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1/


三十四

伯通看着两个人的表情,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爬上心头,两个小黑眼珠滴溜溜乱转,脑子里一刻也没停,心里把小刀和流星骂了个够,心说,再不来救我你们别后悔,就我这皮包骨头上下没多少肉的人,叫这俩丫的一整,非散架了不可,到时后别怪我躺上半年,没病我也装病,天天吃补药,非吃哭你俩不可。

两位审训人员相互的对视了一眼,非常默契的微微一笑,慢慢的走到伯通的身边,其中一个看着伯通嘿嘿一笑,“红毛道士,给你说件事,我们这房间隔音效果相当好。”

“能给我张纸吗?”伯通没理睬他的话,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两个人奇怪的看着伯通,一人问道,“要纸干什么?”

“我实在憋不住了,你们不是想叫我拉裤子里吧,我可就这一身道袍,要是不介意的话,那我就先把道袍脱下来在这里拉。”伯通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表情。

两个人眉头皱的都快成麻花了,记录员一把抓着伯通的领子,真想给他一个大嘴巴。

“别碰我,一碰我就真的忍不住了。”

“快点去,我看你能装多久,一晚上早着呢,拉完还能干啥。”

伯通跟着记录员,边走边想,“奶奶的,拉完干啥?拉完我还拉,宁可拉脱水我也不能叫你俩得逞。”

“好了吗,都快半小时了,你练蹲马步啊你。”记录员都抽了半合多烟,伯通就是在那里不起来。

也不是他不想起来,蹲的时间太长就没拉,腿早就麻了,根本就起不来。

“我说,帮个忙行不行,拉我一把。”伯通终于蹲不下去,硬靠是靠不过去了,求助的看着记录员。

“你!!!好好好,我拉,等下我会好好的帮你。”记录员咬牙切齿的上去,一把就提起了伯通。

蹲的时间太久,猛的一下站起来,伯通只觉的脑子一晕,头部缺氧,这下真的昏了过去。

记录员这个气啊,抗着伯通,还得帮他提着裤子,刚一进审训室,把那一位吓了一跳,看着伯通苍白的脸,对着记录员说道:“我说兄弟,下手是不是重了点,这要是真出了事,咱俩可都不好交代。”

“上帝啊,我对天发誓我没碰他,是他自己晕过去的,不关我的事。”记录员差点没冤枉死。

审训员把了一下伯通的脉搏,感觉心率有点紊乱,无奈的看着记录员,“这小子可别有什么重病吧,我看还是算了,碰上这么个人,算咱俩倒霉。”

两个人又是掐人中,又是按磨胸口,伯通总算醒了过来,把两个人忙了一头汗。

三个人又按部就班的坐了下来,这一次两个人的语气比刚才好多了。

“好了,该忙的你也忙完了,那就说说你的作案动机,和案件经过吧。”审训员看着伯通,这次到还算客气。

一听说要他说经过,伯通可来了精神,话匣子一打开,足足说了半夜,两个人听的是云里雾里,直到快天明了才收住嘴。

把个记录员累的,手都直打哆嗦,乱七八糟的写了好几张纸,归根结底就四句话,第一,我伯通被店里的保安打了。第二,出来个小鬼子骂人,第三,群众的眼睛是雪亮滴,把小鬼子打了。第四,那群有爱心的群众我一个也不认识,本道长从来都不说瞎话。

最后,伯通还非常痛心的握着两人的手,“你们一定要给我主持公道啊,我要叫他们赔偿我的医药费,你们也亲眼看到了,我到了这里还晕了过去,绝对的重伤,我做人有个原则,那就是一定要实事求是,决不能胡说八道,做好人一生平安,谁帮小鬼子欺负咱们,那他就是汉奸,肯定不得好死,而且全家都不得好死,你们说是不是啊。”

