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中华之决胜台海 第三卷 五 神秘访客

天地1沙鸥 收藏 2 17
导读:盛世中华之决胜台海 第三卷 五 神秘访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766/


龙翔天又向前走了一小段路,却听身后有人在叫自己:“先生,请问你知道清凉酒店该怎么走吗?”回头看时,就是刚才擦肩而过的那人。


龙翔天细细打量了他一眼,面前是一个年纪约四十多岁的男子,给人第一眼的感觉是气度不凡,第二眼的感觉依然如此。这人身着一套米灰色的隐细条纹西服,上衣随意地敞开着,裤线笔直,黑色的皮鞋油光铮亮。脸上戴一副无边纯水晶眼镜,蓬松的头发垂到耳际,具有一种艺术气质,儒雅飘逸中又带着中年男人的沉稳。左手手指上闪亮着四个戒指,两个是黄澄澄的黄金戒指,一个是白金戒指,一个是绿玉戒指。上面都镶嵌着宝石。龙翔天中学时代就对地质非常入迷,所以能认出戒指上面的宝石一颗是松油石,一颗是红色刚玉,一颗是矽石,一颗是钻石。龙翔天感觉到,主人所追求的不在于宝石的名贵,而在于色泽漂亮和颗粒巨大和造型。然而,这样一来,宝石也自然就名贵了。但龙翔天的第七感告诉他,如果追求名贵的话,那么何不都用南非的钻石呢。这人衣服款式时尚,色调明快,从领带到衣服款式以及身上饰品无一不显出精致。龙翔天也猜测不透这人具体是什么身份,但感觉应该是一位港台到内地的观光人士不会错。


“非常荣幸,我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龙翔天点了点头,笑咪咪地看着那人说。

穿米灰色条纹西装的那人突然见有人这么有礼貌,倒有些不习惯,他看着龙翔天,心想面前这个年轻人怎么这么面熟?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但竟然怎么也想不起来。不认识这人是肯定的,但怎么会产生这种感觉呢?心想,大概这人相貌中的某些地方和自己认识的朋友有些相似,所以有这种感觉吧。


穿米灰色条纹西装的那人立即从自己的疑惑中走了出来,向龙翔天道,“这里的路真不好走。我是刚来这里的,准备到清凉酒店找一个人。可问了好几个人总是找不到。我刚去过上面那家酒店,可他们说哪里不是清凉酒店。”那人指了指龙翔天身后不远处的一座依山而建的宏大建筑。我真搞不懂了,难道刚才下面集市上给我指路的人是骗我的?”


“哈哈,我看那人也没搞清楚,并不是要成心骗你。”龙翔天笑道,“他给你指的这个地方不叫清凉酒店,而叫清凉商务酒店。”

“这样近的地方有两个这样相似的酒店名?”穿米灰色条纹西服的中年人说,“你们是不是太不注重知识产权保护了嘛。”

“哈哈,”龙翔天又笑了,“清凉酒店和清凉商务酒店都是一家企业。”

“同一家企业?难道清凉酒店又建了一个新的酒店?我是说那个在历史上有过不少领导人光临过的清凉酒店。”

“对啊,就是同一家酒店。”龙翔天微笑着。“你对中国的历史了解不少啊。”

穿米灰色条纹西服的中年人心中一凛,“现在在大陆,说话做事自己可得千百倍的小心。任何细节都要特别注意,千万别让旁人看出什么破绽来。”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穿米色条纹西服的中年人坚决地摇着头说。

“为什么不可能呢?”


“你知道我要找谁吗?我找的是一位叫席琳的女士。清凉酒店所有人都应该认识她。”穿米色西服的中年人说,“如果是同一家企业,那么刚才我到那个清凉商务酒店却被人轰了出来,听说是那个楼有人包了,开什么会,还说我找的人不在这里。”

“你找她啊。”龙翔天说。“清凉酒店总经理对吧?”

