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四部 最危险的时刻 第一章 定终生

龙居士 收藏 19 218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四部 最危险的时刻 第一章 定终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第一章 定终生

“和子!和子!你在哪里!……”

龙居士犹如一只发怒的雄狮,疯狂的奔向位于X市郊区的庭院。

其身后的贺雪辉、白云、张倩、罗莉、李慧娟、李淇,个个花容失色。王少将皱着眉头,听取X市公安局刘局长(曾经的深圳某派出所副所长),以及罗政委的汇报。上官传恩、毛元章、云飞扬等一干龙组战士,还有四五个法警,持枪警惕的注视周围。国安的范例少校,领着十几个国安,对现场进行二次堪察。

案发是在二天前,刘局长汇报说,在这座院子的十七个人,除了和子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之外,其他的人,都死了。有的被杀于床上,有的被杀于厨房,有的被杀于值班室。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因为脖子被锐器割伤,气管与颈动脉破裂而亡。手法干净利落,是职业杀手所为。

不多久,心细如发的国安人员,续继汇报说:

“庭院有打斗的痕迹,地上有几滩血,有一截木桩被人用锐器大力划断,如是杀手所为,这说明,这群杀手,有着非同寻常的武力。”

“灌木、假山后面有脚印,这些脚印应当是杀手留下的,人数在七到十个之间,俱体多少人,须进一步鉴定。跟据脚印的深浅程度和大小来判断,杀手个子都不高,只一米七左右,体重在120斤左右,其中有一个比较特别,其身高有185厘米的样子。跟据脚印重叠的顺序,这个身材特别高的杀手,很可能是这群杀手的头目。”

“收集了不少毛发,也许其中,有杀手留下的,需要进一步做DNA检验。”

龙居士将精神丝放了出去,犹如千万只眼,在方园十公里的范围之内,哪怕一只蚂蚁都无法逃脱其精神力的搜察。精神丝的“目力”比起眼睛的“目力”要强很多,在其搜索范围之内,可以做到“明察秋毫”,而且可以拐弯,不受障碍物的影响。只要龙居士愿意,甚至可以将精神丝沿着蚁穴进入,探索蚁窝,从中数清楚,一窝蚂蚁到底有多少只,看清楚蚁后长得又是什么样的子。

随着无数的信息反馈回来,龙居士得出几点结论。

一、杀手们是乘坐一辆面包车来的,车抛弃在一公里外的树林中。杀人之后,不是沿路返回,而是走庭院前的大道,有车接应。

二、杀手总共有十一人、其中一人在外放哨,进来杀人的只有十人。

三、是日本忍者。

四、和子被他们绑架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龙居士的心隐隐作痛,从离去的脚印来看,和子与杀手们隔着一定的距离,显然是杀手,并没有将和子制服,而是和子自愿跟着他们走的。和子的武艺,龙居士是知道的,如果她不愿意,谁又能制服得了她?庭院里淌着的那几处血,肯定都是被和子给砍伤的。

范例问道:“你怀疑是谁?”

“日本黑龙会、和子的师兄、已被中国通辑的杀人犯小泉!”

“是他?”范例信了八九分,如此的胆大包天,敢于在中国胡作非为,视中国法律如儿戏,视中国人性命如草芥的,也只有日本黑龙会了。

“董事长,法律需要证据!”刘局长在一旁道,其潜台词是,推断谁是杀手,不能凭主观意断,需要让人信服的理由和逻辑推断!

龙居士淡然道,“等你们从树林中找到车,从中找到脱落的毛发、皮屑,比较其基因,你们就知道,杀人者,日本人无疑。等你们对比了通缉犯小泉的基因,就会明白,小泉也在其中。”

刘局长认为龙居士是在猜测,但大胆的假设与猜测,为破案提供了思路,不防照他的话去验证。遂招呼化验科的同事,去树林。

而王少将,不这么认为,和龙居士相处了那么久,他明白,龙居士很少用猜测,其每一句话,都很自信,好像胸有成竹。所看到的一切,还可以用龙居士目光敏锐来解释,但一公里外小树林中的汽车,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龙居士拥有传说中的“遥视”能力?真要是这样,为龙居士专门设计的监牢,应当再改进。

