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外史 第四部 东征 第七十一章 灭倭(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22/


占领广岛后的两个小时,一艘大型运输船在广岛码头上靠岸,几个中国人在一群镖师的保护下来到广岛,他们不是别人,是中华私立银行的银行家,中华私立银行的前身则是山西晋商胡志民的票号,北京解放后,胡志民把票号改成银行,同时把总部移到北京,由于中华私立银行拥有庞大的资金,使得中华私立银行迅速成为总资产过千万的全中国最大的私立银行。一个月前,当胡志民听说解放军攻打九州时,忽然想到在战争中,只要打赢一场战争,那么缴获是少不了的,而这些战争的缴获对于士兵来说虽然是一种收益,但同时也是一种累赘,如果自己能帮助士兵们处理掉这些值钱的累赘,那远比自己在国内做生意要强得多。况且自己做的是银行,自己可以利用银行为每个战士在自己的钱庄开一个帐号,那样的话,对于自己的收买将会更加有利。想到这,胡志民马上筹备,没想到一到日本,就赶上了广岛这趟买卖(按照中国对外战争法规定:对于战争中的缴获,士兵和政府每方一半,但对于攻取的敌方当地政府和负责人财产,则全部充公)。

胡志民一行人在前浅野的府邸找到正在把玩日本刀的唐俊翼,看见有商人来到广岛,唐俊翼也很吃了一惊,胡志民在说明来意后,然后坐定。

“你们很有商业眼光啊,缴获的这些东西确实要处理,你们来解决了我的一个大问题,我正为这些问题发愁呢,哈,哈”,唐俊翼把手中的日本刀放在一边。

“这么说,将军同意我们在这里收购战士们的战利品了”?胡志民扬起并不多的胡须显得非常兴奋。

“那是当然,你可以在这里自由的收购战士们的战利品,军队缴获的战利品除了黄白之物,其他的也卖给你们,不过我丑话说到前面,你们不能让我的士兵吃亏,另外,他们的银行帐号,如果在他们为国捐躯后,得直接转到他家人的名下,这些事情还希望胡先生做好”,唐俊翼严肃的说。

“请将军放心,战士们在前线为国家留血牺牲,我们这些在国内的老百姓,做好这些是我们的份内之事”,胡志民认真的回答。“将军,只是我们现在在广岛俘虏了这么多日本人,将军打算怎么处理他们呢”?

“哈,哈,胡先生难道在国内没听说过我们怎么处理这些日本人的”?对于胡志民的,明知顾问,唐俊翼一笑了之。“这些人中除了年轻力壮的男人和一些女子,其余的全部杀掉,这和你们在国内报纸上看见的一样。当然,对于几位先生来说,这样做实在有些不可接受,但是如果我们想永远的解决掉日本这个后患,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了”。唐俊翼笑得很自然。

“可是,将军,根据我所知道的,这些男人可以运回国内做为修路工人,但我想不出这些日本女子有什么作用”?唐俊翼话刚落音,一个年轻的后生走上前问。唐俊翼听见有人这样问自己,坐直身子,仔细打量这个最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将军莫怪,这是侄儿伍秉鉴,由于我和其父伍国莹一直有商业来往,这次伍国莹听说我要来日本,就叫伍秉鉴跟来见见世面”,看见伍秉鉴有些无礼,胡志民连忙站起来为其圆场。

“哈,哈。伍秉鉴,恩,好名字,他家可是开怡和洋行的”?唐俊翼没有生气,伍秉鉴的名字他是听说过的,被后世称为19世纪全世界最富裕的中国商人。

“秉鉴,还不给将军承认错误”,听见唐俊翼竟然知道自己的家事,伍秉鉴有些意外,也忘记了刚才责问唐俊翼的话,伍秉鉴之所以会说出那一番话,完全是处于从小到大中国儒学教育的结果。其实,除了伍秉鉴,胡志民几人也有同感,只是年纪大了,不想轻易得罪人,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做成这笔生意。伍秉鉴听见胡志民叫自己,反应过来的伍秉鉴有些懊悔,知道自己刚才确实说得太唐突。

“哈,哈,年轻人,总有几份血性,胡先生没有必要为其圆场,我唐俊翼怎么说也不会就这几句话生气,说说,伍秉鉴老弟,把你的想法都大胆的说出来”,唐俊翼确实没有生气,就是说话的眼神也是鼓励的。

看见唐俊翼没有生气,伍秉鉴便壮着胆子说道:“我知道,日本一直亡我之心不死,给我中华民族造成了莫大灾难,但在小生看来,即使我军为了这个目的出兵日本,也不应该大肆杀戮!不错,东征日本,一方面可以为拮据的财政带了收入,另一方面可以解决国内修路所需要的大量人力,这些我都可以理解。本人也反对国内那些腐朽书生的言论,说什么以德服人。本人也非常赞同国内新颁布的婚姻法,实行一夫一妻制,并取消妓院,这些都非常好,有利于进化社会风气。但是,我怎么也不能理解将军在日本所实行的灭种政策,大肆杀戮妇孺,甚至践踏他们,这是非常不可接受的行为”!伍秉鉴就差点把禽兽两个字说出来。

“好,好,妙,看得出秉鉴老弟确实不是一个死读书的书生”,唐俊翼拍了拍手掌。“老弟刚才说了,日本一直亡我之心不死,那么要消灭这种妄想就要彻底干净!永诀后患!俗话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现在的倭寇就如睡在我们身边的一条毒蛇,随时都可能咬我们一口!虽然这一下子不会置我们于死地,但也和死没多少区别!所以,对于倭寇,我的目的就是一个,灭亡他们!现在我只所以还会留下一些倭寇,只不过是废物再利用。这些男倭寇可以去给我们修路,至于还过得去的女人,则可以作为我们农民兄弟的妻子。呵呵,告诉老弟一个秘密,日本女人一直是很听话的!同时,本将军也不反对在士兵需要的时候为士兵们服务”!


