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2/


“走,去看看。”


忽而烈骑马与柳雨一同赶往一月之前叶鹰兰芷婷二人停留的地方,却看见地面隐隐波动,天上隐有雷声。之后地面上的波动越来越大,似有万马千军向二人所处的中心奔腾,雷声也越来越响,中间夹杂着霹雳闪电。在场的修习魔法人员都感觉到天地间的澎湃的能量在向二人所处之地汇聚。大约1时之后,雷声减息,地面也逐渐平静下来。


柳雨看到兰芷婷站了起来,居然不相信这是事实。她旁边的忽而烈口中喃喃道:“没想到,没想到,天悟居然真有此事。”


叶鹰自绝生机,本欲自散功力与兰芷婷共了此生,不料无意间窥得天地玄机,感悟自然生命界的勃勃生机,并以此不自觉地激发了兰芷婷的生机,叶鹰得天悟道的同时,也救活了兰芷婷。


虽然兰芷婷生命无碍,身体经脉已经逐渐恢复;但是对于一个曾经的高手、帝国的封疆大吏来说,失去了武功同样就像失去了第二生命一样,在天仙杜无确定她不能在修习人族的原来武学后,兰芷婷总是闷闷不乐,尽管她的魔法还可以慢慢恢复,但她原来也只能算是魔法使级别,没有武功连保护自己都不能够,还谈什么复仇呢?


兰芷婷并没有把心里的想法说出口,但我们聪明狡猾几能透视人心的叶鹰公子自然明白她这种心情,在与天仙再次会诊后,天仙不确定的说,“或许魔族的武功可以练,毕竟兰姑娘经脉被魔功.侵化,倒不如用魔功来彻底改造。只不过我懂得的只是一些不太管用的功夫,如果想学高级的魔功,只有魔六族和天魔殿有;另外还有一个办法——”


“你不会让我去天神宫抢吧?”叶鹰调侃的说。


“对!”天仙杜无给予的答复让叶鹰有点哭笑不得,“老头儿,去天神宫偷东西?你想害死我呀?”


“洗经塑脉功是天神宫六大密技中唯一的内功修炼之法,也是其他五大密技的基础,一向只有出生于天神宫的绝对的可靠之人,而且只有绝对的神的后裔才能够有机会习练。但我认为兰姑娘若是能习练此功,比习练魔功危险要小得多,而且无论哪种武功密技都一样要去偷,危险是一样的。”


听了天仙杜无的分析,叶鹰准备去魔六族试一试,因为他手上有克制魔族的最正宗的魔族神器——大魔神的武器“天魔刃”,成功的几率自然高一些;而另一个目的是想趁此机会获得暗黑或鬼冥一族的支持,利用其潜踪之能从天神宫盗取武功秘籍,一举两得,不但可以减小兰芷婷的风险,还可以交换万宝会的情报,这对于他和成飞龙的计划来说也是无比重要的。


虽然对于自己的武功十分自信,他也不至于认为仅凭自己就可以与整个暗黑一族对抗,而暗黑一族的驻地就成了他此行的第一个解决难题。所幸的是曾经在天府刺杀林寒霜时遭遇过暗黑一族和鬼冥一族的女杀手可以为他解决这个难题。他带走了四人之后,解开了她们身上的封印,并且在她们身上暗中作了手脚。凭借他留在她们心灵的印记找到这四个人是不成问题的,只不过不知道能否找到神秘的暗黑一族或者是鬼冥一族。


不过不管怎样,他都决定试一试。经过精神感应,隐约发现离自己最近的是鬼冥女,恐怕也在远东的某处甚至是在魔族深处;而暗黑少女的方位若有若无,只能测知大概在北方,依据叶鹰的推想,竟似乎在迷雾森林内。两处都不易寻找,叶鹰有些犯愁,到底选择哪个方向呢?远东虽远,也可勉强一行,但怕就怕在魔族深处,人族到魔族深处行走,孰为不易,即使得手,上万里路返回,被截杀的机会也是大为增加,最重要的一点是鬼冥一族的武功并非魔族正宗。而迷雾森林是妖精一族的栖息地,周边尚有高山一族,有翼族等仇恨人类的种族,要是费劲精力闯过去却发现并非暗黑一族的驻地,那可实在太郁闷了!


