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门 第一章:武德九年 第三节

克劳塞维茨 收藏 15 96
导读:玄武门 第一章:武德九年 第三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1/



封伦回到府邸,刚刚下车府内家人便上来回话,有客来访。封伦眉头微微皱起,来者是谁已然心中有数。他缓步走入中门,也不换衣裳,伸手接过仆人递过的茶水漱了漱口,迈步进了正房客厅。屋内客座上,东宫洗马魏徵正自摇着扇子安然稳坐。


封伦哈哈一笑:“多日不见玄成了,听人说你领了太子谕去了山东,何时回的京?今日又是哪阵香风把你吹到老夫这里来了?”


魏徵起身施了一个礼:“德公取笑了,魏徵飧食储君侧之微末小吏,若无天大样事,怎敢不揣冒昧擅闯大唐宰相府邸?


封伦挥挥手:“玄成客气了,什么宰相?三品的中书令就是宰相,置裴相和萧相于何地?我不过是个替皇上草拟诏敕的书记官罢了……”


魏徵含笑摇了摇头:“什么是宰相?只有在天子那里说话管用才算是宰相。开皇之时,只有做了尚书令才算拜相。然而我朝甫立便加了秦王为尚书令,这个位子便一直虚了下来。自武德二年以后,授尚书左右仆射便是宰相。然而正因为尚书令之位虚悬,朝中并无总领朝政之人,所以每逢大事,皇上都要召集三省长官共议。左右仆射品轶虽高,议政之时,却与中书令和门下侍中同列,并无特别之权。皇上其实已经变法,宰相由一位变成了四位,大唐不同于大隋君权独断,便在此处,庶政皆决之公议。这也正是我朝能够抚有天下的根本之因。”


封伦哈哈大笑,用手点着魏徵道:“玄成宏论非常,入枢拜相也是迟早之事。你来我这蜗居,恐怕也不是专程来恭维老夫一番的吧?闲话少叙,说说来意吧!老夫洗耳恭听。”


魏徵把扇子合拢,面色沉静地道:“封相何等睿智之人,岂能不知下官的来意?适才两仪殿议政,裴相萧相都被摒退,皇上留封相独对一个时辰之久。这消息现在恐怕已经传遍了内廷,秦王府必定已经知道了,东宫又怎会得不到消息?下官别无他议,只是想问问封相,张亮一案,圣上准备如何措置?”


封伦头也不抬,端过下人奉上来的茶,掀开盖子吹了吹浮叶,却并不喝,旋即放下杯子,反问道:“玄成,太子的心意我是最清楚不过的,只是你们这些太子近臣的心思老夫却摸不透。你不妨说说看,这件可大可小的案子,你魏徵以为应当如何决断?”


魏徵的面容一下子严肃了起来:“太子是君,魏徵是臣,魏徵就算再执拗,断然不敢做越俎代庖之事,还请封相说个明白,皇上是否已然决定抚平波澜不予深究?”


封伦抬起头注视了魏徵片刻:“淡淡点头道,不只皇上,连裴老相国也是这个意思。”


魏徵闻言眉头大皱,叹道:“事情果然如此,真真荒谬绝伦……”


封伦含笑道:“玄成何出此言?皇上爱惜秦王,却也绝无鄙薄太子之意,何谓荒谬绝伦?”


魏徵正颜道:“老相国侍奉两朝见多识广,当知天子家事琐细皆干社稷。皇上身负九鼎之重,若要大唐江山稳固,或太子或秦王,总要有个了断。圣心既定,终归要裁抑一个以安天下。若是皇上决意择秦王为储君,就应当明诏授其东宫之位。若是皇上并无易储之意,就当废秦王干预军政之权,限其封邑,去其羽翼。似此等既不易储又不裁抑秦王,固然是皇上一番拳拳爱子之心,却恐怕太子秦王无一能得全首领,如此措置,岂非荒谬绝伦?”


