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荆州的房价又涨了!”孔明先生愁眉苦脸的对我说。


我对房价并不关心,我们住在刺史府里,属于政府的征地,也不用考虑什么费用,什么水费卫生费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我从来不去考虑这些东西,虽然三弟有时候对这个事情相当关心,准备兴致勃勃地投资什么房地产之类的,但我也知道他只是过过口瘾罢了。所以我对军师的这个问题也感觉到相当地惊奇,莫非这个家伙也准备投资了?


“行情天天见长呢!”孔明见我兴趣不大,又抛出了一句,这下子不和他搭荐面子上就过不去,毕竟我们还是算拴在一根绳子上的。我说:“军师呀,拜托,说点有脑子的话行不行,我们做武将的,还考虑什么房价问题,有免费的公房住在,怎么说将来也会有一套给我养老呀!”


“云长呀!我们不能整天想着打仗,也得考虑经济方面的事情呢!”孔明先生又摆出一幅老夫子的架势来了,我不知道老大为什么请这个家伙来,虽然有些时候他也会出些好主意(这个不得不承认,但也经常出些馊主意,比如那一次让我陪着老大去江东就是),但我就是讨厌这幅装腔装势力的模样,这时军师又说道:“我注意到了,咱们刚来荆州的时候,房价大约是5吊价一个方米,当我们正式占领的时候,它就马上涨了一半,如今,我们已经将整个荆州地区统一了,现在的价格已经接近当初的两番了,开支困难呀,开支困难!”


我K,竟然涨了这么多,我和三弟整天忙着打仗,居然一点儿也没有注意,早知道这样当初听三弟的在刺史府周围买下几处庄园,现在估计就可以发财了,都怪子龙,要买什么基金,结果买了基金放在那儿也不见长值,估计现在赎回的话手续费都要倒贴耶。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也不缺钱花,打仗的时候少报点缴获基本就够我一阵日子的花销了,当然了,这些事是不能常做的,一般情况下,如果战事频繁的话,我的小金库还是相当的充实的,对于军师说得开支困难我是相当的不理解,不理解不要紧,咱也可以来不耻下问么,“军师,偶对您说得开支困难稍有不解,愿闻其详。”


“你呀,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孔明先生摆出一幅领导的嘴脸,我真想给他一拳打他个满脸桃花开,让他知道我关云长的脸为什么这样红! 但打人是不好的,又何况是自己人,只好耐着性子听到叨叨。“我们住的房子,吃喝行住,都是要花钱的,前段时间,黄忠和魏延来的时候,我们一个给他们分了一套,加上配套的设施,仆人,按市价怎么说每套也得1万两银子,这还不算以后的花费。刚才我听主皇叔说张松和法正可能也要加入我们,怎么办?不患寡而患不公,这两人怎么说也得两套房子吧,这样一来又是两万两,今年才刚过8月份耶,预算已经不够了,还得开会增加预算。唉,军师不好当呢,哪像你们光想着PK就行了!”


末了他来了这么一句,我怎么听着好像不太舒服似的,要不我们换一换,让他摇着鸟毛扇子去冲锋?估计酒还没热好他就要嗝P了,切,我英雄不跟腐儒一般见识,不去理他,还是去三弟和子龙参谋一下,好不好转向投资下房地产吧。


三弟不在家,子龙也不在家,这两小子不会背着我又去吃火锅去了吧,我逼着子龙的家人带我去找他,最后,在一个赌场里把子龙给揪出来了,当时这小子正两眼通红满头大汗地和一帮波皮围着桌起劲地叫:“开,开,开~~~”,看来是输得差不多了。


子龙一看我,眼睛马上亮起来了,“二哥,快来玩一把,有意思着呢!”


我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说:“你怎么也爱上这玩意了?”


子龙用袖子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说:“二哥,嗨,你不知道,荆州的房价又长了,本来我攒点钱想买套院子的,结果一下又差了老大一截,反正我现在的钱是买院子不够,吃饭用不着,投资又不挣钱,干脆拿出来赌一把,落得个休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