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门 第二章:秦王世民 第一节

克劳塞维茨 收藏 8 36
导读:玄武门 第二章:秦王世民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1/



突厥大举南下的消息在长安城内传开,已经是三月底的事情了。此前朝廷虽有多路兵马调动符令移迁,消息总归只在省部台司间往还,还不至流传到民间。但一入三月,灵州西南几个州郡南下躲避战火荼毒的百姓就开始在长安城中络绎出现。一时间留言四起,民间纷纷传言突厥此次南下不同于去年,京城东北方向的延州、北面的庆州、西北的原州均已失陷,任城王爷已然兵败被俘。


这些日子为了配合前线军事,裴寂和萧瑀索性就吃住在省里,左右暖阁临时收拾了一下,暂充两位相爷的卧室。长安以北,屯扎着李道宗、李靖、柴绍三路九万多兵马,幽州燕王李艺的三万援军也正在日夜兼程赶来。赵王李孝恭所率领江淮军主力六万人自荆州沿汉水一路北上,也在星夜驰援。目下唯一没有抽调的机动兵力只有洛阳屈突通所率一万玄甲骁骑和四万步卒以及并州总管李世勣手下的十万河东军。大唐自立朝以来从来没有同时调动过入许多的兵力投入到一个战略方向上去,将近二十万人的粮秣供给,着实把尚书省忙了个手脚朝天。


四月初一,自年初以来一直闭门静养的秦王李世民病愈上朝,当朝请命欲率三千亲卫出泾州策应协调诸路军马,称誓将颉利逐归漠北。皇太子李建成却当廷拦阻,称此番突厥南下不似大规模军事行动,无须亲王挂帅出征,且秦王身体尚未完全康复,也经不得如此的奔波劳碌。武德皇帝斟酌在三权衡左右而不能定议,最后直到散朝,也未能议出个子丑寅卯。


虽说李世民在朝上诸多慷慨激昂之举多是伪饰,但天策府内开起军务会议来却是半点也不含糊。毕竟北寇大兵压境,一个不慎,颉利真有可能兵临长安。天策府的军务会议悖逆常规,一般都是由房乔主持会议,众将各抒己见,最后由司马杜如晦拿定主意。而做为天策上将的秦王李世民却往往静静旁听,从不搭言。


“据斥侯的回报,北方三郡出现的突厥铁骑均是颉利的部属,为数均在数万之间,至于其他部落此次是否随从南下,就不得而知了。”张亮调息了两个月,身子刚刚大好,此番做为天策亲军首席探马参与会议。


杜如晦摇了摇头:“数万不行,到底是多少万?这个不弄清楚,前方这个仗,恐怕没法子打。”


张亮摇了摇头:“除了知道出现在庆州的那股突厥骁骑约摸有三万多之外,另外两路就不清楚了,我还在等最近派出去的斥侯回报。不过估算一下也就大概清楚了,此番三郡被扰,却均是在城郭之下示威即退,未曾攻城。这就说明敌军兵力不足以破郡,故此三路敌军,每一路兵力应当都不超过三万之数。如此计算,此次突厥总共出动军马当在十万以内。”


侯君集端着酒盏沉吟道:“前几日夏州刺史李昌逃了回来,他是太子的家人,此次是弃城而回,据说在显德门外被挡了驾。太子不让他进东宫。照他的说法,有数万突厥骑兵自夏州南渡无定河,目前我们消息太少,无从判定这股骑兵是否就是骚扰延州的兵马。更加可疑的是,位于灵州腹地的原州和庆州被袭,可是灵州和怀远却始终没有消息传来,这就怪了,颉利从什么地方渡的大河?”


段志玄皱着眉头道:“会不会是沿贺兰山西麓南下在兰州附近渡过大河,然后向东直扑原州?”


