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22/


李子民在方德被他的老婆揪出茶楼后,自己带着随从在付了钱后也走了出来,其实这次是李子民在北京解放后第二次来,第一次是半年前,主要是承认新中国为宗主国,而这次主要是因为琉球宣布成为中国的一个县,直接接受中国的统治,朝鲜国王担心自己成为琉球第二,所以特地派李子民来北京打探消息。

走在新扩建的长安大街上,李子民的心情怎么也舒畅不起来,虽然长安街两旁的建筑都没有什么变化,但宽阔的街道,热闹的人群使李子民已经感觉到了中国的巨大变化,这和自己在满清统治北京时见到的情形完全不一样。

除了长安街上热闹的人群外,让李子民觉得奇怪的是在长安街的两边还竖着许多铁杆子(一个月前,朱涛颁布了一条保密条令,条令规定,整个中国实行锁国但不闭关政策,条令规定,除了亚齐外,其他任何中国地区都不允许外国人进入(琉球朝鲜人除外)。而亚齐也不允许出现任何先进于西欧各国的条件设施,中国所有在进行海外活动的商人和其他人员,都必须经过严格的保密条令考试。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防止技术泄露!),这些铁杆子每隔几十米一根,每根铁杆子的上面都挂着几个灯笼摸样的东西,只是被玻璃罩着,看不清楚里面。找来一个路人一问才知道,这叫路灯,到了晚上就会发光,这样在街上走路就和白天一样。带着不相信的神情,李子民决定等到晚上看个究竟,于是,李子民决定先不回驿馆,而是带着随从就近找了一家旅店住下,听旅店的老板说长安街上每天除了有这些电灯外,每天晚上都播放电影,而且是免费的,非常好看。

在焦急的等待中,夜色慢慢暗淡了下来,当远方的晚霞完全消失的时候,长安街上的这些路灯就象接到命令一样,自动的亮了起来,使本来有些黑的长安街如同白昼一般,许多行人在路灯下穿梭,一群群活泼的小孩子则在路灯下追逐嬉戏,在李子民眼中看起来不可思议的路灯在中国的普通老百姓的眼睛里确实那样的自然与应得。

在李子民的思索中,一阵不太响亮的对话从远方飘来,在李子民的脑袋中,是没有什么人能够发出这样大的声音的,奇怪的是说话人并没有一点吃力,带着疑问,在询问了旅店的老板后才知道那是电影。李子民走出旅店,只见不远处一块白布挂在两棵树的中央,白布上一男一女正在讲话,如同活的一般,在白布的对面,一个箱子大小的东西正发着光吱吱的转动着。根据对话的内容,李子民才明白,那是梁山伯和祝英台,这个中国古代的爱情故事李子民还是知道的。

那一夜,李子民在看完电影后一直平静不下来,胡乱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就跑到中南海,在递交了国书后,中国主席朱涛和总理张伟一同接见了他,对于这样的礼遇,李子民感激万分。


双方在经过必要的礼节后,双双在屋内坐下,比起第一次见朱涛时李子民表现出的处处不适应,这次好了很多,至少没有犯同类型的错误。

“特使远道而来,就是我们的朋友,不知道你们的国王一直可好”?首先说话的是张伟,让人听起来特别亲切。

“谢谢主席和总理关心,我们的陛下一切安好,我们陛下让我转达对主席和总理的问候和良好祝愿”,李子民坐直身子,弯下腰,恭敬的回答。

“不知道特使此来,有何事情”?朱涛的询问显得非常苍白,让人听起来直起鸡皮疙瘩,仿佛一切秘密在他面前都会暴露无疑。

“回主席话,我这次来主要是带来了一些我们国王送给贵国的一些礼物,以及再次表示朝鲜永远承认中国为唯一的宗主国地位”,李子民的腰几乎成了九十度。

“你们的国王太客气了,我代表中国政府感谢他的厚礼”,张伟客气的表示感谢。

“只是我听说你们的国王在琉球王国宣布成为中国的一个县后感到非常不安”,朱涛点燃一根烟,没有任何表情的怀疑李子民的来意,“如果你们的国王愿意,我很高兴你们朝鲜成为我国的一个省,而不是一个县或者一个市,并且保证五十年不变”,朱涛露骨的说。

“谢谢主席的大度,不过这需要我们国王和整个朝鲜人民同意”,朱涛的话听起来很不舒服,李子民平静的回了一句。

“我们主席的意思并不是要吞并你们朝鲜,也不是要剥夺你们国王的王位,我们主要是想联合你们,共同东征,抗击日本以后有可能的对我们发动的战争。李先生是明白人,两百多年前,先是倭寇在我们两国作乱,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在被我国将领戚继光和俞大猷将军赶走后。可恶的日本人又为了他们所谓的大陆战略,以所谓的日本天皇名义,用所谓的武士道精神试图借道你们朝鲜来征服我们中国。一路上,丰臣秀吉率军十余万,战舰数百艘,侵入朝鲜,攻破釜山,连下王京(汉城)、开城,平壤诸地,而你们的国王也不得不逃到鸭绿江边向当时的中国政府求救,中国政府随即派宋应昌为经略,李如松为东征提督,统领援军过鸭绿,光复平壤,随后又恢复王京及汉江以南千余里的疆土,残败日军退据釜山。在经过七年的艰苦战斗后,丰臣秀吉战死,中朝军队趁机反攻,才使日军入海逃走。但为了彻底在海上打败日本人,我们两国海军发动海战,虽然取得最后胜利,但我们两国同时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将领邓子龙与你们朝鲜将领李舜臣也壮烈牺牲。在战争中,这些凶残的倭寇为向日本天皇表功,将我军将士的耳朵割下盐腌后,装进十几只大木桶内,用船运回日本,为掩盖罪行,日寇又将我们两国联军烈士的头颅割下并集中埋在一起,这简直就是禽兽的行为!对于这些禽兽,我们也只能采取禽兽的办法对付之!”在不知不觉中张伟越来越激动,后面竟然站了起来。