封伦哈哈大笑:“玄成不愧是山东豪俊,胸中果有宰相机枢,一番鞭辟针针见血。所谓英雄所见略同,老夫虽不是什么英雄,久在帝侧参预朝政,却也不是不识大体之人。玄成放心吧,张亮一案,皇上虽不会深究,却也不会全然姑息秦王置之不理。方才朝上,封某正式向皇上建言,封秦王于洛阳,裁撤天策上将府,恢复亲王常制。皇上虽未当场应允采纳,却也意动,至多不出一个月,皇上必有明敕。”


魏徵听了封伦的话,低垂眼睑沉吟片刻,嘴角浮现出了一个微笑:“封相果然是宰相风范,晚生佩服之至。不过魏徵不才,还要多问一句,封相除了建议皇上封秦王于洛阳并裁撤天策上将府之外,还向皇上谏了什么?”


一句话把个封德彝惊得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稳了稳心神,敛容说道:“玄成此言,是疑封某另有所图么?”


魏徵面色转为肃穆,凝重地摇了摇头:“封相请恕晚生无理,兹事体大,封相所言若不能让晚生以为合理,纵然是三位相爷亲口证言,魏徵亦不能信。”


封伦面溢怒色:“玄成,我以礼相待,你也勿要欺人太甚,何谓所言合理?”


魏徵起身长施一揖:“魏徵无礼在先,这里先行谢罪!”


礼毕他也不归座,便站在厅中侃侃言道:“封相容禀,魏徵度事,常常以己揣人。封秦王于洛阳,削天策府权,对别个管用,对多年领兵在外征伐攻杀的秦王却是无用的。洛阳乃两代东都,物厚民丰,王世充据之多年,诸侯不能下。晚生就是想问问,除此之外,封相还向皇上建议了什么制约之策。”


封伦哑然失笑:“玄成果然英雄了得,好罢,明说了吧!老夫建议皇上授李世勣山东道行台尚书令,加封鲁国公,待太子登基后晋封鲁郡王,总领山东军政全权。”


魏徵点了点头,随口又问道:“封相没打算把齐王赶出长安去?”


一时间封伦感觉自己脊背上的肌肉一阵不受控制的痉挛,他甚至怀疑东宫已然在太极宫里安插了密探。换了旁人,此刻早已吓得瘫了,封伦毕竟宰辅多年,城府非寻常人等可比,此时只是微笑着瞥了魏徵一眼,说道:“玄成,须知不管怎么裁抑秦王,在军事上十个太子二十个齐王加起来都不会是秦王的对手。李世勣虽现下中立,却绝对是个事故圆滑之人,陛下万年之后,新君施仁政以待天下,则逆反者天下共诛之,新君若听信谗言暴虐滥杀,则天下虽大,昼夜翻覆亦非难事……”


魏徵哈哈大笑:“德公不必惊惧,齐王若不出京,武德后天下不宁。这道理凡社稷之臣无不明了。如此封相所言魏徵才敢听信,请恕晚生无礼了……”


至此魏徵躬身告退,临出大门回头说了一句:“德公留步,裴相为左,德公为右,我大唐鼎盛之日可期了……”说罢上车绝尘而去,只剩下封伦一个人站在府门内捻须沉思。


……


长孙无忌默默地听完了侯君集的叙述,半晌未发一言,手中拿着一部未读完的《尚书》闭目沉思。侯君集也不着急,不动声色地小口喝着盏中的酒,外面天寒地冻大雪纷飞,饶是他多年从军打熬地好筋骨,几个时辰下来也有些吃不消。两盏老酒下肚,半边身子才暖和过来。长孙无忌挥手命下人撤下壶盏,吩咐道:“没有我吩咐不要进来,若有客来访,除房杜二位相公外一概挡驾,就说我受了风寒,正在静养。”


“君集,天策亲军目下编制如何?随时可听调用的又有多少?”


