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五篇 东亚剧变 第二章 强权谈判

yuertou 收藏 30 38
导读:华夏春秋 第十五篇 东亚剧变 第二章 强权谈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在中国的大地上,虽然战争的脚步已经远去,但是当欢庆的人们还没有休息几天,新的紧张工作又开始了。随着全球经济逐渐复苏,作为这次经济危机中受到伤害最小的国家,也是带领别的国家走出经济危机的中国,成为了全球经济复苏的主要动力。而这时候,国内需要更多的建设投入,需要更多的人为国家,为民族的崛起做出努力。而胜利的中国人民并没有忘记自己肩负着的历史重担,纷纷投身到了新的经济建设高潮中来。

在欧亚大陆遥远的另外一端,在中国国内抛起新的一轮建设高潮的时候,一场决定着两个国家的的利益与命运的谈判也紧张的开始了。

中国,日本,美国与欧洲的三方代表早在一周之前都已经抵达了柏林,而谈判前期的准备工作就进行了足足一周,在完成了对中日双方的协调之后,谈判正式开始。

“中岛先生,我希望你能够明白现在双方的立场与地位,作为战胜国,我们有要求提出战争赔款,以及在领土上的要求,而且这是我们谈判的重点,不然也没有必要再进行这种没有意义的谈判了!”

作为对这次谈判的重视,中国谈判团是由关爱华外交部长亲自率领,而在谈判团的成员组成上,几乎聚集了中国所有的精英,当然,目的就是要在谈判桌上获取到更多在战争中来不及抓到手的利益。而关爱华一上来就表现出了强硬的立场,甚至放出风来,如果谈判破裂的话,中国会考虑在日本进行更大规模的登陆作战,以获取在谈判桌上得不到的东西!

带领日本谈判团的是日本幕僚长会议负责外交事务的中岛近卫文,他是接替反町的职务的,才坐在这个位置上还没有几天,就被派到柏林来接受这个棘手的任务。本来应该由日本外相流川风率领日本谈判团的,但是在谈判团出发前一天,流川风因为染上了疾病,就留在了日本。而中岛以前虽然也是干外交官出身的,但是现在日本的国际地位已经无法同往日相比了,对关爱华一坐上来就表达出了这种严重挑衅的态度,他只有忍,出了忍,恐怕再没别的好办法,这也正好发挥了日本的“忍术”。

“我们当然希望将谈判进行下去!”中岛已经很后悔成为谈判团的首席代表,这注定将是一次丧权辱国的谈判,而签上他名字的停战书,也肯定是日本的奇耻大辱,“但是,我们希望大家能够站到一个平等的立场上来,即使我们在战争中失败了,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已经失去了战争的力量,只有在平等的基础上,我们才能够达成对双方都有好处的和平条约……”

“中岛先生,看来你还是没有搞清楚现在双方的地位!”林娜打断了中岛的话,她虽然不是谈判团的领队,但是她是谈判团的主要成员,而且将负责主要的谈判事宜,“战争的结果已经表明了一切,而在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战胜国回与战败国处于同样的地位,这点希望你们能够明白……”中岛一愣,刚要反驳,却被林娜挥手镇住了:“另外,对于日本还保存着的战争实力,我们并不担心,现在你们的舰队已经失去了抵抗力,如果你们还怀疑我们是否有将战争进行下去的能力的话,我们可以以最直接的行动来表示!而对于是否对双方有利,我们并不关心,我们只在乎我们的利益!而对于日本在战争中对我国造成的伤害,我也不想多说,如果在谈判桌上,我们无法为自己的损失找到弥补的办法,那将由我们的军队在战场上为我们争取到应得的利益!”

