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二十四章

巴渝 收藏 12 71
导读: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二十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二十四章


部队移师的前两天,时逢元旦节前夕。当地的县文工团赶来拥军慰问。营部“上士”崔大林一大早就带着炊事班两个兵去矿区农贸市场采购,他们汗流浃背的挑回几筐猪肉和付食品及蔬菜。

张管理员安排无线班帮廚,文工团也派来了几个叽叽喳喳的姑娘来帮忙,让那些农村兵乐得眼睛都瞪直了,就差没把眼珠看的掉出来。有的还故意南腔北调的与她们寒喧几句,把那手里的正事都放慢了速度。吴班长的上海普通话既提醒大家赶快做事,也引来女文工团员的注意力,还有的女文工团员冲他微笑,让他也在心里感到好一阵满足。只有江海洋和朱冲锋对女文工团员的到来是不屑一顾,坐在一边谈笑风生,一边摘理蔬菜。

“嗨,你们好!”一个五官漂亮,身材修长的女文工团员悄悄来到他俩身边,很有礼貌的问道,一边蹲下来帮他们理菜。

两个大男人见有女同志主动来到身边,约显得受宠若惊。江海洋有些不自在,朱冲锋则笑容可掬,只是二人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问话而已。

“怎么?我来了,你们不高兴也不开腔了?”女文工团员很大方的说,企图打破沉默。

“我开枪(腔)会打死人的。”江海洋不知怎么的冒出这样一句话,搞得对方很是尴尬,扫兴离去。

“遭了!影响军民关系了。”朱冲锋看着女文工团员离去的背影,故弄玄虚的叫了起来。

“没得恁个严重。”江海洋不以为然的说。

其实,在这之前,江海洋压根就不愿与女人打交道。一是他情窦未开,二是他在小学时与女班长针尖对麦芒,并为此尝够了苦头,记忆犹新;三是“支左”时,那引信车间的几个造反派头头的婆娘对他是又哭又笑,又泼又闹,让他颇费了一些心思手段才让她们服贴;还有一些中年女工,找他反映情况,就像“痛说革命家史”似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假如你不制止,也许能和你说上三天三夜,让你不得安宁,身心疲惫。所以他对女性总是敬而远之,一向抱着“惹不起躲得起”的态度。

此时的江海洋压根还不懂男女之情,骨子里却认为,男子汉就应该顶天立地,铁骨峥峥。他觉得跟女的没啥共同语言,无法沟通。她们要嘛婆婆妈妈的,要嘛可怜兮兮的,与他男子汉的粗犷幽默和不拘小节的性格水火不容。实际上,这是他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者思想在作怪。促使他养成这种大老爷们的意识,自然是受来自传统文艺作品中,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英雄豪杰的影响。

“你看我啥子?老子就是最讨厌女娃儿了,怎么啦?”江海洋猛的踢了朱冲锋一脚说。

“别人又没得罪你,你恁个好失军人风度哦。哎,未必无情真豪杰哟。”朱冲锋摇了摇头说。

“别他妈的怜香惜玉了,我给讲一段我的经历,你就晓得我为啥不愿当这真豪杰了。”他一边摸出烟来一边说,先递给朱冲锋一支,并帮他点上。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有一天上图画课,江海洋在打瞌睡的同桌脸上做了手脚,他轻轻的用毛笔在他的太阳穴上画出一个膏药,又在下嘴唇上画上几根胡子,便把这呼呼大睡的小子打扮成《半夜鸡叫》里面的周扒皮。同学们看了哄堂大笑,课堂秩序顿时大乱。这事被女班长向班主任老师林育林告了御状,他为此受到了林老师的惩罚。

中午放学后,林老师把他留在办公室,自己去食堂打来了饭菜,回到办公室里吃起来。她一边端着香喷喷的饭菜吃,一边在江海洋面前晃来晃去的问他为什么这样做。那天他饿极了,但坚持摆出一副“囊中虽无物,饿死不投降”的架勢。他觉得老师可恶极了,也很残酷,居然用“食欲”来引诱他“招供”。他很想林老师像他一样能几口就把一碗饭菜干光,免得让他看着流口水,他承认自己都咽了好几次口水了。而林老师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这点,仍然漫不经心的津津有味的细嚼慢咽。面对空荡荡的办公室,她觉得有一个学生站着看她吃饭,陪她度过难熬的中午时光,对她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她的家住在远郊,因此可以说白天办公室就是她的家。

“你很聪明,为什么不把聪明用在学习上呢?”老师时不时甩出一句话来。

她还是那么慢条斯理的吃着,吃像是那样文静,江海洋甚至于觉得他看到了一种女性十分优美的吃相。只可惜这种文静和优美的吃相,与他此时的心情与渴望太不和谐了。尽管肚子饿得咕咕叫,他就是不回答老师的发问,也不承认错误。这是他总结的经验教训,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只要老师不提出家访(那是他觉得最没面子的事),他就保持沉默。他认为沉默对他这个弱者来说,是现行最好的防护武器。

