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有群男子汉 第三十三章.远离家人的男人们 第三十三章.远离家人的男人们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12 1949
导读:海上有群男子汉 第三十三章.远离家人的男人们 第三十三章.远离家人的男人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7/




我讲演的题目是”海上铁路的路基”。


我们敬爱的周总理生前提出:要把中国远洋船队建设成中国的海上铁路,如今我们这些远洋海员可以骄傲的告慰周总理:经过我们的奋斗中国远洋船队已经成长为拥有700多艘各种类型船舶的世界第九大船队,飘扬着五星红旗的中国远洋船航行在五大洲七大洋,航行在全世界的各个港口,海洋,海峡,水道。COSO(中国远洋运输公司)的标志已成为海洋上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但是!请问在坐的各位:这条海上铁路的车头,车厢是我们的船,是我们这些船上的海员,这条铁路的路轨,枕木,路基是什么?是祖国亲人!是在坐各位的妻子,家人!是她们,是她们用宽阔的胸怀在支持着我们,用默默的劳动在保护着我们的家庭美满,用压在内心的期盼在等待着我们远航归来!没有她们,我们不可能在海上拼搏而无后顾之忧,没有她们,我们不可能在休假之后又精神焕发的回到船上!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位远洋船长出海去了,家里留下了病重在床的老母亲,上中学的妹妹,刚刚满月的儿子和身体还很虚弱的妻子。一个月后,老母亲病逝了,船长妻子给公司发电报请公司将这消息转告船长,希望船长能回家出安葬母亲。公司回报了:组织上对船长高堂的不幸逝世表示深切的哀悼,您丈夫的船正在斯德哥尔摩卸货不能回家处理家事,请原谅!

无奈之下,船长的妻子只好一手抱着吃奶的婴儿,一手拉着伤心哭泣的小姑子顶着南方春季的绵绵细雨奔走于医院,殡仪馆等处,体体面面的将婆婆后事办妥。丧事办完,伤心,悲痛,雨水浇使这位妇女病倒了,在病床上她吃力给丈夫写信:母亲的后事办完了,老人家走得很体面,家里一切都好,妹妹上学,儿子又长大了一点,我也很好,你不必挂念,安心驾船,等你回来。

多没伟大的女性!多么善良的心!多么坚强的性格!

当年迈的父母需要儿子陪在身边孝顺时,我们在海上,当妻子辛苦了一天需要丈夫抚慰时,我们在船上,当孩子做作业碰到了难题需要父亲辅导时,我们在港口。

同志!不要为闯过风浪而自豪,不要为挣到高工资而得意,不要为见识广而骄傲,因为你的背后是亲人们的付出,是他们的心在紧紧的把你缠绕。

回家时父母叨叨时你应细心倾听,妻子抱怨时最好给她热烈的拥抱,孩子吵闹时对他心平气和点。负起你男儿的责任,展开你海员的胸怀,抛开你男人的面子,为做家人一点实事,只算是对亲人们的小小回报。

在这里我深深的祝福远在地球另一端的大爷,大妈,大婶,大嫂,弟妹,孩子们!祝你们身体健康!永远幸福!“

这是我在船上举行讲演比赛时的一篇讲演,我讲到动情时底下的船员们有的悄悄的抹了一下眼睛,有的低头抽烟,还有的眼望窗外,他们因我的讲演勾起了浓浓的思乡情。当我结束了我的讲演,餐厅里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说起我们这些远洋船员,人们总是看到我们出海归来后神侃的海外见闻和口袋里大把的钞票,可人们那知道海员们在船上生活时思念家人的不眠之夜,那知道海员们为了对亲人的付出做一点补偿而艰苦自己的生活。

我干实习水手时,我的师傅是一个身材粗壮,性格暴燥的山东大汉,他敢在大风浪天爬上桅杆排故障,能三下两下把碗口粗的缆绳挽在桩上。可回到港口只要家信一来,就算正在值班他也会抱歉的对我说:“你先盯一会,我。。。“