“对啊,”穿米色西服的中年人看着龙翔天眼中露出欣喜的神色,“莫非你认识她?那真是巧了”

“对啊,无巧不成书!”龙翔天说。“但是我可以遗憾的告诉你我不认识。”

“嗨,不认识还说什么呢。”那中年人意味深长地看着龙翔天,知道他肯定还有话要说,自己却开玩笑地道,“拿我开心是不是?”

“绝对不是,但我听说过她。”龙翔天笑道,“而且我也知道她在哪里。”

“是吗?”穿米色西服的中年人胸有成竹地看着龙翔天,“我想你会这样说的。”

“哦。那你真是未来先知了。”


“你要找的席琳女士应该在清凉酒店。”龙翔天说,“就是那座有着悠久历史的酒店。而不是这座。”龙翔天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清凉商务酒店,继续说,“这座酒店是他们新建的,听说暂时还没有开始营业。他们的办公室还在原来的清凉酒店。从这边顺着路走十分钟,你就会看到一个岔路口,然后再向左转再走三分钟大概就到了,如果到岔路口不会走的话在哪里问别人就知道了。”


“原来是这样啊,谢谢你。”穿米色条纹西服的中年人说,“还是你这个人说的清楚。你不知道,我都问过三个人了,还是没有达到目的。”

“呵呵,”龙翔天笑道,“那是你没遇到能解决你问题的人。”

“哦!”穿米色条纹西装的中年人眉毛一扬,再次注视着龙翔天说,“你这人说话非常有趣。能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吗?”

“国家公务员。”龙翔天说,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于是问道,“我觉得你也很有趣。应该很有学问吧。你是香港还是台湾过大陆来旅游的吗?”

“这个嘛......”穿米色条纹西服的中年人来了兴趣,买了个关子,“你猜猜看。”

“猜不出啊。”龙翔天说,“从你的衣着看象是来自香港,从说话声音听却像是台湾。”


“哈哈哈。有点意思,你猜得不错,都对了。”穿米色条纹西服的中年人爽朗地笑了,“我自幼生在台湾,十多岁就和叔叔到香港做生意。”

“难怪。”龙翔天点了点头,“那这么说我也算猜对了。这次过来是旅游的吗?”

“是旅游,也顺带到处看看考察一下。现在大陆的发展很快,而且有不少投资的优势。我看看能不能到这边投资办个厂什么的。就是不知道投资的过程繁琐吗,要些什么手续?”穿米色条纹西服中年人问,“你在那个部门工作。”

“市里,普通办事员。”龙翔天说,“现在过来投资的港台商人确实不少,国家有许多针对他们的优惠政策,而且融资验资金融汇兑方面都非常和国际化接轨了。之所以有不少人港澳台同胞过来投资那是因为都有相同的文化背景,还有一个原因是社会稳定吧。具体的你可以找工商部门问问,其实网上也能咨询的。”


“哦,谢谢你啊。现在大陆的年轻人真是又有礼貌又有学问啊,不过我认为相同的文化背景在经济交往方面有很大的作用,但其他方面却未必。”穿米色条纹西服的中年人抛出最后这句话,想试探试探龙翔天。

“是啊,相同的文化背景不一定能带来好的交流。”龙翔天有所感慨地说。

本来,在台湾的一些心里狭隘的人大都很反感大陆有些人一张口只会说台湾应该回归的话。好像台湾是从属于大陆一样。梁祺舟想看看龙翔天是不是这种人。如果是这种人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却没想到龙翔天竟然和他的想法一样。其实梁祺舟不知道龙翔天正是那种认为台湾应该天经地义回归祖国的人。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对目前两岸虽然具有相同的文化背景却因为人为的原因不能正常的交流,如此充满敌意和猜忌的过程就有可能导致将来战争的结果。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并且龙翔天在回答梁祺舟问题的时候,同时心里也在想,如何运用相同文化背景的优势使两岸逐渐地从对抗走向对话,现在这种互不信任的气氛和台独分子一意孤行的氛围下,先从文化入手大概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了。所以有此一说,而梁祺舟却会错了意。