比起关爱华的态度来,林娜的立场更为强硬,当然,这不但是国内的指示,这也是中国军队在有实力之后才能够让谈判专家说出这样的话来。如果时间前移10年,即使中国赢得了战争,谈判代表能够表现得这么强硬吗?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就永远别想在谈判桌上得到。这句话虽然已经存在了一百多年,但是意义却一点都没有改变,而且更为明显,只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作为后盾,才能够在谈判桌上获取到更多的利益。

因为中国表现出的非常强硬的态度,而日本却不愿意做出响应的让步,第一天的谈判就在进行了不到一个小时之后宣告结束了。中国的谈判代表是趾高气扬的离开了会场,而日本的谈判代表却是低着头走了出来。而这些谈判代表的表现,正好能够说明现在中日之间的实力对比。


美国,华盛顿,白宫。

“中国谈判团的态度还没有降低吗?”希拉里看着落下的夕阳,现在的欧洲应该已经是深夜了吧。

“没有,中国谈判团的态度一点都没有变!”奥斯皱着眉头,苦着一张脸,“谈判因为中国的强硬态度,错过了一个好的开始,我们的协调人员也已经找过中国外长,但是没办法改变中国的立场!”

“虽然错过了一个好的开始,但是并不能放弃,希望有一个好的结果!”希拉里的话表明美国是很看重这次谈判的,

正如王一林的分析,现在的美国绝对不希望看到一场新的战争。为了保证谈判顺利完成,美国必然会向日本施加压力,必要的时候,甚至会牺牲日本的利益,来保证美国自己的利益!

“我们必须向日本与中国施加影响力,如果谈判破裂的话,很有可能影响到我们在日本的计划!”奥斯现在担心的还不是美国的利益受到破坏,也不是很害怕中国会再次发动战争,毕竟中国也已经在台湾战争中失去了大量的国力,现在发动战争,对中国没有一点的好处,即使能够以战争的方式从日本获取到利益,那比起战争的损失来讲,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因为新的战争破坏美国在日本的计划,那就是让美国得不尝失了。

“好吧,我们应该向中国施加影响力了!”希拉里看到奥斯在对日政策观点上的变化后,也很是高兴,一向反对对日本进行颠覆行动的奥斯改变了立场,这对美国政府内部达成一致性意见将有非常大的好处。

看着总统离开的背影,奥斯心里升起了一阵复杂的感情。也许,展开国家的利益中,个人能够起到的力量是非常微小的,不要说他这个国务卿,即使是总统,也不可能改变国家的立场,而为了国家的利益,牺牲别人,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王一林与周国辉都不时的向通往书房的那扇门看去,神色中带着一点紧张。

当门一开,何永兴迈着兴奋的脚步走了进来时,两人同时知道了结果,但是也几乎同时问道:“美国是什么态度?”

“呵呵,不用紧张,美国?美国现在是想让我们做出让步,但是底气不足,我们会让步吗?”何永兴志得意满的坐了下来,“现在先不说美国,你们都说说最新的情况吧!”

王一林与周国辉悄悄的对望了一眼,就对大致的情况有所了解了。即使现在美国希望借助自己的力量来影响中国在谈判桌上的态度,但是以美国现在在中日关系上的分量来讲,他能够起到的影响力是非常微弱的。美国有他自己的国家利益,难道中国就没有吗?为了这场统一战争,为了抵抗日本的侵略,中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如果政府在谈判桌上做出让步,再次放过了那些侵略者的话,那他们就将是民族的罪人,是中国人的耻辱!

“因为双方的意见分歧过大,现在谈判已经暂时停止,在双方无法做出让步,消除部分分歧之前,谈判不会继续下去!”王一林的神色有点暗淡。虽然,他也认为中国应该保护自己的利益,最大限度的维护国家的利益,但是他更希望看到和平早点到来,更快的签署和平条约,必要的时候,做出适当的让步,为国家的发展争取到更多的时间,这也是可以的。

“我们也已经收到了确切的情报,美国在日本的部署已经快要完成,随时可以在日本发动一场政变了!”周国辉的脸上也没有好看的颜色,他担心的完全不是谈判桌上的事情。

“这么快……”何永兴脸上的兴奋神色一下就消沉了下去。他也想到了,现在美国对中国施加并不强大的压力,其实是想要掩盖自己的正式意图,而美国通过在日本进行的颠覆活动,才是美国最关心的事情。

美国人的动作确实是很快,战争结束才一周多,美国军队就已经在西太平洋做好了行动准备。在夏威夷休整了2天的那两支航母舰队一抵达关岛基地,就开始做行动准备,加入到了另外那支由两艘航母组成的特混舰队中,部署在了冲绳道东面800公里,日本本岛南面700公里的海域上。而美国在关岛与韩国基地的空军轰炸机也早就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对日本发动进攻,以掩护在日本的颠覆行动。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美国的海军陆战队,作为美国两百多年来,对外扩张的急先锋,美国海军陆战队一直充当着排头兵的角色,而这次在日本,他们也将第一个踏上日本领土,协助那些日本政变份子完成对国家的控制。