“天策亲军卫目下辖骠骑、车骑二府,皆上府编制,两府共计兵卒两千四百二十一人,除去病废司给者其中随时可听调用者约合两千人。”侯君集不假思索地答道。


长孙无忌点了点头,叹道:“我手上秦王府三府护军约合三千人马,殿下亲自掌管的玄甲亲军虽骁勇能战,也不过千人之数。东宫六率近一万八千,仅在长安内城就有六千之众,齐王府护军三千,左右长林共计军士二千有余,所差近倍,悬殊过大。即使不将南北衙禁军计算入内,大王亦无胜算。若不能出洛阳号召天下,一切休提。”


侯君集皱了皱眉头:“无忌担心封德彝所言不尽不实?”


长孙无忌摇了摇头:“为了能远避洛阳,两年来我们费了多少心思?封德彝不会在这个事情上做假,除非皇上下定决心诛杀秦王,否则给个天做胆他也不敢欺你。我所担忧者,东宫耳目众多,太子齐王乃盟方同体,在朝中内廷势力庞大,皇上耳根子又软,一旦有变,我们会措手不及……”


侯君集皱着眉头道:“我和你所虑不同,我担心的是东边的李世勣,他手上握着十万大军,大河以东几乎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虽说他向来尊敬大王,但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他打的什么鬼主意?一旦他投向东宫,我们即使到了洛阳,也是腹背受敌进退两难……”


长孙无忌微笑道:“李世勣固然是一代名将,还不是在窦建德手下丢盔卸甲落荒而逃?殿下年纪比他轻不假,可是武牢一战天下惊惧,十八路反王望风披靡,又岂是区区一个李世勣能比得了的?就算他真的投向太子,只要秦王驾临东都。山东诸道,当可传檄而定!”


侯君集撇着嘴道:“无忌兄,这兵事上的事,可不是这么说的。李世勣先败于窦建德,再败于刘黑闼,皆有缘由。窦建德一倾国之力对付李世勣一路兵马,能取胜是自然之事。李世勣虽然兵败,却并未折损多少兵马,武牢这兵家必争之地也未曾丢失。若是武牢在秦王援兵到来之前便陷于贼手,便是韩信复生诸葛再世,恐怕也只能收兵关中了。正因为武牢在手,大王才敢在洛阳未克之下迎击夏军。再说刘黑闼,他据山东乃是占了天时地利,李世勣本来就是客军,又摊上受淮安王爷这么个草包王爷节制,这仗没个不败的。虽说都是败了,咱们神通王爷是单骑逃回来,老李可是全军而回,如此大败,折损人马不过五千,在咱们大唐,目下除了他老李还没有第二个人做得到呢……”


长孙无忌越听越是心惊:“如此说来,即使我们占了洛阳,若是不能策动李世勣,关外谁属就仍然是未定之数了。”


侯君集叹了口气:“老李这人也是邪了门了,秦王为帅,他规规矩矩听调;齐王为帅,他也规规矩矩听调;太子挂帅,他仍旧是规规矩矩听调。就连咱们的草包神通王爷挂帅他都规规矩矩听调,规矩得像个小媳妇,跟着咱们王爷打胜仗,跟着太子打胜仗,跟着齐王和神通王爷规规矩矩打败仗,甭管胜仗败仗,都打得那么规矩本分,从来就不说自己拿一回主意做一回主……”


长孙无忌倒吸了一口凉气:“你不说我几乎漏算了此人,此人城府之深,心性之辣,不要说武将,就是在文臣中也没几个及得上的。有此人一日在河东,我们就别想安稳睡觉!”


侯君集垂头沉思片刻,说道:“无忌兄,若是先发制人在长安动手,我们有几分胜算?”