我知道他是想干啥,就笑着说:”快去看信吧!瞧你那急猴猴的样!“

他会赶忙躲开众人跑到后甲板上,坐在缆桩上展开家信一封封一页一页一个字一个字仔仔细细的看。有一次我偷偷的溜到他身后想逗逗他,却看到他拿信的手在颤抖,眼角也湿了,我站在他身后他一点也察觉不到,我不忍心惊动他就悄悄的走开了。

他看完信又若无其事的走回来值班,可不一会就老是看表,急着交班回房间再看几遍家信。

有一个航次我们往回走时,我隐隐约约的觉得政委的情绪有点不好,笑容少了,但问谁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到国内港口政委休假走后,电报员才告诉我:政委的儿子去世了,收到电报后政委命令他对谁也不许说这事。电报员这些天几次想告诉船长,想请船长给政委宽宽心,但想到政委的命令和报务员保密守则就忍住了。

我知道后感慨万分,觉得政委太不容易了,没想到我在大家聊天时发表我的感慨时,木匠不宵一顾的对我说:

“这有什么呀?就你这文化人多愁善感,俺们这些老船员有几个没碰上类似的事?你去问问船长,当年他母亲去世时他在那?俺父亲去世时俺在南美,半年后回到家,只见到了父亲骨灰盒,俺除了多给父亲磕几个头还能咋办?干咱这行的就得想家时关上门想,掂着家里人就休假回家时多忙活点家务活!”

全世界的远洋海员都享受抽免税烟的优惠,80年代,中国海员在船上买免税烟一条“红双喜“牌香烟只需3,2元外汇人民币,虽说只是一个水手不到三天的外汇补贴,但大多数人根本舍不得抽,他们宁愿买旱烟叶或几元钱一条的国产烟,为的是省下外汇买“大件”(家用电器)或是在国外给家人买点洋货。船上发给的啤酒,糖果,食品人们也舍不自己享用,能带回家的就带回家。很多人在船上整天穿工作服,到国外下地也就是穿公司发的海员制服。在港口不乱花一分钱。

曾有人总结说:一个不抽烟不喝酒的海员上船只要带几件内衣,几把牙刷,牙膏就能过一年。

有的家在农村的海员休假归来又黑又瘦,一上船就饿狼似的猛吃猛喝,除了值班就是睡觉,那是他们在家时不分白天黑夜的把地里家里的活全干了,又舍不得吃好的累的。

一个男人的责任感可以驱使他面对一切,而男人的负疚感也可以使他做出不可思议的事,大陆海员是这样,华人海员也是这样。

早年,因为船上自动化程度不高,一艘中国船上一般配备48-52名船员,船长,大付,二付,三付,老轨(轮机长)二轨(大管轮)三轨(二管轮)四轨(三管轮)电机员,电报主任。这十个是按国际规定航行必配的持有国际证书的职务。还有政委,政治干事(航特殊海区时)水头(水手长)木匠,十二名水手,驾助(助理驾驶员)报助(助理报务员)。司舵(STORE,机工长)十二名机工,电助(助理电机员),电工,管事,医生,大厨,二厨,三厨,大台(服务员)服务员。

83年公司搞减员定编,减到了三十多人,除十名证书持有者,还保留政委,管事,医生,水头,木匠,驾助,司舵,六名水手,六名机工,大厨,二厨,大台,服务员。

外派船只有23名船员,十名证书持有者,水头,木匠,四名水手,四名机工,大厨,二厨,大台,服务员,二付兼医生,电报主任兼管事。

从五十人到二十多人,人少了,工作全一样。我国船员一般在船工作九个月,休假三个月,碰上到休假时船在国外或公司派不出人来,也有多干一段的。而外国船员尤其是干部船员最少的只签四个月合同,时间一到,不论船在那个国家,只要船在港口,公司一定按合同执行,派人接班。并负担自下船港至回家的机票。

