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前看了个宋丹丹演的电视剧叫<<百老汇一百号>>,里面有一句台词我记得特清楚,当"宋丹丹"的老公教她学开车时说"没听说嘛,凡是老公教老婆开车的十有八九都得离婚."当时我就记住了这句话了,想想即将出国的我也会面临老公教我学开车,而他应该不至于对我没耐心而致使两人闹得天翻地覆吧.


出国了,第一天坐在自己家的车里觉得还有点要晕车,心想我这是什么命啊.第二天我连坐车的感觉都还没适应,积极的老公就鼓动我上驾驶座试试了.我天生属于特没胆量没魄力的人,丝毫没有跃跃欲试的冲动意识要开始学车,勉勉强强握紧方向盘在停车场转了几圈,下来之后就更没有学车的热情了,为什么?因为我已经开始领教"宋丹丹"她老公的名言了.


不能说老公不是好教官,也许是我们两口子之间一向是互敬互爱吧,从不向对方说强制性和伤害性的话,但教我开车的时候老公却不由自主地就会放高了声量,叨唠这个嘱咐那个,弄的我心慌气躁火苗子在脑门上紧窜,我哪里还有兴趣学什么开车?


就这么,老公原来想好的让我早早学会开车然后可以怎么怎么样的计划便一再拖延下去,我不愿意他也就不催着我学车了.我承认,老公要是太惯着老婆的确耽误事,要不我怎么那么没出息呢.


这么一晃就是一年多过去了,老公找到了工作我在家悠闲着做起了太太,这时候再不学车就说不过去了,老公小心地将我请到了驾驶座上,在一个教堂的停车场上来回教我走圈,趴车,倒车,他恨不能把每样技术都传授给我,但我只是机械地开着车,找不到真正开车的感觉.如果对面有车过来,我会觉得路太窄会和它蹭上,如果遇到拐弯我会觉得俩手不够用一阵紧忙乎,老公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我的心情也一阵比一阵紧,满脑子都在想"这人可不能轻信哪,再温和的人一教老婆开车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终于,在一个黑漆漆的晚上,就是在这个教堂停车场内,老公在教我怎样往停车位里停好车时,我,爆发了.当时他下车在后面指挥我倒车,我本来就掌握不好倒车的方向,再加上他就站在侧后方我不敢使劲踩油门,生怕一脚踩下去会轧着他,所以轻轻踩了几下油门车却纹丝不动,他急得在车下大喊"踩,踩呀,踩油门儿!"我一下感觉要绷不住了,稍微瞄了一下四周无人,便突然对着窗外"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老公吓坏了,嚣张的气焰顿时一扫而光,毕竟在他眼里我总是柔顺温和的形象,这样没有理智的哭喊是很难得一见的偶然事件,他肯定明白"我老婆是真急了".我边哭边说:"你在那儿站着我怎么敢倒车啊?"他听了更是没有理由跟着我急了,因为老婆是为了他的安全才急成这样的啊.


从此,学车的程序又断了,又过了大约一年多时间,我去考车部门正式考了个交规笔试并一次通过,这才让我对学车认起真来.


考交规通过的同时就拿到了一张临时驾照,按照规定只要有一个持有驾照的人陪同就可以合法开车,半年内的任何时候都可以去参加路考,合格就领取正式驾照.


临时驾照在手,我没有理由不练车了,老公抓住时机又积极主动地行动起来,他等不及到周末陪我练车,每天下班吃过晚饭就催我出去.我们家附近有个小型的野生动物公园,通往公园门口的路是一条窄长的小马路,晚上公园关门这里几乎是没有车辆经过,老公决定我要从这里正式开始练习开车.


天黑,路窄,我眼睛睁得老大还是觉得不够使的,老公一再强调要往远看,说看得远,方向才能把得正,我可不那么认为,视线似乎只能注意到前面几米的距离.走直线还可以,有个直角拐弯我我老是掌握不好,踩闸轻了就拐到逆行了,踩闸重了弯虽然拐过去了车也几乎停下来了,老公说"这是多简单的事啊",我心里说"这多难啊!"


第一天晚上我们在那条小路上开了很多来回,老公还是夸了我几次,第二天我们还是到那条路上开了几圈,老公居然让我开车回家,我很害怕,但他鼓励我说"你肯定行,何况还有我在旁边."我真的开回家了,虽然回家的路只有大约两站地的距离,我们都感觉特有成就感,因为我把车开在了正经的大马路上.


第三天,大胆的老公竟然提出让我顺着一条速度要求比较高的大马路开车,我犹豫,但是他坚决,非说没问题.好吧,看着他这几日经常表扬我的份儿上满足一下他的要求,我真的就顺着那条大路开上去了.


那天下了点小雨,路面比较湿,我紧攥方向盘眼盯正前方,在老公的不断指挥下挺顺利地开出了大约十里地的距离,路渐渐地变成了往返双行线,前面出现了一个红绿灯的路口,差不多还有二三十米的距离时老公一声声地叫我踩刹车,我觉得我是踩闸了,但是老公认为我还是在踩油门,眼看着离前面等红灯的车辆越来越近的时候,老公急得用手扳起了手刹,也就是车后闸,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这时候车子突然毫无控制地向右转过去,轧过路旁的灌木丛顺着一个陡坡滑下去了.我们俩全傻了,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觉得无奈,没办法,无论是什么已经毫无挽回地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