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生存 第一部 孤岛惊魂 第三十一章 被困树巅(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3/

此时,天色忽然变得阴暗起来,林间一股凉风从平地卷起,众人顿觉脸上一寒,空气中又湿又涩。营地周围的火圈一阵摇摆,火势为之一弱。简力文心神一颤,突觉不妙。一边的罗娜已惊叫起来:“呀,有水!”原来有一颗水珠滴落到她的脸上。

克莱尔惶声叫道:“下雨了!”丛林中响起“噼噼啪啪”的声音,稀稀落落的雨珠点点掉落下来!

众人顿时目瞪口呆,仰头茫然望天,心头一阵冰凉。布兰登惨然道:“完了!完了!”双腿一软,直欲跌倒,保罗忙一把拉住了他。

马田嘶声道:“龙,我们该走了!”

此时,圈外的狼群猛然剧烈骚动起来,大半边野狼都昂首发出兴奋的嚎叫。群狼一个个呲牙咧嘴,曲爪呜咽作势,一道道阴毒、狠戾的凶光向箭一般向众人射来。

简力文目光扫向林中十多米处一颗粗约一丈开外的大树,苦笑道:“看来我们只有上树了!”

伸手从火堆中抽出一根火把,另一只手挥动短刀,指向众人前方的大树道:“我们向树下突围!大家整好队形,我在前面开路,马田中间掩护,欧文、保罗护住两翼,强生断后,其他人跟在我身后,千万不可掉队!”

马田闷哼一声,将箱子夹在腋下,从怀中摸出子弹压入枪膛,“咔嗒”一声用力合上猎枪,站到众人中间。

强生怪吼着挥舞短刀,大声道:“走吧!”保罗提着砍刀、欧文紧抓木棒护住众人。查理将布兰登扶起,其他四个女子紧紧靠在一处。

众人手忙脚乱地扎束停当,纷纷取过火把,执在手中。

简力文大喝一声:“走!”大步向壕沟外走去。

此时,壕沟围起的火圈已被雨点淋得“滋滋”冒起白烟,风将火头吹得东倒西歪。圈外的群狼早已跃跃欲试,只待火头熄灭就要大举扑进!

简力文挥刀将壕沟中的木头挑入狼群中,当头的几只野狼立时一阵慌乱,怪嚎着后退了几步。简力文怒吼一声,左手火把推开群狼,右手短刀飞速起落,立刻狼群中惨呼连连,一只只野狼被砍得肠翻肚烂,鲜血四下飞溅出去。狼群中立时大乱起来,简力文刀光过处,即刻挤出了一个空圈子,他毫不犹豫地大步迈了出去!

场中顿时血腥味大作,群狼被激得凶性大发,厉嚎声连成一片,前赴后继地猛扑过来。

马田一枪将跃至空中的一只野狼射飞,又轰然将扑至欧文身侧的野狼射出一个大洞,左手飞快地从怀中摸出子弹,闪电般压入枪膛,随即又一枪击倒克莱尔身前作势欲扑的一只野狼。口中叫道:“小心!”忙乱之中,腋下犹自紧紧夹着他那只黑色的大箱子!

保罗划动砍刀奋力劈入一只野狼的身体,不料力道用得偏了,臂肩错位剧痛,刀一时未及拔出,旁边的一只野狼已露出尖牙嘶吼着扑了上来,保罗涨红了脖子,大叫一声正欲躲闪,却听“滋——”的一声,那只野狼已惨叫着掉到地下,回头一看,克莱尔正将火把从野狼身上收回。保罗点点头正要道谢,克莱尔已惊叫道:“小心!”