也有特殊的,听说台湾船就有十四名船员在一条船干了整整一年的,偏巧,这条船的船长还与我认识,下面就是他讲的故事。

说起来我们公司的这件事还是吃饭聊出来的,我们老板有个规矩:每星期必请在家休假的船长,老轨吃顿饭,吃饭是晃子,聊工作拉近乎是真。一次,酒酣耳热之即,老板说起现在船员越来越难找,工资也越要越高,问我们一条船最少配几名船员就行,我张口说:14名!10张证书中,三轨找有证书的兼电机员,一个水头加四个水手就够了。能兼的工作都兼职。老板一听大喜,正好我公司有条集装箱船要换班,我就带着13名船员上船了,那条船自动化程度高,人手还够用。吃饭都是方便食品,脱水菜,罐头,自己想吃了自己动手。各人房间卫生自己打扫,公共卫生不论谁,轮班干。

开始还好,过了半年我发觉不行,首先我就受不了啦。我不会说话了!船上等级森严,没正事没人到我房间来,我也不会到别人房间和其他人闲聊。久而久之,没人和我说话,我舌头都硬了。这还不算,到快一年时,好几个船员神经也开始不正常了。于是这件事也就不再搞了。

我们公司还有条规定:凡合同到期,本人提出延长合同,公司欢迎,自第13个月开始工资加10%,从船所在港口返回台湾的机票钱发给本人,还奖金表一块。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船员流动少,也是为了省再派人的费用。再说,一般人能干满两年已经很少了。可有这么一位,你猜他在一条船上连续干了多长时间?

23年!从这条船新船下水一直到进拆船厂!

你算算!23年他的工资不断的加10%,有多少。且不说钱!就是一个人在船上23年!不发疯就不得了!

那次船进拆船厂,老板收到船长报告,说那个人还要再转船工作,船长都不知道怎么办了,老板就派我代表老板去和他谈谈。

我在船长房间见到这位,他是船上的木匠,中等个头,黑黑的脸,憋很长时间说不出几句话,一看就是个死心眼的家伙。

“老木匠,你都23年没下这条船了,还要再干?” 我和颜悦色的问他。

“公司不是有规矩么?” 他低着头执拗的说。

“是啊!可听说你也没个家,这次下去娶个老婆生几个儿子吧,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么。大家都说你不嫖不赌不花钱,觉得你有点怪,钱总是挣不完的,你不会真是怪吧?” 我半开玩笑的劝他。

“我不是怪,我就是要存钱。” 他还是低着头回话。

“能告诉我理由么?” 我试着找出答案。

沉默了很久他抬起头说:“你答应我续合同,我就告诉你。“

我看着他的眼睛无奈地说:“好!我实话告诉你,老板说了,只要你下船,保留你的工资,养着你。“

老木匠相信了我的话,但他不回答我起身走了,一会他捧着个很精致的盒子回来了,他打开盒子给我看:里面是整整齐齐的码着二十几块金表,这不是公司奖给他的么?他小心翼翼的从金表底下拿出一张发黄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对新婚夫妇,那男人可以看出是他本人。

他拿着照片情绪像喷发出的火山一样说话了:“看!这是我的太太,我有太太!我有儿子!我是舟山那边的渔民,我18岁时家里给我娶了个媳妇,这就是我们的结婚照片,可新婚才三天,国军撤退台湾,就把我抓兵抓来了,从军队出来后,我就干上了海员,这些年,我跑遍了全世界,吃了多少风浪,经历了多少生死,人家吃喝嫖赌!我一点不沾,我有我的想法:我天天想我的太太,想回家,想我的孩子!你会说:结婚三天那来的孩子?有!我们渔民出海打鱼经常死人,所以我们那地方有个规矩:哥哥不在家,弟弟陪嫂嫂,生出来的小孩算哥哥的血脉,我出来时我家里还有俩个弟弟,他们都身强力壮,三十多年了,我坚信我太太一定儿孙满堂了,我并不是怪人,我挣的钱,金表一点不乱用,我就不信共产党国民党总不来往,总不叫我们这些飘在外面的人回家,总有一天,大陆和台湾能通行,我一定能回家,一定能见到我的太太,我的儿孙,我听说大陆穷!我回家时要把这些表,存的钱给我的太太,给我的儿孙,我总得像个男人,像个长辈!我要给他们盖大房子,叫他们过好日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