两位可怜的警察同志,这个时候只能用欲哭无泪来形容了。

~~~~~~~~~

小刀和流星在监察科同事的周旋下,没费什么事,就把手续办好了,毕竟他俩的身份是上层下来的人,官场上的规则人人都懂,谁也不会为了一个商人去和上层做对,这件事到最后也就是一群混混闹事,随便抓几个算了。

流星看到静雨有点憔悴,担心的看着静雨,“你没事吧。”

静雨摇了摇头,“没事,只是一夜没睡,有点担心。”

流星点了点头,“嗯,你没事就好,恐怕伯通就惨了。”

不一会,伯通也在两个人的带领下,精神抖擞的走了出来。

“星星,你看这家伙没事啊,瞧那精神头,象吃了春药一样,真是奇了怪了。”

伯通小扇子一摇,迈开八字步,面带笑容的冲着小刀和流星微微的点了点头,回头对陪了他一夜的两个难兄难弟摇了摇手,一句话也不说,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两个人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审训员说道:“刚才听头说是国安总部的来要的人,看他那样,说不定是什么身份,多亏了咱俩没干傻事。”

另一位狠狠的点了点头,把手里辛苦了一夜的记录撕成两半。

一路上伯通的笑容都没从脸上放下过,也不说话,就等着小刀和流星问他,他好把自己的英雄事绩再锦上添花的说上一遍,小刀看他那副样子,根本就不用问,故意不理他,流星更是没空,和静雨两个人在车后坐上亲亲我我。

把伯通急的终于忍不住了,拍了拍小刀,“你就不想听听我这一夜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

小刀赶紧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说道:“不想听,一点都不想。”

伯通撇了撇嘴,回头看着流星,刚想说话,就被流星打住,“别理我,我现在没空,有事请短信联系。”

本来伯通以为,一上车两个家伙肯定要问长问短,所以想好了一肚子的长篇大论,结果都用不上,可把他气坏了,:“你们两个不听是吧,好,我自己和自己说,你们爱听不听。”说完,也不管有没有人听,添油加醋的就开始了演讲。

小刀看着象吃了壮阳药的伯通,忍不住说了一句,“伯通大仙,我可是第一次在杭州开车,这还是为了接你,现从酒店借的,你要是不想我有点什么事的话,最好把嘴闭上,你就别折磨我这颗脆弱的心了,我真的受不了。”

伯通正在兴头上,被小刀无情的打击了一下,一腔热血化为冰霜,非常不满的叫着,“你俩个家伙,竟然一点爱心也没有,我这一夜容易吗,好不容易才化灾难为祥和,这是我伟大人品最好的证明,你俩个家伙也不说几句好听的话,还对本道连打击带讽刺,你们内心就没有羞愧感吗?无量天尊,饶恕他们的罪孽吧。”

流星搂着静雨,叼着支烟,听完伯通的不满,对着小刀说道:“刀子,我算明白了这家伙为什么这么瘦,肯定是他从小就说话太多,累的就剩一张皮了。”

“你看你,伯通都一夜没睡了,你俩还这样。”静雨说着,用手打了流星一下。

几个人一路上吵闹着来到了酒店,阿蔓在那里焦急的等待着,一看到他们进了酒店大厅,跑上去拉着静雨的手,关心的问长问短,伯通看了看四周,一个人也不理他,“英雄都是孤独的,没办法,谁叫本道长正气凛然,人又长的英俊潇洒,而且还有一颗金子般善良的心。”伯通自言自语的说完,摇着小扇独自进了一部电梯。

这次的杭州一行,事总算办的还顺利,回去的时后,几个人没再坐火车,而是阿蔓叫酒店安排了一辆豪华的房车,上了高速公路,直奔BJ而去。

人的名,树的影,现在的鬼影可是名满天下,老胡又坐上了天地会总舵主的位置,无形当中和鬼影成了结盟帮会,实力上很难有其他帮派在BJ这个城市里与之抗衡。

军志现在也坐上了天地会北方老大的位置,大狗这段时间更是收罗人才,把鬼影的三关一道建设的有声有色,高薪聘请了几位退役的特种兵,天天把鬼影那帮兄弟们训练的鬼哭狼嚎。

车子刚一出BJ外的高速路口,大狗和军志他们就浩浩荡荡的带着一群人在那里迎接,十几辆车,清一色的黑西装,叫人一看就知到不是一群什么好人。

小刀叫司机把车停了下来,下了车疑惑的看着大狗和军志,问道:“你们怎么知到我们开车来的,你们这些车是哪来的?”