王少将记得龙居士的档案中有一句话,“他的能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的增长!”至于增长速度有多快,到没有记录,总体感觉时快时慢。

要想完全制服龙居士,就得不断的增加武器的威力,镣铐的强度,监牢的深度。否则,一但其能力超过了制服他的力量,国家暴力机关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形同虚设。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制约龙居士,这对党和国家来说,是灾难。

龙居士如果知道此时王少将心中想的竟然是这些,估计会汗毛到竖,到吸一口冷气。在囚车上,王少将违反纪律说了一句话,安慰龙居士,曾让龙居士十分的感动。以为人心终归是好的。但他不知道,王少将所愿意做的,能做的极限也就是这一句无关痒难的话了。

王少将自小接受党的教育,其父母又是为党尽忠的烈士,其忠诚度,可比金石。其他的龙组战士,也是如此,他们在受训之前,就是中校以上的军官,人人都拥有十年以上的党龄,是忠贞的无产阶级卫士,无论别人怎样威逼利诱,都不可能背叛。这也正是“影子”放心的将他们交给龙居士训练的原因。

没多久,公安果然在小树林中找到了一辆面包车,这让刘局长等人,暗暗吃惊。如果龙居士加入公安系统,自己这些人,恐怕都得失业了。

看了一下时间,龙居士转身对身后的女人们说道:“我要去一趟北京,快的话,今晚就可以回来,你们几个呆在家里,不要乱跑!”又对范例道:“通知保全公司,加派人手,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一定要保持高度的警惕。还有,没有我的同意,不许她们上街!”

听到龙居士如此霸道的话,众女脸上都有些不高兴,特别是罗莉,嘴嘟得老高:“我们可比那些保镖强多了,才不要那些臭男人保护呢!我只要哥哥!我要和哥哥永远在一起。”

龙居士知道,罗莉是“不讲理”的,只得哄道:“听话,哥哥去去就回,还会给你带,你最爱吃的北京烤鸭!”说完,又使了一个眼色给张倩。张倩虽然年龄在众女中算小的,但她的身份是老师,又有冰脸的威仪,遇事有主见,罗莉比较听她的话。

张倩虽然也不愿意,分别了一个月,刚团聚又要分开,谁会愿意?但在此非常时刻,也只能将心中的不高兴,压下,持着罗莉妹妹的手道:“妹妹,小龙哥哥有十万火急的事要去北京,我们这些姐妹应该支持他啊。”

罗莉口中应好,一看到龙居士上了车,又哭了起来。众姐妹,见罗莉哭得伤心,劝都劝不住,又想起龙居士每次去北京,都遭遇波折,不禁担心起来,白云在心中默默祈祷,张倩故作坚强,李慧娟假装不在意,李淇故作撒脱,剩下贺雪辉大眼湿润,当她看不到车时,湿润的眼眶,有泪流下。

“姐姐,我们回去吧,做一桌好菜等着小龙回来!”白云道。

“对,要做一大桌,特别是哥哥爱吃的红烧肉!”罗莉突然止住哭,插话道。

“嘻嘻,给小龙做饭的特权,也不能让白云姐姐一个人包揽了,今天我们一起做!”

“好!”众姐妹齐声欢呼。

在场的公安、国安见状很不是滋味,刚才还哭得死去活来,怎么一会儿就雨过天晴了。女人真不可思议。特别是这些漂亮女人!除此之外,他们心中还有一点点嫉妒,龙居士有什么,就是钱多吗?钱多就可以三妻四妾,国家的法律奈何不了他?

又想起龙居士现在官司缠身,只要其中任何一项罪名成立,龙居士都将陷入万劫不履之地,心中又平衡起来。

美女的另一面是毒药,可不是吗?毒药的来源就是忌恨!

凌晨四点钟左右,龙居士平安的回来了。他进屋时,脸色阴得像是要下雨,肤色白得吓人。看得出来,他这趟去北京并不顺利。也不和女人们说话,将桌上的美味消灭干净之后,便在女人们身上发泄。

这次是如此的勇猛,结实的红木大床散了架,直到第二天下午三点多钟,一男众女才从充满淫靡气味的卧室中走出。

未去洗漱,龙居士懒懒的躺在沙发上,两眼望着众女穿花蝴蝶似的,在客厅、厨房、卫生间来回穿梭。

白云端来一盆热水,热水里浸着毛巾,道:“小龙,你自己洗还是我帮你?”