但是,此行也不急于一时,他还没有忘记地过七公主龙昭儿受封秦州的事情,准备先把那边安顿好,再和雷多特谈谈,了解一下情况后再说。


叶鹰带着兰芷婷以及她的那些兵分批到了安西,他和兰芷婷当然是第一批到达安西。一见面,公主龙昭就抱怨上了:“我本来要去蒙古草原找你,可是雷多特这个家伙就是不让我去;还威胁我说要是我走了他就把兵都撤走,害得我只能在这里着急,却什么也干不了。你一定要…”后面的话是咬着叶鹰的耳朵说的,雷多特没有听到,但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话,看到叶鹰偷偷向他挤挤眼,雷多特不由得开心地笑了。


数月以来,他这还是第一次心情这么轻松,两个月前,圣华退兵,帝国忙于民乱,一时也无力进攻,恢复天府失地。让自己将中都交给了老元帅古利安,带着原来跟随自己那两万人马——如今也只剩下1万5千左右,返回了西北。可是刚刚回来,父亲就将西北军团交给自己搭理,而且整个秦州的防务也要他来负责,父亲赋闲在家。虽然弄不明白父亲的用意,但还是要用心去做。几十万城卫军需要操练,城防需要安排,西北军团同样也要扩军备战,特别是粮草问题,如今甘陕的南宫世家虽然没有公开反叛,可是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自立为王呢,帝都别说不供应,就是供应粮草也被南宫家截留了。地方上刚刚平叛,事务繁多,急需处理。在这种关头,即使公主帮不上什么忙,他也不敢让她离开。万一出了什么差错需要公主决断,他可不敢擅自决定。


叶鹰自然明白其中的关键,放开公主之后,紧紧与雷多特抱在一起,谁也没有说一句感谢的话,彼此的心意就已经明白。


“小雷,芷婷暂时不宜公开身份,而且武功全失,安排好她的安全问题。”


叶鹰刚一说,兰芷婷眼眶又红了。从一个统兵大将,武功高手到如今兵败落泊,武功全失,沦为被保护的可怜人,如此大的反差怎能不让人伤心?雷多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但又不得不说点什么,想了想安慰道:“三姐,胜败兵家常事;你先在我这里帮忙处理谢军务,让老大想想办法,别着急。”


龙昭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问:“小龙子打架赢的钱他给你没有?”


“没呀,怎么了?”叶鹰很奇怪公主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这个家伙天天来问我要钱要粮,好像我欠他似的;哼,现在好了,你也欠着我们呢!”


众人不禁莞尔。公主还不准备放过雷多特,继续说道,“还有啊,他想讨老婆,可是没钱,还想让我和雨菱姐姐替他下聘礼呢,想得倒美。”


雷多特脸有点红,没想到龙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了出来。还好叶鹰拦了下来,对满面笑容的雷诺许诺,“雷伯父,你就放心好了,等秦州稳定下了,我代表你去下聘礼,一定不会给你丢脸的。”


雷诺笑着说:“这个我不担心,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我把小雷交给你,一定要管好他哦。”


“爹,你真的撒手不管了?”雷多特还抱着一线希望。


“老了,该歇歇了。你们放手去做吧。”


众人都是聪明之人,自然听出了弦外之意。叶鹰心想怪不得老皇帝会选择他卫护公主,原来是一对老狐狸——就差没说狼狈为奸了!


吃过晚饭,雷多特和叶鹰、公主龙昭,兰芷婷来到城主府的书房,雷多特简单介绍了各方面的情况。


“东方军施海浪在舟山登陆军几乎全军覆没,施海浪回到海城重病不起,半月而亡。东方军由军师主事,很可能投靠王强的民军;二哥芬帝被再次派往湖江平乱,但南方军团迟迟不动,芬帝独立难支,江州丢失大半,如今匪首王强已经占领泸州全境,江州不日也将尽入其中;甘陕南宫世家、蜀州唐家对帝国阳奉阴违,拒绝调兵,而且大肆招兵买马,加上城卫军兵力不下40万,反意尽人皆知;巴州宋家一直是帝国默许的自治状态,如今也是紧张备战;外面胡朗、圣华、楚越虎视眈眈,大军压境,只等帝国内乱。”


说完大环境,雷多特紧接着介绍秦州的情况,“秦州现有西北军团30万,城卫军扩至30万,自保绝对没有问题,但人口不多,后备兵源不足;粮食产量不足以供应30万大军长期作战,粮草问题严重;府库空虚,大军粮饷问题急需解决;扩军后大量军官匮乏,武器装备匮乏,缺乏正规训练;大军缺乏情报系统的支持,急需解决;叛乱分子全部关押在大牢,急需处理。”


“小雷子,你是不是看我来了,就一下子把问题都扔给我了?这也匮乏,那也急需解决,一下子这么多问题,可真够喝一壶的,难为你这么多天了。”叶鹰漫不经心的剔着牙,远没有雷多特想象的凝重之色。


“你来了当然要还给你,本来这就是你和公主的事,行军打仗我还行,这地方上的事,我从不知道这么麻烦,真是头疼。”好像是要增强说服力,他还要了摇头。“哦,对了,西北军的军饷已经拖了一个月了,再不发恐怕会出事。”


“也甭吓唬老大我,其实你说了这么多,关键就是一个钱的问题。其实秦州这地方之所以没人关注,就是因为穷。当初老皇帝可没说帝国不负担西北军的粮饷,公主殿下,你亲自写封信给你二哥,催要粮饷。通知万宝会的雨菱,让他来秦州。查封万宝会在秦州的所有财产,先发了军饷,其他的回头再说。关键是找人治理地方,这些不是我们熟悉的领域,才是最难办的。”


雷多特成竹在胸,“这个人选是有了,公主说等你决定呢。”


“哦?是谁?”