大狗和军志看到小刀他们,高兴的挥着手,大狗笑了笑说道:“你们来的时侯伯通就打电话告诉我了,三个小时前又接到了他的短信,叫我们在这里接你们,这些车都是在各帮会里借的,怎么样,这阵容还行吧。”

小刀回头看了看伯通,真恨不能上去踹他两脚,伯通看到军志和大狗他们,就象见到亲人一样,左手摇着扇子,面带微笑的挥动着右手,最里高声喊了一句,:“兄弟们辛苦了。”

鬼影的兄弟们看着伯通这副装扮,一个个的都哈哈大笑,这可是大狗和他们的杰作,没想到伯通竟然爱上了这副形象,流星也下了车和大家寒暄了几句。

小刀挥了挥手,“大家先回住地,我和流星把两位女士送回家就找你们去。”伯通死活不跟他俩走了,非要跟着大狗和军志回鬼影基地。

小刀和流星回到了车上,一路直奔阿蔓的别墅,而伯通则跟着军志他们浩浩荡荡的开奔了鬼影基地。

来到了阿蔓的别墅里,几个人总算轻松了一下,一路上到也没感觉到什么疲惫,只是这次的南下一行,整个神经都绷的很紧,跟本没有轻松过,回到了自己的地盘,心才算放了下来。

“老公,你还忘了一件事没办。”阿蔓看着静雨去洗澡了,悄悄的提醒着小刀。

“什么事没办?”小刀和流星都有点奇怪。

“高德曼他们还在箱子里呢。”阿蔓一说,他俩才一下子想起了那群蝙蝠。

流星拍着脑门说道:“这几天不吃不喝在箱子里,可别给憋死了。”

“那到不会,我们族类一般低级的成员,一年不吃不喝都没事,高级的成员三五年都不成问题。”阿蔓解示了一下。

小刀拿起了衣服,准备去鬼影基地把箱子取回来,“我看他们还是在你这里比教好,这事越少的人知道越好,虽然憋不死他们,但是三十多支蝙蝠挤在里边,滋味也不好受,还是快点去把他们放出来吧。”

“你和静雨说一声,我和刀子一起去了,中午就不要等我俩,肯定在那边喝的一醉方休。”流星说完,和小刀一道去了鬼影。

鬼影大院里边,就象在开什么大会一样,一圈人把伯通围在当中,中间放了三张桌子,搭了个临时的台子,只见伯通一手拿着扇子,一手拿着把紫沙壶,站在台子上滔滔不绝的在那里演说着,把这次南行的精彩片段描绘的有声有色,说到高潮处,兄弟们一片叫好声,新来的兄弟对这位军师佩服的五体投地,老鬼影们更是对他的认识达到了一个新的顶峰,连大狗和军志都有点后悔没跟着去,更不要说那些鬼影兄弟了。

小刀和流星来到了鬼影,一看这阵势,小刀无奈的说道:“星星,这下子伯通总算找到知音了,你看兄弟们那表情,一个个都跟刚嫖完妓一样,我敢打赌,现在你要是上去把伯通给踢下来,不叫他说了,他肯定要和你拼命。”

“嘿嘿,这家伙口才还真不错,我现在怀疑他师傅是不是被他给气死的。”流星抱着双手看着伯通。

有不少兄弟们看到了两人,上来打着招呼,小刀摇了摇手,指了指台上的伯通,严肃的说道:“认真听讲,军师好不容易才抓着一次机会,都别扫他的兴,叫他一次说个够。”

流星拉着大狗和军志,悄悄的走出人群,来到了办公室。

“下次再碰上这事,我一定要跟着去,听伯通那家伙说的经过,我都有后悔没去,下次可不能错过。”

“也别忘了我,我也去。”

大狗和军志两个人一人一句的说着,流星摇了摇头,“你俩要听他的,把你卖了你还得帮着数钱。”

小刀也笑着调戏了几句,军志和大狗也说着这边的情况,四个人在办公室里开心的聊着最近的江湖变化。

“对了,上次我叫人开车送来一个箱子,你们把它放在哪了。”小刀这才想起高德曼他们的事。

“放在仓库里了,正想问你,那是什么东西,神神秘密的,还不叫打开。”大狗一听箱子的事,奇怪的问道。

“也没什么,是阿曼的东西,现在去把东西取来,你找个兄弟开车送到阿蔓的别墅去。”小刀还不想叫他们知道蝙蝠的事,等小刀说完,大狗领着他们一起去了仓库。

仓库里东西放的乱七八糟,平时很少人进来,几个人进了仓库,一股霉气灌入鼻中。

来到放箱子处,小刀立刻大吃了一惊,箱子被打开了。

大狗一看,气愤的骂道:“他奶奶的,竟敢有人偷东西,看我不把他皮剥了不可。”

小刀和流星没有说话,箱子上一个黑白分明的八卦图,上面有三个血印,还画了一个别人看不懂的留言,大狗和军志看不懂,他俩可明白什么意思,这可是道家门派通用的江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