岩家方向开去。

“燕窝,你这是要上哪儿呀?”李岩觉得谭燕情绪有点不对。

“上你家,看看嫂子不行吗?”谭燕有些言不由衷。

“行、行、行,”李岩没法不行呀,他不知道石头和谭燕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样,所以只能认了。

当李岩打开房门时,看到赵宁身穿白色绣凤的丝绸旗袍从里间屋出来,如果说三十岁的少妇如此美艳,可能没人会有想法。而四十岁赵宁达到这样,就让人怀疑她的年令了。谭燕第一眼看见赵宁时眼泪都要下来了,她有点相形见绌。今天她刻意打扮了一下,就是想和赵宁比一下。要知道,现在全经计委的人都知道,李岩是经计委目前最有前途的干部,如果自己能靠上了他,那还愁什么,可现在……

“老公,这位是……”赵宁一看李岩看自己都看傻了,心想要的就是这效果。

“阿,这位是安主任的秘书,也是我们项目司的人,叫谭燕。知道你病了,特来看看你。”李岩说着向赵宁眨眨眼,做了个暗示。

赵宁那是冰雪聪明的人,从谭燕进屋的傲慢、挑衅,到失望、懊悔,就知道她是来干啥的了。心说石头呀、石头,枉为夫妻一场,就这货你也收。但嘴上、脸上都是绝对热情,“早就听燕妹妹了,李岩说过你年轻、漂亮、有文化,不象我们做戏子的,就有一张脸说得过去,是不是?燕妹妹,来、来、来,这边坐。李岩,还不赶紧给小妹拿吃的。”

赵宁拿出了一家之主的架,对李岩东指西派的,使谭燕彻底死了心。她看李岩在家象个奴才似的,心说就他这样敢在外面包二奶吗,看这屋的摆设好象也没钱,难怪以前有那么些机会他都不敢上。嗨,没办法,另谋他人吧。不行,就便宜老安头,但他最少得给我二百万,要不我这黄花大闺女不白瞎了……

“哎呀,嫂子,你就别让李司长忙了,我来看嫂子一眼,我这就走。”谭燕说着站起身来就往外走,李岩俩口子虚情假意地送到电梯口,才回来。

一回到屋里李岩就诉起苦来:“这活真不好干,不一定碰到谁,都得小心应付,生怕弄错了,真不知道石头在外面有几个女人……”

“老公,先不管这些事。走,咱俩先上石头爸妈那儿去看看,然后再到经计委去熟悉地方,这个你拿着。”赵宁说着递给李岩一个纸包,李岩一摸,知道里面包的是钱,他也没问多少,只是被赵宁领着东走西转的,到了崇文门市场附近的一个老式小区里。

“老公,石头爸妈跟他大哥在一块住。是一个门洞、两套房子。石头的爸爸、妈妈都是我们系统的,我和石头就是他爸妈牵的线,原来这个单元三家,都是他家。后来他妹妹说我是不会下蛋的鸡,所以我们卖了房子,搬到现在住的地方。现在这个点估莫是他妹妹和她嫂子在家,我带钱的意思就是反正我们出钱,你们爰办不办,她俩都是守财奴,估计不会办,这样我们的风险就小了。”

“哟,真是稀客呀,你们两位怎么有空到我们的平民区呀?”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张口就讽刺着。

“小妹看你说的,过节因为我住院,你哥出差没回来,这不我刚出院,就和你哥来看爸妈了吗。”赵宁说完,李岩有些吃惊,石头的妹妹和赵宁一般大,可这外表程度差距也太大了。

“小妹,别在走廊上说话,进屋去,”李岩拿出了当哥哥的架。

“哟,他老叔回来了,”另一个门开了,李岩知道这个中年妇女就是石头的嫂子。

“嫂子,辛苦了,”李岩说着进了屋。这房间跟天裕新苑没法比,李岩没敢太打量,就来到床边,看见床上躺着个老头,知道是石头他爸李北宽,就坐在边上问道,“爸,你还好吗?”声音哽咽。

“活着浪费粮食呀,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人自去。”老人干巴巴地说道,李岩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拉着老人的手。

“嫂子、小妹,妈呢?过两天就是妈的七十大寿了,我和石头回来问问怎么个过法。石头过几天就要到北方任职了,”赵宁说明了来意。“怎么过呀,在燕京办个寿宴最少得五千块钱,那有钱呀?”石头的嫂子哭着穷。

“可不是咋的,现在啥不要钱,那象你们轻手利脚的,”石头的小妹说话就带刺。

正好这时屋进来个老太太,赵宁忙迎上去说道:“妈,您这大岁数干吗去了?”

“石头回来了,宁宁也来了,我下楼买点菜,刚回来,正好,别走了,在家吃饭,”老太太张罗着。

“妈,石头过几天就要到北方任职了,一会儿还得去政务院记报呢,”赵宁向老太太解释道。

“妈,孩儿不孝,本想给您过一个风风光光的生日,可是做不到了。妈,这点钱你拿着,这是我们俩攒的,您跟我爸买点好吃的,补一补,”李岩说着将纸包塞到老太太手里。

“爸妈,我这一去可能是三五年,爸妈,您们保重,等我回来再来您们。”说着李岩“扑通”一下就跪下了,“碰、碰、碰”给老太太磕了三个头,等大家反应过来李岩已经站起来了,满眼泪花。

“儿呀,你的孝心,妈领了。钱,你拿回去,妈有钱,妈不缺钱,”老太太硬要把钱还给赵宁。

“妈,二哥不缺钱。报纸都登了,二哥任什么办公室主任,就是专门管钱的官,”石头的小妹插了句。

“儿呀,你小妹说得是真的?”老太太问道,李岩点点头。

“现在社会风气不正,贪污受贿成风,老百姓恨之入骨,上边也正在加大力度采取打击措施。你将来如果有高升的那一天,要想不翻船,就千万不能贪污,要向你曾祖父学习。他虽然身处清末那样的污泥浊水之中,但他出污泥而不染,当了两任知县,两袖清风。常言说善恶有报,物极必反。贪污受贿的人多了,政府就会失去民心,就会动摇统治,那时候统治者就会痛下决心严惩贪官,就会重用清廉无私的人,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历朝历代莫不如此。懂吗?武官不怕死,文官不贪财,国之将国!否则,嘿嘿……”听了石头爸说的话,让李岩没想到的是,老人的态度,老人的眼神,又发生了变化,在这关键时刻,似乎产生了某种逆转。

那是一种希望,简单而单纯的父爱,所转变而来的希望。

至此李岩一怔,才知道石头家的历史,老爷子的话是无尽的责任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