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狙击手 18.捕俘 5.

y492545690 收藏 9 220
导读:老山狙击手 18.捕俘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9/


“哈哈,硬是奇了怪了,说曹操,曹操就到,真是灵验得很!”走在前面的熊国庆忽然大声叫道,“你们看是谁来了?武安邦!”

“果真的,是武安邦来了。我还以为是马小宝呢。”黎国石说。

他哥哥道:“武安邦跟我大块头,马小宝没他那么高大。问问他怎么在这里出现,班副呢,应该也在这里才对。”他跑上去几步,问道:“武哥,怎么是你,巧遇,巧遇。你长白了,也胖了,笑嘻嘻地,讨到老婆啦?你看看我们几个,就要变瘦猴子一般。你的伤怎么样了,好了没?”

武安邦站在那里只是嘿嘿笑,着看着大家,不住点头,一句话不说。看到向前进过来,仍旧是一阵傻笑着。但还是记得敬礼,喊了声报告。

向前进也嘿嘿地笑着:“武哥,你报告什么?是不是真的像黎国柱说的,在医院里找到老婆了。说来大家分享分享?看样子你的腿上伤口全好了,恭喜你,没事了就好。哎呀,看来我们来得不好,出现得不是时候,你后面来人了,好像是来找你的,呵呵!我晓得了。”此时有一个护士长跟着从芭蕉林里走出来,站在武安邦的后面,脸上红红地。

大家齐刷刷盯着她看,那护士长被大家看得不好意思起来。大家就都笑,看着武安邦嗷嗷地起哄。

驻防这里的兵也停下来好些,跟他们瞎起哄。

“搞错了,搞错了!她是我们地方的,老乡而已,我晓得你们笑什么,没有的事。”武安邦脸也红了,分辨着道。

“此地无银三百两······”熊国庆看着黎国柱,“黎国柱,你说下一句是什么?我不记得了。”黎国柱接着说道:“隔壁阿二不曾偷啊!”两人一唱一和,配合默契。

大家又都笑。

“看看她手里拿着什么?”向前进对大家说。大家就要过去,那那个护士手里的包裹。

武安邦赶忙伸开手,拦住大家道:“不许你们欺负人!要过去,先过我这一关。”

“武哥,你要表演英雄救美嗦?来啊,我跟你打一架。哈哈,还好我们不是坏人,晓得打让手,否则,不抽你底火才怪。如果是好东西,趁早拿出来我们分享了再说。”熊国庆过不去,对着武安邦胸口来了一拳,呵呵着说道。

武安邦就回头去道:“我叫你别出来了,你偏出来,这下可好。大家都晓得了,让他们笑话。”

“哇哈,承认了!”大家都笑。

“算了,大家别为难他们。其实也没什么,老乡相见而已。战场上,老乡情谊珍贵,大家都晓得。”向前进赶忙给武安邦打圆场,以免大家再取笑下去。“说说看,你怎么到了这里来了?葛啸鸣呢?该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吧?难道是感染什么的,先走一步了?”他这一说,大家倒都是吃了一惊,静下来,等武安邦回答。

“不用担心葛班长,他没事,好得很,比我先出院几天。我们正准备返回去找你们,约定了等会儿在这里见面。他应该到了,再等等看。”

“这不是我们上次送你们去的医院,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向前进问。

武安邦嘿嘿着说:“这个,这个么,我来这里看老乡,没想到你们撤回来了。你们都瘦了,哪,那边不是葛班长来了?我们约定了这个时间,还好他准时。”大家顺着武安邦眼光,回头去看到刚才来时的大路上,走来一个人。

大家都很兴奋,让过了其他人,都在这里等葛啸鸣。熊国庆大喊一声:“葛班长,你来啦嗦,我们在这里等倒起你,你放大脚走,快当点。”葛啸鸣抬起头来,不晓得哪里有人在喊他,东张西望。

“我们在桥这边,你快点过来。”黎国石走了两步,到桥头上向他招手。葛啸鸣也好像看到大家了,就加大了脚步。

大家等着他走下大路。

桥头上站岗的那两个兵中的一个道:“不好,不好,不要叫你们的人走近道,小心踩上地雷。赶快叫他回头走你们刚才的小路。”另一个赶忙用手向他挥动,做着后退的手势,一边喊道:“喂,地雷!有地雷!”

地雷,是最好的阻止人通行的话。

葛啸鸣已经从大路上下了几步,赶紧停住了,慢慢地往后退。

黎国石跑过桥去,用手指着道:“副班长,你赶快走那边的小路上下来。”

很快葛啸鸣过来了,跟黎国石一起走过桥上,到了大家身边。大家相互问候着,都很激动。

“老葛,你也胖了许多。”向前进呵呵着道。

葛啸鸣用他那特有的太监声音回答:“没办法啊,护士们天天给打针输营养液,我的老天爷,我老葛长这么大,何时输过液?一天一瓶,有时一天好几瓶。吃了就睡,睡了就吃,想不长胖都不行。真的没办法啊!”说完,他用手摸着自己的肚皮,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忽然瞥眼间看到大家身后还站着一个人,赶忙打招呼:“张护士长,你好啊!你走后,可把我们武兄弟想的。”

