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门 第三章:喋血玄武 第二节

克劳塞维茨 收藏 10 330
导读:玄武门 第三章:喋血玄武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1/


武德九年六月初一日,武德皇帝在太极殿亲自主持中朝,宣布正式拜四皇子齐王李元吉为御北行军元帅,当场授以金印、节、符、绶及天子剑,允其节制长安以北的诸州郡驻军及天纪、天节两军,同时宣布调尉迟恭、段志玄、程之节、秦叔宝、刘师立、庞卿恽、公孙武达、杜君绰、郑仁泰、李孟尝十将元帅府听调,另敕薛国公左骁卫大将军长孙顺德率三府禁军出武功卫戍京兆。最后才宣布江国公陈叔达正式复职回门下省视事。


这几件事发生得太快了,除太子、齐王等寥寥诸人外门武百官无不诧异失色。长孙顺德几乎当庭跌倒,奏对都显得结结巴巴的,对于这位外戚,武德倒是颇为和善,闻言抚慰他道:“朕命你出武功是信得过他,才将京城安危托付于你手,领军归领军,你仍是左骁卫大将军,待你凯旋归来,朕自有封赏!”。长孙顺德兀自懵懵懂懂,站在一旁的秦王李世民站了出来,对他说道:“这是君恩,薛国公当谢恩的!”这才将他惊醒过来,汗流浃背地叩头谢恩。


就在武德皇帝宣布数道敕旨之际,太子建成站在班中冲着父皇面带微笑,然而他的眼角余光片刻也未曾离开站在对面班中的秦王李世民。令他颇为失望的是,从始至终,秦王的面部表情一如往常般平静淡漠,从中难窥出半点情绪波动,到后来甚至还好心地站出来提醒长孙顺德奉敕谢恩,说话时语气温和,嘴角还挂着微笑,仿佛说的是一件跟他自己全然不相干的事情一般。李世民若是在武德皇帝下敕时公然站出来反对,甚至拉上萧瑀等亲信朝臣一齐抗命,李建成丝毫不以为怪,但此刻见他神态自若毫无异色,反倒心下暗自凛然。


随即礼部尚书窦炬出班奏禀齐王元帅府军马仪仗准备情况,并陈奏六月初五为黄道吉日,利征伐,拟定为出兵日,请敕奏行。武德皇帝毫不马虎地验看了奏表,沉思片刻便挥手准奏。


散了朝,参与中朝的文武百官纷纷上前与齐王和陈叔达道贺,李世民却没凑这个热闹,只远远向陈叔达一揖为礼,便转身下殿。解下拴在殿外的乌鬃马,翻身上马沿着天街打马直奔承天门而去。


此时已过了正午,群臣三三两两自太极殿中走了出来,一边缓步向着宫门漫步一边私下议论着方才殿上的情形,中书令兼领吏部尚书杨恭仁用手遮着眉眼朝着天空中猛瞅,引得一旁的中书令封伦大为诧异,不禁打趣道:“一片晴空万里无云,今日的天气颇好,杨相若寻涉鸟,恐怕还早了几个月!”


杨恭仁放下手来,一脸的凝重之色,全无半点笑容地道:“封相,大约是我眼花了罢,今天的月亮似乎早早便出来了呢!”


封伦一愕,情不自禁地扭头望去,却见一片白茫茫的日头,其余什么也看不见。正欲笑,却见走在一旁的大理寺卿崔善神色凝重地转过头来道:“杨相眼睛没花,我也看到了,当真诡异。”


封伦再次举目,用手搭起凉棚,骇然惊见当空异状,就在太阳金轮之侧不远许,一抹淡淡的银轮悄然间现出了身形,他当即大吃一惊,脱口道:“怪了,午间月现,且还是满月,这真是咄咄怪事!”