龙居士心中的某根弦被触动了一下,阴云密布的脸上,终于下起了雨“白云,我的好老婆,还有你们,都是我的好老婆,……我知道他们很想知道,我这次去北京,是为了什么,但你们却怕我想起了和子,怕我不高兴,一直强忍着没有问。我这就告诉你们,我这次去北京,是一个大错误,差点儿与国家翻脸了……你们和我差点儿成了黄泉路上的伴侣!”

龙居士得知和子被绑架,第一反应是想去将和子抢回来。尽管龙居士内心认为,和子到日本去,应当不会有什么危险,但还是很担心她。再说自己的老婆,肚子里还怀着自己的孩子,怎么能够听任她一个人在日本呢?

谁可以完成这个任务?龙居士想来想去,他知道,这天下,除了自己亲自去之外,找不出第二个可以做这事的人。

如果让别人去,且不说,黑龙会防范会如何的森严,也不说,别人难以打探到和子的俱体位置,光凭和子的一身本领,如果和子不愿回来,谁又能够强迫她回来呢?

只有龙居士亲自去,凭借着精神丝可以找到和子,并且凭借“超人”的武力,将和子抢回。如果和子不愿意,龙居士可以凭丈夫的身份,命令她回来。日本女人是很听丈夫的话的。尽管两人还没有结婚,并非法律意义上的夫妻,但和子肚子里的孩子就是“结婚证”谁也否认不了。

但龙居士身上,有两道不许出国的禁令。一是来自军委,二是来自法院。龙居士如果潜逃,就是叛国,就是畏罪。那些案子都不用审了,等于坐实了。这对吞日集团和龙居士在国内的兄弟们,以及他的女人们还有家中父母都是灭顶之灾。

唯一的一条路,是向中央求情,请求他们充许自己短期出国。

国家怎么可能,充许龙居士涉险?不就是和子被绑架了吗?哪怕一万个和子,也抵不上一个龙居士对国家的作用啊,是不是?

哀求、苦求,甚至在“影子”面前,长跪不起,(这是龙居士第一次下跪,男儿膝下有黄金啊!)都没有收到任何的效果。

在知道国家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充许自己出国之后,龙居士怒了,丢下一句狠话,“如果不许我去救和子,或者你们去救和子,导致她有个三长二短,你们就别想指望我再为国家做点什么!”

“影子”闻言大怒,大骂龙居士,不知轻重,不是山高地厚,忘恩负义,数典忘祖。

龙居士愤然离去。

有人向“影子”建议道:“龙居士桀骜不驯,迟早是个祸害,不如除掉。”影子对这样荒唐的建议,懒得置上一词。而这一幕被龙居士放出的精神丝所探察到。吓出了一身冷汗。特别是“影子”的态度,他没有当场拒决,龙居士便以为“影子”动了杀机。

这一切,让龙居士清醒过来,违心的写了一份一万字的检讨书,用一个犯了错军官的语气,向军委作了深刻的自我批评。

这封在龙居士眼中,不值一文的检付书,却赢得了军委的谅解。他们赞赏龙居士终于懂得了,“自我批评”。“影子”,看了,也极为的宽心,笑道:“终于懂得了妥协,后生可畏!”

在政治方面一直弱智,并吃了不少苦头的龙居士,终于成熟了起来。一封检讨书,让他赢得了主动,保注了小命。

但这成熟?

龙居士宁可不要。时时刻刻、小心翼翼的防着别人,用精神丝干起了,曾经想也不敢想的,偷觑领导的行当,这样活着,也真他妈的太累。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离开中国,寻找一片净土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可是……现在的他不是一个人啊,自己如果走了,留下的人,还有吞日集团,该如何?还有自己心中,那个复兴中国的庞大计划,也将流产!

离开,是下策,是最后的手段!

至少,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离开!