杜如晦摇了摇头:“叔宝刚从平阳驸马那边回来,突厥若是自兰州渡河,霍国公不会没有丝毫察觉。”


尉迟恭抚着髯道:“就算三路贼寇总共十万兵力,长安以北的兵力也足以应付。最头痛的就是敌军来路不明,莫名其妙就插入我三路军马间隙之中。若是不能探得突厥的进出路途,我们就不能断定其确切数目,只要隐匿行踪,突厥援军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在长安附近。这帮子北夷来去如风以战养战,根本不考虑后勤补给粮秣器械,委实难以揣度其行踪。”


杜如晦扭头看了看以拳支下颌坐在王座上闭目凝神静静倾听诸将意见的李世民,道:“我们今日议论军务,并不是要就眼前局面议论出个结果。目前朝中局面险恶,我们议的是,假如皇上降敕召秦王挂帅出征,这一仗应该怎样来打。”


段志玄笑道:“殿下打了多少年的仗了,这点小局面还用我们这些个大老粗来多嘴么?不管突厥南下走的是哪条路,夏州都是至关紧要之地,可先令任城王爷分兵数千夺回城郭固守待援,驸马爷出秦州向北,李靖沿洛水北上援延、庆!赵王爷的兵一到立时接管驸马爷现下的防区,太行兵马自汾州出延北戒备。不管颉利从何处来袭,这般局面,他手上没有二十万骑兵恐怕支撑不了半个月。不过这么打仗未免太过中规中矩,极没意思……”


“你们想过没有?”李世民忽地睁开了原本合拢的二目,用带着金石颤音的声调冷冷问道,“此番颉利南下,为何不再效法去岁南侵围困城池重镇?反而袭扰京北?既然颉利能够荼毒三郡,那么自泾州直插陇东渡过渭水威胁畿辅也并非绝对做不到。他为何不取此策?左右已经来了,又何必在意这一小步?他此次南犯,既不攻城略地亦不趁我军尚未集结严整分而击之,这又是何故?”


众将面面相觑,李世民这几问几乎句句问在节骨眼上,均是颉利此番南下不合常理之处,只是知道不合理是一回事,要解得此惑,却绝非易事。


李世民叹了口气,目光中神采闪动,缓缓说道:“已经学会预做演练了,看来,颉利可汗此次所图,恐不在小……”


……


永清禅院在蒲州之西,离城约六里许,蒲州遏大河之颈,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永清禅院建于隋开皇初年,曾一度毁于战火。武德五年秦王平郑灭夏,率军回师之时途径蒲州,王驾行辕就设在永清禅院处,李世民见禅院殿墙破败墟烬比比,当即下令命地方官吏拨款重修。武德八年突厥南犯,大唐数路大军云集大河之北,秦王以天策上将身份出蒲州提调诸军,又在这里驻驾。当其时由李世民召集的各路军马高级将领军务会议就是在永清禅院的偏殿里开的。李靖和屈突通此番是二次重游了。


屈突通是前隋重臣,开皇年间就官拜右武侯车骑将军,大业年间参与平灭杨玄感之乱,厥功甚伟,右迁左骁骑卫大将军,被炀帝委以关中重任。曾令武德皇帝东征大军在河东城下无功而返。后千折百回始得归唐,武德谓之隋室忠臣,以兵部尚书和蒋国公高官厚爵笼络之。武德元年为平薛轨父子,秦王李世民建大元帅府,年逾花甲的屈突通再披战袍,出任大元帅府行军长史。薛氏父子败亡之后,珍宝堆积如山,诸将皆相争夺,屈突通却勒止部卒分厘不取秋毫无犯。皇帝闻之对他更是器重,对面称曰:“公清正奉国,著自始终,名下定不虚也”。后秦王平灭刘武周、宋金刚,屈突通再任行军长史,指挥谋划,运筹帷幄,绩业斐然。秦王伐郑,屈突通以本官兼任陕东道行台仆射,于阵前大破王世充军,生擒郑将陈智略。武德四年虎牢之战前夕,李世民委屈突通率部围困洛阳之重任,直至窦建德兵败,王世充也未能分出一兵一卒往援。洛阳破后,老将军论功第一,被授以陕东道大行台右仆射之职。武德皇帝几次欲将其召回长安出任刑部尚书,他却以素不习律法为由每每辞谢。数年来屈突通一直镇守洛阳统帅大唐军中最精锐的玄甲精骑。此时老将已然年近七旬,此番却又披挂上阵率亲卫奔波百里前来蒲州与新任璐州道行台尚书令李靖会商军务。