此时周围的大臣们也都纷纷注意到了这般诡异景象,纷纷举目上观,大殿前的广场上秩序荡然。满月于月初午间现于太阳之侧,这等奇观立时引起了纷纷议论。


“事反常则为妖,此等异像恐非祥兆!”


“不错,这大白天的能看到月亮,本来就是怪事,竟然还是满月,真真不可思议!”


“日月同辉,连古书上恐怕都没有这般记载……”


“莫非下界有失德败行之举,至使上天降此警示?”


……


便在此时,一个声音冷冷地言道:“那不是月亮!”


众臣愕然回首,却见发话的是走在后列的司天台太史令傅奕。


正为天上的诡异天象弄得心神不宁的皇太子李建成笑道:“好啊,太史公在这里呢,正好为我等解说一番,傅公,你说这不是月亮,那是何星宿?”


傅奕垂目语气冷淡地道:“太子殿下,此宿在白日可见,于上古遗书中曾有记载,周厉王奔彘十五年,太白现于金乌侧,是年也是共伯和元年。故而臣说这不是月亮,而是太白金星!”


李建成一怔,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站在一旁的封伦眉毛立时立了起来,厉声喝道:“傅奕,你不要在这里妖言惑众,太白星不轻现,于今天下承平四海安宁,哪里来的太白星?”


傅奕冷冷一笑:“封大人,你说的这些下官不懂,然则你若要问下官那物什是什么,下官便只能据实相告。天象示警,自有其一定之规,不是封大人一言可蔽的。”


“太史大人,你确认没有看错,那确实是太白星么?”


众人转过头去,却见说话的人是随后出殿的尚书左仆射裴寂。


裴寂被武德皇帝留下说了几句话,故而走在最后,一出大殿便见到如此诡异天象,也听到了走在前面的众文武大臣的议论,却始终默然不语。此时见傅奕与封伦争执起来,这才出言说话。


傅奕躬了躬身:“回禀老相国,下官不会看错,那高悬日侧的,正是太白金星。”


裴寂面上表情淡然,如无波古井,他轻轻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太白星白日贯空,主当朝者更迭,王莽篡汉,其时就有太白星现于长安上空。裴寂贵为宰相,虽不习天文,这个道理却还是懂的。只是当着百官,他心中惊惧却不能够表露出来。思忖再三,他缓缓开口说道:“山东道王珪,洛州屈突通、秦州柴绍近日都飞马行文尚书省,大河以北已经数月未雨,就是南阳一带,也旱象毕露,如今太白金星又现于晴天白日,看来……明年这个大灾年……是躲不过去了……”


他忽地抬眼,凌厉的目光从百官身上扫过,目光所到之处,虽是盛夏,却带着一股彻骨的冰寒,他冷冷说道:“天象示警,是我等政事宰辅德不足以辅君亲、才不堪以抚黎民之故。然此事毕竟关乎社稷,陛下下敕之前,众臣僚不可妄言获罪。慎之慎之!”


众臣面面相觑,对这位实质上的朝政首辅的心意均已明了,当下轰然应诺。


裴寂转过头对傅奕道:“傅大人,在皇上下明敕之前,你暂且不要上表述说天象。”


傅奕昂然立直了身躯,棱着眼睛冷冰冰地说道:“我是太史令!”。说罢,转过身形一拂袖子,大步朝着宫门走去。


看着傅奕那桀骜不驯的身影渐渐远去,裴寂心中暗自苦笑,看来这个梗直方正的太史令此番不将天捅个大窟窿是不肯善罢甘休了……


……


李世民回到西宫,当即召集了尉迟恭、段志玄、程之节、秦叔宝、刘师立、庞卿恽、公孙武达、杜君绰、郑仁泰、李孟尝等十将到承乾殿前面的广场上,毫不犹豫地公布了武德皇帝的圣敕,说毕他淡淡地笑了笑,悠然道:“敕诏如此,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你们都是朝廷的人,于此大敌当前之际,理应为朝廷效命,为君父分忧。都回去准备罢,齐王殿下三日后午时起程,最迟在初五卯时三刻之前,你们到安化门外昆明池去见驾领命,否则自担军法。”