经历了这么多事,龙居士终于明白,既便以自己无人能敌的超能力,摆在自己面前的也不是撒满阳光的康庄大道,而是充满凶险的歧途,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自己虽然不怕,不过是烂命一条,但女人们呢?必须对自己的女人,早作打算。

听到龙居士诉说原委,众女都停下了手边的事,慢慢的围了上来。

“我不知道,和子的事,会不会再发生在你们身上,如果,再发生,自己有能力去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的事,我又有可面目,立于天地之间!……为了今后大家都好,我决定,”龙居士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跟着我,和我在一起,是非常危险的,随时都有可丧命,……”眼缝中有泪流出,他真不忍心将自己的决定说出来。

“哥哥,你决定了什么?快说啊,急死我了!”罗莉不太懂事,但第六感告诉她,这一定不是一个好消息。

“我们……分手吧!”

“难道你不要我了?不要我们的宝宝了?”贺雪辉一听,泪水如积满了水的“天池”,突然决堤。

“小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要这样说?”张倩急得真跳脚,胸前的巨乳急剧起伏——她恨不得钻进龙居士脑袋里,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

“你们的小龙破产了,没钱了,养不起我们了。”李慧娟冷冷的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要飞你飞去!”李淇怒道,“你是小龙花一百万买的,只要有钱,人人都可以上你!你原本就是对小龙没有感情的。我们姐妹才不像你!贱货!”

“啪——”

李淇的脸上出现了五道红红的指印!李淇捂着脸,眼睛瞪得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龙居士。

“你打我?!”

龙居士冷冷的道:“谁要是骂我的女人是贱货,我就打谁!”

李淇泪水夺眶而出,是委屈的泪水,她肚了里还怀着龙居士的孩子,别人的老婆要是怀孕了,宝贝得不得了,但作为丈夫的龙居士竟然打她?这说明了什么?难道是,自己母子两个,还比不上,一个不下蛋,也不爱龙居士的李慧娟吗?

她所不知道的是,龙居士打他的真正原因。

龙居士给了李慧娟一百万,这是一个秘密,一个维持李彗娟自尊的秘密。现在的李慧娟身份不同往日,是龙居士的得力助手,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东征西讨,收购了二百多家企业。有着“谈判女神”的美誉,在商业圈和上流社会有着很高的知名度。

尽管上流社会的人,个个男盗女娼,贵妇淑女们“招待过”的男人比妓女还多。但他们要是知道李慧娟曾经用三千元出卖处子之身,用一百万出卖爱情,肯定会笑死。消息如果传出,李慧娟眨眼之间就会成为,无数八卦杂志的绯闻女王。

龙居士没有和任何人说过此事,李慧娟肯定也不会说,而现在李淇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说了出来,这说明,李淇利暗中调查过李慧娟,也许还不止李慧娟一人,包括龙居士和他所有的女人。

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只有一种解释,嫉妒!

身边的女人一多,相互之间嫉妒也是难免的,龙居士可以忍受她们之间,有一定程度的嫉妒,但绝不充许,像今天这样,揭对方的疮疤,不顾后果的嫉妒!

李淇的心灰暗到了极点,一个耳光,刹那间打碎了她所有的梦。跟着龙居士到底有什么好?自己爱他吗?当初自己疯了似的追求他,目的又是为了什么?并非爱,而是嫉妒,因为最优秀的男人,被别的女人所占有而产生的嫉妒!

李慧娟的心情,完全与李淇相反,她心底暖洋洋的,这表明,龙居士爱自己是很深的,至少比李淇要深,并非是因为拿钱买的爱情。

李慧娟的内心一直是自卑的,因为她曾经将自己的爱情用一百万出售,这是一个耻辱,当时,她受贫穷压迫,并不觉得,而现在,成为富婆的她,越来越觉得这是一个抹不掉的耻辱。

这个耻辱,让李慧娟一直在众女们面前,抬不起头来。成为良心上一个沉重的负担。然而现在,秘密终于大白于众女面前,压在心头的那种莫明其妙的压力,顿时泄去,反而感觉浑身一轻。身体竟然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其他各女,听到这个秘密,全都看着她,眼神复杂,有鄙夷,有不解,更多的是同情。

龙居士没有给李慧娟更多的时间,他硬下心肠,继续说道:“今天,我说分手,是给各位一个选择的机会!我爱你们每一个,因此,我害怕你们当中,任何一个,因为我的爱而受到伤害。

这种伤害,并不只限于你们自己的肉体被毁灭,心灵被摧残,还可能牵涉到你们的亲人。我的本领超群,你们也有不弱的自卫能力。但是,我的敌人是如此的强大,强大到有可能是整个世界!在这么强的敌人面前,我也无法保证,你们每一个人的安全,尤其是你的亲人!