比起屈突通,李靖的年纪略小一些,八月十四的生日,差四个月不到五十五岁。李靖的家室虽不算显赫,也是官宦世家,其祖李崇义曾任殷州刺史,封永康县公,其父李诠事隋为赵郡太守。李靖的舅父乃是赫赫有名威震天下的大隋开国名将韩擒虎,然而他的声名鹊起,却是在归唐之后,在赵王李孝恭麾下任长史期间。武德三年,开州蛮夷冉肇则叛唐起兵,李孝恭初战失利,李靖独率八百精骑冲其营垒大破之,后又于险隘处布设伏兵,斩杀肇则,俘敌五千余。活了五十岁罕有建树的李靖于此战一战成名,获得了武德皇帝的信任。武德四年二月,唐军伐梁,皇帝授李孝恭夔州总管,授李靖夔州行军总管,兼任孝恭行军长史,并下明敕:“三军之事,一以委靖!”。


在李靖辅佐下,李孝恭将巴蜀子弟近数召入幕府为官,轻松安定川中。四年九月,李靖亲率周师,趁江水暴涨之际沿三峡顺水东进,以实击虚,连破荆门、宜都,月余即进抵夷陵城下。李孝恭与文士弘一战失利,李靖趁文军忙于劫掠之际率军从侧进击,歼敌近万,获舟舰四百余艘,夷陵遂克。李靖却并不喘息休整,率五千人马直袭江陵,先克外城,复收水城,缴获千余舟舰,李靖却命将士弃之江流,舟舰顺流漂下,来援梁军见之,以为江陵以破,遂不复往。萧铣坐守孤城,内无粮草外无援兵,只得自缚请降。李靖佐赵王伐梁,两月而功成国灭,皇帝颇为赞许,诏封李靖为上柱国、永康县公,赐物两千五百段,并擢其为检校荆州刺史,授命安抚岭南诸州,并特敕许承制拜授。是年十一月,李靖率大军翻越南岭抵桂州,岭南之地,九十六州,遂传檄而定。


武德六年,辅公祏据丹阳反叛,武德皇帝拜赵王为元帅,李靖为副元帅,征讨叛逆。李靖率黄君汉等水陆并进,杀敌万余,冯慧亮败逃。李靖挥军丹阳城下,辅公祏大惧,弃城而走,被执。于是江南悉平。因李靖功高,武德皇帝专设东南道行尚书台,授李靖为行台兵部尚书,并极口赞叹:“靖乃铣、公祏之膏肓也,古韩白卫霍何以加?”


从李靖的骄人战绩上可见,其年纪资历禄位均与屈突通不可比,但其在大唐军中的地位却远高于屈突通。据闻武德皇帝在平灭辅公祏之后宴赏群臣时感叹:“大河上下,二郎征讨,江南半壁,药师涤荡;得将如此,朕复何憾?”。事实也确如武德皇帝所言,如果说长江以北的战事主要得益于天策上将秦王李世民,江南则全仗这个当年险些被武德一念之差砍了脑袋的李靖,他在几年内东征南伐,硬生生为大唐帝国开辟出半壁疆土。


也正因这层关系,屈突通虽然封着国公,又是两朝重臣,对李靖却也极为恭敬谨奉,丝毫不因禄位悬殊而轻忽怠慢。


两人此刻正对着一副手绘的地图神情凝重地商议军务,几十名下级将弁叉着手跨步站在两人身后,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任城王爷分兵守夏州此举极为高明,灵州和夏州两地皆为紧要关隘,其余地方都有长城阻隔,突厥全部人马都是骑兵,断难逾越。只要守稳了这两处豁口,就能阻敌援军南下。任城王爷那边的军情未必比我们清楚,但如此措置却是万不会错的。”屈突通抚着花白的胡须说道。