说罢,他竟不多罗嗦,回身走进大殿,命左右将殿门关上,分赴贴身内侍道:“速请舅爷过来,让他在大殿等我。”


那内侍刚刚从大殿偏门出去,却见大殿正门门分左右,尉迟恭自殿外走了进来。他反手将门关上,走到殿中跪下道:“大王,他们公推末将来……”


李世民挥手打断了他:“你不必说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本王有事情让你去办。”


尉迟恭也不多说,叩了个头道:“请大王吩咐。”


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你即刻去房杜二公府上,请二公过府议事,此事务须机密,不能使任何人知晓,否则你就提头来见。”


尉迟恭应了一声“末将领命!”,竟不再多问一句,也不顾兀自在殿外等候自己回话的众将,大步自殿后走了出去。


李世民暗自稳了稳心神,坐在王座上呷了一口茶,还没等他喘过气来,天策府左虞侯车骑将军侯君集便从右偏殿的大门外走了进来。他立定了身躯行毕了礼,沉声道:“臣下都听说了,大王有何教,但管吩咐就是!”


李世民看了他一眼,哈哈一笑,平平淡淡说道:“莫急,还没到最后见真章的时候。此刻我们最紧要的就是不能心慌意乱,大敌当前,我们自乱阵脚,岂有不败之理?局面凶险,自然不能轻敌,但克敌制胜,却也不在这一时一晌。倒是有一件事,须得你亲自去办,不能假旁人之手。”


侯君集眼角眉梢渗出喜色:“大王但管吩咐!”


李世民没注意到他脸上神情的变化,自顾自说道:“你此刻立即去城东灵感寺,在大雄宝殿内留下要那人来府的暗记,不必等他,直去常何府中要他今晚过府议事。别的我不多嘱咐,唯‘机密’二字汝素善之,此番尤其谨慎小心。”


侯君集也如尉迟恭般单膝跪倒行礼,说了声:“臣下领命!”,竟也一句话都不多问,转身自偏殿走出。”


侯君集离去后,李世民沉吟片刻,长身站起,自偏殿出了承乾殿,一个从人也不带,沿着宫中甬路一路西行,穿过掖庭来到了侧妃杨氏的寝宫。


杨妃是前朝炀帝公主,义宁皇帝胞姊,唐军克长安时年方十四,后于义宁元年为李世民所纳。此时她已为李家生养一子,名李恪,于武德三年封蜀王,领益州大都督。若以大排行论,李恪虽是庶出,却是秦王第三子。因排行第二的楚王李宽夭薨,故此李恪虽此时尚不满八岁,然则在王府中却是大多数王子的兄长,又素得李世民宠爱,故此虽居偏宫,地位却仅在长孙氏生养的长子秦王世子中山王李承乾之下。


李世民一走近,站立在宫门口的内侍早已看见,尖着嗓子喊道:“大王驾到!”唬得杨妃急忙忙整理服饰拉着小蜀王来到殿门口,未及下跪,李世民已一脚迈了进来。


他一把抱起了小李恪,对蹲着身子正欲行礼的杨妃道:“罢了罢了,就不要多礼了。我来看看就走,你这一迎一送的,又是整装又是下跪,工夫全都耗在这些没用的礼节上了。”


小李恪瞪着两只黑豆似的眼睛兴奋地盯着李世民,扎着手叫道:“父王安康!父王安康!”


李世民满心的阴郁情绪被儿子这脆脆的一声呼唤扫得一干二净,他哈哈笑道:“恪儿又淘气了是不是?看父王怎样罚你!”说着凑过嘴去在李恪雪白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一下,硬硬的胡子茬扎得李恪扭着脸咯咯直笑。


侍立一旁的杨妃见了也不禁跟着笑道:“大王心情好的很呢!今日怎么有空到臣妾这边来了?”


