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EIGHT 休整 [5] 伤痕与荣耀

百合浪子 收藏 5 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洗手间里,杨锐双手撑在洗手池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除了脖颈上那条已经暗淡了的伤痕,一切还是那么熟悉,没什么变化;但杨锐知道,这只是浮于表面,自己的眼神骗不了他。那是种略带有些茫然的冷漠,是略带着恐惧的悲凉;那再也不是以前镜子里他熟悉的阳光、乐观、对任何事都充满热情、自信和渴望的眼神。仅仅一次战斗,改变了他太多太多。

他仰起下巴,摸了摸那道已经退痂的伤痕,很嫩,很滑,是刚长出来的新肉,破开的表皮像绒毛一样,让他的手指有种微痒的感觉。要不了多久,这伤痕就会消失,如同没存在过一样,而在他内心,那道伤口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可磨灭的疤痕。自己的伤痛已不重要,那里记录的是更多的杀与被杀,残破的肢体、烧焦的遗骸伴着那血色的夕阳犹如画在他的角膜上一样不停地浮现。

杨锐不明白,已经这么多天了,他为什么还忘不掉那些血腥。昨天到现在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忘掉了,可不知怎么了,他又突然陷入那种茫然,无法自拔。

是因为喝酒了么?在国内曾经有战友在酒桌上告诉过他,喝完酒后,人往往是想到了心里最深层的痛苦,除非这个人心里从来都没有什么苦恼和磨难,否则喝多一次他就会痛苦一次,什么借酒消愁都是屁话。那个战友的家在大同附近的卫星城,在那之前不长时间,地上人引燃了一条煤矿矿脉,高温的地火把整个卫星城变成了一个充满致命一氧化碳的炼狱,政府为了避免有毒气体扩散,紧急疏散那里的居民并关闭了那个卫星城的所有出入口,但城内大部分人还是永远地留在了那里,包括他的父母和他的女友以及那些从小玩到大的朋友。

也许,酒醒了就会好些,就像今天早上一样,杨锐想着。他洗了洗脸,让冰冷的水刺激他那因为酒精作用而躁热的神经末梢。洗了好几分钟,他仰起已经是冰凉的脸,大喘了几口气,感觉似乎好了些。用纸巾擦干脸,他出了洗手间。

********

回到饭桌,其他人都有意没有再提几天前的战斗,加上杨锐也有些缓和了,这顿饭还是吃得很愉快。几个人聊着自己的家乡,儿时的趣事,杰弗逊甚至把第一次跟女孩在从父亲那里偷来的汽车里过夜的事都倒了出来,惹得莎拉对他来了一次劲道十足的“按摩”。除了杨锐谁都没有注意,柯云一改刚才带点小姐气的大方,默默地听着别人地说侃,不时地还看着自己。

八道菜一点没浪费,中国人的厨艺不光让老外们饱了眼福,更是满足了他们的舌头和肚皮;甚至那盘臭豆腐都没剩下,杰弗逊和霍克打赌说要吃那臭烘烘的东西,没想到捏着鼻子送进嘴里一块后,他的眼睛立刻如饿狼看到了肥羊一样冒了光,大叫好吃。霍克和莎拉也忍着那气味尝了一口,结果可想而知,他们除了佩服中国人的神奇就再没什么时间想别的,开始对刚才他们认为是毒药的东西进行疯狂扫荡。五粮液的醇美陶醉了杰弗逊和霍克,而后二锅头的那种烈性更是提高了两个人的兴致,一来二去陈云海陪着他们又喝了三瓶高度二锅头。杨锐没有再多喝,他怕那种感觉再回来。等到杯瓶盘碗都见底时,那三个酒鬼已经醉成一摊泥了。

在服务生的帮助下,总算把三个人扔进了车里。结帐时,得知有中国籍混特英雄来饭店就餐的老板亲自出来告诉杨锐,这顿饭算他请了,而且他还张罗着派司机开车把他们送回军营。那操着一口京腔的国人的善待让杨锐很是感动,心情又舒缓了不少。

有莎拉在,不愁司机找不到去军营的路。送走几个醉鬼坐的吉普车,告别送出饭店的老板,杨锐索性想步行在街上逛逛。柯云也没有回军营,提出跟杨锐一起走走,后者没反对。在模拟夕阳的太阳灯光下,两个人走离了饭店所在的那条街。

********

作为美国西部最为繁华的城市,洛山玑以它富贵的身姿证明着自己名副其实的身价。各式各样通入天顶的建筑如同一根根擎天的柱子,高耸在城市之中。跟所有地下城市一样,它们除了作为使用的建筑存在,更重要的是它们承载了城市上面岩层的重量,就像是野营帐篷里的支腿一样,为人类的活动撑出了一片空间。

在一般的小城市,城市内的高度不过二三十米,仅有十层左右的建筑;而在洛山玑,它的平均高度近一百米,最高点达一百五十米之多。城市天顶跟多数大城市一样,为球面;林立的支柱建筑支撑了穹顶的全部重量,建筑间彼此连接,那都是在开辟城市时特意留下的联系岩石,它们大都被修成了中空的隧道或天桥,既连通了建筑又稳定了支撑。每二十到三十米分出一个交通层,铺设有供汽车行驶和行人行走的路面,而在路面下,也就是下一交通层的上面则镶有悬浮轨道,悬浮电车就在那飞速通行。

而这只是城市的一个部分,被称为一个球顶区,每个地下城市都是由几个、十几个甚至几十个或大或小的球顶空间组成的。各球顶区之间有隧道相连,或直接在两个球面交接处开出门廊以连接交通。洛山玑作为世界第八,美国第二的城市,它是由二十五个球顶区组成的,总面积足有五百多平方公里。而足以让杨锐和柯云以及所有华人自豪的是,世界前十的城市中国就占了五个,依次为北京、上海、沈阳、南京和广州,在世界上的排名分别是第一、第二、第四、第七和第九,这完全归于战后中国依仗雄厚的经济基础而迅速恢复的结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