李靖消瘦硕立的身形一动都没动,负着双手垂目沉思,颔下刚刚剃过的胡子茬在夕阳下泛着青光。李靖早年原本是个身材挺拔容貌俊秀之人,最是风流自喜,人近中年之后虽不复少年轻狂,却也能够善加保养,肤色白皙面容清濯,三绺长髯更是飘飘似神仙中人。这些年在外征战,肤色晒得黝黑不说,为了带兵,一副漂亮的胡须也毫不吝惜地剃了个精光。此刻从外表看起来,这个浑身裹着甲叶子老丑黑粗的汉子哪里还有半分当年美男子的翩翩风范!


他忽地抬起头问道:“定方,延州方向和庆州方向的斥侯还没有回报发现敌骑行踪么?”


站在偏殿门口的一个青年将领上前一步朗声答道:“回禀大将军,目下十伍人已经回来了六伍,均未曾发现突厥人踪迹。根据发现的马匹粪便风干程度来看,突厥人经过这些地方至少也是十几天以前的事情了。”


李靖伸手摸了摸额头,点头道:“这就对了!看来此番颉利可汗中原之行,确乎兵行险招了!”


屈突通眉头皱了起来:“药公,你有所悟了?”


李靖伸手指着地图道:“老将军请看,夏州在东,灵州、怀远在西,长城一线我们守得稳稳的。若是突厥大举南下,我们即使抵挡不住被破开个口子,总也能知道敌人是从哪里进来的。从来没有这般敌骑突入腹地我们却没有丝毫觉察的道理。老将军再想,延州被突厥袭扰是三月十四,庆州遭袭则是三月十八,迟了四天,原州告急是三月廿四,又迟了六天。最奇的是,敌人并不攻城,只是在我城池四周游走示威然后撤走。根据斥侯打探的结果,这几拨兵马每股人马都在三四万之间,决非没有破城之力。可是为什么他们就是不攻城呢?”


屈突通沉吟片刻,道:“会不会是因为去年在太原坚城之下吃足了苦头,此番学了乖,只肯劫掠却不敢攻城了?”


李靖摇了摇头:“我们派去长安的人还没有回来,夏州弃守究竟是什么日子的事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就眼下的情形,我倒也猜出了个八九分!他妈的,李昌这狗崽子若是此刻在这里就好了,我就不用这么踌躇犹豫了!”


屈突通又看了看地图,喃喃道:“三路敌军,只有骚扰原州的敌军打出了颉利可汗的王旗,颉利既然在那边,看来此次敌军的主力应该在贺兰山南路一带渡河过来的。”


李靖笑了笑:“老将军,我派出的斥候仔细勘察了庆州和延州城外的马蹄印记。蹄铁形状特别,一望而知是颉利可汗的贴身卫队金狼铁骑的装备。所以说,此次在三城外出现的突厥,全部都是金狼铁骑。”


屈突通立时变色,金狼铁骑是突厥骑兵中的精锐之师,最是骁勇善战。不过似乎数量不多,以往与突厥接触,出动一两万金狼铁骑就已经很吃不消了,此番竟然一下子出动了最少八到九万。这仗几乎不用打也知道结果了。


李靖笑了笑:“若是颉利可汗手中真的有十万金狼铁骑,去年太原之战他就不会铩羽而归了!嘿嘿,老将军,所以我猜……”


他说到这里,忽然顿住了话语,转过脸扫视了一遍站立在身侧的将弁们,声音略略有些发颤地继续道:“……此番颉利可汗确实来了,来路我们已经知道了,就是夏州,只不过,颉利可汗此番没有裹挟大军前来,他身边,只有至多三万名精锐的金狼铁骑。骚扰三州的,全是这一支人马而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