“好吧,你先回家吃饭,下午还要上课。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调皮捣蛋?”林老师终于吃完这顿沉长的午饭,把不锈钢勺往搪瓷大口缸使劲一放说,“我有你这样的学生是一种……,好了,不说了,你回去吧。这事没完。”只比江海洋大十五来岁的林老师没把“耻辱”说出来,她突然间意识道那样很伤孩子的自尊,于是赶紧把话锋一转。

江海洋则在心里说:“搞不好我是你的骄傲。”他听到“特赦令”后,抱起书包,还是很有礼貌的跟老师说了声:“老师再见!”便夹着尾巴逃跑了。

他妈的,他刚从办公室冲出来,有几个在校食堂搭伙的班上男女同学见状后,就朝他敌我不分的唱起欢送歌:“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

一回到家里,妹妹江海滨扮着鬼脸幸灾乐祸的笑着对他说:“又遭留下来了哈?……”。

“小丫头,明知故问,大哥留校又不是一回两回了,家常便饭啦。你啷个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我警告你,不要像我们班那个女班头一样给爸爸打小报哈。”他打断了她的问话,又朝正在厨房忙碌洗碗的保姆喊道:“辛阿姨!饭呢?我饿惨了!”

“来喽来喽!你们家呀从来都是吃流水席。”辛姨一边抱怨一边把焐在锅里的饭菜给他端上桌子。

江海洋手也不洗,端起饭碗就狼吞虎咽起来,吃饭速度快得惊人,让站在桌边的老少二人目瞪口呆。


讲完这段经历,他扔掉烟蒂说:“你说这些女的讨不讨厌?怎么都和我老江过不去呢?还有那团里的几个女文艺兵,唐副政委点名批评我时,那表情没准跟他妈看猴戏似的,一点同情心正义感都没有。还是你和梁虹好啊,下来后还假惺惺的安慰我几句,让我特别感动,差一点热泪盈眶了。”

“得了吧你,我看你是有点偏激。自己开始走桃花运了吧,还他妈傻呵呵的。人家就是冲着你这个小白脸来的……”

“喂,喂,喂,打住!我说冲锋同志,你小子说话可得注意点政治影响啊,搞搞清楚,我可是军人,而且是堂堂正正的野战军军人,就这军人的称号就值得我骄傲自豪,不是你说的小白脸,你要是减一下瞟倒是一个地道的小白脸。哈哈!”

“格老子,今天运气不好,遇到个现代洪常青!”

朱冲锋捧起摘理完了的韭菜,站起来丢下这句话,走向水池边,让江海洋一个人坐在原地发愣。

中午开饭的时候,文工团员也像当兵的一样以班为单位,七八个人围着两三盆菜吃饭。江海洋这才发现主动与他们搭话的姑娘是她们当中最漂亮最迷人的一个,他在心里对上午发生的不愉快事情感到有些内疚。那是他第一次对女人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觉得这么漂亮的演员被自己得罪了,实属自己过错。人家是女演员,又不是女班长、女老师和哪些车间里的婆婆客。他记不起那个作家曾说过,男孩一但对女孩子有这种“心神不定”,非份之想,就说明他长大成人了,就是人们常说的“情窦初开”。不过他一点也不后悔上午的举动,因为部队规定,战士不能谈恋爱。再说自己也别自作多情,把它当成是擦出的爱情火花,更何况自己还有半个月才满十八岁,只不过是军装穿在身上难免给人以“面目苍老”蠢长几岁的印象而已。只是那时候,江海洋根本不知道军人在姑娘眼里的份量,更不知道在爱情的天平上,军人身份的砝码足可以使爱情的天平为之倾斜。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那个女文工团员对谁都笑脸相迎,得体大方的招呼着,甚至还和朱冲锋面带微笑的扯了一阵。一见江海洋就收敛微笑,冷若冰霜,不理不睬。他也只好假装圣人“目中无人”,一脸正气,一副不容“侵犯”样子。

演出还未开始时,江海洋对坐在身边的朱冲锋开玩的说:“我破坏了的军民关系,遭你修补好了喔。不会是乘人之危吧?”

“你啷个恁个说呐,我看她跟我讲话时都是心不在焉的,还不断拿眼睛往你那里瞟,她以为我没看出来唆。”朱冲锋实话实说,但语气还是有那么点醋意。

“那她啷个对你恁个热情洋溢呢,对我反而视而不见冷若冰霜呢?”

“那你就不懂了,这叫欲擒故纵,是‘三十六计’中的一计,也是女娃儿喜欢男娃儿的惯用心理战术。”朱冲锋摆出一副熟知天下男女风情的样子说。

“吔,啷个‘三十六计’都用上了唆?太深奥了,搞逑不懂。”

“你要是搞懂了,黄瓜菜怕都凉了哦。”

晚会演出时,江海洋才知道她原来是报幕员,那丁字步的站姿,那一口流利的普通话,那修长的玉腿和光彩照人的五官,都让江海洋独自在心里悄悄回味了好久好久。那青春少年开始对异性的心理渴望,原始本能的躁动,让他初次感受到了儿女情长的酸涩与回甜。这是不是就是那个作家在书上所说的情窦初开呢?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