保罗一呆,身侧“轰”的一声,一只野狼在空中翻滚着掉到地上。

此时狼群汹涌攒动,前赴后继,将众人紧紧围住。众人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巨大体力。激斗中,简力文心神凝注,时不时能感受到一股异常的能量波动,耳中隐约可以听到一种低沉、短促的像是极有规律的喘息声,这种声音他已经听到过不止一次。每次这种急促的喘息声起,冰寒阴冷的能量波动立时变得明显,而狼群的进攻也愈加猛烈,仿佛有人在操纵群狼进攻一样。这样的念头令简力文不寒而栗,不过剧斗中无暇多想,简力文唯有使出浑身解数,将刀使得跟滚雪球似的,竭力挡住狼群的猛扑,杀开一条血路。

短短十多米的距离,众人一步一挪,足足走了有半个多小时,好不容易挨到树下,简力文怒吼一声,将身奋力一纵,手中短刀拉起一道刺目的寒光,四五只野狼怪嗥着倒飞出去。简力文立定身形,大喝道:“上树!”

身后的查理用匕首护住凯瑟琳,拼力将她推上树干,凯瑟琳咬牙苦撑着,四肢交替发力,颤抖着爬上去,一把抱住树干,大口喘息不已,双手指甲缝隙皆已磨出血来。查理也紧跟着爬上了树,将身倒挂下来,伸手用力拉住罗娜。

马田连连开火,双手交替动作,取子弹、上膛、扣扳机一气呵成,腋下犹自紧紧夹着他那只黑色的大箱子!枪口不住喷射出火舌,枪身烫得足以把鸡蛋烤熟,马田的右手掌已被烫出一大串的火泡,可他恍若未觉,只是瞪红了眼拼命发射。

保罗和欧文见众人开始上树,更是手足并用,拼命阻击群狼。激斗中,保罗的砍刀不觉已砍卷了刃,全身筋麻骨裂,疲倦欲死,口中喃喃低语,眼红得似欲滴出血来。欧文默不作声,抡圆了木棒舞起一个大圈,身侧的野狼一只只猛扑上来,又一只只被击飞出去。二人的身上早已多处挂彩,鲜血混合着狼血从刀上、棒上、身上溅出、浸润,两人的大半边身子都被染红了。

强生早已怒极发狂,状若疯虎,一柄短刀横劈竖砍,毫无章法可言,口中更是呼喝大作,狂叫道:“过瘾!过瘾!真他妈的像回到了伊拉克战场!来呀!来呀!”

群狼被他的气势所夺,反逡巡着踯躅不前。

强生哈哈大笑着大步向前,一刀砍下一只野狼的狼头,野狼一声未吭扑地死去,狼血直溅了强生一头一脸。强生咒骂着用手去抹脸上的血迹,一只野狼已窥得空隙,呲着利齿飞扑上来。强生但觉肩头一紧,随即一股剧痛袭来,左边肩头已被野狼紧紧咬住。一边的凉子尖叫着,双手紧握住匕首,狠狠扎入野狼的胸腹,野狼怪叫着松了口,凉子犹自瑟瑟发抖、一刀一刀地扎着,强生已大叫起来:“好了,它已经死了!再扎就扎到我啦!”

凉子脸色一红,嗫喏着说不出话来。树下的简力文已高声催促道:“快上树!”

众人边斗边退,齐退到树下,此时查理已将布兰登、克莱尔、凉子等人拉到树上,欧文扔掉木棒猱身上树,翻身下来将手伸向马田,道:“把手给我!”

马田却不答话,先将箱子扔上去,才背了枪缓缓爬上了树。待到树上众人将精疲力尽的保罗和强生都拉上树后,简力文方鼓起余勇,挥刀避退群狼,纵身上了大树。

此时树下的狼群已群情汹涌,将树身团团围住。等到马田开枪一一轰穿了七八只欲飞身纵跃上树的野狼的胸腹,群狼方安定下来,却不散去,一圈圈蹲伏在地,昂着头,呲牙咧嘴,眼冒蓝光狞厉地盯着树上的众人。

这时雨已下得大了,众人手中的火把早已被浇灭,营地中央的火堆和濠沟围起的火圈冒起缕缕白烟,群狼已占据了整个营地,众人留下的帐篷被野狼践踏得不像样子。地上躺满了狼尸,鲜血被雨水冲击得汇成一条小溪,将死未死的野狼发出痛苦的哀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