也许,正是因为中国攻占了庆良间群岛,让美国认识到了中国的崛起速度有多快,而且直接威胁到了冲绳岛上的军事基地,为了完成对中国的封锁,挟制中国快速的崛起,美国必然要寻找一个更好的封锁线,为自己的军队找到更好的前进基地,而从世界现在的情况来看,就只有日本本土最适合充当这一角色了。所以,在对日本的政策上,美国从来就没有改变过自己的态度,而他们的军队也才能够以这么快的速度完成了一次大规模的部署行动。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美国的部署行动确实进行得非常快!”周国辉轻轻的点了下头,现在这里就他们三个,他没有必要在隐藏什么,“以美国现在在西太平洋完成的部署情况来看,他们已经有能力在日本发动一场政变,扶植一个亲美政府。但是美国现在并没有表现出即将行动的迹象来,我们的情报系统也没有得到这方面的情报,以我们的分析来看,美国应该是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他们合理开始行动的机会!”

周国辉说完,还扭头看了下王一林,对方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从日本现在的局势来看,输掉了战争,已经将日本国内的矛盾激化了,但是现在缺少的就是一个外力,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草一样,只需要外界稍微对日本施加一点压力,那么日本国内的矛盾就会总爆发,这就为美国干预日本内部事务找到了最好的借口。显然,美国这次是瞄准了中日停战谈判,如果谈判稍微处理不好,那就有可能成为美国重新进驻日本的理由!

何永兴也一下看出了两人之间迅速传达的信息:“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能放弃自己的利益,我们再也不是几十年前的中国,终日之间的友好,不是近几十年内能够谈的,除非我们一方永远的倒下,不然我们永远不可能同日本友好。只要是我们的应该得到的利益,就绝对不能放弃!”

本来,王一林想提出在谈判中做出适当的让步,以稳定日本国内的局势,不让美国有插手日本的理由,毕竟,再让美国进入日本,就将获得直接威胁中国本土的最佳前进基地,这对中国来讲,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但是,当何永兴这话一出,也就封死了谈判让步这条路,必须从另外的方向想办法了!

“如果我们不在谈判桌上做出让步的话,就必须想另外的办法!”周国辉摇了摇头,“其实说完了,如果我们没办法让日本国内的矛盾降温的话,那就没有办法可想了。不管是任何方面,只要稍微再激化一下日本国内的矛盾,就将给美国提供借口!”

“既然无法阻止,那我们就应该想办法降低美国从日本获取的利益!”王一林转换了角度,从另外一个方面开始考虑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了。

“美国重新进驻日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在距离我们最近的地方,竖立起一道屏障,阻止我们向东方前进的步伐!”周国辉对美国的意图还是了解得非常的清楚,“而要想让美国这一步失算的话,那就只有让日本失去作为前进基地的意义!”

“既然美国要准备利用日本,难道我们就不能利用日本吗?”何永兴问了一个看似没用的问题。

“要想在日本扶植亲华政府,这个难度相当大。现在战争才结束,日本国内的反华情绪十分高,而且要想那么做的话,我们的军队就必须要登上日本本土,我们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等下……”周国辉突然想到了什么,再仔细思考了一下,“也许我们没办法扶植一个亲华的日本政府,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来影响日本,搞出一个反美的政府来,这同样能够达到我们的目的!”

“你是说分裂日本!?”王一林一想通周国辉的话,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如果直说的话,确实是这个意思!”周国辉点了点头,承认了王一林的猜想,“但是要这么做的话,我们就有太多的工作需要做了!”

“那这是些什么工作呢?”何永兴对这个意见很感兴趣,确切的说,只要能够永远的削弱日本,他都感兴趣。

“首先,我们必须得稳定日本国内的局势,避免矛盾被激化,这就需要我们在谈判桌上做出一定的让步!”周国辉迅速的整理着自己的思维,“其次,我们还要稳定东北亚的局势,让日本感受到的威胁更小一点;最后,我们要想办法将美国的阴谋传达给日本,让日本做好准备,而这一点上,必须把握好时间分寸,不能早,也不能迟,要在最关键的时刻放风出去!”