“当初安西城主的参军,也就是助我爹平乱的功臣,费家老五费信,我爹极力推荐他来做秦州的军政主官。”


叶鹰没听说过这个人,目光转向其他两人,兰芷婷向他介绍:“费家在西北也是望族,影响很大。费家五虎:仁、义、礼、智、信,在西北颇有名声,费仁乃是西北大儒,西北很多官员都是他的学生;费义、费礼二人经商;费智主管家族事务,算是费家的智囊人物;费信从军,我在西北军老爷子手下任校尉时,他已经在老爷子手下任军需官了。以他的能力加上费家的势力,暂时可保秦州正常。”


叶鹰沉吟不语,心中有些担心费家会趁机崛起,但一时又没有好人选,况且老爷子恐怕也会想到他这个问题,既然推荐他,要么费家不可能产生麻烦,要么就是相信自己能够解决麻烦。不管哪一个可能,自己都必须接受,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获得西北军完全的支持。所以思考再三,他懒洋洋的说道:“那就让费信暂时负责秦州的所有事务吧。告诉他所有叛乱人员一律以钱赎罪,依据情况而定;有些能用的人继续留用。”


之后,叶鹰回到最主要的问题上:“小雷,西北军也不需要30万人那么多,短期只要保持15万精锐编制我觉得就可以抵御威胁了,你认为呢?”


雷多特有些疑惑不解:“各派系都在扩军,二哥也在招兵。你却——裁军?我没听错吧?”


“以你的能力,加上芷婷的帮助,我想有15万野战军足以应付外来威胁;而且还有城防军的帮助呢。芷婷,你说呢?”


兰芷婷也不明白叶鹰的意思,只是按照叶鹰说的意思分析道:“如果除去向外攻击不谈,只是出于防御的话,短期内野战军有15万精锐即可,只要城防军经过退下来的西北军加强,再严格训练,战时可以迅速组建野战军。所以我认为最好有一套有效的动员系统。”


“我有个初步想法:抽调部分原西北军,以此为基干加以大批的城防军组建新的城防军,专门负责城市的防御和为野战军补充战力。考虑到不影响西北军战力,以10万人为宜;西北军仍然保持15万的编制,但裁掉2万步兵增加2万骑兵,变成10万步兵,5万骑兵组成;城防军保持在25—35万之间,剩余的一部分组建治安警察部队,专门负责城内治安和反间谍工作;一部分组建武装动员和预备队机构,负责战时动员和预备兵的招兵训练任务。维持一个强大的预备队数量,定期进行训练,但是不配发军饷,不但可以节省开支,又不影响地方生产,而且可以迅速的补充常规军。小雷,你看这样如何?”


雷多特点了点头,说:“我看可以,体现了你的奸诈刻薄。我们先集中精力搞好秦州的生产,解决粮草之后,一切都好办。至于军队,必要时候草原的蒙古兵也是一大助力。”


“那就这样决定,你和小昭将我的意思告诉费信,就先这么办。让他尽快将各城防军统领的名单定下来,给我看一下;再寻找一些水利方面的专家。你还是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军中,情报的事情我来解决。”


湖江总督芬帝,在连连败退之后,休整1月之后,突然出现在武原坡,设伏大破王强中路15万大军主力,斩杀9万余叛军,之后奔袭叛军左路,斩杀叛军粮草辎重队2万余。更震惊大陆的是把倾向于叛军的数十村镇2万村民无论男女老幼,全部驱赶到一起屠杀。杀人王的行动彻底震慑了叛乱的民众,也使得叛军左右两路大军后撤,芬帝趁机收回了整个湖州和江洲半数城池。


整个帝国又恢复了表面的平静,此时,帝国发布了皇上驾崩,为老皇上举办国丧和新皇称帝仪式的国书,诏各州总督和驻外的兵马统帅进京。可是,帝国已经潜流暗涌,各方都心怀不轨,能到帝都的寥寥无几。大都是派遣使者罢了,只有巴州宋家有总督宋地亲自上京;秦州雷多特代表西北军和秦州进京——因为老皇帝遗命不准七公主回京,而西北军实质上已经成为秦州的州兵,所以雷多特足以代表西北军和秦州;此外就是老元帅古利安了。最应该到场,也是皇室最关心的甘陕南宫世家,蜀州唐家,南方军团长,湖江总督芬帝,郑州总督吴开山,以及各附庸国都只是派遣了无关痛痒的使者朝见。


看到这种情况,无论是天龙帝国的臣民,还是国外的势力,都似乎预见到了些什么。忠于龙家皇室的那些臣民和关忧百姓的有识之士都在担忧,虽然他们的出发点是完全不同的。


在龙式帝国摇摇欲坠之际,一个新的强势政权却在西北积聚着自己的力量,准备着腾空的能量。