李世民一边逗弄李恪一边说道:“走过这里,过来随便看看。我终日在外边跑,还闷得不行。你们母子终日守在这里,怕不闷死?”


李恪伸展着胳膊叫道:“父王带恪儿出去,恪儿要骑马!”


李世民轻轻拧着李恪的脸蛋逗他道:“等天气凉快了,父王带你到北海池去泛舟,到御马厩去骑马,好不好?”


李恪大为兴奋,叫道:“好!好!”


杨妃微笑着说道:“到太极宫去泛舟骑马,那可得有皇上的敕旨。”


李世民一笑:“哪有那么多规矩,老爷子一见孙子,保管嘴都笑歪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规矩。”


杨妃想了想,说道:“那臣妾也得先禀命王妃娘娘,别的王子去不去……”


“既然要去,自然都去,否则有人要在背后数落我偏心”李世民笑意盎然地打断了杨妃的话。他脸上露出了颇为神往的神情,叹道:“北海池那边,多少年没有去过了,哪里是什么样子,我都有点记不真了。”


杨妃笑了笑:“臣妾倒是还记得。”


李世民看了她一眼,笑道:“我倒是几乎忘却了,你自小便是在太极宫里长大的。我记得北海池子边有座殿,却从没进去过,那殿名字叫……叫什么来着?唉,看来我是老了,连殿名字都记不得了!”


杨妃笑吟吟地道:“那是临湖殿,它隔在长生殿、御花园和北海池子之间,从玄武门进宫敕见的大臣们,都得从临湖殿边上过去,否则就得绕过御花园的那一大片林子从西宫的小路穿北掖庭过去,太废周章了。臣妾记得早年间临湖殿开启过一次,父皇带着臣妾还有一些兄弟登上二层,从那里北可以看到玄武门内的军衙,西可以看到长生殿内的光景,往南能够看到甘露殿和神龙殿,连两仪殿都依约能够看见,三个海池子就更不必说了,站在楼上,尽收眼底!可惜了,终父皇一朝,临湖殿只开了那么一次,后来臣妾委身大王,就再没进过宫,也不知道那殿那阁如今是何等光景了了。或许后来又开启过,只是臣妾不知道罢了!”


李世民两只眼睛带着笑意看着小李恪,嘴上却回答着杨妃的疑问:“那大殿自大唐建政以来一直封着,从未开启过。不过它北面的紫宸殿我却上去看过,依高度而言,紫宸殿应该正好挡在临湖殿的前面,看不见玄武门才对。”


杨妃眨了眨眼,失笑道:“大王没上去过,自然不晓得,紫宸殿和临湖殿实际上不在一趟线上,从临湖殿的东北角恰好能够穿过紫宸殿顶东南角的飞檐看到玄武门的情形。”


李世民把李恪放在了地上,呼了一口气道:“好了好了,有机会我也上去看看,不过要开启临湖殿恐怕真的得有父皇的敕旨,先不说这些个没用的了。你好好看顾恪儿,等入了秋,我带你们进宫到北海池子里去泛舟!”


杨妃抿着嘴又是一笑:“殿下怎么了,北海池子那边水浅,只能泛两个人乘的小舟,要泛十几个人的大舟,非到长生殿西南边的东海池子不可,那边是内城里的内城,没有皇上的敕旨,可是万万不敢擅闯的。”


李世民拍了拍脑袋,哈哈笑道:“是啊,是我糊涂了!”


他叹了口气:“外间一堆烦心的事,难得在你这里盘桓片刻,松泛松泛身子骨,也散散心。这几日天气太热,你和恪儿都不要外出,小心着了暑气不是闹着玩的。再说……”


他嘴角浮现出一个莫名其妙的微笑:“如今长安城局面诡异朝政复杂,再没有比这秦王府更能躲清静的世外桃源了……”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