“那你去全权负责这次的事情吧!”何永兴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到王一林脸上复杂的表情后,又补充道,“在谈判的事情上,还希望总理能够做出配合,即使要让步,也不能在原则的问题上让步!”

王一林点头表示知道该怎么做了,但是要想在非原则性的问题上让步,来达到换取日本稳定的结果,这个问题却很难处理了。

“出了这些之外,我们还需要在别的方向上做点工夫,以分散美国的注意力!”周国辉的问题却还没有解决完,“现在美国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日本上,这正是我们向别的方向扩展的机会,而且利用得好的话,可以成功的分散美国的注意力,让美国在日本的行动遭受到失败。而且,这也是必须的,如果光是日本自身的能力,根本无法抵抗美国强大的干预实力!”

“好吧,这些事情都由你去安排!”何永兴对老赵提拔起来的接班人根本就没有任何担心的地方,“如果需要军队做出配合行动的话,我们再提交中央军委,以及总参谋部审议。不管怎么样,阻止美国全面控制日本,分裂日本是我们这次的根本目的!”

如果说,这是一个大胆的计划,那还完全不够,这完全是一个大胆包天的计划。虽然眼前看来,这个计划的困难非常多,现在美国已经做好了准备,而中国的一切都还在策划之中,这已经落了后手了。而且操控一个国家,这是中国从来就没做过的事情。即使已经自己越南有了分裂别国的经验,而且也有了扶植亲华政府的经验,但是现在日本的情况完全不一样。最严重的是,在谈判桌上,中国不可能做出太多的让步,而东北亚的局势已经出现了动乱的征兆,怎么把握好分寸,处理好这件事情,这本身就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柏林,中日停战谈判在休会了4天之后,恢复了正常的谈判,双方代表在欧洲一会主席的撮合下,重新坐到了一起,向遥遥无期的结果进行着努力。

“中岛先生,在谈判之前,我希望对谈判的事宜做一点改动!”一开始,关爱华就又表现出了一种让人迷茫的态度,这让日本谈判代表们心里都是一惊,难道中国又要搞什么花样了?没等对方问出口,关爱华就继续说道:“为了我们两国之间今后的长期和平共处,为了两国人民能够生活在一个安稳的环境中。我国希望能够将‘停战谈判’升级为‘和平谈判’,不知道日本方面有什么意见吗?”

中岛一愣,压根他就没有想到中国会在这个时候将谈判升级,虽然中国还没有作出什么让步,但是这已经代表中国的观点改变了,对日本来说,无意是一件好事。

“对不起,我对你们的提议非常感兴趣,但是还是要先得到国内的同意!失陪一下!”中岛说完,就匆匆的离开了房间,向专门为日本谈判代表团准备的地方赶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中岛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又急匆匆的赶了回来,大概这种快速走路的习惯是他们日本人表现重视的特有表现吧!

“关部长,我已经征得了国内的同意,接受你们的提议,将这次的谈判升级为‘和平谈判’!”中岛坐了下来,这才有时间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大概一路上他都是用“跑”的吧!

“好吧,那我们的谈判继续开始!”关爱华一点都不担心日本的态度,这是给日本的一个机会,如果他们连这都放过了,那就真是白痴国家了。

“既然现在双方的目的是为了今后的和平,为了表达我们的诚意,我们将在一些问题上做出让步!”林娜开口了,其实她对自己说的话一点都不觉得舒服,如果不是政府的要求,她才不愿意在日本人面前做出让步,“首先,我们放弃对日本领土的要求,但是这并不包括已经被我们控制了的地方;其次,我们也不寻求组日本驻军,当然,如果日本需要我们的帮助,只要能够为日本人民服务,我们也很乐意将自己的军队派到日本去的;最后,我们也不要求日本签定战败协议书,既然双方的目的是和平,那个就已经没有意义了。但是在这几点之外,对战争赔款,日本放弃国家武力等方面的要求将不会做出让步,而且因为我们不再对领土提出要求,所以我们将要求更多的战争赔款。而这就是我们现在新的谈判基础,也是我们的最基本要求!”