所以,我必须给你们一个机会,一个离开我的机会。现在你们走,我不会拦你,还会给你们每人一个亿的青春补偿金。今天之后,我将把留下来的人,视为自己永远的女人,相爱至老,不离不弃。即便想离开,我也决不许充!哪怕有神佛给你护驾,我都会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李淇正踌躇着,是不是该离开?龙居士察觉到了她的神色,虎目一睁,精光如利剑般射了过去,怒道:“不包括你在内!怀了我的种,就永远是我的女人!”

龙居士的用意很明了,他可以忍受和自己好过的女人,离开自己。但绝不能忍受自己孩子的母亲,在别的男人跨下承欢!

李淇铁青着脸,泪水再次涌出,这次是悔恨的眼泪,真不该一时冲动,断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龙居士的脾气他是知道的,用“心狠手辣”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他杀一个人,比踩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其手中,又拥有庞大的实力,而自己的家世背景,又太过于弱小。经不起龙居士的报复。

再说,自己的父母肯定,也不充许自己离开龙居士的。在他们眼中看来,女儿能够嫁给龙居士是攀了高枝,一步登天了,哪还能忍受,从天下掉到地上?可是,短视的父母啊,你可知,你的女婿是一个定时炸弹!

龙居士对李淇的想法,一清二楚,他知道李淇是一个虚荣心很强的人,只要能不断的满足她的虚荣心,她就会活得很开心,也不会想着离开自己,无论自己对她,好还是不好。

“李淇,你不是想当明星吗?等你生下孩子之后,我会用重金包装你,将你打造成新世纪最红的‘玉女掌门人’!”

“可是,小龙,你不是说过,我是你的,不充许任何人对我评头论足,YY意淫吗?”李淇怀疑的问道。

当明星一直是李淇的梦想,出生商人世家,又长了一副好身材,一张好脸蛋,细长性感的嘴唇足以迷到众生,更兼有一副好嗓子,可谓本钱十足,影视歌全面发展,做三栖女王,都有可能。但是,自从追上了龙居士,这个梦想,就变成了梦想。因为龙居士对女人过分的占有欲(李淇语),让李淇没有成为“大众情人”的可能。

龙居士对娱乐圈,胺脏的内幕是清楚的。他可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女人,依靠和导演、制片人、评委、穴头、娱乐界的大腕,一路睡过去,而走红。

上次在香港,龙居士还得到过一张名星陪夜服务表,上面,当红的、过气的、初出茅庐的名星,应有尽有。报价从十万到一百万,分成十个档次,越是当红,越是“玉女”形像的名星,就越值钱。表上的不少“玉女”还是龙居士少年时代,梦呓的对像,而今天,竟然发现,她们是可以标价出售的,感觉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

龙居士岂能容忍自己的女人,也成为名单上的一员?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吞日集团现在有了庞大的财力,拥有全国最大,履盖媒体种类最全的吞日传媒,依靠这些,完全可以,自行包装,捧红一些名星。当然,龙居士内心深处,还是无法忍受自己的女人,在镜头前,表演假戏真做的床上戏,因此决定,要捧李淇,也要将她捧成,那种清清纯纯,无需表演“床上戏,激情戏”的“真玉女”!

在得到龙居士肯定的答复之后,李淇喜不自胜,一秒钟之内,狂吻了龙居士三十下、香津几乎将龙居士的脸给涂满了。最后,假装体力不支,伏在他的怀中,像小狗似的蹭着主人。

左手揽着李淇,右手在空中划过,龙居士宣布:“谁想离开?现在有机会,趁早!如果愿意与我共患难,我保证,让他过上最幸福的生活!哪怕,她要月亮,我也给她弄到。”

张倩气道:“我就要月亮,快给我!”