大家目光一齐又转过来,集中在送武安邦出来的张护士长脸上,向着她呵呵呵傻笑。张护士长倒是很大方地对葛啸鸣问好,说:“葛班长,你的伤口没什么事了吧。看你们这个班的人可真是让人羡慕,一个个比亲兄弟还亲。难怪你们放心不下,要急着上山。现在不用上去了,走吧,我代表我们野战医院的护士欢迎你们。”

“谁说你能代表医院的护士们欢迎他们了?我老人家说不行!”有人一掀着芭蕉叶,从路坎下走了上来。大家吃了一惊,看时只见是一个中年男医生,摇着头出现在眼前。

“要知道野战医院是永远都不欢迎前线的官兵们的,不过你们不少胳膊不缺腿,完完好好地进来那又不一样。别在这里站着了,张护士长,还好这里有较多的人,又是大白天,不然孤男寡女,影响多不好?唉,时代变了,改革开放了,人的思想也就变了。老子白天要医治伤病员,晚上要防特工指挥打仗,还有不管白天黑夜都得要防着你们这些男男女女的乱来,不容易啊。全天下就是老子最累最辛苦了!”来人又大发感慨,叹气劳神。

“院长?真的是你!”向前进赶忙上前两步,敬礼。

这个院长被他突然的举动搞得吓一跳,赶忙退了一步,茫然地看着他。挠着头顶上稀落了许多的头发,道:“哎呀,你是?”

向前进嘿嘿嘿傻笑。

院长突然一伸脖子,说:“啊,我老人家终于想起来了,你别说,我说看对不对?你是姓向,叫······等等,这名儿我老人家印象很深,绝对想得起来的,叫这个这个向······向什么来着?我再想想······啊哈,想起来了,向前进!向前进!没错么?我老人家记性怎么样?要不是老子事情多,整天忙得后脚跟打到后脑壳,根本不用想那么久。哈哈,向前进,又看到你了。你没事儿么?我个女儿天天念着你!只差给你烧香拜佛,去佛祖那里许愿了。”

向前进脸上倒有点不自在,像刚才武安邦那般红了,扭扭捏捏地道:“呵呵,呵呵。院长你真会开玩笑,你老人家怎么到了这里来了。这里条件好简陋,不像上次的地方,比起那差得远了。”

“唉,我老人家一辈子干革命,思想是先进的,哪里有需要就总是第一个上前,冲到哪里去。你们呢?浑身上下肮脏得不行,又到哪里去来?不会是刚从河内那边跑回来的。千万莫告诉我刚才他们押着的人是越共中央总书记或者是他们的国防部长,你们捉来的。不多说了,我要去看看你们的那个战友,如果不行,我老人家将亲自出马,为他主刀。嗯,小兄弟,等会儿再跟你聊聊。我走了,张护士长,你也跟我回去。我刚才是来找你的,要点东西,那个脑部重伤的病历,我估计加重了,可能要尽快转院到后方去。她们说你拿着包裹出来了,老子就晓得你们年轻人的事,哎呀!走了,言多必失,你们不爱听,说多了讨人厌。小向同志,等会你来找我或者我来找你,我老人家先走了。当哩咯当,当哩咯当······”院长大人哼着歌子,从路坎边直接下去了,这里大家“再见”还没说完,老人家已很快消失在芭蕉林叶中。

张护士长就对武安邦说:“你带他们先去连队的驻地,我等会再来看你们。”说完,跟着院长大人走了,等会她还得要到芭蕉林中的各帐篷里去巡房。

“呵呵,想不到那个张护长挺在意你的,巴你得很。几天工夫,武安邦,世界改变了哦?”葛啸鸣呵呵呵直笑。

黎国柱说:“刚才熊国庆还羡慕你呢,武哥!硬是给他说准了,你交了好运。他也愿意······”

熊国庆打断他的话道:“黎国柱,你晓得个喘喘,他那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你以为每个人中了枪都能像他那般幸运不死?还能在医院里相好个护士?”

“什么叫相好啊?我们那是老乡相见,没别的。你们别越描越黑了,真要是流言蜚语起来,组织上那是要法办我的。”武安邦说。

“是啊!这种事可大可小,大家千万别乱说。”向前进点点头,拍了一下武安邦的肩。

“班长,你现在倒向他,跟他做了一伙嗦?我晓得为什么了。”熊国庆看着两人,暧昧地笑道。

“没有的事!”向前进急忙分辩,“大家平心而论,是不是这样?”

“晓得!你们心中有鬼。”大家哈哈哈大笑不止。田亮接着说道:“武安邦,大家是不是好兄弟?医院里那么多护士,是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知道该怎么做了?要不要我们教你?别装蒜,否则······”他扬了扬拳头。

武安邦说:“这怎么行?我跟其她护士又不是很熟,再说你们真的别拿我来说事了好不好,真的拜托各位了,行行好,真的没你们想象中的那回事。”

“我们还是走吧,重色轻友的家伙,别跟他们废话了。”熊国庆扛起枪,“我估计刚才那个院长大人应该会快板,有时间跟他学一学是正经。当哩咯当,当哩咯当······各位,刚才他们是不是押着俘虏走这里过去的,怎么还不见来喊我们吃饭哦,我真的饿得狠了。”

“走,吃饭去!”大家都觉得饥饿难当,纷纷跟着熊国庆往芭蕉林里走。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