长孙无忌苦笑了一声:“敌众我寡,谈何胜算?一旦禁军插手又或是皇上颁布明敕,我们连长安城都冲不出去。”


“不是这样算法!”侯君集一脸不以为然,“就算张亮所约东援不能成行,我们在长安还有六千兵马。太子齐王加在一起就算有两万三千兵马,内城总共能容得下多少人争战?我们就算只有千名勇士,若是能得地利天时,一样可把局面反转过来。”


长孙无忌闻言浑身打了个冷战:“你的意思是说潜入太极宫内设伏?”


侯君集冷然道:“只要北军的常何和敬君弘肯合作,天下就到手一半了……”


长孙无忌大摇其头道:“你当真糊涂,且不说这两个如何肯从,仅只太子齐王一宫一府两万多兵马以外围内,我们就算挟持了皇上又能如何?诏敕不出宫城,等于废纸一张。太子虽说懦弱敦儒,却也是乱世储君,你当东宫就那么死板,静等着皇上那道传位遗诏?我们能想到的,王珪魏徵一样能想得到……”


侯君集冷冷一笑:“论军力我们在下风,可是若论统军之力,我们就稳居上风。我们虽然只有六千人,但忠诚勇武能征惯战的战将一一数来,丘行恭、丘师利、公孙武达、尉迟敬德、程知节、秦叔宝、张士贵、张亮、张公瑾、齐善行、薛万均、刘师立、侯君集、段志玄、庞卿恽、罗君副、李孟尝、独孤彦云、郑仁泰十数人之多,太子齐王麾下武将虽人数众多,除薛万彻、冯立本和谢叔方三人外余者皆不足虑。一旦内城战端甫发,人心惶惶满城大乱,两万多兵马中唯有这三个人要费些周折,余者只需一道矫敕,立地可降。我们六千人有十余员久战骁将统领,或战或走,机动自如。所谓鸟无头不飞,蛇无头不行,若是凭借人多就能取胜,蒲山公就不会败给王世充了。”


长孙无忌用手拍了拍额头:“君集说的是,是我糊涂了。若论谋臣武将之力,就连当今朝廷都比不得我们天策府,何况东宫齐王府?如此一来,我们在长安就不是没有一搏之力了……”


他顿了顿,说道:“不过怎么说这也是一步险棋,非万不得已不能用之。能够力争远避洛阳以待关中当然是最好,殿下也是这个心思。然而万事未雨绸缪总归不会错,择个好时机,将天策诸将一一调到府中独统一军。王府护军三千分为六队,调六员骁将统领,如此一旦事机有变,我们可随时待机而动!”


侯君集不耐烦道:“你们文人就是麻烦,办大逆不道的事情,还要择个黄道吉日么?拖拖拉拉何时是个尽头?咱们说干就干,你今日请示大王,明天就调人过去,此事宜早不宜迟……”


长孙无忌摆了摆手:“君集少安毋躁,这事固然紧急,却万不能草率。如今张亮事发,案子尚未审结。此时内廷东宫,长安多少双眼睛紧紧盯着天策府。此时若有动作,无异于授人以柄。正因为这件事干系太大,我们更要多加个小心,万万草率马虎不得!《周易》云: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害成。办大事首重机密,否则你我的性命事小,若是连累了秦王,我们就万死莫赎了……”


侯君集怔怔看了长孙无忌一阵,叹道:“唉,你们文官说起话来,总要绕这许多个弯子,真个费劲。罢罢,就依你,此事宜早,否则若是万一图穷匕现,恐怕就来不及了。将军们接掌印信兵权熟悉队伍,总要花费十几日工夫……”


长孙无忌笑了笑:“君集放心,此事我今晚就给秦王回禀,至于时机么,总归不会误了大事就是!”


侯君集叹道:“这么紧要的关口,大王还有心思参禅烧香,真真令人匪夷所思……”


长孙无忌高深莫测地摇了摇头:“殿下虽然自幼好佛事,却绝非梁武帝等人可比,你没发觉么?若没有大事,殿下平日里是从不去灵感寺的……”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