龙居士严肃的说:“一定!只需等上十几年,最多不超过二十年,我就可将月亮给你!”

“吹牛吧!”

白云和贺雪辉,想起了龙居士在医院时,曾经说过的一个笑话,吹得牛儿天上飞。不禁会心一笑。

“就是,到时候,哥哥肯定会像童话中的那个国王,打造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银月亮!送给自己心爱的公主。”罗莉拍着手调皮的笑道。

“是不是吹牛,到时候就知道了,莉莉,你想要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哥哥一辈子爱我,心疼我,还有……”罗莉漂亮的脸蛋偏转,歪着头道:“今后不许,再说分手的这样的话!”

龙居士重重的点了下头,许下一个庄严的承诺。过后,将目光放到了李慧娟身上。

李慧娟忽然脸上浮起一片红云,犹如晚霞满天,“我,我……我爱你!是真的,我爱你。”过后,又害怕似的追问:“你爱我吗?”

“爱,爱,爱你一生一世!”

龙居士激动莫明,她终于爱上自己了。当着众人的面,表示爱自己了。这是真的,没有半点掺假。因为只有是真正的爱,最真实的想法,说出来时,才会这样害羞。才会这样患得患失。

李慧娟红云更盛,桃花怒放。

当一个人,真正的摆脱心灵的束缚,正视自己,迎向美好的明天的时候,才能算体会到了幸福。在此之前,无论物质享受是多么的丰富,也不能算是幸福。因为,在此之前,李慧娟心中始终认为,自己是卖给龙居士的,……无论肉体还是爱情都是卖给他的……手中,以及眼前拥有的一切,都是别人的东西,虚幻的毫无意义的东西。而现,变成了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属于自己的东西。自己有能力,也有资格去争取、占有这一切。心灵不再自卑,不再孤独,不再远离众人。

贺雪辉用一只手扶着大肚子,忽闪的大眼望着龙居士道:“虽需我没有选择离开的权力,但我还是想说,小龙,没有你,我不能独活!海枯了,石头烂了,我始终和你在一起!”

龙居士心头再次涌出一股温泉,将他的内心,浸得暖暖的,这股温泉还有另一个效果,将他的泪水也给挤了出来。

“谢谢——”

张倩不满的说道:“连句感激的话都不会说,还自诩为天才呢。”

罗莉在一旁打抱不平道:“哥哥这二个字,包含了丰富的感情,可顶一万个字!”

龙居士不在意,张倩的冷嘲热讽,虎目含泪,盯着她。

张倩的两眼与龙居士的眼睛一对,心就软了:“哎——算了,就算便宜你好了。不管你以后,有没有将月亮摘下来给我,我都跟着你了。但是……”张倩猛的一跺脚,“要是以后对我不好,我就自杀!”

哈哈哈……龙居士忽然狂笑起来,心中得意啊,得到女人的身体不难,难的是得到她的心;征服一个女人不难,难的是征服一群女人。这两种高难度的事,组合起来,既便是笑傲异时空,拥有整个世界的老龙,也做不到。少年心情的龙居士怎能不得意?

贺雪辉她们知道,龙居士一得意,就会大笑,也没有觉得奇怪。只罗莉不满的说:“哥哥又发疯了!”

这次大笑持续十多分钟,是龙居士出生以来,最长的一次,笑的音量又非常大,导致众女,在笑声止住之后,耳鼓仍然嗡嗡的响了一分多钟。

接下来,龙居士说了一句话,让众女全都怔在当场。

“为了将我们白天的幸福,还有晚上的性福,变成合法的,也为了我们的孩子,能和别的孩子一样,长在阳光下,我们结婚吧!”

“啊?”在中国一夫一妻的法律制度下,如何结婚?在现代社会,拥有三妻四妾,并不难,但要想合法的拥有,只能是做梦!龙居士本领超群,但无论多高的本领,总不可能拥有法外特权吧!

龙居士知道众女的迷惑,为了免除因为卖关子,而遭受“群凤戏龙”的“刑罚”,只得急急“如实招来”。众女听完,全都大笑。原来,龙居士说,他有办法解决法律上的问题,对众女负责到底是真的。

解决办法,当然是钻法律的空子。

如何钻?请看下回。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