日本谈判团代表脸上的表情就如同夏天的天气一样,瞬间就由喜悦变得失望了。虽然从表面上来看,中国已经做出了一部分的让步,但是让出来的,基本上都是中国无法从军事上获得的东西,另外的就是一些表面上的让步。而在本质上,中国并没有做出多大的让步,特别是在最关键的战争赔款上,中国不但没有让步,还以在别的地方做出了让步为借口,提高了赔款的数量。

日本谈判代表们都沉默了,在这么重大的问题上,他们根本就无法做出决定来。虽然中国的那些让步让他们觉得收获不少,但是在战争赔款上,他们无法自己做出决定。本来中国先前提出的战争赔款已经大大的超出了日本的接受范围,而现在还要加,那不是将谈判推向破裂吗?

“中岛先生,你们也不用心慌!”看到中岛站了起来,大概又要去请示国内的意见时,关爱华将他留了下来,“对于战争赔款的问题,我想做个解释。因为日本对我国统一战争的蛮横干预,这已经造成了严重的损失,而我们的意见是必须要弥补这些损失。我们也不愿意给日本人民头上施加太大的压力,所以,在战争赔款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仔细的商量一下!”

接着的谈判就主要解决在战争赔款上的差距了,这是首要的问题,如果连这点都解决不好的话,中日之间的“和平谈判”也就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

中国先是提出了自己新的要求,而且分得很详细,这就是要让日本明白,因为日本人的错误行动,造成了多大的损失。

在战争花费这一点上,中国如实的报出了战争开销。作为战胜国,要让日本支付所有近500亿的战争经费,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中国作为一种大度的做法,也是根据实情,并没有让日本支付所有的战争经费,因为日本不干涉的话,中国照样会花很多钱来获得国家的统一。而在这笔钱上,中国的要求是让日本支付350亿,作为因为日本干预行动,而导致的战争经费超支的赔款。

在这个问题上,日本与中国的分歧也不小。在日本人看来,中国多出的战争经费并没有这么多。如果以战前台湾军队的战斗力来计算的话,即使没有日本的干预,中国要想完成国家的统一,都至少要付出400亿左右的代价。当然,这只是日本的估计,而中国的估计是150亿不到。而双方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的分歧,也只有由专业的技术人员来进行磋商了,当然,还要劳美欧得希望看到和平的国家来协助中日两国达成一致。

接着,中国就国民经济因战争受到的破坏提出了第二笔战争赔款。如果说战争经费已经是很大的一个数字的话,那么这笔赔款的数字就高出了2个数量级。中国提出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日本的蛮横干预,中国动用了更多的国家力量来进行战争,并且严重影响到了国家经济的发展,所以必须要由日本来赔付这笔资金。而中国开出的“价码”也很高,仅仅工业上的损失就达到了8000亿,再算是旅游业,农业,金融,以及台湾的损失的话,这笔战争赔款的数字达到了25000亿!

比起在战争经费上的分歧,双方在这笔赔款上的差距几乎无法弥补。即使是在战前的日本,要让他们拿出25000亿来,也绝对要让日本伤筋动骨,更别说现在已经破败下来的日本了。而日本能够支付的赔款只有不到5000亿,而要想在这个问题上让双方达成一致,恐怕就不是一次两次谈判能够解决问题的了。

相对于别的所有的赔款来讲,这笔赔款都是最为主要的,它占了中国要求赔款的80%。显然,这个问题非常难以解决,因为对国家造成的隐型损失是非常难以计算,也很难估计的。因为双方的计算方法不一样,这就必然导致在数字上的差距。显然,中国是没办法拿到这么多的赔款的,而中国也肯定没有想过要拿到这么多的赔款。当然,即使是把现在的日本卖了,恐怕也支付不起这笔赔款!