对于张伟刚才的一番话,李子民是了解的,张伟说着这些都是事实,如果当时没有中国的鼎立援助,朝鲜灭亡是迟早的事情,以朝鲜一小国之力根本无法抗击强大的日本。自从这次中国援朝后,使朝鲜对中国产生极端的好感,朝鲜在收复失地以后,特於京城增一道城门,取名感恩,专供明使出入。可以说这次李子民奉王命到中国来就有这种感恩的因素。不过李子民无法知道的是朱涛和张伟此时的心情,今天朱涛和张伟之所以这样激动,是因为两百年后的那场中日战争以及中国在援助朝鲜赶走美国人后朝鲜政府可耻的所作所为。在朱涛和张伟看来,要结束这个问题,只有把朝鲜并入中国,同时彻底的消灭日本。而现在中国还是朝鲜的宗主国,只有好好的抓住这个机会了。

“先生先可以不急着回答,我们的意思是为了断绝日本以后的恶念,我们只有主动出击,如果朝鲜国王和政府不愿意并入我国,我们也不强迫,不过我国政府东征日本势在必行,我们希望我军可以借道朝鲜,以方便我军之补给,还希望你们认真考虑”,威胁,彻底的威胁,李子民没有想到堂堂中国主席和总理竟然会提如此要求。按照中国政府的打算,即使朝鲜不答应并入中国,但中国军队借道朝鲜的要求朝鲜是没办法不同意的,如果同意中国军队借道朝鲜,那么朝鲜随时都有并入中国的可能,这种可能只要中国政府愿意。想到这,李子民知道回去后怎么向国王解释了。

“还有”,朱涛把快燃完了的烟在烟灰缸里弄灭。“请转告你们国王,如果你们朝鲜国王同意并入中国,我们可以让你们朝鲜组建一个朝鲜师,如同琉球组建一个独立团(只有2000人,原王聪儿的独立团划入第一方面军,琉球的独立团被划海军陆战队)一样,和我们一起东征。武器我们可以提供,只要你们花点钱而已。特使应该知道,现在中国所有的军队加起来也只有七十万,而你们朝鲜的人口只有中国的1/100,组建一个15000人的独立师已经足够了。还有,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特使,只要朝鲜和我国共同东征日本,你们在军费上的开支很快就可以拿回来”。

“好吧,我会把主席和总理的意思完全转达给我们国王的”,李子民没想到这次来中国竟然会碰到这样棘手的问题。随后李子民又和朱涛、张伟两人就其他问题谈了谈。


在结束谈话后,李子民决定在中国多留几天,一方面可以了解中国现在的情况,另一方面也可以就是否加入中国的问题进行仔细的思考。

在随后这几天中,李子民没有继续留在北京的老城内,而是来到城墙外的新城。只见新城内到处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大到十多层的办公楼,小到一块块以水泥钢精为构架的居民区,甚至还有自己听都没听说过,正在施工的交通立交桥。

“那里简直就是在建设一座人间天堂”!这是李子民回到朝鲜后,对朝鲜国王说的一句话。


在送走李子民后的当天,朱涛就把张伟叫他家里请他吃饭,理由很简单,张伟单独一个人没有人照顾他。这时的朱涛和福灵儿早已经成亲,虽然福灵儿的老爸对这个汉人女婿很是不欢迎,但也没有特别的为难,毕竟朱涛现在是一国之主席。经过一年的艰苦努力,朱涛和福灵儿小孩在半年前来到了人间,朱涛给其起名朱为国,希望能继承父志。

来到朱涛在北京新购置的四合院家里,已经生为人母的福灵儿看见张伟到来,亲自下厨,虽然以前是大家闺秀,但在跟了朱涛后也慢慢学会了身为人妻的能力。而朱涛一到家里,就直奔自己的小为国而去,在张伟面前不停的炫耀。

“你看,你看,这张小嘴,多象他老爸”,朱涛边说边在小为国胖嘟嘟的脸上亲过不停,奇怪的是小为国并没有逃避,竟然很是接受朱涛这种野蛮的举动。“我说你啊,老兄,你也该为自己想想了,不要整天的钱啊米的,丁敏(中华共和国卫生部部长)就不错,我看得出,她对你也有那点意思,你们两个都是快三、四十岁的人了,我建立你考虑考虑”,每次一到朱涛的家里,朱涛免不了哆嗦起来。

“咳,咳,我今天就来你家吃顿饭,用不着这么教训我吧,怎么说,起码我也可以做你的大哥”,对于朱涛现在越来越多的嘴巴,张伟很不能接受。

“就是因为你是我的大哥,我才管你这些事情,要不然我才难得理”,朱涛逗着小为国头也不回的说。

“好了,好了,该吃饭了,你们两个就别争了吧,不过,张大哥啊,你确实要找个人照顾你了”,这个时候做好饭的福灵儿叫两人去用餐,一场关于张伟私人问题的争论就此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