梁祺舟拿出一张名片,递给龙翔天,“相逢即是有缘,我这个人最喜好的就是和人交朋友,认识你真是非常高兴。这是我的名片,说不定以后还有麻烦你的地方。如果阁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话也可以打我的电话。”


龙翔天心情不错,和这人的言谈觉得颇为投契。也被他的热情所感染。接过名片,见上面写着:兴发国际经贸公司,董事长梁祺舟。龙翔天高兴亦复惊讶地说,“哦,原来的梁先生啊,久闻大名、如雷贯耳,我认识你的。”

“这么巧?不会吧!”梁祺舟说,“实在不好意思,我可不认识你。你是......?”

“我知道你父亲名叫梁运初。是香港航运界有名的富翁,爱国商人。你祖父亲手创立的海宏集团在香港和亚太地区都是赫赫有名。我没听说你是什么兴发国际贸易的董事长啊,不过我知道你是海宏集团的董事和决策者之一。有幸能在这里遇到您。真是何幸之有。我和你一样,也喜欢交朋友,还有啊我也特相信缘份。说不定我们以后还会见面。我姓傅。”龙翔天编造了一个姓。


“哪里,哪里,只是徒有虚名而已。那些资产其实是我们家族兄弟姐妹和叔伯共有的。”梁祺舟没想到自己的名字居然在大陆这个偏远的小镇也有人认识,并且如数家珍,对自己的家族顿时充满了自豪感,,心里非常自得,但嘴上却谦虚,“都是些虚名罢了,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呢?”


“我们虽然身在大陆,可现在讯息非常发达,我也经常看你们香港的杂志和电视啊。比如《每周刊》《环亚卫视》这些媒体。我想经常看这些媒体的不会不知道梁氏家族的吧。”


“哦,原来是这样啊。现在大陆很开放嘛,这些节目也可以随便看了。以前好像是不行的。”梁祺舟感觉和这个年轻人非常的投缘,心里感觉很高兴,但始终缠绕着一丝迷惑,这人到底是谁呢?为什么总是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

“是啊,很久以前是不行的。你很长时间没来过大陆了吧?”龙翔天说,“不过许多事情总是在改变之中。以后还会有更多以前不可能的事,今后都逐渐变成可能也并不奇怪对吧。”


“这话我爱听。”梁祺舟说,“但愿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


这个时候,他们谁也不知道,面前他们认为这个投缘和投契的人就是自己生死相搏的对手和敌人,而他们还将会成为猩猩相惜的朋友。他们在以后的日子里会经历许多共同的欢乐和友情,也有对中华文化相同体验的会心一笑,但是,这些美好的东西都将在历史的大潮中支离破碎,毁灭殆尽,使两个人分道扬镳,生死相搏。


命运有时候真的是比任何人为的安排更加离奇和巧合。她总是把人推向生活剧烈的旋涡和生命也难以把握的矛盾之中。仿佛让人尝尽世间的酸甜苦辣,是命运的唯一职责。而你不要企盼,命运会对某一个人会稍有失职。而有的人在命运中沉沦,而有的人,却在命运中感悟!个人和群体,都在这尘世的悲欢中铺呈;永恒和短暂,都在这不过百年的人生中演绎。每个人,都在这个世界上占有它独特的位置,并且,就是这密如繁星的人海,创造了这无边无际和宇宙同样复杂的心海和多姿多彩的世界。你甚至无法从生命和自然角度来定义某个人位置的对错好坏。因为,整过世界的演变,都在这每一个个体的生命历程中完成。而生命仅仅能做的就是体验,在体验中感悟和升化,或许,正是不灭的思想最终能让人超越生命的局限、时空的羁绊,引领生命从必然之路走向自由之路,微观和宏观在任何时候,任何空间,任何层面上都在不停的互相渗透和演化。正所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把那无穷握在手掌,永世不过瞬那时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