在放下了这个主要问题之后,双方继续就别的赔款事项进行磋商。

在对残疾军人,以及阵亡将士索要的陪款方面,中国提出的数字是400亿,而日本表示,因为大部分的中国军人的伤亡并不是由日本军队造成的,他们只能够支付50亿,象征性的赔给中国。

在武器装备的损失方面,中国要求的战争赔款数量是300亿,而日本也只同意支付100也的赔款。另外,中国还在国际声誉受到的影响,以及中国人民在感情上受到的伤害等等方面的因素,向日本提出了1000亿左右的赔款要求,而日本也表示最多只能够支付200亿。

当最后的结果痛击下来的时候,中国的战争赔款要求达到了31500亿(美金,上同),而日本却表示最多只支付7500亿。而双方在战争赔款上的差距达到了24000亿。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差距,但是谈判也已经成功的开始,这至少是一个进步。如果双方继续努力的话,最终应该能够达成一个让双方都满意的“和平条约”。

在双方的工作人员分别就各个方面的问题还进行着磋商的时候,关爱华悄悄的溜了出来。虽然已经在外交部长的位置上干了好几年,但是关爱华却觉得自己对以前熟悉的老本行有点疏远了。随着政府的改革,他们这些部长级的官员都把工作重点放到了协调具体的工作人员上,而很少亲自进行一些具体事务的操作。比如这次,就是由林娜在具体的负责谈判上的问题,而他只是协助林娜进行谈判,做了一个名誉团长。

“关部长!”

关爱华还在想着什么时候能够结束今天的谈判时,一个低沉的中年男人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哈德逊部长,你怎么有空到这来?”关爱华一看到是德国外交部长的时候,马上一脸堆笑的迎了上去。这次将谈判地点选在柏林,就主要是为了照顾德国的情绪,上次中美秘密谈判在巴黎举行,已经给够了法国的面子,而中国在与这两个欧洲大国的交往上,一直保持着法德平等的原则。

“呵呵,我正好路过这,来看看你们进展得怎么样了!”哈德逊的举止很优雅,一派绅士风度,“你们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吧?”

“呵呵,一切还好,至少谈判已经再次开始了!”关爱华也表示出了适当的文雅,心里却在嘀咕着,你不是已经派人来负责协调谈判吗?对谈判的了解肯定不比我少吧,还说什么路过,恐怕是看到谈判有破裂的危险,专门赶来的吧!

“呵呵,那就好,既然已经开始了,那是不是应该将目光放长远一点呢?”哈德逊说着已经将关爱华向窗台边上拉了几步,“作为欧洲国家,虽然我们远离战火,但是我们也希望看到和平真正的到来。所以,不单是我们德国希望看到中日能够早日签定和平条约,我们所有的欧洲国家都希望和平早日到来。当然,我们的目光是不是也应该为此而放长远一点呢?”

“做说客的来了!”关爱华心里一笑,脸上的神色并没有泄露他的心里活动,“哈德逊先生,你大概对亚洲的历史,特别是对二战前后的历史有深刻的了解吧?”做为一名德国人,哈德逊当然知道这段历史,在他点了头之后,关爱华继续道:“那你认为,以中日数十年,上百年来的集怨,你认为中日两国还能够成为朋友吗?”

哈德逊尴尬的摇了摇头,只要知道中日之间的仇恨,知道中国与日本这两个国家在二战之后的相互敌视,就很清楚现在中日之间的关系了。即使这次日本已经被打败,但是中国与日本之间,如果没有一方彻底的倒下或者臣服,那双方之间的矛盾就不可解决。

“正如你所说,我们也想把目光放长远一点,但是这应该根据我们的国庆来做决定,这目光到底要放到多长远!而且,我们再也不是新建立时的中国,要想让我们放弃战争赔款,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哈德逊想反驳,或者说是想解释,却被关爱华阻止了,“你也知道,在我们统一的行动中,日本给我们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如果我们连为自己付出的代价索要赔偿的权利都没有,那这个谈判还有什么意义呢?当然,既然哈德逊先生代表德国,代表欧洲来跟我们接洽,我们当然会做出一定的让步,但是在原则性的问题上,我们绝对不会做出任何的让步,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旧中国,也不是才解放时的中国,我们必须要以新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的力量,让世界上所有对中国不怀好意的国家知道,惹怒了中国,对谁也没有好处!”

说完这句话,关爱华甩了下袖子就走回了谈判会场,根本就没有给哈德逊继续深入解释的机会。现在,关爱华已经代表中国,对日本放出了风来,当然,谈判还是要继续,对现在的中国,还已经处于水深火热中日本来讲,谈判都必须要进行下去,而且都想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