对于唐俊翼的一番言论,伍秉鉴哑口无言,知道任凭自己怎么说也不可能改变目前的局面,何况自己这次来还有生意要做,可气的则是自己的生意正是为唐俊翼的政策服务的。“将军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秉鉴这次来还有一笔生意希望将军成全”,胡志民怕两人闹得不可开交,急忙出来救场。“这次秉鉴来是奉父命,希望将军答应,让怡和公司把这些俘虏的日本人运到国内,交给交通部,同时,为将军从国内运来必要的战备物质”。

“哦”?唐俊翼有些不敢相信,这么说伍秉鉴刚才的一番话不正是打他自己的嘴巴么。“这两件事情我都可以答应,只要秉鉴老弟做得好,我不会亏待他的。还有,秉鉴老弟,你过来”,唐俊翼边说边把手边的日本刀拿起来,看见唐俊翼拿起刀,胡志民猛的紧张起来,可伍秉鉴象个没事人一样,大步走到唐俊翼的前面。

“秉鉴老弟,我知道你是个人才,这把日本刀就算我送给你的见面礼,这可是广岛浅野家的祖传宝刀,象这样的宝刀在国内可是有价无货啊!今天,我就送给你,只要你经常耍耍这把刀,你就会明白日本这个民族,同时也会明白这场战争它真正的伟大之处”!唐俊翼严肃的说,对于唐俊翼的这个举动,确实让伍秉鉴惊呆了,他实在想不出刚才被自己言伤的这位将军为什么会送自己军刀,难道就真的是为了让自己了解日本,未必!


第二天一早,胡志民就早早的到广岛城四处贴告示,并在广岛城外的码头上选了一个沙滩进行收购,正在放假的中国士兵听说有人收购自己的战利品,都纷纷涌到码头。由于来的士兵实在太多,胡志民不得不请一些士兵帮忙,当然报酬还是要给的。只要是国内卖得出去的东西,都成为胡志民收购的目标,虽然价格只有国内价格的1/5,但士兵们还是很愿意卖出去,毕竟这些东西不能带在身边随军打战的。不多时,从战士们手中收购的各种战利品就堆满了整个码头,收购整整持续了两天,胡志民和伍秉鉴才满载而归。

这时,新一轮的战斗又将开始,根据部署,海军陆战队直接从广岛北上,横穿整个日本本州到达日本海。同时,唐治的第三集方面军第一师在太平洋舰队分舰队的支援下,在日本下关登陆,和陆战队一道,从东西两面合击日本!

看到商机再现,胡志民只好让跟自己同来的早已经装满货物的五条船先运回国内,然后在取得唐俊翼的同意后,从伍秉鉴运送的日本俘虏中选取一些水手,在购买了几十条缴获的货船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往下关!


此时的下关只是一个人口还没过万的渔村,唐治站在下关的城墙上看着城堡外收获不少的第一师士兵正在和胡志民带领的收购商讨价还价就感觉到特别的兴奋,但站在唐治身后的朝鲜独立师师长李严却板着脸,看不出任何笑意。原因很简单,当唐治听说下关只是一个人口不过万的渔村后,立即背叛和李严达成的共同攻占下关的协议,强行命令李严带领的朝鲜师不允许介入战斗,这让李严和他的部队在登上本州岛后的一个星期中,没有捞到一个铜板!

“唐师长,我们师已经休整了一个星期,难道还有继续休整吗”?看着唐治得意洋洋的神情,李严气不打一起出,但想到自己归唐治调遣,口气缓和了许多。

“哦?李师长有什么打算啊”?今天唐治的心情特别好,看着自己的士兵已经把战利品处理干净,再过两天就可以轻装上阵,唐治心中就比吃了蜂蜜还顺服。

“唐师长,我是个直人,喜欢直来直去,我请求唐师长让我们师去攻打山口,如果失败,本人愿意提头来见”!李严大声把憋在自己心里很久的一句话说了出来。

“哈~!李师长是怕没战打啊,他姥姥的,山口可是我选的目标,难道李师长想抢了去”!唐治呼的转过身,两眼瞪着李严。

看见唐治有些不痛快,李严想解释,却解释不出来,只听见唐治继续开口道:“好了,今天本师长开心,山口就让给你们师了,不过我有个条件”?转了两圈眼睛,开出条件。“那就是,你们师,在完成攻打山口的任务后给老子乖乖的在山口呆一个月”!

“这”?李严还想谈条件,可看见唐治看自己的眼神只好作罢:“好吧,本人答应唐师长的条件,不过也请唐师长说话算数”,李严无奈的低下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